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李飞刀之踏雪寻欢

作者:贾公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寒鸡散

    作者有话要说:
    女主的名字改了,前几天重温了几集电视剧,发现了原著相差很多,本人更加喜欢原著,比较简洁利索,因此本文设定以原著为主。不过,我心目中小李探花的形象非焦恩俊莫属。
      这少女不是别人,正是神医梅大之女,名叫梅听雪。梅家的人,个个性子古怪:梅大性子孤僻,以冷傲自居,从不拿正眼瞧人,但是他能配制出最厉害的解药和□□;梅二是出了名地收了银子不看病,常常被人打得鼻青脸肿,有人说他赖皮,有人说他无耻,他却混不在意;梅听雪从未在江湖上走动,并没有人知道她的本事,但是被梅大和梅二调/教出来的丫头,能正常到哪里去?梅家人最鲜明的特点,便是率性而为,说难听点,就是目中无人。但是,往往这样的人对任何人都不会造成威胁,因为他们绝对不是小人。
      
      煮茶从没见他家小姐这么高兴过,每次二爷在外头惹了麻烦小姐都会骂二爷一顿,而这次不仅没骂,反而高高兴兴地回家,这在他看来简直比二爷收了银子不看病还荒谬。梅听雪对煮茶道:“你让扫雪把马车驾到街口等我。”煮茶飞快地去了,梅听雪不慌不忙地向前走去。煮茶和扫雪将马车停在街口,梅听雪上了马车,舒舒服服地躺在宽大的貂裘上,嘴角泛起一丝笑意,这是她十年来最高兴的日子,因为她的人生将会有个崭新的开始。
      
      扫雪和煮茶在驾车,街上虽有积雪,有的结成了冰,难免有些滑,但是马车却行得轻快而稳当,梅听雪仿佛坐在自家床上一样舒服。马车出了小镇,渐渐转入一条山脚下的小道,前面是一座小桥,马车便停了下来。煮茶掀开厚重的车帘,梅听雪从车上跳下来,踩在雪地上。雪花还在飘,只不过比方才小了许多,风也是轻轻的,吹在脸上也没有刺骨的寒冷。梅听雪在温暖的马车里呆久了,脸上红扑扑的,细小的雪花吹在脸上,她反而觉得很舒服。
      
      扫雪和煮茶扶着她向前走去,小桥上铺着一层薄薄的新雪,将清晨的脚印覆盖,此刻看去,仿佛没有人从桥上经过一般。梅听雪正要踩上小桥,只听见“汪汪”几声,一条白色的小狗摇着尾巴,欢快地从桥的另一侧跑过来,梅听雪蹲下身子,小狗便张开前爪,亲昵地扑入她的怀中。梅听雪温柔地抚摸着它的皮毛,慢慢走上了小桥。
      
      走过小桥,便是一片梅林,透过枝桠,可以看见三五间石屋。梅花肆意绽放,白雪覆在红梅上,红白相间,宛如一幅山水画。梅听雪抱着小狗进了梅林,一个峨服高冠的老人正在指挥几个小童洗梅树上的冰雪,这老人也不是别人,正是神医梅大。若是旁人见到有人水洗冰雪,自然会觉得好笑,但是梅听雪早已经见怪不怪了。在世人的眼里梅家的人都是怪人,不过梅家的人反而觉得世人都是怪人。梅大见了女儿,道:“你倒比平时回来得早。”梅听雪笑道:“今天是个好日子。”梅大道:“你的好日子?”梅听雪扑闪着一双灵动的眼睛:“是我们大家的好日子。”说罢也不理梅大,直接进屋里去了。梅大喊住扫雪和煮茶:“你们两个也过来干活。”梅听雪偷偷溜进梅大的房间,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等她再出来时,隐隐听到了几声咳嗽,她笑了笑,躲进自己的房间里。
      
      来人自然是梅二和李寻欢主仆。梅大正指挥家童洗雪,见了梅二,像见了鬼似的跑到屋里,叫道:“快把大厅里字画都收起来,别叫这个败家子偷去换黄汤喝。”梅二笑道:“老大你放心,我这次来不是偷字画的,只不过给你引见两位朋友。”梅大立刻蒙住眼睛道:“我不见你的朋友,你的朋友没一个好人,见了准会倒霉。”梅二气得跳起来道:“好啊老大,你看不起我,难道我就不能交几个像样的朋友吗?好好好,李探花,咱们走!”梅大一听了“李探花”这三个字,反而回头招手道:“等等,你说的是‘一门七进士,父子三探花’的小李探花吗?”
      
      梅二冷哼道:“难道这世上还有第二个‘小李探花’么?”梅大盯着眼前的中年人道:“就是这位?”那中年男子微微一笑:“不敢当,在下正是李寻欢。”梅大突然眼睛一亮,拉着李寻欢的手笑道:“久仰小李探花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李老弟,请坐,请坐!”李寻欢见他变化如此之大,竟有些不知所措。梅大对家童道:“快去把酒窖里陈了二十年的竹叶青拿来,我要和李老弟开怀畅饮一番。”李寻欢笑道:“多谢。”梅大笑道:“好酒赠名士,这二十年的陈年佳酿,为的就是款待李贤弟这样的真名士。”梅二笑道:“酒倒不忙,我们此番来这里,并不是为了喝酒。”梅大何等人物,从李寻欢进来的一刻便知他中了寒鸡散,不过区区寒鸡散之毒,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有些东西远比解药重要得多。
      
      梅大笑道:“区区寒鸡散,又怎么能要小李探花的命?不急不急,我自有安排。”李寻欢微微一笑,根本没将此事放在心上。只要闻到这清冽醇厚的酒香,就比任何解药都来得快活。酒过三巡,梅大笑道:“据说大内所藏的‘清明上河图’乃是赝品,真迹却在贤弟府上,此话当真?”李寻欢这才明白他为何如此殷勤,微微笑道:“这话不假。”梅大喜道:“既如此,可否借愚兄一饱眼福?”李寻欢道:“此事原本不算什么,只是十年前在下早已散尽家财,那幅画也已经转赠他人了。”梅大闻言,脸色立刻冷了下来,叫道:“骑鹤,快把剩下的酒再藏起来,李探花已经喝够了。”
      
      梅二皱眉道:“老大,没有那劳什子图就没有酒喝么?”梅大冷冷道:“我这就本就不是给人喝的!”梅二气道:“没有酒也行,解药呢?”梅大面不改色,道:“既没有酒,哪里有什么解药!”梅二气得张牙舞爪,可是他是老大,也只有干生气的份。虬须大汉却已经沉不住气了,就要扑过去。李寻欢却拦住他,淡淡一笑:“生死有命,本来就没有什么。我一生爱酒成痴,死前能喝到这样的佳酿,已经感激不尽,怎么可以得寸进尺?我们走吧!”
      
      虬须大汉道:“可是少爷…”李寻欢向梅大道:“多谢,告辞!”梅大却道:“你不要解药了!”李寻欢微微一笑,转身向屋外走去。梅大却一把拉住他,喊道:“骑鹤,再把酒拿出来。”李寻欢依旧是淡淡的,梅大道:“小李探花,果然是世间少有!”虬须大汉道:“解药呢?”梅大白他一眼,冷冷道:“既有了酒,还怕没有解药!”虬须大汉终于放下心来。梅大又喊:“骑鹤,去我屋里拿解药来。”骑鹤往里屋去了。
      
      梅大又和李寻欢对饮了叔杯,梅大皱眉道:“这个骑鹤,拿个解药也这么慢!”正说着,却见骑鹤空着双手走过来,一年冷汗,哆哆嗦嗦道:“老爷,解药不见了!”梅大一听,跳起来朝他的脑门上就是一个弹指,叫道:“瞎了你的狗眼!”骑鹤哭丧着脸道:“老爷,真的没有!”梅大骂骂咧咧,自己往房间里去找,骑鹤也跟了上去。虬须大汉急道:“这怎么是好?可以再配一副吗?”梅二皱眉道:“解药倒也不难配,只是要在丹炉里炼制七七四十九天,小李探花却等不得了。”虬须大汉想不到到头来还是一场空,目光又黯淡了下去。李寻欢却依旧一边喝酒,一边咳嗽,对自己的生死毫不在意。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1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