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阿韫的长评

作者:浮欢令

阿韫,阿韫,这名字总是让我想起东晋时的才女谢道韫。
  阿韫如其名,文笔很不错,字里行间总是有着一股古韵和温柔。
  我想,阿韫是很适合写古言甜宠的。
  ——
  阿韫很会起书名。
  《本宫给你一万种死法》,在读书名事,就引起了我的好奇心,同时在我脑海中勾勒出一个美艳霸气的御姐娘娘的形象,然后我的内心:“哇(??д?)b!好有趣!好想看!”
  于是便一发不可收拾
  ——
  阿韫在人物塑造方面是挺成功的,书中的人物都给我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这里就简单地谈一下。
  *江非倚
  阿倚给我的感觉是一个重情重义、敢爱敢恨的巾帼女子。
  阿倚重生一世,她一开始只想守护江家。
  阿倚会在没有证据前无条件地相信江家,相信她的父亲江儒安和江澈,甚至会在江澈亲口认罪后,在烈日下跪着求魏琅给江澈留下全尸,只为了她心中的那一份情义。
  (这里想说一下,阿韫这几章应该是想表达阿倚心中所坚守的东西,但有点描写不到位,乍一看,有一种阿倚是非不分的感觉,阿韫好像就是这几章掉收挺多的。)
  但在江家彻底反叛后,阿倚虽然伤心,却是毅然决然地在国与家之间选择了前者。
  同样,阿倚因为前世,一开始是想要去恨魏琅的,却终究抵不过自己的情深。于是她开始去重新了解魏琅,去爱他。即使后来同魏琅生气怒喝时,也总有一股娇软的感觉。再厉害的御姐,在心爱的面前,也总是小鸟依人的。
  最让我惊艳的,是阿倚在最后带着江家军去救魏琅。
  ——即使是死,也要和你一起。
  “臣江非倚,携江家忠义军,前来救驾!”
  我几乎可以想象出,当时骑在马上的阿倚,是如何的意气风发、英姿过人,在如何的倾城国色,都抵不过此时带血娇艳的阿倚。
  我想:得美人如阿倚,实乃魏琅之幸。
  *魏琅
  魏琅的前半生可以说是不幸的。因为惠太妃,他的童年笼罩在阴影和黑暗之中,也因此格外注重手足之情。
  同时,他也渴望着,能有光照亮他的世界,能有一种软软的东西填补他伤痕累累的心。
  然后阿倚出现了,她成了魏琅最想拥有的光和柔软。
  其实魏琅一开始是犹豫的,他不敢去爱阿倚,他总是想阿倚若不是江儒安的女儿该有多好。
  而后来,爱越深,他越发明白,阿倚是阿倚,江儒安是江儒安。
  于是此刻,江山美人,孰轻孰重,魏琅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卿卿是阿倚的小名。
  卿卿,卿卿,于魏琅而言,这般唤来,是如此的齿颊生香,一颗心如同浸泡在蜜糖了,都要甜化了。
  (再说一下,其实我觉得阿倚和魏琅的感情从疏离到甜蜜有点太快了。)
  (另外,阿韫!明明后文都是魏琅在调戏阿倚,完全没有火葬场的感觉!)
  *江澈
  江澈前期真的比魏琅大猪蹄子讨喜很多,黑化其实在意料之外。(一直以为撤哥哥会默默守护阿倚,黑化有一丢丢伤心。)
  江澈和阿倚的兄妹关系,注定二者不会有结果。而他也是惠太妃报复江儒安的方式,也更注定了他的悲剧结局。
  江澈令人可叹可悲之处,是在于他对阿倚的情深,其实完全不输给魏琅。
  他可以为了得到阿倚而黑化,也可以为了保护阿倚杀死西巫王。
  江澈在意的不是他活成了所有人都唾弃的模样,是他活成了阿倚最唾弃的模样。
  腰支一把玉,只恐风吹折。
  魏琅最终成了阿倚腰间最钟爱的玉笛,而江澈只能被风折断,落于尘埃之中。
  *江儒安、惠太妃
  “君子之泽,不如俗世之利。”
  这句话用在江儒安身上,可以改为“心上之人,不如权势之重。”
  从江儒安对江澈的细心栽培和知道江澈并非亲生后的疯魔,可以看出他其实是爱惠太妃的,但终究抵不过他对权势的热爱。
  惠太妃原本是可怜之人,因为先帝的看中,因为爱人的追名逐利,成就了她的悲剧。
  惠太妃只因为阿倚和江儒安几分相似的容貌,就愿意放过阿倚,可见爱之深。
  爱之深,恨之切。
  惠太妃选择将她的怨恨发泄在无辜的孩子身上,以此来报复江儒安和先帝。
  这是她的可恨之处。
  惠太妃最后真的快乐么,恐怕未必。
  ——————
  谨以我的第一条长评,献给阿韫。
  期待和阿韫下一本甜甜的相遇。
  么么哒。
  [回复][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