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一砖

 

作者:白芨

今天来把这章的评论补上,我立志要坐此文的长评沙发,又应邀拍砖,是以本篇只能骂不能夸,还要骂足了一千字,我压力很大。
一 人物
先说束月。
束月这个人物在本篇的开篇即出现,虽然不及凤双越出现时机早,但是微妙之处有过之无不及,以其容色之美、痴情之甚,人气颇高。以我之见,此人是决计不讨喜的,奈何人人都有爱美之心,大家一起得了选择无视症,纷纷只见他痴心一片,看不到那寒气森森、一寸寸扎入复生颈后,将他魂魄剥离的一枚长针;只知他柔弱堪怜,忘记了他在复生重伤失忆后摧折他身体以求得虚假的心安。束月已经不是任性撒娇,他的偏激狠毒完全超出了道德可以容忍的范畴,而演变成一种巨大的缺陷和威胁。
再说凤叔。
旧作的傅怀川、檀轻尘,无不是人气爆棚堪与正攻争锋的狠角色,到沈墨钩横空出世,大放异彩,全面压倒正牌攻受成为第一萌物,不得不说是一刀最大的遗憾,小菜深以为恨。
横向对比而言,一刀中用笔最多、塑造最丰的形象恰恰是最不讨好的谢天璧;纵向对比之下,檀轻尘的形象最是立体,逻辑最是严密,然而他们都讨喜不过沈墨钩。
为什么?
因为沈墨钩是最符合阅读者冀求的啊,他美而纯,艳而烈,温而雅,真而慧,柔而定,即使只是云雾里的一个单薄剪影,也足以让人魂牵梦萦。他没有缺点,或者说,小菜没有给他缺点,这是一个灵魂人物。相较之下,谢天璧失之狠厉,檀轻尘毁于霸道,作者给了他们缺点,但也同时给了他们血肉骨髓。
这是作者和读者在人物塑造方面的视角差异所决定的。一个作者,首先关注的是人物塑造是否精确、真实、丰满、合理,而读者看的是美型否?讨喜否?萌否?说得再明白一点,作者要写一个真实的人、有缺憾的爱情,让人物说他该说的话;而读者想看一个完美的人、完满的爱情,听人物说自己爱听的话。
即作者是超脱的,读者是代入的。这就为作者推动情节、塑造形象树立了一个绝大的障碍。
所以,凤叔是菜喵的雪耻之作,也是黄金骨一文最大的难题和考验。他必须要美得合理,真得可爱,邪气得让人怜惜,霸道得让人倾服。难吗?难!
那么,怎么办?
以此文目前的进展来看,小菜是打算从两面入手,正写凤叔之美,反面,就该黑了束月。束月必须以他的出局来成全凤叔的完满,这才是他存在于此文中最大的意义。
束月爱复生吗?爱的。他和复生同时而生,复生替他背负了天诛妖印;他们俩是命定的泰山王和槐真,他顶替复生成了泰山王,复生代他做了不能显于人前的槐真。他怕季复生吗?也怕。天诛妖印毕竟是他的宿命,季复生如果不再替他背着,就会回到他的额头;天定的泰山王是季复生,他只是不能露面的槐真,如果季复生妖力觉醒,李代桃僵之局必破,季复生正座归位,他又是打回原形要被剥皮敲骨的妖狐之子。七百年前,他的恐惧压倒了爱意,让他舍弃了季复生,七百年后,他不能承担这一时之选的后果,意图挽回。人事推移时过境迁,季复生的爱已不在,但是束月的恐惧还在,他无时无刻不害怕,这压不下除不掉的不安惊惧让他一边爱着季复生,一边又不得不在一次次的伤心嫉恨中算计着他,图谋着他:“既然你的爱已经不能回来,那就让我亲手从你手中抢到可以替代的安全感吧!”他又狡诈又可怜,又痴心又狠毒,又卑微又任性,又脆弱又霸道,是个无法被拯救的悲剧人物。
凤双越的处境其实与束月类似,他一样爱着季复生,一样要为季复生的舒展自由而付出极大的代价。他不欠季复生,却不得不为了他披肝沥胆、呕心沥血,然而他愿意。因为季复生是不能舍弃的,所以大鹏之血、十万妖魂,都是可以舍弃的。他也心计深沉,他也霸道天生,他也自恋自珍,他也视人命为草芥,御下如割蓬草,但是他在季复生面前是弱势的,他愿意展示他的不完美,愿意示弱,他把选择权交到了复生的手上:“你看,我不是完美的,但我爱你。你可以原谅我吗?你能够接纳我吗?”强大、包容,而不暴虐。
凤双越和董束月如同镜中双城,对峙而立,一正一反,不单是对比,一进一退、奇正相生之间,还是剧情的推动,束月一步步黯淡退出,双越一点点光彩焕然,地位稳固。
而此处又有一个大难题,就是,束月不能太委顿,不然即便赢了他,凤叔也只是赢了个矬人,算不得好汉,唯有完败强大无匹的对手,才是真正了不得,才有价值,才身心俱爽心满意足。所以我妄自揣测,这也是小菜极尽束月之美、之痴情的一个缘故吧。(至于另一个?另一个当然是因为,她钟爱“绸缎包钢铁”,不肯写丑人啊!)
二 语言
说完人物,再说语言。
据我的观察,菜喵喵一直在进行语言风格的尝试。大劈棺是青天悬瀑的高远磊落;一刀□□由于某种原因,她尝试了更为下里巴人的风格,在我看来,是一个巨大的失败。我曾经在和她闲聊的时候提过,一刀的这次尝试是“煮饭,不幸夹生;下酒,可惜菜咸”。她嘱我一定要把此句放进来,我也就厚颜照搬。
原本一篇文章的语言,除了是作者的语言之外,还应该是人物的语言。也就是说,作者务须使人物的每一句话,都贴合他经历教养、身份名位。既然苏小缺作为最重要的角色,是丐帮出身,混迹江湖市井,那么俚俗乃至低俗一点都无可非议。
但是谢天璧和沈墨钩绝不该等同处理。谢天璧贵出名门,沈墨钩金生玉养,是不折不扣的阳春白雪,绝不应与苏小缺混为一谈。此为败笔。
回到黄金骨。
黄金骨毫不例外,又是一次尝试。我曾经赞其“高远幽雅处急转直下而见奇崛谐趣”,如“季复生不想地府竟能看到这等海月奇景,不禁心怀大畅,悠然神往之余呼呼大睡”,再如“千金说了一句超有水平的话,其蛮不讲理和意蕴深刻让季复生十分的惊艳”,又如“这热恼地狱真是个好地方,鬼王带头搞gay……不过也没必要强迫下属观赏现场版吧?这简直比摄影师Edison陈还懂得造福观众”……这样的例子在本文中比比皆是,不烦多举。这种制造幽默的手法,相声中有岔断,语用学是打破同现原则,用于此文这样古今交错的场景,转换之间毫无窒碍,有效之余,十分贴切。
评论写到这里,手软神怠,也完全背离了拍砖的本意,然而此文确实仍然有话可说,比如题材,比如素材。题材、素材皆有尽头,而每一个写手的写法不同,好的作者往往可以旧瓶装新酒,老树发新枝,让俗套的文翻出新意,美不胜收。笔至于此,已经可以尽兴而归,鞠躬退下。

  [回复]
[58楼] 网友:北京董小姐  发表时间:2016-11-23 04:41:41
なぜ人は时に过ちを… 后悔をしてもしきれず…なぜ人はいつも それでもと超えていこうとする?
【为何人生总在过去后 才感到后悔
  • 评论文章:黄金骨
  • 所评章节:19
  • 文章作者:陈小菜
  • 所打分数:2
  • 发表时间:2010-07-17 18:3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