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夜》读后感之二,关于雅柏菲卡

作者:猫猫

在梦境起点的玫瑰园中沉睡之人
  最后刻印在他眼眸中的
  是怎样的色彩?
  是鲜红而平静的红色?
  是落雪染白的银色?
  还是微笑宛然、怦然心动的紫水晶之色?
  
  放缓脚下的步履
  静静驻守的人
  那是谁的心间,恋恋不舍的地方
  分崩离析的世界中
  已经遥不可及的时光
  有最初的他
  有最初的你
  默默凝视
  深沉爱恋
  想必你一定知晓
  宛若曾经许下的诺言
  那从来没能说出口的答案……
  
  
  这一篇的读后感主要是修正之前一篇的错误,我的看法在那时过于遵从文中的主观描述,从而产生了镜花水月的错觉 →_→没错,大米你何时产生了雅柏在勾引你的错觉?(试图推卸责任XDD)
  “——不过我总觉得,相比拿花做为屏障,你这副容貌对于外敌更具迷惑性……”
  再一次看到这句话时,作为读者的我才是觉得,最被外貌所迷惑的人,其实是米诺斯。
  美丽的人总是容易被人另眼相待,这另眼相待不只包括想要去温柔欣赏的部分,还包括诸如对他的美丽做出的种种猜测。
  或许包括潜意识中的[他意识到自己的美丽是利器,因此也会偶尔运用]的推断。
  雅柏:“你算得上是个顶尖的技术黑客,我不准备抓捕你;事实上,我们正需要一个擅长铺设数据墙的人,来协助法院建设新的分部。”
  ——米诺斯没有拒绝这个来自敌人的邀约,除了另有盘算之外,他还觉得“和你走在一起能叫我心情变好”。
  有一丝愿者上钩的意味。
  来自小美人的邀约,答应了也并没有什么损失,类似这般的想法。
  在这暧昧的萌芽里,他在将来才有可能会觉察到:
  尽管如此,曾经对你诉说过的梦想
  其中不曾有过一丝虚假。
  
  12夜中对雅柏的设定,很多地方都是在致敬原著。原著lc中他是因具有毒血的缘故、回避他人的双鱼座;而12夜中,他是肩负职责、离群索居的法院卫巢人。
  无论哪一种活法,都是长夜无尽、孑然一身的孤独。
  纵使是在不知不觉中,内心沾满了想要去触碰、想要被理解的渴望,他依然是不会去选择主动靠近别人,这种最终会产生伤害、或者可能会违背职责的行动。
  在lc中会主动接近米诺斯,是因为他是必须消灭的敌人。而在12夜之中,雅柏异乎寻常地靠近和拉拢米诺斯,会是一种深谋远虑的别有目的吗?
  从结果来推导目的,看似是合理的,实际上还是容易忽略掉一个基本的事实:雅柏本身是怎样的人。
  “妄为,执拗,作风粗砺,以及漂亮得惊人。”
  米诺斯此时把这句话当成是“没有理由再吝啬的溢美之辞”,后半句还是停留在对雅柏容貌的赞赏,前半句是对他擅自拉拢敌人的行为的评价。
  
  “今天的黑客没准会在将来成为规则的制定者。想想看吧,格里芬,集成网络发展到如今的规模,普通人已经不太能够明白其中的原理了,更别说操作这些精密的仪器。我们太需要精通全部技术的人,即便做不到操控全局,至少能够在小范围内维持系统稳定。”
  ——这是雅柏菲卡所预见的未来设想之一,想法来自于他的老师。
  比起其他在法院供职的人们,雅柏看到了未来的变革,他想到的是,为即将到来的改变招揽相应的人才。
  而黑客向来都是法院的敌人。
  ……有这样的构想和为之付出的行动,的确算得上是大胆妄为。
  被追究起来,会是能够被认定为渎职的罪。
  这份罪在后来还招致了其它的结果。而在事情的一开始,能参与他一意孤行的执拗的人,只有独自跑到法院来踩点、被“拉拢”的米诺斯。
  “我有身为黑客的优势,因此你希望与我联手应对未知;可我并不认为自己该对未来负责任,擅长这门技艺的人不止我一个,你会挑中我,不过是想当然地以为习惯独处的我像你一样寂寞。”
  是的,雅柏菲卡和米诺斯有一个共同点。
  他们都习惯了独处。
  尽管理由有所不同,但这的确建立起了互相沟通理解的桥梁。
  曾经是为了各自的阵营而战,还一样的喜欢单独行动。不过雅柏菲卡比起米诺斯,一直都有着更清晰的理想和信念,这是他们之间极大的不同。
  “你从来看不到他人的痛苦。”
  “你所诟病的信息网是弱者发声的渠道,没有通信技术的发展,他们只会含着绝望沉没在漫漫长河。在你骨子里藏着的是一个完美的政客,对你们来说,人口只意味着数据,是值得去耕耘的绩效。历史不可怜弱者,柯罗洛斯只会是比政坛更冷酷的存在。”
  ——说出这些话语的雅柏菲卡,不愧是让我从心底感受到温柔与美好的人。
  我一直认为,在远离人群的情况下,还能去体会他人的痛苦,是一件特别了不起的事。
  会对眼前遇到苦难的人,产生恻隐之心,是一种人之常情。比起向非洲饥民捐款,人们更会愿意选择帮助一个附近受到虐待的小女孩。因为前者只是见不到的数据,后者是能感觉到的真实存在的人。
  孤独的人,是接触不到那份真实存在的人。他们的心,要么会格外注意自身的痛苦,要么会对他人感到麻木。
  米诺斯的孤独有所不同,所有的人和事,不是因为见不到才变成数据,而是因为那对他来说本来就是数据。
  这样的他,也会被眼前感怀世间痛苦的雅柏菲卡所影响吗?
  恐怕他内心的观点不会轻易改变,但后来他却为了雅柏在行动上做出很大的改变。
  “那么我们来做个约定。倘若将来情况有变,你会承担起把形势引回正轨的职责,作为一个真正的裁决者,与柯罗洛斯同行。”
  再次读到这个约定的时候,我不再将它想成是早已规划好的圈套。它只不过是交谈中,雅柏向米诺斯寻求认同的一句话,那时他绝不会想到有一天这话语会变成现实。
  把自己对未来的看法和梦想坦然相告,在最初若是拉拢的必要手段,到了做约定的时候,雅柏心里应该是把米诺斯看成是一个值得托付的人了吧?
  读到这里时,我已经基本能否定,之前自己“聪明而美丽的雅柏,预见到了将来的危机,所以才刻意攻略引诱米诺斯,作为未来计划中的另一种保险”的想法,并对自己啪啪打脸。
  一是雅柏自身也只预见到未来的一部分。
  二是他从来都是一个能体会到别人痛苦的人,自然也不会陷米诺斯于痛苦之中。
  三是雅柏菲卡的确对米诺斯渐渐产生了爱情。
  
  我对自己产生误解的原因做了反省,发现其中的重要误导因素之一是,所有的回忆都是由米诺斯叙述的。
  主观的叙述更能够让人感受到当事人的心情,所以通常在读了某段回忆之后、在知道真相的同时,总会听到诸如:“哇塞,小美人又在对我欲迎还拒了!”的心声。
  特别是米诺斯被囚禁在接不上链接的房间后,雅柏孤身来找他……这段h sense曾经板上钉钉地让我觉得雅柏是在勾引米诺斯(我就不说具体是误解了哪一句了,咳咳)
  雅柏的不反抗,是出于他内心混杂的对于米诺斯的爱意和愧疚。
  初衷是招揽黑客作为合作伙伴,所用的手段却是将黑客全部逮捕,在米诺斯看来,雅柏是在顺着他这根藤把黑客团一网打尽。
  而米诺斯后来得知他们全部被释放,也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米诺斯作为犯人的这段生涯中,是他一生中最为幸福的时光吧?
  雅柏去世后,当米诺斯每次快被难以跨越的天堑压垮时,或许只能紧紧的拥抱着回忆,并追溯到这段时光……这时他们之间的羁绊,变成了他后来存在的全部意义。
  
  文中另一段攻破“欲迎还拒”的幻象的证据,是红玫瑰所见到的雅柏菲卡。
  “米诺斯恐高。我们曾在很高的地方搭过观景台,脚底是悬空的,架好玻璃,站在上头能看到底下的万丈深渊……”
  当红玫瑰问起米诺斯是怎样的一个人时,雅柏菲卡的回答干脆是展现自己情感的最深处,把在玻璃走道h的事件大大方方的说了出来。
  他真的是一个真性情的人,这样的人肯定不屑于玩欲迎还拒的把戏,爱上了就是爱上了,如果对于米诺斯没有任何感情,他也绝对不会怀着利用的心情去引诱他。
  至于米诺斯眼里的雅柏为什么忽近忽远、忽冷忽热,那只能说是一种情人眼里出西施的情趣和yy了。但米诺斯其实也特别了解雅柏菲卡的品性。
  “这就是你和他不一样的地方——他从来不会让自己认定的事物去迁就所谓的利益。”
  想必在踏出最初彼此试探的游戏之后,在后来米诺斯无尽漫长的轮回岁月里,他渐渐看清了感情的轮廓,看到了当时不能确定的一切里,那个人的真心。
  “你对我的感觉是否称得上是爱?”
  相信对于这个问题,他的心中早已有了答案。
  
  如果说我对于12夜中米诺斯的喜爱,是源于他的深情和至死不渝。而我对雅柏菲卡的喜爱,则完完全全是出于对他本身的欣赏,他是一个让人感到温柔和包容的人,以真心感怀着他人的痛苦。
  真的好喜欢这样的雅柏菲卡,仅仅是如此的心情,也仿佛让心中充满了温暖,像清风拂过花儿、温和的蔓延开去。
  如果他可以触碰到,他一定也是想越过世界的墙壁,将米诺斯从诅咒般的轮回中拯救出来。
  无论境况是多么无奈、都装作毫不在意的米诺斯法官,当他露出微笑时。最感到伤痛的人,果然还是雅柏菲卡吧。
  拉达、碧亚克也在以自己的方式理解和分担米诺斯的痛苦。
  可是,唯有雅柏菲卡说出:
  “……但他现在要走的路不是这样。不比坚固的玻璃,他脚下踩着的是未知,在那里能看见无底深渊,却保证不了牢靠。到底是沙粒搭成的脆弱桥梁,还是泡沫堆造的幻象,没人知道,只能且试且行。”
  在逆熵体a一遍遍的重生过程中,雅柏菲卡是否也一遍遍的看到米诺斯的徒劳与挣扎,并且感同身受?
  ——我在看完全文之后,还是愿意久久沉浸和体会他们两人之间的恋心,并且祈愿,越过轮回的孤寂,终有一日能他们能再次相逢。
  
  以上,是我的第二篇读后感,写得有些混乱。之前对雅柏菲卡产生了“他是一个圣人,为大爱放弃小爱,还把大米推向永劫不复”的印象真心太糟糕了,所以在这里小小的澄清了一下,如果能给看文的各位些许参考就好了,多谢观看喵~
  [回复][投诉]
[1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8-11-05 18:07:13
我在惦记你什么时候写传说中的第三篇评,嘿嘿。
[投诉]
[2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8-11-05 18:15:39
结果你发现你把大鱼想错了……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