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棒!

作者:萌萌哒金小执事

通篇看下来,虽然结局是HE,但总觉得这是个悲剧作品。
人们都喜欢看喜剧,喜剧是一副美好世界的浮世绘,现实往往不尽如人意,才会让人们在喜剧上意淫,找点乐子和满足感。但被人记住的往往是悲剧,如雨果莎翁哈代,强烈的人物冲突,矛盾冲突,就是要把美好的东西摧毁掉,引起人们的无数唏嘘和无限感叹。
流着泪的喜剧和开怀畅笑的悲剧。举个简单的例子,周星驰的电影。他的电影一向把诙谐幽默作为基本色调,一句话一个动作也能让人捧腹大笑,但他自己也说过他以为他创作的都是悲剧。一本正经地搞笑,没看懂的总是一笑而过,看懂了的总会暗自神伤。作者君的作品也有点这个味道,明面上是正剧,还有点恶趣味和搞笑捉弄的成分,但文中的人物均多少带点悲剧色彩。
叶辋川的悲:作者君呈现在读者眼前的是一个表面欢脱跳跃,内心晦涩阴郁的主角,她的悲从一出生就带来了。她老娘为了完成世袭罔替的任务随便找个人把叶辋川弄出来,对她各种嫌弃各种不上心,还要把她的初恋带给她的美好一并摧毁给她看,强行抹去了她少年时期唯一的亮色。从此,叶辋川所作所为无不是出于复仇的目的,她的调皮卖萌都是有第二个人在场的情况下,比如她会跟知秋和卫信开玩笑,和别人对话时不时来点忍俊不禁的语句,也会故作轻松地撩江若清,一旦她独处,作者的笔墨就转向了严肃阴郁的文风,她和朋友在一起时,没有负担只做她自己,而独处时,就必须面对内心强烈的痛楚。不过呢,叶辋川本性也是善良的,到底书读得多还是有好处的,明白事理有大是大非的观念,她认为个人仇恨还是比不上国家人民,因为弄死公主并不会给国家带来灭顶之灾,她就安心去弄死,但是弄死皇帝会,所以她学着放下。好在她的运气好,碰上了善良正直的江若清,不计较她当初的目的不纯,不计较她对感情的有所保留,不然以江若清的手段,分分钟玩死她。
公主和知秋的悲:她俩都是爱之不得,明知对方眼里没有自己,却还是用自己的方式去争取。公主的爱是“我喜欢你,你快喜欢我,你必须只喜欢我,你要是不喜欢我,我就杀你全家!”,她的爱咄咄逼人、激烈极端,可惜皇帝是她不能完全得到和掌控的人,即便有过肉体关系,皇帝也只是逢场作戏,满足不了她从小就能够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任性需求,但换个说法,如果她得到了皇帝的真心,估计她就懒得拿正眼看皇帝了,正是因为得不到,才让她一次又一次不择手段地解决掉出现的感情危机,撕心裂肺心狠手辣浮尸遍野,她对待感情的强势,逼得皇帝决然痛下杀手,换来了最后的毁灭,女儿死了,自己死了,死得很彻底,所以她的悲是悲壮凄烈的悲;知秋的爱是“虽然你不喜欢我,但请别阻止我喜欢你、靠近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知秋爱得卑微隐忍,宁愿放弃少门主身份,不顾家族使命,还剑入鞘,收起自己的骄傲,以侍女的姿态匍伏叶辋川,做些洗衣服之类的粗鄙活计,虽然她也会出手保护叶辋川,但别忘了这种活动的主角是叶修,她隐忍自己的感情,甚至能做到看叶辋川和别人卿卿我我而不摔盆子摔碗,还要连带情敌一同保护,对叶辋川体贴呵护悉心照顾,完全不让叶辋川有压力,才争取到常伴身侧的机会,也偶尔能听到叶辋川的部分心声,她的爱只能换来叶辋川偶尔的怜惜和感动,却终究走不进叶辋川的心里,不是那坨菜,做得再好也白费,还不如就做那个“抚长剑,一展眉,霜刃江山几人回”的女侠来得潇洒。另外,任性的作者君生拉硬拽配给知秋一个楚楚,但知秋爱的是叶辋川,就像是一个无肉不欢的人,却偏偏被硬塞个馒头,好吧,勉强果腹,勉强接受,有点饥不择食了,所以她的悲是悲凉凄苦的悲。
皇帝的悲:真正的“寡人”,嫉妒心重猜忌心重防备心重,最后却阴沟里翻船,成了个“疯人”。她跟公主一样心狠手辣,只是表现的形式不一样,她是扮猪吃老虎型,公主是大杀四方型。皇帝身上有两种悲,一种始于缺乏信心,不信自己能顺利上位,于是拉公主下水,不信曲池能做好储君,于是拉曲风下水,不信自己能掌控天下,于是拉所有人下水,表面上仁厚爱民励精图治,私下却是一个极度自私罔顾人伦的伪君子;另一种始于她想要鱼与熊掌兼得的奢望,既然她选择了要江山不要美人,就不要做那种一手抱江山一手抱美人的美梦了,她为了江山做过哪些伤天害理的事,她自己心里没点B数吗?这个时候的天降奇缘,是福是祸,自己掂量不清吗?此时自己吃下的恶果,是彼时自己种下的孽因。
江若清的悲:她喜欢的只是一个影子一个场景,一个宠溺着别人的影子,希望也能得到同样的宠溺,希望自己也是那个场面的景中人,但是感情不可复制。她的悲来自于太过纯真太过正直,叶辋川带着不纯的目的接近她,就算跟她XXOO了,对方的眼里也始终蒙着一层雾水,不是当初她看到的那样清澈,这不是她想要的,直到最后叶辋川跟她交代清楚所有的事,才迎来了属于她的春天。她身上的悲虽也有身世带来的痛,但她不在乎这种痛,所以也就够不上悲的感觉,这也是她身上正能量的出处,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所以一些旁枝末节的伤害对她来说根本就无需在意,勇往直前披荆斩棘,这也是读者君喜欢她的最重要的一点。虽然最后叶辋川回到了她的身边,但这个过程真是很悲啊。好吧,其实在主要角色范围内,江若清身上的悲是最浅的,因为她身上的正能量太多了,很难悲起来。
梅落的悲:叶辋川敢不分昼夜不顾场合地撩知秋撩江若清,甚至撩叶修撩小顺子,但她不敢随随便便撩梅落。梅落在文中确是一个奇女子,身上有异能,背负部落兴衰,颜值高,与叶辋川以外的人相处时很清冷。她的悲来自于太像初恋,而初恋是叶辋川心中永远的痛,是她难以愈合的伤疤,梅落的每一次靠近,都只会让叶辋川的伤口裂开一次,令她不得不面对沉重的过去。如果梅落不像初恋,她的各种调戏也许能让叶辋川喜欢上她,但是可惜,叶辋川并不是颜控,她喜欢初恋,是因为初恋能给她阴郁的少年时期带来温暖,她喜欢江若清,是因为江若清的大度宽容和生活气息,她能喜欢梅落什么呢?这种美艳不可方物的人物,感情不会是平淡的,而越不平淡越走不远,淡淡的感觉才是长久的。像和江若清,叶辋川和江若清之间,感情并不是轰轰烈烈你侬我侬的,而是偶尔做做饭拉拉小手,自己有自己的空间,想起对方时,不管对方多忙,都一定会有回应的这种安定感,不会有患得患失的感觉。
蒋小山和卫信的悲:可能在这部作品里,她俩的对手戏是文中少有的甜蜜点缀,因为她俩只有一个悲,就是白白浪费十年,十年啊,最青春靓丽的十年被浪费了。蒋小山明知卫信追自己,就是不给个正面的回应,喜欢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傲娇得不得了,直男卫信哪里猜得透她的这种脑回路啊。直到最后卫信出征,生死不由人时,这种感情才得以明朗化,蒋小山才主动出击,因为她意识到,没有卫信在身边,不好玩了,如果再不主动,也许就没有以后了。估计按蒋小山的这种傲娇性格,没人会像卫信那样坚持十年,她喜欢卫信,也许并不在于卫信本身,而是他身上那种坚持的精神,感动了她,如果是真爱的话,哪里舍得让对方等十年,再傲娇也顶多三年就迫不及待投怀送抱了。
云笺的悲:一世凄苦,半世卑微求生,半生地狱挣扎。他是养子,只有个亲弟弟,还被弄死了,无依无靠,一切都只能靠自己,而这种靠自己却是以极端的手段取得,他的心中还有一方净土,那是为弟弟留的。他之所以能成为最后的王者,能忍受常人无法理解的悲哀,和仇人结婚生子,作为男人,那是得有多强大的内心,以及忍下多大的恶心才勃得起来啊。在他心里,皇帝是丑陋的,梅落是美丽的,在与丑陋者纠葛的过程中,还是向往美好的。作为复仇的又一个牺牲品,说到底,云笺也是个纯良的人,只是时势弄人,不然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哪里还看得到美好,也不会留意到自己所作的恶,比如以杀人的手段逼梅落出山。
曲池和曲风的悲:两位都是含着金汤匙出生但同时又是在缺乏母爱的环境下长大的小朋友,正因为一出生就达到了很多人求之不得的人生巅峰,手上拥有庞大的资源,但又因为母爱的缺失,使她们无法完全掌控这些权力,所以接近她们的人无不带着某种目的,被蒙蔽被利用被操纵。曲池是真爱楚楚的,在知道楚楚的目的后,依然选择了放她一条生路,在最后的梦幻破灭后,自己也是心如死灰,放下一切隐于人群,她的悲在于她拥有的并不是她想要的。而曲风,有着她母亲那样的偏执,智商也有待考量,被皇帝宠大的小孩,自认为被母亲抛弃的小孩,为什么就不好好吃喝玩乐做个纨绔子弟呢,没有母爱就去找个大姐姐疼啊,以你的身份要找多漂亮多有母爱的都行,却偏要自我毁灭,所以她的悲在于太计较。得不到想要的东西和得到不想要的东西一样都是悲剧。
叶修:《葵花宝典》,你懂的。任何武林高手一旦碰到《葵花宝典》,就是一部悲剧呀。
常平、楚楚、云昭阳的悲:她们的悲都是来自不计回报的爱,令人唏嘘哀哉。常平为了皇帝,甘愿当太监守护在她身旁,最后悲戚死去,在皇帝周围,也只有常平对她才是真爱,无怨无悔,这种爱跟知秋有点像。楚楚为了知秋,甘愿去当卧底,利用别人的感情,这种爱是盲目的。云昭阳为了云笺,虽然没有做过什么过分的事,但是就那样不明不白不清不楚地陪在云笺身边,不觉得悲哀吗?要知道人心不足蛇吞象,当你没有靠近他时,想着靠近,当你靠近了,想的就是要得到他人,得到人了就想要进一步得到心了,牺牲这么多,最后得不到能甘心?苦了自己,何必呢?不如相忘于江湖,好好过自己的生活。
曲忆的悲:她亲娘弄死了她亲叔,她亲爹弄疯了她亲娘。这孩子是复仇的衍生品,长大后知道真相,不知道作何感想。
  [回复][投诉]
[1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9-02-10 20:08:07
长评君,常来长评呀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