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曹同志到曹梦阳--作者转型期的痛苦

 

作者:月之旎舞

从《小曹同志穿越时空记》到《越世梦扉》,我都仔细看过。只是《小曹》我是以读者的身份热情的追文,《越世》却是以一个同样码字者的身份冷静的观赏。
《小曹》是一篇轻松的小说。文章一开始,便为我们描写了一个大大咧咧的少年,即小曹同志。虽然后面文章的走向,渐向宫廷争斗发展,但小曹的这一份莽撞和率真却总能让我从复杂的情节中抽身而出,开心地一笑。尤其《小曹》的第二部,描写小曹和安越渐渐合心的几个情景,让我很是感动。无论外壳如何,能用一颗曾经纯粹的男儿心接受一个男人,我觉得小曹和安越的感情此刻已经勿庸置疑了。《小曹》受到大家的欢迎,轻松的笔调固然是一个原因,但小曹本身的可爱也是功不可没。
从这一点来说,《越世》的开头是比较失败的。看的出来,柏柏是想认真地写一篇成熟的小说,不论是情节的构思,还是用词的斟酌,但显出了数倍于小曹的用心仔细。但是半文半白、半雅半俗的词句,却让我看了摸不清头脑,自然也提不起兴趣来。尤其是小曹照镜子的那一段,竟是借用了许多旧式小说的描写手法:“但见娥眉弯弯,眉目如画。一双俏目里,隐隐有英气流露。本该柔媚的五官,硬被几许干练衬得颇为中性化,却较常人多了几分与众不同。并非沉鱼落雁之姿,却比闭月羞花之容更有一种引人入胜的风姿。”
“刻意想往文雅上靠,但是没靠好。”这就是我当时看到《越世》开头几章的想法。《越世》是柏柏的转型,所以开篇的时候,文笔在原本的轻松活泼和其试写的文雅、严肃中不断徘徊摇摆,这是可以理解的。耐心看下去,果然后面柏柏越写越顺手,文笔越见精彩,许多比之《小曹》更为闪亮的地方也显现了出来。尤其是斗完牛后,曹梦阳小解时对男入女身的内心痛苦,真是真实。“可当他捞起衣服下摆时,那里竟是空荡荡的。他愣了一下,花了接近一分钟的时间才想起自己已经不是男人了。又花了一分钟时间,他哭了。哭得很伤心。胃里积蓄的酒液,在这一刻完全发挥了作用。他觉得自己似乎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心里,就跟自己的□□一样,空得吓人。”在对人物心理的揣摩和描写方面,《越世》无疑比《小曹》进步了许多。不止主角,就连一些配角的描写也很出彩,比如莫高、萍儿、安宁,这些人物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但缺点也在人物刻画上。主要是曹梦阳这个人物,同样的人物,同样的名字,之所以《小曹》里面的我称之为小曹,《越世》里面的我称之为曹梦阳,便是因为他们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起码在柏柏的设定中是基本两样的人。小曹是大大咧咧、单纯的高中生,曹梦阳是理性稳重、成熟的国安局职员。但是小曹的性格是统一的,并且不断进步,而曹梦阳的身上却不时闪出来小曹的影子。少年和男人,应该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性格,他们的爱好、处事方式都有着天差地别的不同。但遗憾的是,柏柏在这一点上并没有把握好,让我无法看清楚曹梦阳的面孔。换句话说,《小曹》的支撑点是小曹,但《越世》的支撑点却还在摇摆。
文笔造词和人物塑造我都简单说了几句,此外就是情节构思和细节描写的一些小问题。情节构思方面,比如安越对曹梦阳天天骚扰,乐此不疲,曹梦阳却又突然单纯的毫不怀疑。细节描写方面,比如打虎时太过细腻的描写和过多的心理描述,弱化了原本紧张的情节。这个问题在《小曹》中也有,比如小曹进地道拿到妖剑,和入宫被围攻那一段的场面。
上面拉拉杂杂给柏柏拍了这么多砖头,其实大部分都在于柏柏正处在一个转型的痛苦过程。从轻松搞笑的《小曹》到构思严谨的《越世》,从略带小白特质的小曹到稳重独立的曹梦阳,这是一个相当痛苦的过程。柏柏自己也常说写得郁闷、痛苦,但是我觉得要写出好的小说,让自己更上一层楼,这个过程是不可避免的。希望柏柏能熬过这个漆黑的时期,有一日破茧而成,变成PP的蝴蝶。^_^

  [回复][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