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Paro第四弹!

作者:维常

追加预警:
无责任脑洞:江湖奇谈之王杰希为什么加入中草堂。脑洞之作,王粉慎。



***以下正文***

郭若秋的梦里有一个人,骑着马,立在她面前。

——他要走了。

郭若秋急切地想要拦住他,可他还骑在马上呢,太高太高。

她情急之下,就要去扯他的手。

他一边哎哎地说着我得握着缰绳你换只手拉,一边却把缰绳换到了原本拿着鞭子的另一只手上。

白雾遮住了他的面孔,无论如何也看不真切。

他的声音却听得清清楚楚,仿若就在耳边响起。

——你还小呢。

她很想要反驳,她想说我已经不小了,我都能当国师了——却说不出口。

猝不及防中,齿间只泄露出半声抽泣般的喘息。

——她忽然意识到,遮挡住视线的不是雾气,而是……雨。

从眼睛里,从天上,从心里。

天地浩大,烟雨茫茫,他们一个一个离开,他们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那么,我呢?

我怎么办?

***

醒来时脖子一阵酸痛。

郭若秋揉着脖颈从桌子上爬起来。

这几天身体有些不适,睡得不太好,方才她自己给自己抓了点药,没想到烧个水的工夫就趴在桌上睡了过去。

茶炉上的银铫子里面咕嘟咕嘟地响,她走到旁边往里面瞧了一眼,发现水居然还没开很久。

她放着水继续在那里滚着,回身去找镜子。果不其然,手镜里头一双刚刚哭过的眼睛这会儿红通通的像只兔子。

于是她又走了会儿神。

不过无论如何她都想不起来梦里究竟见过什么,居然让她流了泪——

“郭郭郭郭妹子!你怎么啦?受委屈了?哪个胆大包天的欺负你啦?”

啊。

她究竟何德何能,竟能让阁主和副阁主两人联袂前来看望?

“我没事。”郭若秋道。

“要是有人欺负你你可不能瞒着!要是让我知道了——”

“……我真没事,少天。”郭若秋的确没怎么样,却也不愿在这个问题上寻根究底,“不过是炮制药材时不慎熏着了眼睛。我平日里茶喝得少,只有今春新下的龙井①,不知道你们可喝的惯?”

这话问的是“你们”,其实郭若秋眼睛只是看着喻文州。

黄少天几乎天天来报道,又不见外,郭若秋知道他不是挑剔口味的的人,郭若秋有时懒怠动,只拿自己调来喝的酸梅汤玫瑰露招待他,他也不嫌女气,给什么就喝什么。

喻文州却是在郭若秋受伤那一次后,就极其注重避嫌,无事不登三宝殿。

郭若秋近日以来被他激得逆反心抬头,心说我又不是毒蛇猛兽,何必如此避之唯恐不及!加上这两天情绪不算好,耐心大打折扣。三下五除二沏好两杯茶端过来,懒得拐弯抹角,“出了什么事儿?”

黄少天也不知道:“别看我,我和阁主是半路上遇见的。我听阁主说要来找你,正好没事,顺着脚就跟过来瞧瞧你。”

郭若秋垂下眼帘,恰好掩过眼底滑过的一丝自嘲——这么巧的么。

她只当这是喻文州对她又一次的严防死守,觉得自己没意思得很。理智却还尚存,只担心自己七情不上面的功夫不到家,起身去看炉火上的银铫子。

只是她不知道,这一次却是她冤枉了喻文州。

“小郭,你原本是修炼驱魔师的是不是?驱魔师一道,公推的还是要以国师府为宗主。过些日子九州会盟,国师府也会派人来,结识一下对小郭你没有坏处。”

国师府啊……

郭若秋扬眉,说了声“好”,手上则小心翼翼地把银铫子的药汤倒进她自家常用的茶碗里。

“小郭你病了?”喻文州问道,语气颇有些关切。眼睛又仔细打量了郭若秋一番,却除了哭过的眼周粉光融滑,未见别的异状。

“没什么,只是抓了点王不留行煎水内服,调养身体的。”

喻文州以拳掩口,轻轻咳了一声。

黄少天在一边却忽然大笑了起来,“王不留行……哈哈……煎水内服……”

郭若秋有些茫然。

好不容易等黄少笑够了,才为她解惑道:“你知道王杰希吗?”

郭若秋自然是知道的:“‘魔师’王杰希嘛。”

“王杰希年轻时差点被人劫去当了压寨相公你知道吗?”

“……啥?!”郭若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真的!没骗你!他那时初出茅庐,踢了几回馆,刚刚有了些名气,结果过太行山时一把蒙汗药就叫人放倒了。”

“真的?”郭若秋目瞪口呆。

“应该是真的。”黄少天的语气十分肯定,“上回我见到他时,他跟我说他瞧着叶秋身边那个叫刘皓的参将有狼顾之相,为此他特地往萧山大营寄了方士谦亲手调制的蒙汗药的十三种解药,免得叶秋哪天被人摸黑一刀捅死在中军大营都不知道。”

郭若秋听到“叶秋”的名字微微一怔,黄少天并未察觉,仍在津津有味地讲:“你说正常人准备个一种两种解药也就罢了,十三种解药,啊?你说他是怎么想的?肯定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说不定他当年进京后直接拜入微草营,图的就是微草有一个草堂圣手方士谦呢!被人一杯水撂倒,醒来时发现自己进了土匪窝,还叫那山大王的女儿看上了,啧,说不定……”

他本想说“说不定贞操难保”,却忽然想起来郭若秋是个年轻姑娘,“贞操”什么的不好在人家面前说,遂连忙换了个话头:“……然后土匪自然不想放他走,他一怒之下就屠尽了那个寨子。太行山那么大,天然就是个匪窝子,他出来以后不辨方向,索性每遇见一伙土匪就杀人加问路……后来就有人说他‘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便就给他起了个‘王不留行’的诨名儿……”

黄少天绝不会承认,在他不还知道“王不留行”是种药材之前,曾一度羡慕过那个外号——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说的明明是剑客,难道不该属于他剑圣大大吗?

郭若秋瞥了眼喻文州,只见他面带笑意,不由得猜测黄少是否有什么藏着没说的。却听喻文州恰在此时感兴趣地发问:“小郭,你喝这个,有什么用?”

郭若秋的神色却渐渐奇异了起来。

不过她本是大夫,也没什么不好说的,坦然道:“活血通经。”

***

这四个字比逐客令还灵。联袂而来的阁主和副阁主都匆匆找了借口迅速离去,惹得郭若秋不由暗自反思自已一个姑娘是否忒不知羞。

心中那点生理心理共同作用的郁气却仿佛在他人的窘迫中消散了。

郭若秋还真不知道这个“王不留行”的诨号,不过她倒觉得这诨号起得挺有才华,简直霸气横溢。

其实她小时候还是见过王杰希的,不过为她所知的称号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那就是“魔师”。

那时她是个垂髫女童,时常在老师府上盘桓,到处缠着人给她讲故事。天下五绝,斗神、拳皇、剑圣、枪王、魔师,乍一听上去仿佛是四个英雄加上一个大反派的组合,“听起来好像只有这个魔师是坏人。”小小的她认真道。心里却想,前头四个英雄才和这一个大反派分庭抗礼,莫不是数他最厉害?

结果第二天,她就在老师府上看见了前来拜访的“魔师”本人。

因为背后说人的缘故,她难得有些赧然,一直躲在老师的椅子后面,悄悄露出一双乌溜溜的眼睛打量着人。

他和老师是有正事的,郭若秋听得不耐,自己跑开去外头垂花门那边抛沙包玩了。

后来王杰希告辞了。

素来惫懒散漫的某人当然不会送他。他也只是一哂,不以为意。

行经垂花门时却忽然被小姑娘拦住了。

方才局促的只露出半张脸的小姑娘涨红了脸,问他,“你是比我师父还厉害嘛?”

后来得了句什么回答来着,郭若秋已经不太记得了。

她只记得自己当时的童言无忌不知怎么的就被自家老师听说了,老师拧了她的脸,对她说:“不知道尊师重道的小白眼狼,去给我把《礼记》抄三十遍。”

她扁着嘴去抄了。

结果因为一向养得娇嫩,写了十遍不到,先把手腕子写得肿了。

老师却好像仍然有点生气:“我又没说几时要你交功课!”

“……哦。”

还可以这样吗?

她坐在老师的床上,捧着敷了药膏的右手,茫然地应。



①隐晦的叶糖。湘湖龙井,产地杭州萧山。原著里嘉世和兴欣的主场,都是萧山体育馆。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洛青衣  发表时间:2019-06-11 12:54:10
厉害了!大大
[投诉]
[2楼] 网友:鹤球  发表时间:2019-06-11 14:48:37
看起来我只打开了一篇文,却能看到两篇文,太幸福了!!!
[投诉]
[3楼] 网友:喵喵酱  发表时间:2019-06-11 17:56:23
继续蹲
[投诉]
[4楼] 网友:鹤球  发表时间:2019-06-12 09:00:11
跑过来二刷后知后觉意识到…老王被劫回去当压寨夫人哈哈哈哈哈哈dbq老王我真的笑得好开心哈哈哈哈哈哈
[投诉]
[5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9-06-12 12:05:13
来了来了!!!
我就知道你会爱老叶的!!
因为这篇搞笑的(?)的老王,导致了我有老王番外的灵感了!!!不过现在要加油正文的存稿了。
少天的番外已经ok了!现在努力别的
[投诉]
[6楼] 网友:狼火  发表时间:2019-06-16 23:44:32
大大,这个评论区因为你而存在,我要为你生猴子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