戢,做人要厚道!

作者:大*******2

戢,做人要厚道!
初看《河防》这一章,我在心里对瀓的小小放纵有一点不理解和担心,怕瀓明知和戡没有前途,却给了他希望,至少这一吻后戡更忘不了瀓。这两天又把前面的章节看了一遍,发现瀓与戢的互动少得可怜,瀓与戡的互动温馨而动人,于是心里的想法有了一些改变,真是难为瀓了,这么久才与戡擦出点儿火花。
我算了一下,成婚三年来瀓与夫君戢相处的日子真的很少。第一年七月昏礼,戢十月出征,瀓有三个月可以见到戢。但戢除了待瀓以正妻之礼,对他的众多女人都差不多的淡漠。除了瀓作为正妻必须出席的场合,正常情况下她至少要五天以上才能见到戢一次,再加上女人不方便的几天,估计这三个月瀓与戢同房最多15次左右,并且戢也是夜里来,脱衣纵欲,天不亮就走,两人没有什么交流。戢第二年初春出征回来后,虽然瀓两个多月里可以见到戢几次,但她小产后不到半年,估计两人也没有同过房。随后戢把瀓和其他女人都扔在绛城近半年,自己到了采邑曲沃。第二年深秋,瀓因听说戢又要出征,来到绛城和曲沃边界以解相思之苦,偶遇戢,才有了出征前的短暂几天相处。随后将近两年的时间,瀓再没有见过戢,留给她的是戢去卫国救情人秀生的坏消息和无望的等待。
说到戢待瀓以正妻之礼,换成另一个女人,戢也会同样待她,把戡托付给瀓,也只是因为她是长嫂,再加上性子沉稳而已。正如卉怀孕后,戢也会依礼常去探望,在她的要求下一起拜见晋侯与夫人,并亲自送回宫中。所以说,瀓受到的所谓正妻待遇也没有什么特别可喜的。
而戢给瀓的伤心却不是一点两点。成婚三个月时听闻戢和齐叔姜啮臂为盟永矢勿忘,瀓小产。第二次出征又去卫国救情人,让瀓对戢彻底绝望。戢以前的行为算是身不由己,最让瀓难堪的是,戢出逃后心安理得的把妻子丢在秦国。看到戢现在对瀓的态度,失去瀓他只是有点怅然而已,这也罢了,毕竟他对瀓没有多少感情。可看到戢还打算让瀓代他照顾自己的兄弟时,我有意见了。如果他出逃后不准备要瀓这个妻子(以不连累为名),瀓凭什么还帮他照顾戡呢,而且瀓这么年轻还要嫁人呢,带着戡这个拖油瓶(真是不应该这么说戡呀)名节也不太好吧?如果戢还打算要瀓这个妻子,却在将近两年的分别后,没有一点要见妻子的意思,难道他打算让瀓在秦国独守空房一直等着他?甚至是一辈子?戢,做人要厚道,不能这么欺负瀓呀!
看到戢心安理得的隐迹山林近一年,并还准备换个地方继续隐迹下去。我不禁想,如果戢在隐迹前就听到了自己的太傅杜原款、好友兼家臣士缺和三弟戡为自己身亡的消息,他还能心安理得的隐迹吗?或是受的打击更大隐迹时间更长?会不会戢这一年越是心安理得,再见妻子、兄弟和家臣知道他们的遭遇后就越是愧疚?能反省一下自己,担起一些该担的责任? 不知道瀓再见到戢时,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淡淡的,能自我一些。毕竟一个男人如果没有真正把你放在心上,当成生命中重要的东西,那么即使他一时会因为礼节或愧疚对你好,在以后的日子里,随时都会出现很多比你重要的东西而舍弃你。在戢对她照顾戡表示感谢时,瀓会不会说,她这样对戡,不是因为太子的嘱托,也不是因为戡是季子,而是因为他是戡,他值得!?不枉戡对瀓的一片真心。其实瀓这样说并没有撒谎,至于其中的意思,就让戢听了后慢慢琢磨吧。
作者回复:
新妈妈辛苦了,宝宝怎么样了?有很多进步了吧:P看到你这么累这么忙还写了这么多深刻的感想,我真的很感动,太谢谢了。我要深刻检讨,让澂照顾拖油瓶确实没天良,这个是我写得不好,要改要改。不过现在也不好叫戢心里想着休掉老婆,他现在也还没决定好下一步的去路,他尚未完全自我放弃,当然也就没想过放弃澂,何况澂在他心里那么美好。

“估计这三个月瀓与戢同房最多15次左右,并且戢也是夜里来,脱衣纵欲,天不亮就走,两人没有什么交流。”(哇,你是学统计的吧?)看到这里,我也有点恨得牙痒痒的。想戢结婚是奉了父命,他对妻妾只是行夫权,不过澂这么好的女子,他还是会有所触动的吧。

“如果戢在隐迹前就听到了自己的太傅杜原款、好友兼家臣士缺和三弟戡为自己身亡的消息,他还能心安理得的隐迹吗?”--我想不会吧,事后知道,他不会无动于衷的,戢还是有血性的有人情的,他只是不知道啊,毕竟当初他连自己的命也不要了的,哪里会想到发生这么多事?再给他一点时间吧。

絳城明月,汝實割之,中心有悔,汝實捐之。----这是文案,是谁在割月,是谁在有悔,又是谁将中心之悔捐弃了,也许是澂,也许是戢,也许是这文中的每一个人吧。

谢谢你的指正,我会再好好修正,让戢更性情吧。作者回复:
戢出场的那段基调不太对,原来好像很痞子似的,要改要改。
  [回复][投诉]
  • 评论文章:割月如绛
  • 所评章节:43
  • 文章作者:直道相思
  • 所打分数:2
  • 发表时间:2009-04-08 11:4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