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Mafia渣男手册》

作者:德玛西亚

1.敦贺莲的场合(四)【最终篇】
2.(一)在194章 (二)在195章
(三)在200章
3.莲+柯南片场+齐神
—————————————————————————
『和燃堂这种单纯笨蛋不同,这个人发现我的异样后没有表现出来,故意等我露出破绽验证他的猜测,而且还能控制心声』
『啧、麻烦死了,不过和幽灵对话……和鸟束零太一样的能力么』
这边宫崎佑树吓了吓那位粉发少年后,想着从死/灵高山理惠小姐那儿得知的信息,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帮忙,他没兴趣出风头,但敦贺莲明天还有工作,继续这么耽误下去很难有足够的时间休息。
这时传来了毛利小五郎狂放的笑声,只见他整了整领结,像模像样地咳嗽一声正色道:“目暮警部,我毛利小五郎已经知道了犯人是谁了!”
目暮警部怀疑地看着他,“毛利老弟,你这次还没睡着呢,真的可以吗”?
柯南在一旁转过头死鱼眼心累地呵呵笑,大叔只能用来排除犯罪嫌疑人……
“犯人就是你——渡边胜己先生”!毛利小五郎无比自信眼神坚毅指着对方。
『虽然知道沉睡的小五郎是那位江户川柯南也就是变小的工藤新一的功劳,但我居然一瞬间抱有期待,不过某种意义上也算歪打正着了』
“那个啊、毛利老弟,渡边先生没有离开过影厅,这点同行的伙伴们都可以作证”,原本试着抱有期待的目暮警部肩膀耷拉下来,半月眼看着又胡乱推理的不靠谱某人,无奈叹了口气,“等你睡着再推理吧毛利老弟”。
“目暮警部,这可能是他利用众人专心看电影时趁机偷溜出去行/凶后再偷偷回来——”
他的话被渡边胜己的同事打断:“胜己坐在前一排的中间,如果他中途离开旁边的人和后一排的我们会马上发现的”。
毛利小五郎却坚持己见,“万一你们集体密/谋/杀/人,现在互相作伪证呢?这种案例不是没有发生过”。
渡边胜己和同事们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反驳,却听他继续说:“况且凶杀案大多发生于亲密关系间,情/杀的概率很大,你和理惠小姐发生矛盾心生不满杀/了她在目前来看可能性很大”。
『该死的小胡子居然猜对了,不过,就算你猜对动机,可人确实不是我杀的,果然我是幸运的,在动手前就有人帮我做了,哈哈哈哈哈哈,谁让理惠那个女人要和我分手』
心里这么想着,渡边胜己却表演欲爆棚,满脸泪水哭着解释:“我和理惠感情一直很好,我怎么可能杀她!同事们都可以作证,你们与其浪费时间怀疑我还不如快点找到那个可恶的杀/人/凶/手,我要问他为什么做出这种残忍的事”!
看着大吼大叫的渡边胜己,敦贺莲和西条高人皱了皱眉头,这个人……
渡边胜己仿佛演上了瘾,一直说着自己和高山理惠感情有多么多么好,“…与其说我是犯人,那边的阴沉眼镜更有可能”!
“……”
“阴沉眼镜?是说我吗?”宫崎佑树冲着渡边胜己和善的笑了笑。
“不是,是在说我吧”,冲矢昴眼镜反光,嘴角带着笑意,在渡边胜己看来却有种背后发凉的感觉。
『你们两个、真是够了,阴沉眼镜是在说我,真是好胆量』
可能是被三个眼镜盯着吓了一跳,渡边胜己………平地摔了。
不知道怎么撞到了旁边的山下大智,在山下大智站不稳之际一只手扶住了他免于摔倒。
山下大智看到儒雅温和戴着金丝眼镜的宫崎佑树友善地问:“没事吧山下先生?”
“啊,没事,谢谢”。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自己周身阴森森的,山下大智心不在焉想着,总觉得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
“欸?山下先生衣服上是血迹???看起来更像口红的样子”,江户川柯南眼尖地看到山下大智衣服上的一处并不显眼的红色。
口红?啊,好像是那个耍小聪明的女人留下的,不过没有用,我早就洗掉了,证据都被我毁掉了,哈哈哈哈。
总觉得头有点晕,是感冒了吗?嘛、等骗过了那帮蠢货就回家休息吧。
山下大智抬起头
哎?
为什么都盯着我看?
目暮警部神色冰冷,压抑着怒气,“山下先生你刚刚是承认自己是犯人的意思吗?”
山下大智神情呆滞,“欸?纳尼?我刚刚——”
“叔叔你刚才很得意地说证据都被自己毁掉了,还说口红是理惠小姐留下的呢”,柯南一开始童真的发问,越说声音控制不住的变冷。
“你刚刚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犯人先生”。
“不是的,听我解释,我刚刚是胡言乱语,我喝酒了!对!我现在喝醉了、醉酒的人说的话不能当做证据——”
明明打算找借口蒙混过去,突然舌头不受自己控制,山下大智面带惊恐,听着自己的声音带着气急败坏:“可恶,我明明洗掉了,那个该死的女人临死之前划上来的”。
不对,这不是我要说的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虽然不清楚山下大智为什么话语神情不和谐,像见鬼了一样,但总算抓到了这个狡猾的犯人。
高木涉上前就要铐住犯人,却见山下大智神情癫狂,嘴里念叨着有鬼有鬼,受了刺激后力气变得极大,撞开高木涉就向外冲去。
途中撞到了渡边胜己后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此时大部分人都没注意,只有察觉端倪一直盯着渡边胜己的敦贺莲和西条高人看到了。
却见此时,山下大智掏出一把折叠刀对着前方挡在门口的长发女孩子大吼滚开。
敦贺莲、西条高人、东谷准太等人下意识想上前帮忙,江户川柯南看到门口的人是谁后,却松了口气,放松下来。
认识毛利兰的人们迟疑地呃了一声后,不禁升起一点对山下大智的同情,捂着额头不忍直视。
只见毛利兰旋转踢出一脚,山下大智懵逼地看到…
刀、断了。
还没来的及思考,几道密集的重拳砸于腹部,可怜的犯人先生口吐白沫晕过去时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干的好!兰,不愧是我的女儿”!
“兰!太帅了!!!”
毛利小五郎和铃木园子围着害羞的毛利兰,“不过山下先生居然是犯人,为什么对素不相识的人随随便便就下杀手……理惠小姐就这么无辜地死去了,我不明白…”,善良的毛利兰很快心情低落下来。
“兰……”
"不过理惠小姐真的很努力,多亏了她不放弃,努力在犯人的衣服上留下了痕迹,现在才能成功抓到了犯人。"铃木园子安慰闺蜜毛利兰的同时,感慨于理惠小姐的坚韧。
看到现场掉落一地的化妆工具和其他杂物,所有人都以为是高山理惠补妆时被犯人从背后攻击,包里的东西也随之掉出来。理所当然,没人注意打开盖的口红有什么特别之处。
“虽然不知道犯人发什么疯自己说漏嘴了,但是高木你刚刚检查的时候没有发现他衣服上的口红痕迹吗,还有小刀,他从哪里拿出来的”?
高木涉有点迟疑地想着自己是不是真的太过粗心遗漏了,摸着后脑勺歉意地对目暮警部道歉:“真的很抱歉,是我太粗心没有及时注意到,差点放过关键性线索。还有小刀,刚刚没有检查裤子口袋,只看了上衣和皮肤,这是我的失误”。
江户川柯南闻言也在回想,当时真的有那个印记吗?当时我确实有仔细观察作为嫌疑人的山下先生,是我记错了吗?
『不,不用怀疑你的记忆,确实被犯人洗掉了,你检查的时候根本没有那个口红痕迹』
齐木楠雄瞥了眼正拿着湿巾反复擦拭手掌的燃堂K。
燃堂K、不、宫崎佑树在自己视野中变成骨架之前的形象仿佛还残留在脑海里,『不,算了,很难把这个人和燃堂的形象重合』
……
就在众人都以为事件落幕,这就是最终结局时,灰原哀冷静的声音传来,“渡边先生可以解释一下从你身上掉出来的小瓶子装的是什么吗”?
看着山下大智被抬走,努力控制自己不笑出来的渡边胜己懵了一下,看向说话的茶发小姑娘,众人的注意力也被吸引过来。
“…欸?我并没有那种瓶子——嗯???”
灰原哀拿手帕包着一个小小的玻璃瓶,里面装着一些液体。
所有人都看到渡边胜己无比惊恐的模样,在认出那是什么后神经质地重复呢喃:“不可能!不可能!怎么可能在这里”!
“啊、哈、不可能”,想到自己已经处理掉的东西强自打气辩解,“这位小小姐,你是不是看错了,这不是叔叔的东西,、、、那个、说不定是别人的”!
“刚刚我亲眼见到瓶子从你身上掉出来,我可以作证”。却见自我介绍后一直沉默不语的外国人久远·希斯利说话了,声音很好听,日语比想象中要流利。
西条高人目光犀利,紧盯着头冒冷汗的渡边胜己,冷清的声音仿佛利剑刺中对方心里的魑魅魍魉,“我一直盯着这位渡边先生,毫无疑问这是你的东西,况且你的演技低劣至极,极力想装的很悲伤,但是很遗憾,处处是漏洞,我只看到丑陋的泪水都盖不住的兴奋喜悦。谁给你的自信在专业演员面前演戏”。
敦贺莲对西条高人的话很是赞同,对于从小沉浸演戏的他们来说,生活中很容易看出伪装和谎言。
面前这个人的神态表情、肢体细微动作无一不表明他现在心虚至极,这是个对女友的死乐见其成,残忍冷酷的人渣。
所以敦贺莲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即使违背现在自己的人设也要堵住渡边胜己的诡辩。
“闻起来有点苦味,难道是氰/化/钾?见效快症状又不明显,作为投/毒/物真是个好选择”,灰原哀隔着手帕打开瓶子扇了扇,在适中距离嗅了嗅。
话音一转,清冷成熟的小大人姿态消失,灰原哀害羞地笑了笑,眼睛扑闪扑闪的,手指抓紧衣物下摆,“我演的像吗?电视《大侦探左文字》里就是这么说的,超厉害呢”。
江户川柯南:呵呵
众人看到渡边胜己的反应也都明白了过来。
目暮警部紧张的赶过来拿走灰原手上的瓶子盖上,“危险,这种东西不能随便乱闻乱碰的,一不小心就可能中毒”,神情紧张地上下打量灰原,“以防万一,一会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假小学生·真生物制药化学知识全精通大佬·酒厂雪莉 自己坑了自己。
“不要随便模仿电视剧,明白吗”,目暮警部在暂时确认灰原没有中毒症状后,神色肃穆看向一脸不可置信被高木警官控制住的渡边胜己。
“所以请渡边先生解释一下瓶子里的东西,鉴识科随时可以化验,如果还是执意狡辩的话,瓶子上有很明显的指纹,大概是你紧张时一直握在手里留下的,只要提取对照一下,事情就真相大白了”。
最后铁证如山下,渡边胜己神情恍惚地被推进了警/车。
只是他一直想不明白,明明自己趁乱倒进了别人的饮料,玻璃瓶也被随便扔到了不知哪个方向的座椅下,为什么会诡异地出现在自己的口袋里。
『是神在惩罚我吗』
『不,不是神明,是阴沉眼镜』
『让你见识见识超能力者的力量』
光彦不知觉得哪里不对,迷茫的问:“事件就这么结束了吗?总觉得有点和平常不一样”?
“哪里不对劲”?步美发问
“啊,那个,那个,就是那个啊,明明每次都是有三个嫌疑人,三选一找犯人,这次破案过程只有渡边先生和山下先生两个人,觉得有点奇怪”。
『原来如此,三选一居然是你们的世界规则,所以这就是我被强制移动到女厕的原因啊』
“啊,说起这个——还有一个粉色的外星人坐着UFO飞走了,是吧,园子”。毛利兰向铃木园子确认当时的场景。
“嗯,真的哦,粉色的外星人帅哥坐着UFO飞走了。我和兰亲眼看到的哦”。
宫崎佑树:噗
江户川柯南:啊?这都是什么啊?
『呀嘞呀嘞,别再重复了,太羞耻了』
在这里要说一下我的能力【记忆消除】,我可以用一个香蕉一样的东西,敲打他人头部,消除对方脑海里一分钟的记忆,但人脑会自动补齐缺失部分的记忆,而且补齐的内容因人而异。
消除她们俩看见我出现在女厕的记忆,被替换的居然是外星人坐着UFO飞走了。
『你们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即使有心灵感应,也还是搞不懂女性这种生物』
『嗯?燃堂K在盯着我看?什么意思?』
下一秒令人安心的心灵感应回来了,齐木楠雄听到
『谢谢,齐木君,我们要回去休息了,很高兴今天遇到你,希望有机会再见』
说完名叫宫崎佑树的男人又变成了燃堂K。
齐木楠雄:“……”
『呀嘞呀嘞,又不只是我的功劳,算了,去掉燃堂,叫你K好了』
……
正在询问毛利兰粉色外星人一事的江户川柯南,看到走远的宫崎佑树和同伴的背影,连忙追了上去。
“等等,宫崎先生”,宫崎佑树听到柯南的呼唤停下了脚步,转身等着柯南。
“那个呐,宫崎先生,那个口红痕迹是你做的吗?之前明明没有的——”柯南拉着宫崎佑树的衣摆小声问道。
“撒,谁知道呢”,看着明显不死心还要继续追问的柯南,宫崎佑树蹲下来点了点柯南眉心。
“秘密”。
啊?和贝尔摩德那家伙一样的秘密主义啊…
柯南心里吐槽时,想起了又一件大事,脸红了红,扭扭捏捏了半天不知如何开口。
宫崎佑树看着柯南的奇怪表现,直接问道:“想问什么”?
柯南嘴唇张了张,说出的话不比蚊子振翅大多少。
“什么?没听清”
柯南还是抵不过自己的好奇心,声音大了不少,“灰原、她说,你和琴酒…是真的吗”?
柯南虽然说得很隐晦,但宫崎佑树马上知道了他问的是什么,江户川柯南看见宫崎笑的神神秘秘,心里被什么东西挠的痒得慌,焦心又期待的等着他的回答。
“你猜”。宫崎佑树拍了拍变成死鱼眼的柯南的大头。
“话说柯南你是不是变矮了,上次见还在我大腿中部,这次缩小到还没小腿高了”。宫崎佑树转移话题。
“怎么可能”,果然身高问题戳到了柯南痛处,柯南很不服气,“我一直这么高啊,你记错了吧,是你太高的缘故”。
柯南看着宫崎佑树蹲下来都比他高,心里羡慕的很。
宫崎佑树站起来正准备离开,“那个、昴先生看不来不太开心,你们两个、发生了什么事吗”?
“不去打个招呼吗”?
“不,什么也没有,不过他应该不想看到我吧,告别就算了”。
宫崎佑树离开后,江户川柯南看着明显在走神的冲矢昴,纠结地抓了抓头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男人也好难懂,不管了。
『呵,罪恶的男人K』
“那个、齐、齐木君,为了弥补哥哥造成的混乱,下次我请你再看一次电影吧”,照桥心美别扭地提议。
『不,驳回』
呀嘞呀嘞,回去了,再也不对看电影抱有期待了。
(完)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德玛西亚  发表时间:2021-02-20 23:47:14
破网站能不能别删了,发长评很辛苦的,每次都要删个三四次才能留下,我……(破口大骂)
[投诉]
[2楼] 网友:雾月  发表时间:2021-02-21 01:16:33
摸摸姐妹,辛苦了!
[投诉]
[3楼] 网友:好心的俄罗斯团子  发表时间:2021-02-21 01:18:57
辛苦了
[投诉]
[4楼] 网友:卡夏缇娜  发表时间:2021-02-21 01:40:45
前面的可以标一下都在那章么
[投诉]
[5楼] 网友:德玛西亚  发表时间:2021-02-21 03:03:27
如果不想单独去每章看,从文章详情页面下面的最新评论点进去,再点长评,就能看到所有长评了
[投诉]
[6楼] 网友:德玛西亚  发表时间:2021-02-21 16:33:37
上面有标的。敦贺莲(一)在194章
敦贺莲(二)在195章
敦贺莲(三)在200章
敦贺莲(四)在201章
[投诉]
[7楼] 网友:德玛西亚  发表时间:2021-02-21 16:35:13
哒宰:183/184/185章
哒宰、伏西米修罗场:187章
秀一:190章
黄濑:172章
[投诉]
[8楼] 网友:德玛西亚  发表时间:2021-02-23 13:43:50
8/18
[投诉]
[9楼] 网友:山楂小仙女  发表时间:2021-02-26 11:50:02
耶,琴酒提及,满意的离开评论区
[投诉]
  • 评论文章:Mafia渣男手册
  • 所评章节:201
  • 文章作者:藤原欣
  • 所打分数:0
  • 发表时间:2021-02-20 23:4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