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短篇汇总之二
非晋江首发
内容标签:  死神 少年漫

搜索关键字:主角:松本乱菊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漏光


  总点击数: 961   总书评数:3 当前被收藏数:12 文章积分:727,644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言情-近代现代-东方衍生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BLEACH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2303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银菊]漏光

作者:夜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漏光
      尸魂界有很多人讨厌冬天。
      尤其,在那年以后。
      
      表现讨厌的方式各不相同,紧锁眉头最普遍。
      某个猫一样慵懒的女子,突然勤快起来。
      勤快到让少年老成的队长不知所措,“呐,松本……”
      “嗯?”
      “去休息吧。”
      抬眼望了一下窗外满天的星光,松本乱菊笑笑,“队长你先回去吧,我马上就好。”
      目光扫过女子手边堆叠着的文件,日番谷掩门离开。
      不期然地在走廊上遇到金发的男子。
      是时寒风穿堂而过,被撩起的衣袖下皮肤青白一片。
      “吉良?”
      “日番谷队长……乱菊小姐她……还没休息么?”
      微微侧首回望,队首室的灯光在夜幕的映衬下有些刺眼,“看来是的。”
      吉良欲言又止,紧锁着眉,日番谷不急不缓地走过他身旁,“回去吧,很冷的。”
      
      “你面对她又能说什么呢?代替市丸银说‘对不起’?他已经不再是你的队长,况且他们两个的事情从一开始就和你无关。”
      
      “或者以朋友的身份去安慰她?可她面对别人的时候始终在笑。”
      
      吉良伊鹤垂下肩转过身,“呐,日番谷队长,要多久才行?”
      “谁知道。”
      
      隔天早晨日番谷到达队首室时,一叠文件已整齐地堆在了他的办公桌上。在门口执勤的队士报告说松本副队被八番队的副队长叫走了。
      “女死神协会吗……”日番谷头疼地按住额角,“又有得闹腾了。”
      
      然而这一期的杂志却平平淡淡,大开本的纸页里全是无关紧要的八卦和笑话,插图保守到异常。
      松本等人费力搜索的,是朽木家的古玩字画。
      
      “女死神协会是要转型了么?”有人用夸张的语调说着,声音却蒙上一层阴郁的颜色。
      
      这个冬天有些人离开了,有些人再回不来。失去了没有了,牵牵绊绊丝丝连连,舔着伤口疗伤,没有人有精力去笑。
      又怕一笑就牵动伤口,痛得撕心裂肺。
      
      有队士向日番谷报告,松本副队长跟着朽木露琪亚去现世旅行了。
      新来的队士低着头小心翼翼,生怕队长大发雷霆。
      然而日番谷只是皱着眉头淡淡应了一句“知道了。”
      
      “冬天不多动动会冻僵的哦。”
      朽木露琪亚对异常活跃的女子提出疑问,得到了这样的答案。
      黑崎一护很知趣的没有同行,只是塞给了露琪亚一只GPS导航器。
      不会开车的两个女人沿着高速公路徒步而行,遇到好心的司机就搭一程,没有所谓的目的地。
      
      在下雪的时候遇到森林,朽木的传令机却歇斯底里地叫起来。
      松本微笑着推了一把左右为难的女孩,“去吧。”
      
      于是只剩下她一个人,在雪地里踩脚印。
      
      卸去微笑的伪装,松本发现冬天没有给自己留下任何好的回忆。
      她在流魂街差点饿死是在冬天,她和他刀刃相见是在冬天,他离开她也是在冬天。
      
      回忆总和他有关。
      
      松本乱菊闭上眼,男人的脸映在脑海里,并不总是笑着。
      他说,我要去当死神。
      他说,这样乱菊就不用再哭了。
      他说,对不起。
      
      她还记得那个苍凉的冬日,他下手快如闪电,从她的心脏边擦过去。
      假死的状态维持不了太长时间,但她醒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对于松本乱菊来说,已经结束了。
      尽管那个男人什么都没说,但松本想自己什么都明白了。
      
      怎可停滞不前。
      
      睁开眼,将相机的镜头对准自己。
      
      初春的时候,日番谷看见松本带回的相片上,橘发的女子以青松白雪为背景,笑得明艳。
      一束束淡金的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间落下来,温暖得无以复加。
      
      然后,过了很久。
      久到她以为心上的伤口已经落了痂。
      
      久到黑崎一护当上了灵王,久到朽木白哉终于答应把妹妹嫁给他。
      
      红玫瑰铺遍了从王键到尸魂界的道路,松本乱菊拿着捧花当了伴娘。
      酒红的礼服,精致的妆,她不曾改变她的妖娆风华,却再不会美得喧宾夺主。
      有人说她成熟了有人说她老了。她都只当没听见。
      
      席间酒酣,同伴们打趣说松本是不是也该考虑下自己的事了,桧佐木还是吉良?
      提到的两个人都在主桌上灌黑崎酒,松本看着那几个拼酒的男人哈哈大笑。
      我要的是酒友,才不是什么老公。我可不想结婚,一个人自由自在的多好。
      
      席散酒醒,生活照常。
      黑崎和朽木的婚姻使王键和尸魂界的交流渐渐多起来。
      松本常跟着或是京乐或是桧佐木吉良两地跑着聚会喝酒。一来二去,和黑崎一护熟上加熟。
      结了婚的男人就爱瞎操心,说什么“乱菊你这样不行”“该找个归宿了”云云。
      夫唱妇随,露琪亚也忧心忡忡地劝她。
      她只是笑着摇头。
      
      又一年除夕,松本跑到黑崎家蹭饭。
      下雪的夜晚,吃的自然是火锅。朽木白哉最爱的辛味锅底让饭桌上另外三个人通红了脸颊。
      黑崎早早借着喝水的借口逃离的刺鼻的气味。实在撑不下去的松本也以同样的借口落跑,丢下露琪亚和她兄长拉家常。
      走进客厅看见黑崎坐在沙发上,面前放着一个信封。
      “给你的。”黑崎挑眉。
      “新年礼物?”松本扬眉,“我应该现在就拆吗?”
      “才不是新年礼物呢,”黑崎撇撇嘴,“是告别去年的……就当我多管闲事好了。”
      
      回到餐厅,黑崎忍不住皱眉,满脸通红的露琪亚越过白哉的肩膀幽怨地瞪他一眼。
      
      “咦,乱菊呢?”
      “她先回去了。”
      
      雪还在下,满世界的银白。
      
      “你到今天还独身是因为他吗?”
      
      “他不希望你用一生去怀念他。”
      
      “别在我面前装了。”
      
      “不要再逞强了。”
      
      嘴里呼出的热气凝成雾湿润脸颊,眼睛也模糊。
      松本乱菊摇摇晃晃地走在街上,手里紧紧抓住那封信。
      心里的某些东西破壳而出,本以为忘记了的却在回想起来的瞬间鲜明如同昨日。
      
      除夕的夜晚合家团圆,连接王键和尸魂界的道路上没有一个人。
      
      “你知不知道,看着你笑,有多少人在心里替你难受?”
      
      一往无前又停滞不前,松本乱菊被囚禁在回忆的牢。
      
      可你让我如何忘记你,银。
      
      迟缓的脚步终于停下,名为松本乱菊的女子在无人的道路上缓缓蹲下,把头埋在膝盖里,哭得像个无助的孩子。
      
      天幕间漏下微光,恍如一只冰凉的手,温柔地抚上她的后脑。
      
      
    插入书签 



    [黑篮]和光同尘
    绿间真太郎BG



    [死神]积雨森林
    市丸银BG



    [网王同人]十月海道线
    Time waits for no one.庞大的舞台,细致的故事,不可不看的一篇文。



    『猎人』七色
    偷闲大人的作品,为了看这文去看HUNTER原著绝对不亏。



    [综漫]执梓之手
    保持一贯的轻松幽默,女主强大,乱姐新作。



    [死神]此去更年
    浅本出品,男主也是店长。行文轻松为主,偶尔的抒情让人想哭。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