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君臣与爱侣

作者:平絮

小说里的人物总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可《魔王》的两位主角,刨除杂七杂八的利害问题,最主要的关系就是君臣与爱人。从比重来看,显然君臣占的比重比大多古耽来的重。
1.一重:君臣。
君臣这个关系说来很玄,从最早禅让乃至殷商,不论是家天下还是公天下,皇帝一定意义上受臣子掣肘,例证有伊尹放太甲,再往后推,家天下色彩愈发浓厚,臣子从春秋时来去自如拿工资到天子家仆——虽不贴合,却也有些这样的意味,而“君为臣纲”是皇权□□的根基之一。故而臣子的地位,由一开始可与天子坐而论道到须行三拜九叩等大礼,可谓随皇权增强而衰落。
元绍与凌玉城的地位、立场相差更是让本就复杂的君臣关系呈指数爆炸式的复杂。
从民族角度讲,一个是北方游牧民族,一个是南方农耕民族;从国家角度讲,是立场对立的两国——纵然现在是一国,这种立场转换带来的君臣矛盾也不过是从明面潜伏入暗面;从地位角度讲,一个生而为储君,为元后嫡子,一个生于困窘清贫,半生坎坷着实不易。
这种君臣关系的不稳定性可见一斑。
元绍身居高位,即便仔细推敲细心揣摩,也会因居高临下遗漏对凌玉城而言相当重要的事。同理,从底层杀出血路的凌玉城虽窥见高处风光,却也难设身处地来体味,文中二人对于小十一教导的分歧将此种差别展现——对“主子”的理解不同,是身份与生平不同的折射。
而前期元绍对臣子这一趋向的过度琢磨,与凌玉城本人如履薄冰的态度一对上,便很容易生出隐患重重的矛盾,端凌会面后两人爆发的争吵便是体现,一句“雷霆雨露,俱是君恩”说来轻描淡写,蕴藏的百转千回的情感与矛盾重若千钧——难怪元绍心里拔凉:攻略臣子路线错误→攻略媳妇儿→媳妇儿要和我划清界限怎么办在线等急。
就结局理解,虽然显得仓促,但凌玉城的性格与行为还是相符合的,君臣二字垂头上,比达摩克里斯还熬人,凌玉城赌上一把利落了事,总归是把主要矛盾收拾了。
(……诚然我想看次要矛盾怎么解决。)
2.二重:爱侣。
爱情这个东西很讲究一个平等,这是现代人的说法,古代没有平等这理念。
但是忠诚很要命,不论古今都很要命。但古时一夫一妻多妾制的忠是建立在礼制的基础上,元绍娶凌玉城为后一事已经将伦理扇了个响耳光,用礼束缚这两个是扯淡。故而他两人爱情里忠这个字,全靠自觉维护。
凌玉城不需要自觉,他的幼年就是一场刻骨铭心的教育,求一生一世一双人说来简单,但男人——尤其是功成名就的古时男人,做到太难。远嫁北凉,不谈他本人心理,客观条件注定他一生,无论是朝堂还是床榻都得忠于元绍。
否则面临的死局,那就真的是死无葬身之地。
但元绍很缺这个,十分缺。
他的出身和性情决定他对爱情的概念是模糊的,游走花丛见惯美人不等于能取人真心,也不等于取下人真心后有那个心思和意识去护住这真心。皇帝的身份让他轻易取得太多东西,放下身段去思考另一个人的感受,即便是爱侣应尽的义务与责任,也显得太困难。简而言之——元绍明白他对凌玉城的珍视,也确实是欣赏着喜爱着这样一个人,但他没有“一心”的概念,行为便多有不妥。
这种观念的碰撞,会把人逼得越来越远。
《魔王》读了七八遍,始终想摇摇陛下脑袋——您睁眼看看呐别发傻了感情人都给你逼没了!
看魔王看了四年,头回写点东西,还望海涵。
  [回复][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