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曳的女儿花

 

作者:杨越

这是一部女儿的故事,一篇女儿的心情,女儿的哀愁如水姜花,水姜花,摇曳在风中,静静地开,静静地散。
先赞一声,这是一部无论从文字上还是从意义上都非常好的作品。作者文字上功底不弱,对诗词的运用,更使整部小说充满着古典韵味,流露一种女儿的秀气。作品在二十一世纪的文学作品中是少见的具有 对封建礼教强烈批判意义的小说,文字的淡然对比着作者描写意义上的痛批,轻拈重放,好。
本文文笔相当好,词藻优美,平仄抑扬,遣词用句细腻而不张扬,摘文用典古意而不堆砌,如宋词般清镌雅致。全文意境非常低调,作者塑造的是一层薄雾般的忧郁,哀而不绝,连绵不断不着痕迹地侵蚀进读者的神经,使人的情绪层叠如由浅如深的蓝色,初初只是如轻烟缭绕在我们四周,然后渐渐沉淀,最后化为一片蓝潮,海水般的心痛将人吞噬。
常看到一些台湾小言描写的古代千金,怎样怎样有钱,怎样怎样有权,描写得是天花乱坠,令我想到曹雪芹借贾母之口批才子佳人小说,那些小说编了出来取乐.他何尝知道那世宦读书家的道理,而作者所塑造的古代闺秀虽然不能说尽善尽美,但当看到“新制的绣鞋是否合脚”,只一句,便令我觉得,哎,是这个味。小言中何尝见到这样的句子,在《盈盈水姜》一文中,这样的描写比比皆是,在写古意、闺秀方面,台湾小言仍是逊于原创。
作为一部批判封建礼教的小说,在我读过的小言中与之类似的只有凌玉的“违教礼姝系列”之《二手娘子》。两部小说意义相同,风格却描写迥然有异,凌玉的这部小说小说,凭良心讲,文字是生硬的,比不上灯灰写得圆润,但凌玉把握小说的脉搏,冲突冲突再冲突,把碧血问责苍天,矛盾直指朱程,毫不讳言地嘲骂愚民蠢妇,看起来很是扣人心弦。而本文淡淡的叙述,文章不是把冲突渲泄于某个焦点,而是不愠不火,把责问化为一丝幽怨,没有激烈,没有疯狂,却把激烈与疯狂留与看书人去消化,回味。凌玉的一支笔是抽象,简单地刻划下人心的疯狂,灯灰则是水墨图,表现的是一种意----女儿的哀愁。
本文优点显著,但仍白璧微瑕,文章在第一人称与第三人称的转换上,似乎不很纯熟,也就是说,在情节叙述与心理独白时显得有有些混淆,使我们在读的时候,必须细心去揣摩,才能辨分出来。应该说,本文不适合闲遐小品,笑,但这样一部与批判有关的小说,本也不适用于打发时间的阅读。
这世上有很多好的小说,有的是以故事情节来描写好人物,有的则是以人物来表现一个故事,但我觉得,一部成功的小说,无论是写故事还是写人,最重要的是要写出一个道理来,你这篇小说,你想告诉读者的是什么,你想表现的意思是什么,做好这一点,你就成功了,《盈盈水姜》正是这样一部小说,它让我们看到了作者所要表达的意图,女儿花,女儿泪。《盈盈水姜》,是一本好小说。

  [回复][投诉]
  • 评论文章:盈盈水姜
  • 所评章节:1
  • 文章作者:灯灰
  • 所打分数:2
  • 发表时间:2006-03-05 18:2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