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两只前夫一台戏》

作者:相元

我也不记得是几刷了,第一次看是在四五年前,后来买了书也会随手翻翻。只记得当时是到很后面才看懂沈妙到底喜欢谁,只记得文章欢脱可爱,可能情爱的部分都没怎么看懂。这次看只觉得,从第二章回忆杀开始,沈妙的想法就说的很明白了,伏笔也埋的到处都是,电线大大真乃神人也。
看完全书,突然觉得十分寂寞,家里很冷清,想想都是因为书里太热闹了。
裴六刚开始就是动机不纯,被虐了也是活该,但是除了开始,之后他做的一切我觉得都值得沈妙给他从一而终。
见裴六大笑,沈妙说是“一朵艳丽至极的牡丹,叫人措手不及”。
后来裴六也给她做了一柜子牡丹紫的衣裳。
再后来两人山上雨中相遇,裴六搂住沈妙时袖口也抖出来一朵牡丹。
沈妙思及落在裴家的那对皮影人,想的是“日后不知道要便宜哪个人去”。
沈妙提过三四次,说裴六是魔头,有巫术。
细节太多太明显了,沈妙从始自终都倾心裴六。
因是第一人称,沈妙自是不会说当初她离开裴六心里有多委屈怨愤。我第一遍读书,直到看到裴六日后下狱,沈妙大哭“你要抗旨,早先为何不抗?既然三年前不曾抗旨......”我才略微看懂沈妙心里自是委屈的。后来她在王府被刺客挟持,听裴六愿意以命易命,她想的也是裴六“吃定我断然不舍其名,逼我自绝刀下?”我猜沈妙在离开裴家时也是如此想的,自以为看懂裴六所想,他是不会抗旨的,那我自己走吧。
后来嫁给宋三,我相信沈妙肯定和她自己说的一样,嫁给谁都会心甘情愿做一个好妻子,从这段露水姻缘开始到结束,沈妙对宋三是没动过心的,或者说也来不及动心,如果成婚两个月后没整出那些幺蛾子,沈宋二人日后会如何我觉得太不好说。
但是在故事里,尽管宋三是三人之中最先动情的,但总是时机不对。从裴沈大婚他就迟了一步,后来实在不能说他不努力,是很努力啊,哄沈妙哄爹爹哄姨娘哄汤圆都用尽了心思,只是他实在插不进另外两人之间。
正如宋三自己说的,沈妙冷漠自私,也是一直对他冷漠自私。如果不是宋三时时端着厚脸皮的样子要搭话,只怕沈妙是一句话都不会跟他讲了。宋三真的虐我,为数不多的几次温存都是自己厚脸皮求来的。还要冒着给裴六暴打一顿的风险。
宋三甚至能说,不要叫我席远,不吉利,你一叫我席远准没好事。
在事发之前,还能带他们母子去摘杨梅,调笑说要给园子改名叫“妙儿笑”,沈妙当时想的也是“越说越不像话了”。
事发之后,宋三说一句,沈妙堵一句。沈妙之前说,“宋席远这厮,我亦常常不知如何应对”。到后来,沈妙已练就一身铜墙铁壁,应对自如,堵得宋三都不说话了,“默默吃下一个油汪汪的肉粽”。
我不管沈妙当时是赌气还是真心不想再搭理宋三。我只能猜宋三那两年是多少心力交瘁,京城洛阳两边跑,上面要瞒着裴六,下面又看不到沈妙一个好脸色,还对沈妙掏心掏肺。后来他见信如约“速归”,风风火火的提剑赶回洛阳,却看见沈妙一下一下地给裴六拍背,裴六这时候才刚出场,自己才是护了她两年了的人,宋三“一脸神色古怪地盯牢我看”,“满面执拗,嘴角紧抿,唇上干涸,爆裂出细细的纹路,手心灼热欲燃”。宋三追人追到这份上,也只剩执拗了。
宋沈二人为数不多的拿情爱上台面来讲的几次,宋三都是很清楚地知道沈妙不喜欢他,他说,“我便当什么都没看见”,“可还能允我第六个,第七个,第八个端午......”连要回去做皇帝了,他也只是再问一遍“可还有转圜之地?”
又想他多好一大少爷,在沈妙和儿子团圆夜只抱着剑守在门口睡着了。后来沈宋联手,沈妙答应帮他,却是回裴六身边帮他。易地而处,我觉得不论何时,裴六都不会答应让沈妙去宋三身边的。也是因为裴六一直都被沈妙爱着,只要他低头认错,沈妙就会原谅他。宋三就不一样了,一直没人疼,他在那时候就该是放弃了,就算心里还是新欢,也该累了,看清了自己真的留不住,追不到。只是这时宋三也是商人本色尽显,自己放手让裴六捡个便宜,也要和沈妙一起讹一讹裴六。
宋三和沈妙的相处,每每都是伤心,不知道宋三心底得有多硬,多能扛,才能嬉皮笑脸在她身边爱她这么久。画扇在楼上看着马车里的宋三沈妙落泪,可能哭的是自己,也可能哭的宋三。我都说不下去了,幸好幸好还有汤圆亲近他。
印象很深刻的还有一段,沈妙说要吃醋溜白菜,裴宋二人的反应就是一个大大的对比,宋三皱了眉说白菜梆子怎么行,裴六卷了袖子就去炒菜。我不觉得这里是宋三不好,或者宋三不如裴六适合沈妙。只能说,因为沈妙喜欢裴六,就很高兴的去了厨房,看着裴六挥铲子也很威武。我不知道宋三那次是作何感想,以后可有改改自己想什么做什么的习惯,学裴六事事顺着沈妙。我只是觉得不需要,宋席远就这么样就很好。
裴宋二人的对手戏我看着也太可爱了。两人明明暗地里一起某事,用沈妙的话是“一个战壕里趴着再贴心不过的伙伴”,但是又实在互为情敌看不顺眼,瞅着瞅着就用男子最朴实讲道理的办法——打起来了,还打了两次。只能说宋三棋差一招,打架的时候不如读书人带脑子,旁边没人裴六就能把人打到昏,看到妙妙来了就抱头被打,可怜宋三,对面都用苦肉计了,还在气头上吨吨吨要继续打,打到妙妙替人挡扇才转换情绪变成吃醋的怒火,难怪抢不过人家了啊。
最后说沈妙,总而言之,我非常喜欢沈妙。她明明动情也不主动言明也好,后来明知裴六算计她全家也还是想“前嫌尽弃,卸甲言和”也好,我都觉得很好。
裴六再婚,她肯定想哭啊,她却说是她看八哥走路太好笑了,笑得先扬后荷笑出眼泪。
当天,她也是做了再普通不过的事,她不想带儿子去看裴六娶别人,可能是想调侃这样自己也太可怜了,也可能是怕有汤圆在自己会在儿子面前端不住。
然后她就开始出神,不去听不去看,想小姨娘的胭脂,想儿子,又觉得嗓子很疼,这段描写太真实,太普通了。
她从一位小姐,变成□□,突然又做了单身母亲,虽然是家里很有钱的单身母亲。我想她心里也是不安的。恐怕她也想过,如若以后汤圆长大了些要是问她爹爹是谁,她要怎么回答。她虽然对裴对宋对皇帝都多次言明,这是沈家的孩儿,是我的一个人的孩儿,我不知道她一次次说服自己这么想的时候心里有多委屈。
毕竟,她本来是有一个很好的丈夫的。
她自己说的很明白,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子,恰巧家里太有钱了,给她惹了很多麻烦,她被很多人蒙在鼓里,到很后来才明白前因后果。
她说自己吃药后记性不好,报复了裴六之后又时常发呆,都是病。
其实沈妙从头到尾想要的都写得很清楚,我不知道她自己是什么时候想明白的,只我看清是因为她说:
“仿若那些横亘在我们之间的不过一场子虚乌有,而我们,只是一对等待变成老夫老妻的新婚燕尔。”
看,沈妙从出嫁裴六,就是想要安分守己和他白头偕老。只是后来发生了很多事,她和他们都没有办法。
裴衍祯用情至深,只是在最开始犯了个错,到后来他什么都算偏了,却什么都拥有了。
苏席远自顾动情,只是他一个人出场的太早,却只有另两人也来了才能开戏,他只能一直来不及,一直错过。
到后来,他们三人都是被动的,无可奈何,“人人皆有不得已”,却始终至情至性。
感谢电线大大写了如此好书,祝大大吉祥如意,健康快乐。||埋下一颗地雷,会结出好多好多更新章节咩?
  [回复]
[1楼] 网友:梅三  发表时间:2018-02-06 10:31:04
好精辟
[2楼] 网友:恰似一江明月  发表时间:2018-02-22 21:48:12
写得非常有感觉,顶你。
[3楼] 网友:锦鑫  发表时间:2018-02-28 21:55:36
写的真好,很透彻,很忧伤
[4楼] 网友:锦鑫  发表时间:2018-02-28 22:10:13
写的真好。很透彻,很忧伤
[5楼] 网友:酒酿咸鱼  发表时间:2018-06-20 08:07:44
写的好棒
[6楼] 网友:东方雨汐  发表时间:2018-08-09 18:48:17
写的太好了,这篇
文以前上学看过,现在香蜜拍成电视剧了回来重温,想着这篇文拍成靠谱的电视剧也会很好看,而且我心中已经有了裴六的人选了呀
[7楼] 网友:24500887  发表时间:2018-08-09 18:49:29
写得极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