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Mafia渣男手册》

作者:德玛西亚

1.赤井秀一的这篇长评之前发过,但不知道为啥超时未审就屏蔽了,之后被系统删了两次有的小伙伴说没看到,所以找了一章没打过分的章节重发一次
2.给最爱的赤井秀一
3.希望这次顺利通过审核,保佑
明天就是要按照计划一举抓捕组织高层的时候了,赤井秀一看着走在前面神情放松的宫野明美,闭了闭眼睛,叫住了她。
“F/B/I”?
“嗯,抱歉”。
“骗人,要说谎也找个好理由啊”,宫野明美转向一侧,竭力忍住脱眶的眼泪,神情悲哀。
赤井秀一从宫野明美的神情话语发现了端倪,上前一步抓住她的肩膀,大声问道:“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为什么装作不知道?我是在利用你啊”?
宫野明美眼周泛着泪花,倔强地直视他:“一定要说吗”?
“只要你不说我就不知道”。
赤井秀一看着这个装作坚强的女人,不知该说什么,移开了目光,看着远处的喷泉,对宫野明美说了离别前最后一句话:“明天就要实行抓捕行动,有你妹妹在你大概不会有事,一直以来很抱歉,忘了我这个卑鄙的男人吧”。说完没有回头地离去了。
站在与组织高层约定的见面地点,赤井秀一抽着烟靠在墙上,脑海里却想到了和宫崎佑树分开的前一天早上,出门前说回来后谈谈宫野明美的事情,那时候宫崎已经猜到了他要说的话,在带着情绪接吻时,他确定从宫崎佑树这个平时滴水不漏的人身上,感受到了难得的复杂情绪,自己突然什么都不想思考,专心回应着宫崎佑树的吻。
收敛了发散的思绪,赤井秀一看着不远处坐着的老人,在这个时间地点突然出现很难不让人怀疑,赤井秀一决定顺其自然不理会,再观察观察。
过了一会儿在紧张的氛围中,一位同事忍不住了上前劝说老人赶快离开这儿这里马上会很危险,等了一会儿约定的时间已过人还没到,不详的预感成真了。
那次的行动以失败告终,在黑衣组织的卧/底生涯结束了。
眨眼间两年过去了,依旧是和组织纠缠、你来我往的的两年。
两年间重点追查明面上是著名演员的贝尔摩德,F/B/I在经过许多调查后有了惊人的发现,作为贝尔摩德明面身份的大明星莎朗,她的女儿克丽丝·温亚德和身为母亲的莎朗·温亚德是同一人,值得探究的是克丽丝的年龄是易容导致还是……那才是她真正的脸。
这天在纽约大街上两辆车急速追赶,有幸躲过的车辆破口大骂,刹车声鸣笛声响彻不停,街道上乱作一团。
贝尔摩德边飙车,边和电话那边的琴酒说道:“嗯,追我的是F/B/I的小猫咪,拍完这次外景就杀青了可以去你那边了,只要帮Pisco免得他出错就行了吧”?
“我刚好去那边也有点事要办”,贝尔摩德看着手机上关于工藤新一破案的报道,眼神柔和了下来,低语着说给自己听:也想去见见他和Angel啊……
看着后视镜中紧追不舍的F/B/I,贝尔摩德自信一笑后说:“那就先挂了,我要甩掉F/B/I的小猫咪,我们在那边碰面吧,琴酒”。 摘下耳机后,踩下油门,加速穿行在车流中。
朱蒂被乱七八糟的车辆卷在中间,咬牙切齿地看着贝尔摩德潇洒离去,后座的赤井秀一安慰道:“放弃吧,你的开车技术追不上她的”。
“可是,秀……”
“安心吧,我知道她的目的地”
“欸?哪里”?
赤井秀一看向车窗外,目光悠远,沉声道:“日本”。
两个月后,赤井秀一收到宫野明美的简讯,她打算脱离组织和她妹妹一起离开,如果成功后希望可以正式交往,如果失败………希望他可以照顾妹妹宫野志保。
不久后,传来了宫野明美的死讯。
之后的几个月里发生了很多事,赤井秀一发现了变成小孩子的宫野志保,通过和贝尔摩德又一次交锋确定了她和20年前相比容貌毫无变化,年轻的克丽丝是真实长相,莎朗反而才是易容扮老。
在水无怜奈事件中认识了朱蒂一直推崇的聪明小孩子江户川柯南,一起实施了那个孤注一掷的大赌局,既让水无怜奈这个C/I/A的卧/底身份减少怀疑,也使赤井秀一明面上“死亡”,隐藏的更深,等待关键时刻一举反击。
在工藤有希子的帮助下易容化名为冲矢昴的赤井秀一,为了近距离保护宫野志保,也就是如今的灰原哀,在柯南的建议下住进了工藤新一的家里。
在一次案件中赤井秀一发现了江户川柯南的真实身份是同样变小的工藤新一,不禁感叹工藤新一和宫野志保都足够幸运,喝下APTX-4869幸存了下来。
作为冲矢昴的日子里,他见证了江户川柯南的死神体质,多次卷入各种案件,也看着自己的妹妹世良真纯出现在附近,随之出现的是……波本。
那时化名诸星大的他还在组织时,一次任务中没能及时阻止公/安/卧/底苏格兰自杀,当时的波本表现有点奇怪。果然在安室透找上门时,证实了他是公/安/卧/底,真名降谷零。
这一天冲矢昴端着土豆炖牛肉来到阿笠博士家分享,在灰原哀走远后,冲矢昴和江户川柯南交流最近的情报,江户川柯南脸趴在桌子上,看着出气多进气少,快要升天的样子,有气无力地吐槽:“是我的错觉吗?总觉得这半年来过得好慢,发生了好多事,更像是过了20年的感觉,好累啊”。
冲矢昴调侃道:“或许不是错觉哦,可能你真的当了20年小学生,只是我们没发觉而已”。
柯南想着那样的未来,浑身发寒抖了抖,把那样可怕的画面挥散,死鱼眼地看向冲矢昴:“话说昴先生你……”
“嗯?我怎么了”?冲矢昴温和地询问。
“没什么,就是感觉很难想象你用本来的脸做昴先生的神态表情,”柯南手抵在下巴试着描述,“总是微笑,彬彬有礼,性格温和淡定,又都在掌控之中,时不时很腹黑,那种笑着说出可怕的话的人”。
“类似这种感觉,昴先生是参考了身边人的性格吗”?
冲矢昴听着听着,眼前浮现了一张戴着眼镜笑的若无其事,让人手痒想揍一拳的脸,转头看向橱柜里映射出的戴着眼镜陌生的自己,一刹那想了很多,低头对柯南说:“或许吧,记不太清了”。
吃过饭后把柯南送回毛利侦探事务所,冲矢昴难得的走进了事务所楼下的波洛咖啡店想静静地待一会儿。
听柯南说安室透最近请了几天假,不然冲矢昴也不会接近这里,他和安室透一如既往的关系僵持。
正如柯南所说最近感觉很累仿佛过了很多年,他也有这种感觉,被咖啡的香气包围着,冲矢昴难得的放空大脑,享受片刻的宁静。
叮呤一声后,咖啡店的门被推开了,冲矢昴思绪被拉回,余光中一个个子很高的男性走了进来,仿佛若有所感,他看向了那个身影。
宫崎……佑树
在宫崎佑树点餐时,服务员挡住了冲矢昴的视线,正好给了他缓冲之机,他端起咖啡靠近嘴唇,热腾腾的雾气绕上了眼镜,想着看到的景象:还是熨烫整齐的西装加黑色风衣,围着一条驼色的围巾,表情是少见的安静不笑的宫崎佑树……
在过去赤井秀一其实没和宫崎佑树说过,他更喜欢宫崎安安静静不笑的样子,冬天的时候,宫崎佑树总是在窗边晒着太阳,靠着靠枕捧着一本书看,腿上披着毛毯。
赤井秀一在不远处做自己的事,时不时抬头看去总会不自觉看很久,那时的场景一直在记忆里停留着。
就像现在,宫崎佑树手托在脸侧看着店外漫天飘舞的雪花,黑发黑眼格外吸引人,冲矢昴正出神间,宫崎佑树突然转过头看了过来,两人视线相对。
冲矢昴下意识拾起伪装,装作不好意思地低了低头,宫崎佑树看到是陌生人就没再注意,冲矢昴暗自松了口气。
正想着宫崎佑树有没有认出自己,毛利父女和柯南进了店里和他打招呼,闲聊之际看到宫崎起身打算离开,冲矢昴主动制造意外相撞,观察他的神情,确定了这次见面只是意外。
和柯南他们告别后,冲矢昴开着车漫无目的的兜风,在海边停下闭目养神,脑子里想了很多又没什么结果,不自觉地睡了过去。
秀一、
秀一、
秀一、
赤井秀一睡梦中皱了皱眉头,谁?
谁在叫我?
秀哥
这是真纯的声音?
“秀一尼桑,好可怕,就像被什么东西附身了一样”
秀吉?好像在哪儿听过这句话?
“简直就是个被死神附体的幼稚小鬼”
Mary妈妈的声音,什么时候的事?
“大君,可以帮我照顾好妹妹吗”?
明美……

“秀” “赤井先生” “昴先生” “赤井君” “大君” “Rye” “赤井秀一” “冲矢先生”,各种各样的声音混杂在一起,赤井秀一头疼的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却不是来时的地方。
像看电影一样,看到另一个自己抓住苏格兰正欲用来自杀的手/枪低声劝道:“放弃自杀吧,苏格兰,你不应该死在这里,我是F/B/I,和你一样是卧/底”,这时逐渐逼近的脚步声吸引了两人的注意,苏格兰趁此时机还是选择了开/枪自/尽,毁掉了可能泄露信息的手机。
来得是波本,赤井秀一已经收拾好了情绪。
波本由于看到冲击性的场景,处于混乱状态,他听到赤井秀一冷酷的声音传来,“对待叛徒就该予以制裁”。
波本怨恨地看着名叫诸星大的男人的背影。
是在做梦啊……
场景变换,在美国自己和宫崎佑树的家里,宫崎佑树说他的任务是帮忙找到卧/底,赤井秀一审视着宫崎佑树反问他有想过结果吗,第三视角的赤井秀一看到记忆中的宫崎笑着说:“放心吧,就算是分手了,你的身份我也不会说出去,不管你相不相信都不会影响我的决定”。画面一转,由于意外的访客在玄关被打断的两人,宫崎佑树平静下来对着自己说:“回来再说吧”,自己点了点头离去,宫崎佑树一直看着赤井秀一的背影直到门关上。
在公园的喷泉边,宫野明美同样含泪望着诸星大的背影,看着他头也不回的地离去。
行驶的车辆中,赤井秀一对朱蒂说:“安心吧,有我在不会让你陷入那种境地的”。自己“死讯”传来后,朱蒂趴在方向盘上痛哭。还有在商场那次,波本为了引他出来易容成赤井秀一时,作为冲矢昴看着朱蒂神色恍惚逆着人流努力靠近假的赤井秀一,怎么也抓不到他的背影。
停车场内,詹姆斯发现了自己涂了涂层的指腹,劝解无果后,看着他驾车离去。
铃木特快列车车厢内,自己把昏倒的真纯横放到座位上,在按下门把手离开前,身后的真纯在昏迷中依旧呼唤着:“秀哥”。
……
过去发生的事情在眼前流转,铭刻在记忆中的场景一帧帧闪过,渐渐地画面清晰了起来。
日本的海边,度假的人们热闹的场景唤醒了久远的记忆,啊,是那个时候……
自己短暂返回日本时被妈妈叫去了海边度假,见到了妹妹真纯,遇到了还是小孩子的工藤新一和毛利兰,当时发生了杀人案件,破案解谜的的快感让他更加坚定了加入F/B/I寻找父亲是否真正死亡的信念。
现在三十二岁的赤井秀一,以画外人的视角,看着那时刚刚二十出头的自己神情自信侃侃而谈:“不是被附身了,是得病了,得了一种名为好奇心的传染病”。
本以为妈妈还会反对,却见她看着儿子的神情恍惚了一瞬后,冷静说:“去吧,秀一,在那个传染病夺走你的性命之前,将覆盖在真相上的迷雾驱散吧”,话音一转,“不过相对的是,如果有留下一丝雾气,绝对饶不了你”。
即使在梦境中,赤井秀一看着眼前遥远记忆中的画面,难得勾唇笑了笑,声音很轻却简练坚定:“了解”。
该醒了,这个梦有点久了。
画面上显示詹姆斯来电的手机响了一会儿,终于等到了主人接通,冲矢昴听到上司的声音传来:“赤井君,有任务”。
冲矢昴调转车头驶离海边,夜晚的海面颇为宁静,月光静静地打在海面上,海风吹起一阵波澜,波光粼粼宛如漫天星光。
冲矢昴看着后视镜中的海面,心里是与来时不同的平静。
幸好,这次背后只有大海。
收回目光,听完詹姆斯的话,他摁下变声器的按钮,“了解”。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德玛西亚  发表时间:2021-02-21 03:25:33
不想一章章翻的话,从文章详情页点最新评论,再点长评,就可以看到总共十篇长评了
[投诉]
  • 评论文章:Mafia渣男手册
  • 所评章节:190
  • 文章作者:藤原欣
  • 所打分数:2
  • 发表时间:2021-02-14 00:3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