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若桃花,如之奈何?

 

作者:走在死神的边缘

色若桃花,如之奈何
王怜花其人,实在是古龙笔下的一大妙人,无人可比。初见他时,江湖因他的《怜花宝鉴》而血雨腥风,上演着阴谋与爱情的传统剧目。正太控发作的我无可抵挡地迷着龙小云,后来想想在龙小云身上仿佛能看到王怜花的影子,叫人欲罢不能。然而那时,只是凭着那些道听途说,想象曾经有一个何等惊才何等精彩的人物,反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耍弄江湖享受人生,只因他有一个好对手,却原谅当时的我模糊地忘却了——大侠的名字实在太不起眼了。
古龙是爱花之人,也定不会“辜负”花。无花、花满楼、王怜花无不有着饭丝倾城的超人气,让人羡慕。怜花这个名字老实说有些太过秀气了,大概也平白得多了许多女气,然而这个花花公子四处采花,硬生将那女气化做了脂粉气又加了落拓风流气。
形容王怜花,我最喜欢用落拓这个词。武林外史里第一眼见他便觉得这词最最合适,尽管古龙大费笔墨地形容沈浪是如何如何地潇洒落拓。气质是由心生,如何如何地说也不过是赘述罢了。我眼中的王怜花便是繁华中见落拓苍茫中显风流的矛盾人物。云梦山庄是浮华之地,云梦山庄里的王公子是浮华的纨绔子弟。色相中人,王公子大概是出乎色相了。不为色相所迷惑,一则是满目锦绣无所希奇,一则是看破浮云无所遮蔽。于是,突然觉得王公子恐怕是个痴情的人,唔,也是专情的人。没有人比他更懂情也没有人比他更不懂情,看着《桃花》里的孔琴,不由心生怜悯。
对《桃花》是看着完结方看得,不肯为它跳坑得想法很实在吧。看完后的感想便是幸好完结了,不然又要错过了。作者的文笔是好,心思也好,人物也好,情节也好,无一不好。不吝溢美之词,因为就是这样。
同人看的就是人物,不爱人物的话写什么同人看什么同人。《桃花》大爱的便是人物,故事让人觉得可能是这样的故事,人物让人觉得就是这样的人啊。行事举止心理,恩,正是某某啊。《桃花》便是这样的作品。不由对日暮西山的同人又生出几分希望(好象说得太悲观了)。
《桃花》开头便是色若桃花,扎眼的很。桃花是色相,是春光,是艳魂,说起桃花,想到的是“人面桃花相映红”“未若锦囊收艳骨”还有KUSO到意识流的“一枝红杏出墙来”。
洛阳王公子,色若桃花,喜著绯衣,倜傥风流。世上无沈浪,王怜花不可称枭雄;世上无王怜花,沈浪无以成英雄;武林不过是沈王两人的赌局,谁输谁赢天知晓。
王公子设了个局,玩了个游戏,结果把自己给玩了进去,赔了人赔了心,最后却也还是赚了,赚了爱情。对手沈浪朋友沈浪情人沈浪终成了爱人沈浪,心里只有他只选了他只爱他的沈浪。不敢说稳赚不赔,王公子到底是世上一等一的精明人,老天也帮他(当然主要是亲妈在)。
最早动心的不知是谁,先动情的肯定是沈浪。看他面对“诱惑”时的反应,我总恶劣地捧腹,实在恶趣味啊。
原著里的暧昧在开头几章的延续,让我很觉得无奈。沈浪大英雄自以为淡定,对感情不紧不慢;怜花公子是对爱欲的博士后对爱情的小学生,连懵懂都说不上。真是难为作者“步步动心”了。
王公子蒙面行刺那段算是小□□了。调戏与反调戏,竟让我想起灵机百变的孙大圣与那卷卷头的如来佛,莫非便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我倒觉得是先动手者失先机。见招拆招是王道,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这句话是我想着最后收网的武林大会坠崖与选择写得)。王公子被反调戏的窘境很有意思,潜意识里早就确定的东西果然是很难让意识明白,哀呼好长的反射“弧”啊。
荒山之夜的同床共枕也算一大□□了。可以想象,一众狼女心中的波涛澎湃不停叫嚣着HHH……可惜作者早有想法,一步一步按部就班,也是万幸。
沈浪那时抱着王大公子,还心无邪念,敢情那种子依旧苦苦努力萌芽中。只是更见了解王公子的内心世界了。展开联想,不觉得这段很熟悉么?!传统言情,哪个女主角不是因为看见不象好人的男主角“孩子般无助地”形容,萌生出母性情怀,又怜又爱啊又怜又爱,改变观感成就好事?!沈大侠的“怀抱一个迷途的孩子一般温柔”多么的难得多么的顺理成章,撒花ING。万能催化剂的出现很让人松了口气,总算不是暧昧向了。清水也就罢了,若总是暧昧个不停岂不叫狼女们心头冒火?!
对王公子,永远不会失望。看孩子过后就又是精明的大人了。那做派那行事那心性,口水哗哗。觉得不理那群人直接睡觉的王公子果然不同凡俗。可以在沈浪面前或者怀中安睡,窃以为这就是作者大人写这段主要想表达的东西。看似不由自主其实已经是命中注定,《桃花》里的诸人纵向走势便是如此。
此段最最有趣的就是,沈浪“决定明天早上一定要很认真地教育他睡姿问题,告诉他他身为一个男人,并不太喜欢抱另一个男人睡觉”然而天公不作美,结果却是被王公子告知“我身为一个男人,不喜欢被另一个男人抱着睡觉。”偷笑一百遍啊一百遍。
突然发现自己在写读后感,无语望天。
转回正题,“色若桃花,如之奈何”,我想说的是沈浪。面对一朵大桃花他要怎么办能怎么办最后怎么办了,是在花痴王公子之余的我注意到的事情。
《桃花》最后的重点就是沈浪的选择,他的选择操纵了结局的走向,决定了抛向作者的是鲜花红包还是鸡蛋石头西红柿。
沈浪作为一个注定被人唾弃的负心汉,其实也很可怜,不,是“罪有应得”。(小心暗器ING)
沈浪是个明白人,因为他诚实,对别人诚实对自己也诚实。于是便显得残酷,刺得七七心头滴血也伤得自己遍体鳞伤。
他早早地对王公子动了心,却因为现实将自己蒙蔽住,自我催眠样的和七七过着所谓幸福生活。正常的婚姻正常的人生,这正是沈浪所追求的。可是理想和现实相撞时总是现实赢。就象沈浪依王公子的要求随他出外时候,心中更多的是喜悦与解脱。沈浪也隐约想躲开七七罢,因为不爱因为愧疚,明白人也有不明白的事情。
沈浪知道王公子很美,这是正常,长了眼睛的人都知道;可有趣的是,情动时总心里想着什么姣若女子,冷静时却又说真男儿也。沈浪的心思也会这样昭然若揭。沈浪真的是会惑于色相的人吗?!自家母亲王云梦白飞飞不是绝色佳人么,地宫里的雪仙姬不够美丽么?!为什么对着王公子总是执着色相,想着王公子的美貌而后“心神荡漾”?!果然是因为喜欢啊。不想承认自己爱得是王公子这么个大男人,便百般推辞,爱的是王公子的人却硬赖成迷上王公子的美貌风情。说王公子姣若女子,恐怕是幻想吧。如果,如果王怜花是个女人,沈浪就会……假设的假设,沈浪有时候想诚实也诚实不起来啊。
可有时候,他想不诚实也难。
小伍告知王公子孔琴爱他时,未必只有王公子失态。沈浪心里突如其来的莫名的酸楚,恐怕也是一种失态,精神上的失态。同样男人爱男人,孔琴就敢爱,而他不敢;同样男人爱男人,孔琴的单相思那么绝望,而他也是自怜心伤;同样男人爱男人,孔琴的爱能让王怜花知道,还让他失了态,他的感情却不为人知连自己也不知道的感情也不可能有人能告诉心上人知道,甚至醋也没得吃………沈浪的淡定也是一种压抑,因为小伍放了出来,从此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他变本加厉地想如果王怜花是个女人……所以他的“心头一跳”“ 怔忡”至乎呆楞无言无不叫嚣着某样东西已经无可避免地破土而出了。
爱情根本身不由己。聪敏人也变得愚蠢笨拙起来,王公子的失态是真失态,甚至有了后来此地无银样的欲盖弥彰——不杀小伍是真的被感动了哪里有什么深思熟虑。
爱情面前,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变苯了。
于是那夜月光宁静美丽,世上对方便是唯一。
心灵的缝隙打开了爱情的序幕,在久久地酝酿之后。
本来可能埋葬一辈子的东西就这样出现,看似恰逢其事其实早已经是命中注定。
沈浪著了魔,一点碰触,也能让他心动;半点诱惑也能让他情动。连欲望都有了,说不爱连自己都不信了吧?!
地宫实在是沈王爱情的一大□□,自私的王公子为沈浪而受胁迫,沈浪为王公子自愿舍生,险处重重宁共死……精彩啊精彩,这就是沈浪乃至众狼女期待中的情节吧。
沈浪无意识中触动机关,真可谓是情之所钟。他对王公子的感情也只有危急时候才敢于显现了。对这段感情沈浪全无信心,酸楚悲哀已经是家常便饭。身上的责任太多,连自己也不敢去做不能去做。谁让他要做大侠,谁让他在感情懵懂时候早妻子双全,全无退路。
这就是命运。连爱情也是命运驱动才能产生。
身不由己。
心不由己。
看破王公子所设局时,沈浪大概是高兴的。又有了可以纠缠下去的理由了,怕和他天南海北,永不相见。
能同死不能共生,于是宁愿同死不愿共生。
他不愿负妻子,只能负自己,还有王公子。
然而命运就是命运,最残酷的时候到来。他明白其实自己根本作不到“只同死,不能共生”。 那原是一种执念,现在他知道了。
原本沈浪不知道自己爱王怜花,后来他知道了;原来沈浪以为他可以控制自己的感情,后来他明白根本不行。
喜欢那句“整个人,从里到外,都被剥去了一层,空空落落,却也干干净净”,不是仁义庄庄主的沈浪,只是沈浪这个人。
最后还是个性解放了。
社会人沈浪死去了,自然人沈浪破茧而出。
不沉溺表象,直指本心。他从来选的就是王怜花,也只有一个王怜花让他来选。
色若桃花,如之奈何?
□□,空即是色。

  [回复]
[25楼] 网友:angie2352  发表时间:2012-11-14 10:25:06
好!好!好!
[26楼] 网友:香儿  发表时间:2014-04-07 01:04:32
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