我的男友是怪物

作者:月下金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4

      杜修然刚回到家时,刘英便来了电话,让杜修然自己到抽屉里拿零钱出去买个盒饭吃,她中午还要顶个班,晚上才能回去。
      杜修然面有愧色的问:“妈,你吃饭了没有?”
      刘英在电话里里说吃了,要杜修然在家要好好做作业,她晚点就回去。
      杜修然应了一声,刘英便匆匆撂了电话。
      
      老师留的作业早就做完了,那点知识对于有着成年灵魂的杜修然来说,根本满足不了他想专研知识的欲望,几年间他已经把家里杜何念过的书都翻了一遍,有不懂的就去问刘英和杜何,初三的书也研究完大半,不能说理解透彻了,但是若出随便出几道题给他,还真难不住他。
      杜修然捧着初三物理看了会儿。以往都会很感兴趣,但此刻他却有些性意阑珊,脑子里老是反复出现那个孩子与上一世那个怪物的身影,表情及眼神不断的在眼前晃来晃去,最后竟然重合在一起。
      
      怪物红色的眼睛,墨黑的指甲,
      那个孩子也同样是红色的眼睛,墨黑的指甲,
      他们出奇的一样!
      还有吃饭的动作及眼神,
      难道他真的也跟着……重生了?
      
      杜修然仰躺在床上,不禁看着房顶想的出神……他比谁都清楚那个怪物的可怕,他的存在对正常人来说是个巨大的威胁,若是透露出去,恐怕会给人类造成恐惧也说不一定,可是当他一想起日本人做的那个巨型的铁笼子,及日本技员手里粗大的针管,他又从心底不想把这件事透露给任何人,他从心底不想让他再吃那种苦,因为他见过他受的那些苦,所以他才能设身处地的去理解他,身为异类本身已经够难过的了,何必还要受□□上的折磨,那真的跟畜生没两样了。
      
      但另他后怕的是,他不能保证那个怪物会不会再次发起狂来,现在已经改革开放好多年,那些人也不再是当初万人愤恨的日本鬼子,杀了越多越解愤。
      他们可都是普通的老百姓,是中国人,他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怪物再次失控,跟他面前重现那段人间惨剧吧?
      事情顿时又复杂的另他头疼。
      
      杜修然只好把重生前遇到怪物的所有事,又从脑子里过了一遍。
      那个怪物当初发狂的重要原因,是因为被日本技员给喂了药剂,和打入身体的不明液体,若是没有这两样东西,是不是就表示,他是能够控制住自己的行为?
      这虽然是他的猜想,但也有迹可寻,当初给他喂食那前后三个月,除去那三次注射发狂,他确实没见到或听说过那男人还有什么发狂的举动……
      
      若真是这样,那他完全没必要担心,因为现在已经没有日本技员,更不会有那药剂和不明液体,而且这么多年,那怪物并没有再次发狂,他完全可以放下心,也没必要再去多管闲事。
      一下午的时间,杜修然眼睛虽然看着参考书,但理智却一直在跟感情叫着劲,找着各种理由来反复的说服自己,警告自己不要再去接近那个怪物,他上辈子就是死在那怪物手里,这辈子最好离他远些。
      可是他感情上,却一直在犹豫不决,他不清楚关于那个人,他是不是就真能放开手不管了?要是真的决定不再管了,为什么心里还会这么惴惴不安?
      
      第二天午后,身为一班班长的杜修然把数学老师要求收的练习册摞在一起,正往办公室送,迎面就是体育老师跑过来,蓝色衬衫肩膀上一大块血迹,体育老师看了杜修然一眼,便匆匆的下楼似乎有急事,杜修然心底隐隐觉得不太对劲。
      
      把作业放在数学老师桌上时,她正巧不在,杜修然听到旁边有几个老师在说话。
      二班语文老师说:“才这么小的孩子就会打架,长大了真不得了。”
      四班英语老师道:“惯犯了,没爹没妈的就是不行,连个管的人都没有,这不又闯祸了,上个体育课能把同班同学的腿给割出血,家长来找的话,学校都不知道这责任该找谁去负。”
      五班的数学老师听罢摇了摇头说:“这孩子要再没人管就算是彻底的完了,将来八九不离十是进局子的料。”
      
      三班语文老师边批着作业边说:“管什么?我到是做过他班主任,那孩子谁能管的了?他连老师都敢动手,稍不注意也不知道用什么东西就给你一口子,就他内个性格谁敢管他,都吃饱了撑的,又不自己家孩子,别的家长与在都把自己家孩子护住了不让跟他玩,连分个班,都没班主任敢要他,天天爱来就来,爱走就走,连个书包都不背,我就没见着班级里的同学有找他玩的,我教了这么多年的书了,还第一次遇到这种学生,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到现在为止,也没谁出来好好管管他,话又说回来现在这世道谁还管这事啊,就是凑合九年义务教育结束,就把他送向社会就完事了,没人会出头趟这浑水,那孩子啊……以后也就这样了。”
      
      另一个老师也道:“嗯,说起来那小孩也挺可怜的,才那么大点,爹妈就狠心不要了……”
      “你可别看他那么大点,哑巴狠呐,把我一个学生的手都挠出血了,人常说不言不语人就会干伤人事,还真对,照我看,他长大了就是个混混。”
      另一个老师笑了声说:“诶诶,人小时候是看不准将来的,别这么儿把人看扁了,长大说不定他还能当个黑道大头头让咱们大跌眼镜。”
      另一个老师瞥嘴道:“混黑道?看他那狠劲还真有点可能……”
      
      这时,一班的数学老师推门进来,杜修然没敢再听太多,跟老师打了声招呼便赶紧出了办公室。
      他边走边想,吴擎苍似乎又割伤了人,这事也不知道学校会怎么处理,会被退学吗?听老师的口气,似乎还不会。
      
      杜修然心情很沉重,宁小胖放学前找他去看枪战片他都没去,宁小胖只好找了班上另一个同学一起看,所以晚上没找杜修然一起回家。
      杜修然背着书包心事重重的往家走,下午天就开始刮风,到晚上还挺冷的,他加快了脚步,走到他家楼下时,旁边突然伸出一只手用力的拽住了他。
      他家楼下与旁边的楼间隔很窄,是个小胡同,平时只能放几辆自行车摩托车什么的,这里一般长年阴暗,好像附近还有排水管,地上永远是湿的。
      
      杜修然吓了一跳,回过头便看到一又冷冷的漆黑的眼睛在看着他。
      他心里一惊,随即回头四下看了看,周围没有路人,于是他跟着走进了小胡同。
      吴擎苍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又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杜修然没来得及问,吴擎苍便开口说话了,这是杜修然听到他的第一次说话。
      他先把手伸到杜修然面前,盯着他说:“饭。”
      杜修然一愣,一时没明白过来,他问道:“什么饭?”
      
      吴擎苍闻言盯着他,原本正常的手指甲刷的窜出五厘米,他说道:“我要吃饭,否则我就杀了你。”
      杜修然此时看到这个诡异的凶器,反而出奇的冷静,脑子一下子缓过劲来,这个小怪物是在跟他要饭吃,因为他饿了,而自己曾经主动给他送过饭,也许还符合他的胃口还算美味,所以,他出现在这里的目地,就是威胁他,跟他要他想吃并可以吃的食物。
      
      杜修然低头近看面前那双小手上不太长的墨黑指甲,突然间感觉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害怕,因为这么短的指甲和他记忆中那半米长的凶器相比,简直就像是一个微型玩具。
      是啊,他没必要去害怕这个才8岁的孩子,就算他是那个男人,才8岁的身高及力气,根本就没有以前那么强大的杀伤力,除非他成年后……可是现在离他成年还要很久,他一下子也厉害不起来,所以现在的他对人来说,根本就没多大威胁。
      
      正想着时,一个人的脚步声突然出现在两幢楼之间,那个人还朝胡洞里望了望,杜修然怕吴擎苍的指甲被人发现,便一把拽下吴擎苍的手,将他拉蹲下身。
      直到那个男人推走了自己放在最外面的自行车后,他俩才站了起来。
      杜修然忍不住冲他说道:“你以后别再随便的把手给别人看,如果让大人知道了会把你抓去做试验。”
      
      吴擎苍脸色有些苍白,杜修然以为话太重把他吓着了,结果他却是反复盯着杜修然,突然间嗅了嗅鼻子,像是察觉到什么脸色一变当即退了一步。
      旁边杜修然有些奇怪,他见吴擎苍突然收起了指甲转身就走,也不威胁他要饭吃什么的,走到墙边的时候,他还回头看了杜修然一眼,黑白分明的大眼里突然闪过一丝疑惑,罢了双腿往地上一蹬便飞快的跑开了。
      
      吃罢了晚饭,杜修然跟母亲刘英找了个借口,偷摸的带着饭盒再次走进那座废旧的厂房,当时天色已经渐晚,夕阳只在空中留下一抹浓彩,红的沁人。
      这次大爷也没为难他,点点头就让他进去了,吴擎苍见到他似乎有些焦虑,但看见他手上的饭盒脸上的防备之色又缓和下很多,他放下了垃圾袋里别人扔掉的半袋牛板筋,眼睛一直盯着杜修然手里的盒饭,却始终站在门边没有向杜修然走近一步,那个房子虽然很破,但似乎是他绝不能与人分享的禁地,牢牢守在那里不肯有一步的退让。
      
      杜修然也没想要进去,他像上回一样把饭盒放在前面水泥地上,但没有走,而是后退了两步站在那儿,他镇定的说:“这是我家最后一个饭盒了,上次的那个,你也没有还给我,所以这个你吃完了我必须的拿回去。”
      听罢,半天后,吴擎苍可能终是抵抗不住饥饿,和面前食物的诱惑,他挪动脚试探的往前走了两步,突然非常快速的一把拾起饭盒,又退回到门口,他蹲在地上焦急用手笨拙的把盖子掀开,无视旁边的勺子直接用手抓起一块塞进嘴里,吃完嘴角一圈全是饭粒,似乎觉得菜的味道很香,他又急不可奈的抓了一把翠绿的花菜吃进嘴里,并大口咀嚼着。
      
      大概是这两天饿的重了,吃了两口后居然还卡到嗓子,他重咳了两下又用力咽了下去,还没罢了,他的手又继续抓饭住嘴里塞。
      杜修然早猜到吴擎苍的饭量会很大,所以他特意把饭盒塞的满满的紧紧的。
      结果吴擎苍几口下去,饭菜还是下去了一大半,如果让他可劲的吃,杜修然也猜不出他到底能吃下多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评,俺看了好几遍还没看够,俺是翻来覆去的看,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从字里行间去看,去寻找能让我奋发向上的动力,于是我找到了,所以我早更了,最后╯3╰耐你们。。



    寒门神隐
    穿越修仙长文(连载中



    追男神这点小事儿
    闷骚男人不好追



    美人渡君
    大魔王对小白兔一见钟情,为它吃素的故事



    重生之香途
    胭脂水粉出美人,将军极致宠溺



    末世掌上七星
    世外桃源,末世修真



    野兽嗅蔷薇
    攻宠受,古耽



    只谈钱不说爱
    低调重生,悄悄赚钱



    我的男友是怪物
    男人和怪物,青梅竹马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