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中有真意 欲辨已忘言

 

作者:风羽

今天周末,午后久睡,到了晚上,辗转难眠。
夜深人静,心思也沉淀下来,突然很想为杯大的这篇《杯影 聊斋》写些什么。
这是一篇笔记体小说,每一章独立成篇,讲述发生在现代社会里的一系列妖狐鬼怪的故事。
一直都很喜欢这篇文,还记得第一次看到的时候,雀跃地有种拣到宝贝的感觉。
这种喜欢稍有特别,以往碰到心仪的文,也会读的很入迷,但因为更多的关心情节发展和主人公的命运,不免越看越急,甚至直奔结局。
读杯大的文字,反而会不自觉地放慢速度,只为更多地享受阅读的过程,体味文字本身流过心中所带来的丰富而微妙的触感。
其实弹杯的文字并不华丽,甚至可以说的上朴素。那种感觉就像是多年老友,坐在你的对面,娓娓地讲述着,偶尔还拿起茶杯喝上一口,润润喉咙,亲切而自然。
比如他会这样给你讲一个叫做江生的年轻人的故事:
“江生住在江边,江生23岁了。
 23岁的男人是什么模样?开始有一点点风度,一点点成熟,还有一点点寂寥吧?如果他还没有心爱的女人。
……
他每天坐在这夕阳斜晖里,伴着一把竹椅,一棵古树、一群乌鸦、一条大江,有时还有一本书,一杯茶……
 倒也悠然。
 发生故事的日子是在五月。
 五月是个很“江湖”的季节,梅雨初歇,有浅浅的风尘在阳光下滋生。”
于是,这个故事开始了。
他的文字平淡,毫不卖弄,不像烈酒那么奔放刺激,也不像各种甜酸饮料那么花样百出,哗众取宠,但它也绝不是白开水,却更像茶,平中见滋味,淡里有幽香。
这般漾着茶香的好文字讲述的是一个个温暖的好故事。
妖狐鬼怪,在人们的印象中常常与阴森、可怕、恶与狡猾相连,然而落在弹杯笔下,它们大多是天真的,赤诚的,痴心的,可爱的,宽容的,豁达的。
在这些妖的故事里,我看到的更多是真、善和美,以及对于人类本身劣根性的自嘲,而更打动我的,是隐约其间的一种悲悯。
悲悯是一种温暖的智慧,是对人世的关怀。
读弹杯的故事,常常会被故事里的事所打动,会不自觉的微笑,会感觉美好。
比如那只弄丢了红线被罚下界的仙猪,它找到红线就可以回天上继续做神仙啦,可它明知红线就在“可恶”的主人身上却仍要假装忙忙碌碌地寻找,“因为我需要理由留在她的身边,哪怕是做一头猪。”
比如寂寞的道士和寂寞的怨灵,他叫它梦魅,他太寂寞了,以至于不舍得杀它,他们在彼此憎恨中彼此依偎,终于得以厮守。(可是杯大,过程太惨烈了,死了好多人那。)
再比如狐妖陌花儿一世又一世的追寻,执着的爱。(可爱的捕狐猎手夜羽为他们放水,呵呵)
还有想做妖怪的人类女孩离离,她从憎恨人类到理解人类,到爱人类。
……
其实感受还有很多,但是一贯的老毛病,碰到特别喜欢的文字就词穷,怎么说都觉得辞不达意,生怕评写的不好配不上这等好文,而且第一次写长评,貌似更像读后感,还是就此搁笔吧。
最后要说,唯一遗憾的是,这篇《杯影》尚未成书。
若能有一卷在手,在落雪的冬夜泡一杯红茶,读着这样的故事,好书,好茶,一般的温暖,醇厚,回味悠长。夜深,茶淡,人已倦,弹杯一笑,掩卷睡去,醉卧在你给的温暖梦境里,该是怎样的惬意呢。
(《你给的温暖梦境》,是另一位读者李天晴的长评题目,借用一下,不介意哦?呵呵)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