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男友是怪物

作者:月下金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18

      待杜修然反应过来时,吴擎苍带着温热气息的嘴巴已经落在了他的唇瓣上,动作间有些生涩,撞击到杜修然的的牙齿另他隐隐作痛。
      片刻后,杜修然意识到什么,急忙推开了吴擎苍站稳脚跟,然后用袖子擦了擦嘴角,两人一时无言。
      
      冷风阵阵刮过,杜修然脑子突然清醒过来,他对身边的吴擎苍试探的说了句:“回去吧。”
      黑夜里看不见吴擎苍的脸,只听到他含糊的“嗯”了一声。
      两人回去后,杜修然没有再提这件事,心里只当做那是一场巧合,没有去多想。
      让他彻夜难眠反而是怎么能让吴擎苍退出那个诈骗团伙。
      
      第二天他带着吴擎苍和那团伙里头头见面,那家伙倒也没啰嗦,直接要求给拆伙费三千块。
      要求很过份,但杜修然还是拉住了冲动的吴擎苍,想都没想就到银行现取了三千块钱了给了那些人,钱拿到手后,那群人对吴擎苍离开的事才算罢了。
      如果能让小鬼脱离他们那个环境,杜修然花这三千块觉得也值了。
      
      回去的路上,吴擎苍不发一言,他知道那些钱是杜修然一点点积攒起来给他念书用的,有多么不容易他最了解,平时杜修然连买双袜子都会计较半天,这次却一下子拿出三千块钱给他们,连他心里都觉得难受,何况是拼命攒钱的杜修然呢?
      快到家的时候,他低着头拦住杜修然只说了一句:“我以后会努力工作……”
      
      杜修然才觉得欣慰的点了点头,他知道吴擎苍心里一定觉得很愧疚,虽然杜修然心底更加不好受,但是能达到这个效果,三千快的学费也算是交得值了。
      这件事至少会在这小鬼心底留下痕迹,下次再遇上类似的他自然就会敬而远之。
      
      想到这个,杜修然忍不住心底的自豪感油然而生,这么多年,吴擎苍从当年那个即偷又抢,没人管没有是非观念的一个小怪物成长到现在,是多么不容易,难得小鬼现在知道了用自己的劳力来赚取生活的费用,知道付出才会有回报,并且错了还会向他道歉。
      
      也亏得平时杜修然一点一滴不断的塑造着他改变着他,这一路上的酸甜苦辣的滋味只有杜修然自己一个人知道,但是得到的回报却是难以用金钱来衡量的,那是种精神上的富足,让杜修然觉得很满足。
      但这个骄傲并没有持续太久,他就开始发起愁来,吴擎苍的下半年学费怎么办呐?本来银行里的五千多块钱用做下一年的学费是足够用了,可是取走了三千现在只剩下两千多,要怎么凑钱呢?
      想来想去,杜修然也只能再从生活费里节省,吃得顿顿都是玉米面,菜也降了一个档次,肉更是不能买了,好在他现在是大学生,能兼职的工作很多,收入还可以,应该能熬过这段时期,即使是境况再捉襟见肘,也只能硬撑着。
      
      因为常打工,杜修然认识的人范围很广,时常会有人介绍工作给他,正好有个一起打工的内部人员告诉他,最近有个饭店在招钟点工,工资按小时算比别的地方高,晚上还供一顿饭。
      只是地方有点远,离杜修然住处有七、八里地,但是有一点很吸引杜修然,那就是什么时候上班都可以,只要每天固定工作三个小时,而且要求的人数很多。
      
      当天杜修然便带着吴擎苍去了,很好运的是两个人都被录取上了,排班是晚上6点到9点半。
      加上这个钟点工,两人一个月又是小一千快的收入,能解决很大的问题,而且两个人排的是一个班,虽然住处离打工的地方远,但是有吴擎苍在,他可以骑着自行车载着杜修然一起往返,也省下了两人的路费钱。
      
      九点半下班,半个点骑到家,收拾下10点半睡觉,也不耽误休息和第二天上课,杜修然觉得很好。
      就这样过了半个多月,两个人的工作干的也很顺手,杜修然是负责记录菜单,上菜端菜,吴擎苍则是在厨房帮人切菜洗菜及一些体力活。
      
      店里的老板对他们的印像也很不错,那么多服务生,杜修然长得最赏心悦目,不是说他是长得最好看,而是那咱让人看了就觉得舒服很清爽,这样的服务生很招女生,饭店是很欢迎的,而吴擎苍虽然平时沉默寡言,但是让经理觉得惊奇的是,饭店厨房那两个大垃圾筒,里面全是要扔的剩饭汤水,通常都要两个人才能勉强抬的起来,而吴擎苍只要一个人就搞定了,让经理很欣赏,所以两人很快就过了试用期,成为了固定的钟点工。
      
      周末吴擎苍和杜修然早早便去了,杜修然在更衣间换好了工作服,转身看到吴擎苍脖子处的扣子没扣上,便叫住了他,准备给他好好扣一扣,正抬手时,身后更衣室的门被人打开。
      一个中年大叔走了进来,杜修然认识他,是这个饭店厨师,大叔进来后看了两人一眼,没有说话,转身打开他的衣箱。
      
      出于礼貌杜修然问候了他一声,那个大叔当时回过头看了杜修然一眼,面色有些灰白,神情也很冷漠,只是哼了一声,便回过身继续翻弄他包里的衣服。
      杜修然愣了下,才回过身帮吴擎苍扣好扣子,大叔好像在一直在衣服里找什么,可能是找不着,还连摔了两下衣门,接着把衣服抖落到地上。
      
      大家都是在饭店工作的,杜修然见状便想要过去帮忙找,一边的吴擎苍突然拽住杜修然,眼睛盯着那个大叔,脸色有些谨慎。
      这时那位大叔好像是找到了,便开始脱上衣准备换工作服,于是杜修然和吴擎苍便出了更衣室。
      杜修然出去时问吴擎苍:“刚才拽我干什么?”
      
      吴擎苍想了想摇了摇头,他眼底有些不安,但却说不出是怎么回事。
      杜修然倒也没在意,他和另外几个一起打工的服务生分别打了招呼,便准备接手上工了。
      七点到八点这个时间段客人很多,杜修然忙的不可开交,九点时又零星的来了一些,交接他工作的服务生也换好了衣服,杜修然擦了把汗正准备收拾下去厨房叫吴擎苍一起走。
      
      才刚走到厨房门口,迎面便看到从里面走出来的吴擎苍,他眉头紧锁,看到杜修然表情才微微舒展开,类似松了口气,刚要说话蓦然身体一僵脸色一变,瞬间便扑向杜修然。
      此时空气中传来很短暂的一阵音波动荡,杜修然还没来得及觉察,吴擎苍就一下子扑过来将他抱住往后冲。
      
      他的速度非常快,而比他更快的是身后厨房传来的爆炸声,像是要把空气给撕裂一般,产生了强大的冲击力,室内尖叫声被巨大声响瞬间淹没。
      因为爆炸来的太快,吴擎苍只来得及把杜修然带出厨房,冲到了角落的一张桌子底下,他飞快的用手紧紧的捂住杜修然的耳朵,弓起身体将他护在身下,并把他的头用力的按在胸口处,随着爆炸声一阵灼热的气浪翻滚而出。强烈的火焰将吴擎苍的身上的衣服都烧了起来。
      
      刚才的爆炸声刚落接着就又是一阵更强烈的爆炸震耳欲聋,周围不断的有石块及不明物砸到吴擎苍的身上,地面震动的如同十级地震,吴擎苍身下的杜修然已然清醒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甚至闻到了吴擎苍身上烧焦的肉味,顿时忍不住的泪流满面,可是又会被屋里的热气直接熏干,留不下半滴水渍,他不知道这小鬼受了多大的伤,他很想看看,但却没有办法转身。
      
      他知道吴擎苍的身体上面还压着东西,似乎是倒蹋的墙壁,而右面是一张被爆炸冲击波扭曲的不成样子的铁板,前面还有尖锐的破碎口,只差一点就要刺到杜修然的肩膀,之所以这块铁板没有刺过来,是因为吴擎苍用自己的右手给顶住了,他的指甲黝黑而坚固,牢牢的插在铁的坚硬之中,阻挡着它向前冲的去势,没有让它刺到杜修然肩膀的一丝一毫,而那张铁板也多多少少阻挡了不少火焰及浓烟。
      
      杜修然被吴擎苍保护在身下,他一动都不敢动,他一直不断的叫着吴擎苍的名子,但是爆炸的声响及火焰燃烧的声音盖过了他的声音,即使喊的声嘶力竭,嗓子都破了,他也听不到吴擎苍丝毫的回应。
      
      吴擎苍一直弓着身体保持着一开始的动作,直到不知多久过去,爆炸似乎告一段落,燃烧的声潮也弱了一些,杜修然才勉强抬头透过铁板碎裂的缝隙看向外面,到处都是黑糊糊的一片,地上全是烧焦的人体,还有残缺不全的肢体,整个房子都已经是倾斜的,周围不断的散发着□□被烧焦的气味,有一只被炸开的腿就夹在铁板缝隙里,另杜修然惊恐万状,他闭上眼睛哑着嗓子带着绝望的喊道:“小鬼,小鬼,你活着吗?你还活着吗?活着的话求你跟我说句话好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咳,俺说过今天更的,哦耶`~V



    寒门神隐
    穿越修仙长文(连载中



    追男神这点小事儿
    闷骚男人不好追



    美人渡君
    大魔王对小白兔一见钟情,为它吃素的故事



    重生之香途
    胭脂水粉出美人,将军极致宠溺



    末世掌上七星
    世外桃源,末世修真



    野兽嗅蔷薇
    攻宠受,古耽



    只谈钱不说爱
    低调重生,悄悄赚钱



    我的男友是怪物
    男人和怪物,青梅竹马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