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华英雄和符卿书

作者:一生等你

看完这一章,私以为华符卿书是华英雄心中的白月光。
不仅仅是崇拜和敬爱。

班师回京后,华英雄憋了半年多的话,终于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中午,泰王府的中庭里,说了。“我将来定要立下功勋,做到同符将军一样的大将军。符将军……裴公子……”憋红了脸,直盯着我:“苏大哥,苏公子是好人,你原该只待他一个好。”没头没脑说了这两句,走了。我没大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当时没有工夫。

初看的时候,觉得华英雄的这句话很好理解啊,直白的说不就是我要变厉害变的和符将军一样厉害,苏大哥是好人,你要一心一意对他好,不要什么裴啊符的三心二意。并不理解马为什么不明白这句的话的意思。

然而刷了几遍以后,恍然大悟。

把自己带如到马的立场里去,才发现这句话的场景应该是:华英雄憋红了脸支支吾吾的说:“我将来定要立下功勋,做到同符将军一样的大将军。符将军……裴公子……苏大哥,苏公子是好人,你原该只待他一个好。”
嗯?是好人,你原该只待他一个好?都是好人,到底是要我待哪一个好?马小东不明白了。
华英雄其实想说的是符将军是好人,你原本只该待他一个好。然而少年心性难以自持,但对自己的心怀不轨羞于启齿,及时的住了口,在符将军后面生生加了裴公子苏公子打掩护。小屁孩拙稚的表现马小东看在眼里能不了然吗?或许他是不明白何时华英雄对符卿书有了这个心思,或许是不愿明白,或许就是没功夫,他的心思全在他班师回京的将军身上。

接下来又写,符卿书再回来,升了一品。打仗了这几年的仗,我揽着他倦意朦胧的脸在怀中的时候都想不出他在战场上的模样,总觉着还是那个轻衫贵气的符小侯。
“他在战场上的模样”竟然自己看不到,那又是谁能看到?华英雄的情意,马小东自己给了我们回答。

华英雄符卿书第一次见面,是符卿书为表妹的婚事挟持马小东,符卿书蒙着黑巾露着半边脸,符卿书走的时候马小东说:“我说符公子,你不替你表妹解决了我,明天皇帝一下圣旨,真是佛祖爷爷也没得救了。你可考虑清楚。”这句话清清楚楚的在华英雄面前交待了符卿书的身份。
初次见面华英雄或许就对这位身手不凡的符小侯有了别样的感觉。小火苗不大,但足以引火上身的那种。

接着是第二次见面,马小东和洞房花烛夜和符卿书的激情一吻,恰巧被华英雄撞见。然后第二天“华英雄坐在小厅深处,耷拉着头。”

第三次见面,符卿书飞天蝙蝠出场,是这样的,“认出来也是情理之中,符小侯的扮相跟那天晚上一模一样,连眼罩都不多添一个。”这认出来的人里面,也包括华英雄。从后面华英雄参军以后符卿书夸他资质高,又屡建战功,可以看出,小华应该有一颗很聪明的小脑袋。猜出那人是谁不难。
接下来的篇幅又有暗示——大街上一堆毛孩子在玩耍,其中一个披了一条围裙,扬起一根树枝指着另一个的鼻子:我是大侠飞天蝙蝠!你这狗王爷快把探花郎交出来!
嗯?毛孩子?华英雄不也是毛孩子吗?有和他们一样的毛孩子英雄梦嘛。
这一段也很好的说明了为什么华英雄对马小东并没有那种暧昧情愫,如果华英雄并不识飞天蝙蝠的真身的话,傻傻喜欢马小东,那飞天蝙蝠就是马小东的对头,也是他的对头,怎么还会追梦飞天蝙蝠并去参军呢?
后面马对问华英雄他想不想做大侠,他摇头。又问他想不想做飞天蝙蝠那样的大侠,他不吭声。在这里,作者又紧接着暗搓搓的提了下“这孩子自从在房门口撞见老子见不得人的事情后态度戒备了很多,我花了很大工夫重新收买。目前虽然天天粘着我,但很少说话,阴沉了许多。”你亲了人家心上人,能给你好脸色吗?

接着,华英雄说他要去学武功。

马小东放了他鸽子,他在回廊上等马小东等了一下午,眼含泪泡。“我习惯地伸手揉揉他头顶:“晚了就回房睡觉,又没非要你天天晚上听故事。”,马小东这句话说明放他鸽子也不是一回两回,但为什么他今天这样委屈伤心,因为他考虑了一天一夜或许更久,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同马小东说,“王爷,我要去学武功!”
开门见山,只这一句话,只这一句忽然迫切十分重要的话。他要学武功变成和飞天蝙蝠一样的大侠。

或许从这句话开始,那身如墨的夜行衣,在他的心里逐渐的明晰起来。

然后符卿书给他介绍了个功夫学校,他异常积极,收拾了行李就去了。

很多年过去,华英雄再出现。和马小东见面以后,被问起怎么会到符将军麾下,四方疆土华英雄偏偏去了北疆,北疆的将军四五个华英雄偏偏投奔了符卿书。他说连师父都赞驸马爷孙将军飞天蝙蝠大侠是个英雄,我想看看究竟是个怎样的豪杰。符卿书当年扮飞天蝙蝠掠走汪探花交给师父学艺,华英雄的师父和符卿书的师父就算不是朋友也是熟人,怎会不知符卿书才是飞天蝙蝠,所以不是师父说谎就是华英雄说谎,而华英雄说谎的概率更大些。他从小毛孩的时候就知道真正的飞天蝙蝠是符卿书,现在竟然睁眼瞎扯淡的说什么孙将军。哈!他带着向往冲着真的飞天蝙蝠去参军,却要用假的飞天蝙蝠打掩护。因为他知道符卿书是马小东的符卿书,只是他夜静无人时羞于启齿的梦。

接下来是华英雄在王府只住了三天。很有趣了。

第一天他撞见马抱着裴,尴尬,第二天他撞见马和苏激吻,尴尬。第三天他看见马从将军府翻墙古来,当天上午就回了军营。当天上午。

然后就写符卿书说,昨天他带马翻墙过去的时候,华英雄跟在后头欲出手,被符卿书点穴点了两个时辰。

跟在后头欲出手?你顶头上司带着心上人翻墙云雨,你还敢跟在后头出手,除了情不自禁的醋意爱意还能有谁给你这么大勇气?而且写了是昨天,不是昨晚,就算是晚上,不要说什么月黑风高你个沙场人士眼睛不灵看不清人的破理由,注意是跟,跟是一个长动作词,不是撞上迎上碰上是跟,跟了一会还看不出是谁吗?不要说什么可能暗恋马小东才出手,前面那两位你咋不出手。

而且人家符卿书只点了你两个时辰,你为啥早上了还瞪着个圆滚滚的眼睛守在人家墙根?因为睡不着心碎心痛啊。
也有人认为这里可能是符卿书的光辉形象在华英雄的心中崩塌了,他一时接受不了才回去。如果他对符卿书真的只有崇拜敬爱之情,那为什么要拿飞天蝙蝠是孙将军这个幌子做自己参军的理由?为什么要在马小东面前说你原该只待他一个好的这种让人没头没脑的话?

关于这三天,其实还有一个小细节,就是华英雄是被马小东硬留下的。留都留下了,为什么撞见符卿书和马小东的那档子事,马上就跑了。为什么是硬留,因为他不愿待在这里看见自己不想看见的情景。除了华英雄,还能有谁去帮马小东撂倒汪探花,但他为什么不承认,因为他得到消息的渠道不光明。或许符卿书和马小东的事情并不是第一次被他撞破,也许他一直在听着将军府的墙根,听见那晚符卿书同马小东说要代他去会汪探花,所以他抢在前头去解决了,不愿让符卿书冒哪怕一丝丝不存在的风险。或许那天只是恍恍惚惚晃到了那面山墙下,想着墙背面的另一番旖旎风景,不巧那两人其实还未过去,迎头撞上,是醋意横生还是将计就计使出的一策捉贼记?最后仍是直愣愣在在那站了一整夜。终究是骗得了所有却骗不了自己。
整篇文,华英雄为数不多的几次出现几乎都是和符卿书有关联。华英雄的最后一次出现,也是符卿书死的时候,“我仿佛记得华英雄说:“王爷,你,你就开棺看一眼罢。”。有很多人说华英雄对苏衍之有别样的感情,后面苏还没死的篇幅却没有华英雄再出来的踪迹。
  [回复]
[1楼] 网友:深海的猫  发表时间:2018-08-13 23:17:32
引人深思
  • 评论文章:又一春
  • 所评章节:65
  • 文章作者:大风刮过
  • 所打分数:2
  • 发表时间:2018-08-10 20:4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