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双闲庆余年之闲云游记》

作者:白珝

想了很久,想为闲云游记写一个长评。
但是落笔下去,千种思绪,到了手下通通都是空白。
我看着闲云从外表懵懂的孩童步步长大,我看着范闲泪流满面地重复只有两个人才能听懂的情话,我看着他们成为京都里搅动风云身不由己的棋子,我看着范闲一步一步成为了那个让若昀胆战心惊的少年郎。
常有人说,世事皆有可选。可对闲云来说,世事无常,人心难测,选择的权利从来都不在他们手上。
一开始看的时候,我并没有意识到范闲的性格本身更偏向于书中的范闲,所以当我看到他可以在孩童时就轻描淡写地言谈生死的时候,我着实思考了一会儿。
范闲生前活的并不幸福,这让他对人性有种通透的看法,有种“世人皆是漠然,那我只要自己能活下去就好”的念头。这很像范闲会有的想法,所以如果真的这么下去,月金山,牛栏街,他不会在意会有多少人死,他只会在意自己能不能好好的活。
可若昀不一样。
这里先说演员张若昀本身,他原本就是个阳光又柔软的年轻人,生活不是没有给他留下磨难,但他是个能勇敢去面对的人,我们不知道如果他经历了范闲的磨难会变成什么样的人,他现在是张演员,能带给我们正能量的一个表演者,这就足够了。
文里的若昀有着张演员的特质和剧版范闲的融合,他有时候脱线,是这个世界唯一一个能跟范闲推心置腹的人,有时候又像是太阳一样耀眼。
他的确是范闲的太阳。
如果没有他,月金山的范闲会怎么样?
可他拥有了若昀。
我一直以为,若昀和范闲应当是互相救赎的关系,若昀作为范闲唯一的倾听者,真正重视和爱护的人,是他最后仅存的人性。而若昀在这污浊的世界中,范闲就是他留在这里唯一的挂念。
若昀比谁都想回家,可若仅仅是想回家,他在这个世界真能好好活下去吗?
云韵的事情便是这必然发生的后见。
若昀以为云韵就是自己,但范闲眼里,不是若昀的人都是草芥,这才有了脑白金三代的事件。【时间有些久了记不太清是不是三代了】
初看之下会觉得范闲这样对待云韵太过于残忍,可若是深思便觉得,我们一直都是用若昀的视角看范闲,我们看到的是他良善的一面,天相的诡计巧妙的让读者跟若昀同化,可若是从范闲的角度来看,那就是一个与若昀无关,图谋不明,过于放浪的女人。
他活在这个世界如履薄冰,不仅为了自己,更为了若昀,他不能容许任何不安定因素留在身边。
这种矛盾一直存在,乃至牛栏街的时候,我几乎要为天相拍案叫绝。
范闲的光灭了。
若昀在各方算计和谋划之下“身死”,有的要他真的死,有的要他假死,有的以为他真的死,各方交织,范闲很难再相信任何人了。
他心里只可能有一个念头,你们让我不见天日,我就让你们面临末日。
他要做这个棋手。
这个心理变化很妙,若昀的重量足够,重于剧中的滕梓荆,若昀的死对他来说几乎等同于压断他理智的最后稻草,符合各方大佬的期望,但也让人对闲云的未来有些茫然。
这样的范闲要怎样才能拉回来?
夜宴上的范闲癫狂痴绝,他凭着卓然的文采在大殿上孤独唱骂,骂这些食人血的恶魔,骂这看似如鱼得水却寸步难行的世界,骂无能为力的自己。
他真是疯了。
夜宴把整个闲云游记推上了高潮,乃至于到了现在,我仍旧能在脑海中,想象出那个清妙绝伦的白衣男人在大殿中,以宝玉之身冷眼看人的模样。
这是跟剧版不一样的精妙,恕我浅薄言语描述不出我震撼的万分之一,以至于当我自己也走到了夜宴的篇章的时候,满心满眼都对自己的夜宴不满意。
天相的夜宴给我印象太深了。
范闲的执念在大结局戛然而止,可以,这很剧版,也更难让我想出之后范闲的动作,我和天相一起,都期待剧版的第二部,然后期待天相自己的闲云游记。
天相是个好作者。
好作者能让读者掉进自己的陷阱,能让读者沉浸其中,能让读者眼前历历在目,能将文字构筑世界的魅力发挥到最大。
这也便是我喜欢天相,喜欢闲云游记的理由了。
白珝于2020.06.30随笔
  [回复][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