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着用做语文题的思路解读一下小猴儿说了什么

作者:瑜泽

小猴儿嘴上功夫了得,除了不好好说话之外,说出来的总是话里有话一句顶一万句的;当然,据他自己说,这也只是一半的厉害,“另一半厉害只有运气好的姑娘们知道”,呒,反正我是不可能知道了。
这次来试着用做语文阅读题的思路解读一下他跟朱爷的会面谈话都说了些什么。
第一句“朱爷,好久不见。”算是打招呼。同时,表明二人以前见过面。当然了,一个是崆峒副掌,一个是点苍副掌,二人有过往来很正常。然而小猴儿想通过这话表达的另外一层意思大概还有“我老早就认识你了,你别想跟我这儿装蒜,动口不动手的情况下你是赢不过我的。”
朱爷当时站在最里边的主位前,那应该是掌门二爷的位子,他当然想坐也不敢坐,也就在边上站站罢了,不过他自己的位子就在旁边,所以站在那也没什么过错。这仿佛是朱爷的专长,小猴后边有想法“连笑脸也是不过不失”,想见崆峒封闭,朱爷即使想做些什么功绩也没法子,于是长久以来就养成了既然无法有功那就只求无过的风格。
朱爷“做了一个长揖,礼貌甚是周到”。首先,他应该是能猜到诸葛然来此的目的是要游说他投点苍一票,毕竟小猴已经去过青城跟唐门,虽说崆峒关闭但不影响消息的传播。朱爷在此深施一礼,表示我尊重你这个点苍副掌,你要珍惜我给你的面子,并且,礼尚往来,你也应该对我有礼,不要对我提什么无礼的要求。同时,他指的是自己位子对面的座位请诸葛然坐下,应该是偏一个的位子,但是诸葛然坐的是最靠门的位子,应该是主位正对面的位子,表示我诸葛然要同管事者对话,要同崆峒地位最高者对话。这一方面表示你朱指瑕现在还不是掌门,但是很明显你想当掌门,第二我现在与你谈就当做是跟崆峒最高者谈了,就是说一方面压低朱爷的身份,同时又抬高朱爷的身份。他自己也就是个点苍的副掌,但他出使崆峒,现在就代表了点苍,要同崆峒最高者谈,也是抬高自己的身份(其实也不算抬高,本来就很高)。
接着朱爷说:“这一个月,点苍的使者等得着实心焦,副掌要再不回来,只怕要惊动诸葛掌门跟盟主了。”是说你们倒是玩的嗨,朱某可是在这儿帮你们控制局面。连同后边诸葛然的答话说四十多人看着他被抓走,跟他一起来的人应该都知道他们的交情的,应该都知道小猴被猩猩抓走也不会出什么事的,所以也就只是跟朱爷告个状,不至于把事情闹得天翻地覆好像点苍副掌真被绑架了一样。此处朱爷说的也是“副掌要是再不回来”,而不是“某某要是再不放你回来”之类,明显是小猴可以自主回来的,是他自己不想回来。所以不管同行使者知不知道这俩人的交情,只要是报到了朱爷这里肯定会被压下暂时化解的。不过一个月的时间毕竟是有点长,点苍使者难免等的心急。所以朱爷这句话算是卖个小小的人情。
小猴说等四十年还差不多,这个四十年,我应该觉得有什么意义,因为是做语文阅读题嘛。看他前边说是四十多个人看着被抓走,这样一个人看就等一年?没什么道理,有点不像小猴儿的风格。于是再考虑此次对话的目的是得到崆峒的一票,所以小猴子应该围绕谈话的主题,所以我想上次点苍当盟主会不会是四十年前,回顾历任盟主依次是青城、衡山、点苍、武当、崆峒、少林、点苍、丐帮、崆峒,上次点苍当盟主到现在不够四十年,不过点苍两次当盟主貌似是等了四十年。所以小猴此处是想表达等四十年才当一次太长了,诸葛家这届就要当盟主。后边又说猩猩绑他的事,前边都是废话,重点是绑到沈家唐家的闺女“那可好玩了”,这句特意改了一下,可见是重点,那他是想说什么呢。西五派青城华山崆峒唐门点苍,华山时跟点苍搭伙的,青城唐门两家要是用绑女儿的方式要求他们投点苍的话,点苍就已经有了四票,那西五派只有崆峒不投,而且华山又去顺说丐帮了,如果点苍最后当选,那崆峒就要被鄙视了。
说到女儿,朱爷就顺势说到三爷义女的事,此女是萨族人,这是窝藏。而找到密道都是你诸葛然的功劳,窝藏萨族女也是你的功劳,不是你的功劳至少知情不报有你一份,你说这罪名能让点苍当盟主不。
不过此处只说出了找密道的功劳,后半句心知肚明不用说出来,小猴儿也就顺势要回报。朱爷就把回报甩给了三爷,道他有恩必偿,就算暴露也会一肩抗起不会攀扯到你小猴儿。
小猴儿说幸好是有交情,要不我诸葛然可不这么好说话。这里不管他说的大事是指自己被掳走出大事,还是齐子概掳走他闯了大祸的大事,都是通用的,要不是跟三爷有交情,这两件事哪件都不会善罢的。
朱爷说这都是你自愿的,你要不愿意三爷没法逼你,终究你是有责任的,而且还是“仗义援手”主动帮忙的,推不了那么干净。
诸葛然突然说朱爷越活越年轻了,一方面是说你(现在跟我比)太嫩了,另一方面年轻人想有大作为,尤其是二十七八岁的年纪,不过三十出头也差不多,也是男子发展的黄金时段。不知道这个几年前是几年前,难道真是三十出头时候?如果是,那大约是十年前,也就是崆峒二爷刚当盟主不久,那时应该是朱指瑕全面接管崆峒的初期,推想他是进行了或者至少打算进行一些动作吧。不过不知道当时他俩碰面的情形怎么样,无法对比。联系他后边讲的故事,推测他要说的是,你朱爷还想要有一番作为,要是让点苍当盟主,可以给你这个发展空间。
当然后边他还没说,所以朱爷说也就看起来像二十七八,实际上还是四十,是说我有那个心没那个力,因为崆峒被封闭,搞得我没处施展,讨不到半点便宜。
接下来,小猴儿把椅子拖过去,关于他为什么非那么大力把椅子拖过去想了好久,有人说是为了装逼,个人不甚同意,他是诸葛然,有那么一张嘴何必靠托椅子来装逼。后来考虑大概有两点:第一,这把椅子是正对主位的那把,他虽然到朱爷跟前,但坐的还是这把椅子,意思就是我还是把你当成崆峒管事的人在跟你谈话;第二,他进来和出去都是拐杖敲地的扣扣声,唯独这里是椅子拖地的声音,以至于我开始猜测小猴是不是真瘸,借此来掩藏此处没有拐杖声音。不过想想就算他不是真瘸也没必要在此时暴露给朱爷,更没必要靠拖椅子来掩盖没有拐杖声这回事,同时在青城时候貌似说过他左腿短了一截,所以应该是真瘸。就算他是真瘸,也没必要拖椅子,顶多是他自己不想听见拐杖声,或者不想让朱爷听拐杖声,毕竟所有人都知道他瘸,仗着一张嘴朱爷也不会歧视他瘸。所以最后还是把意义放在第一点上。
猫抓老鼠的故事,猫指代崆峒,老鼠指代萨族。初期的时候,有一些萨族余孽活动,所以崆峒被封闭起来抓老鼠。慢慢的关内的萨族人越抓越少都抓完了,萨族的影响逐渐平息,但是主人也就是盟主,也连同其代表的整个九大家,仍然以防守的名义不开放崆峒,然而合资重建边关之后其他八大家却都撤手,把崆峒自己扔在那,由于没有贸易往来(只有跟唐门有些药材交易),使得崆峒一穷再穷,饿的半死不活。照这个形势下去,总有一天崆峒会被青城唐门那几个小派门赶上再超越。所以《陇舆山记》下册必须要被禁,否则八大家一知道萨族的威胁还存在,就更不可能开放崆峒,所以猫得把那本书吃掉,不能让主人看到。朱爷当然也早就想到这点,所以下册一经发行就马上被禁了,现在那本活体书白若善本人也被吃了,知道书里内容的人越来越少,不过还是有,不光有看过书的,现在还有真正找到密道的人。跟看过书的人比起来,当然是亲身见过密道的人更有威胁,所以,猫得在出去之前堵上这个人的嘴,也就是答应投点苍一票。
同时,这个人又保证他哥当选之后就解崆峒的禁,朱爷一听此言终于笑的真诚了。这句话他是站起来跟朱爷说的,也就是,这个保证是我诸葛然代我哥跟你朱指瑕下的,不是点苍跟崆峒下的,这是我们两家私下的约定。
最后,自己拖过去的椅子还得自己拖回去。这一路上小猴儿都在咒骂崆峒当真穷得连几把椅子都买不起吗。
  [回复][投诉]
  • 评论文章:天之下
  • 所评章节:56
  • 文章作者:三弦大天使
  • 所打分数:2
  • 发表时间:2019-05-06 15:3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