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真美妙

作者:魏魅

距离我的上一篇长评已经过去四年了。
四年前,我和故事里的战士同年,脑海里揣着很多待破壳的梦想。时而也会问天问他,嘿,我的另一半苹果你在哪里?
今年,我和故事里的桑桑同年,脑海里的梦想已经冬眠。而令我:第一眼地、颤抖地、软弱无力地,喜欢的他已经出现。
我曾和他分享战士写给桑桑的情书,战士的三百双手套,他的gloves。他说这是一首有趣的诗,一个有趣的故事,和一个有趣的我。
我很庆幸在感受爱、学着爱的时候,遇到了《骨头》。它让我学会了分辨有趣的灵魂,让我对爱情的理解有了雏形。
这四年里翻看《骨头》的次数很少,但是在生活着的很多瞬间都会想起书里写的东西,蜂花的护发素啊;迷幻剂啊;五道口啊;s开头的单词啊……
有时候会很想苏妖。想她是不是披着另外的马甲在码字啊?正在写的是怎样一个故事呢?是怎样的一对男女主呢?
现在每月登晋江的次数渐趋于零,每次都会搜《骨头》,看它的新评论,看苏妖会不会突然现身码字、回复。
苏妖曾说,写文的初衷很偶然。你只是单纯的想写一个故事,把你身边听到过的故事,见到、听说过的男孩留下来,留在你的字里行间。
过去的四年里,最应该告别的是我的孩子;四年后,我想最应该告别的是现在的自己。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