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眉举案又如何

作者:加*

看这个比看文还过瘾,很有花絮的感觉。可是噢,我发现我没办法认同大人的某些看法。比如你说戢肯跟澂结婚就不错了,我不太认同,并非是澂求着戢娶她啊,一国,一大国的公女,她是不愁嫁的啊。她结婚前没有遇到过戢,她会对戢好有感情那是因为戢成了她的丈夫,这一个婚姻里,澂作的比戢有专业精神。如果是嫁给一个没有故事的男人,如果这个男人也是本性优良,那澂也许也会喜欢这个丈夫,并且,被这个丈夫喜欢。澂是淡淡纯纯的决然无辜的。戢对她好是应该的,并不是额外的付出,丈夫本该对妻子好呀,何况他们还有誓言的。而澂却没义务跟他一起负责他的过去。大人说戢作的不错,可是都在很恶劣的映衬之下的。
戢娶了澂的不甘愿也只是应该由他的家族来负责,而不是抱怨到澂身上,当然这个错误戢是基本没犯或者犯的不严重的,但是很多男人犯过,比如我们的脊梁周先生,娶了朱女士是因为母命难违,娶了之后发现长得不好于是迁怒。戢没有迁怒,算男人。但这不说明他作的就值得表扬了,跟澂嘿咻那是尽义务,虽然我从个人角度觉得如果这个人不喜欢我,还跟我嘿咻我会接受不了的,但是古代女子嘿咻的意义不在于□□之欢,而是为了子嗣,这点算人道,可如果这点都做不到,那他不是人。呵呵。
跟薛家姑娘不同的是,薛家姑娘并非一无所知,她的处境至少自己要负责一点点,她并非不清楚她要嫁的人心里另存佳偶,却非要执着与婚约,当然曹公子前无抗婚之勇,后又不甘,自己的懦弱无能迁怒与人是最可恶的,而澂此前对夫君和别的女人的纠葛是完全不知道的。如果秦公知道了,会不会把妹妹嫁过去都是两说的。
秀生是红玫瑰,那澂就是白玫瑰,可是但凡是要女人选,没有人会喜欢作任何一朵,我们都喜欢自己是那人心里唯一的一朵。秀生的痛苦在于知道一切无能去更改,于是她过把瘾就拉倒,后来的干枯芍药更是极尽挑逗,啥都不写更让人抓心挠肝,less is more嘛。虽然大人解释了她的动机,但我一直觉得是一种很高明的调情手腕,包括称呼和落款,洒洒脱脱,充满娇嗔和任性,仿若你可以看到一国女子满不在乎的跟戢打招呼,又满不在乎的扭着腰说再见离开,中间的空白她等着戢去填满。
跟秀生比,澂就太单纯,或者秀生也是单纯,单纯的顺从欲望,澂单纯的是完全不通男女之间互动是怎么回事,与其顺从自己的心,她选择等候。秀生的情商比澂高太多,而澂虽然单纯却同时聪慧,知道宫里所有的刀光剑影是怎么回事,与秀生看透一切的消极态度比,她更会努力的为所爱的人去争取,去守护。如此坚柔并济的女子,温婉从容,却又果敢容忍,即使面对负面局势,也拼足了劲头去改变,这样的女子,让人怎么不喜欢。
澂缺的只是历练和阅历,她也是一个太多束缚的人,总是忍,这是她性格的缺陷。她这个性格在任何时代,做女人,都蛮吃亏的,你慢热,别人未必给你时间。她和戢并非是性格太类似,只是,生不逢时,如果戢一开始遇到的是澂,未必澂就不会让他心动。卉本身就是秀生第二啊,性格脾气无一不象,可是戢对她是厌恶的,可见对的时间对的地点心动的瞬间遇到才是关键。澂最没有办法弥补的就是这个,这是她婚姻里的硬伤。而秀生如果死去,就真成了戢心口的朱砂痣。哪怕是澂最后也是月光一片,也照不开他心里的暗格,沉重的往昔让身边的人一起沉重,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作者回复:
  哈哈。居然来了个长评,谢谢加加亲亲。说得是,澂结婚后比戢有专业精神,那也得戢优秀不是。戢长得帅吧,一出场就打只老虎厉害吧,接着几场仗打下来勇猛吧,至少作人还是有血性有正义感的吧。换作丑八怪老头子,澂还能除了敬重外带真正的爱慕吗?
  薛家娘子的情况你分析得很好,有些我自己也还没想到。薛沅自己也要负点责任,不过也许她嫁前对曹菱的恋爱不是很了解,毕竟一个在洛阳一个在长安,她如果是那种乖乖呆家里的女生,倒也未必清楚。反正她也是接受家庭的安排才结的婚。估计想到曹菱的家世和官位再看看他长相,心里也会像澂一样美滋滋的。
  秀生是比澂老倒多了,她比澂强在有婚前的自由交往,可以在爱情活动上有所表现。澂苦在一来就结了婚了,好多事情不好做,做了也不一定像婚前那样给人特别的感觉。“对的时间对的地点心动的瞬间遇到才是关键”,确实是很关键滴。
  过往无法改变,活着才更有希望,秀生之死,我觉得反而是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契机。反正咱慢慢写吧。
  
  [回复][投诉]
  • 评论文章:割月如绛
  • 所评章节:33
  • 文章作者:直道相思
  • 所打分数:2
  • 发表时间:2008-11-05 06:4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