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至深者》

作者:越鸟巢南枝

行文至此,很难用简单的几个词语概括出陆时城这个人。他是本书的灵魂,而蔡蔡对男主一向偏爱,给他最饱含深情的笔墨,骨肉肌理俱是丰满。
陆时城一出场就让人惊艳。身材颀长,相貌俊美,有些莫名的忧郁气质,但又挑逗性感,因此卓尔不群。曲有误周郎顾,他在艺术上造诣的可见一斑。在与小云昭的接触中,在博物馆充满质感的一番话,在美术馆中表现出的审美情趣与知识储配,自然而然的让女人倾心。但这又似乎不够,因为优越的外形、卓越的头脑、风生水起的事业,这些都是男主的标配,也只是表层的东西。由表及里,深层次的独属于陆时城这个人的特质,我得说说。
陆时城是一个很分裂的人,他的性格很分裂,生活也很分裂。积极进取与悲观虚无,矛盾的两极集合在他一人身上,却又不显矛盾。忧郁这个往往和悲天悯人挂钩的词汇,和一个暴烈又嗜血的人又如此契合。陆时城占尽了俗世的好处,但他从不快乐。他玩的是金融,天生赌徒,又要求稳又要有视死如归的从容,极端的理性里裹着极端的疯狂。他天生就不适合日复一日平淡的生活,需要感官刺激,寻求荷尔蒙。
他是个对时间与记忆都很敏感的人,仿佛那就是在他的肌肤下流过,些微变化他都感受清晰。逝者如斯,时间的流逝带来万物的运动,带来生命、时代和宇宙的新陈代谢,陆时城对此也都十分敏感。本性如此,感性却冷漠,他其实具备一双挖掘美的眼睛,但平素看到的都是平庸与丑恶,竟也习以为常。
陆时城把过去和现在分得很清,也把新人和旧人分得很清。他同时爱两个人,心中珍藏一座丰碑,眼前掌握一个鲜活的生命。十七年前后的两个姑娘,在他的想法里没有任何关系。哪怕注意到小云昭是因为姓名,但爱上她不是。她是莎士比亚笔下叫做玫瑰的那朵花,换一个名字还是一样的馥郁。
他对小云昭的喜爱是真切的,浓烈的。他沉默少言,但和小云昭相处时很有倾诉欲,气质里也增添了几分温暖,像是变了一个人。依旧有少年气,像一个男孩子一样热切探究自己爱恋的小姑娘,接近她的家人,想尽办法创造与她相处的机会。云昭像个孩子一样单纯懵懂,像天空中的云娇软,像草叶上的露珠晶莹,这让他爱怜又有侵犯的欲望。她痴痴的,纯里带着蠢,却又能灵巧地接住他说的每一个字,感受到他的情绪律动。他沉醉于和她共度的时光,这让他闲适,惬意,放松,因为想表达的话恰好有听得懂的人。而立之年他终于了解日子应该怎么过,在她这里得到了难言的快乐,恋人所在的地方即是家。
他也忘不掉死去的云昭。那是他少年时的心结,中学时代他就在观察与再创造中,在灵魂里深深摹刻她的形象。云昭的死剥夺了他想要开始的机会,因此耿耿于怀十七年。他们的相处太少太少,几个美好的片段根本连不成完整的回忆,云昭十七年来从未入梦,因为她在陆时城的心中从来不是真切的人。陆关于她的记忆,是她又非她。但陆时城不允许自己忘记,他会强迫自己,施加压力,必须让这一份怀念与日俱深,这是他的执念。而错过的人会在不断发酵变陈的回忆里趋于完美。陆时城也越发难以忍受当初什么都没有做的自己,他慌不择路的弥补,以为对她的家人好一点,就能减轻自己的过失。但也深深明白弥补无用,这让他时常满怀心事,变成那个孤独,阴郁,嗜血的陆时城。
模糊的美好,毕竟及不上朝夕相处的枕边人。陆时城此刻爱上了小云昭,在真实的快乐里,他在迅速的与往事抽离。面对云昭激烈的反抗和坚定的拒绝,陆时城意识到自己要面临生命中的一个节点,究竟是选择利益,还是选择爱情;究竟是当一回赌徒,还是循规蹈矩继续麻木沉寂的生活,那种他应该过但又不甘心过的生活。这是人到中年一场大地震,他从没动摇过的想法开始动摇了。
命运没给他继续思考的机会,两封信骤然出现在他眼前,又猛然把他拉回了过去。真相是如此简单而残忍,原来自己曾和倾慕过的女孩错过,他那么珍惜的女孩竟然死于一群恶毒且庸俗的垃圾之手,因为自己,因为女人愚蠢的嫉妒心。岑子墨在他眼中一文不值。他完完全全的鄙视她,轻贱她。陆时城不是那种会被感动的人格,也不是靠卖惨示弱就能博得同情的人格,他软硬不吃,且毫不念旧。看不上就是看不上,岑子墨那层精致的皮下有什么,支撑着她那层精致的皮的又是什么,他清清楚楚。那种虚荣奢侈浮夸攀来比去的生活,其实和贫贱夫为买菜钱争吵的庸俗没什么两样。究竟是什么给了这样庸俗的女人践踏他心中最珍视的女孩的资本,他也一清二楚。答案一目了然,他面临的不再是选择题。
文案里的前寂后炸说的很好,过去,他守着灯红酒绿在名利场一个人孤独,如今,他骨子里的偏执与叛逆苏醒,曾经躁动不安的,隐隐约约顶着胸口的那股劲,压抑多年后得让它放肆的宣泄出来。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生活有什么不妥,也清楚自己拥有什么,想要什么,又失去了什么。大云昭于他是丰碑,成绩优越出身微寒却又像一只挺拔的向日葵一样茁壮求生,一切努力只是为了摆脱原生家庭的束缚,见识更广阔的世界。大学与她一步之遥,光明与未来也与她一步之遥。她的悲剧何止死亡,她的悲剧也绝不是个人的悲剧。陆时城得为她报仇,为她伸冤,为她与命运的不公作对。他要把让岑子墨耀武扬威的那一层皮撕下来,让她无所依仗,让她明白一无所有的自己其实是如此丑陋。
命运在推着每个人向前走,陆时城又怎可能在知道一切后不为所动。他是分裂的,爱恋大云昭的那一部分永远被困在十几年前,那是他的执念,不解决,他就永远无法与过去告别。只有报仇,只有把相关的人都带下地狱,他才有可能解开困扰他十几年的心结,真正的纳入现实生活。
有时候我觉得命运的节点设置的就是这么奇怪。为什么不能是他先发现信,报了仇,再遇到云昭。偏偏是他遇到了云昭后开始苏醒,才发现了信的秘密。陆时城提醒自己不要再踏入同一条错误的河流,可是他不可避免的要重蹈覆辙了。他依旧是分裂的,做不到把完整的自己交给她,待他重新变得完整,他却要失去她了。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糖炒栗子  发表时间:2019-11-03 12:19:06
评论也好好看,大家都好有才(??ˇ?ˇ?)
[投诉]
  • 评论文章:至深者
  • 所评章节:67
  • 文章作者:蔡某人
  • 所打分数:2
  • 发表时间:2019-09-22 00:4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