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恩负义

作者:不用有印象

个人觉得宋时有病。他妈在他小时疼他不错,但那是应该的。
所谓生恩不存在,因为生下孩子并非他们的决定。所谓养恩只存在于□□的人;如果是亲生的,本来就该养,并且好好抚养成人。做到了,是本分;没做到(例如他那畜生生父),是失职。好好地对待孩子,孩子长大了自然会好好对待自己(除非养歪了,或天性就有问题)。
宋玉宁无论之前如何疼他,既然选择了抛弃他、算计他、害得他十几年病魔缠身、甚至差点阵亡的褚家,那么他们之间就没有任何不必要的关系了。记得她的好,愿意为她收尸或起码探望一下很正常;但是在如此危险的时候(尤其身为有褚家血脉的人)跑去,无非是觉得有陆尧在后面替他善后,肆无忌惮。这不是一时冲动,而是听到师父替他分析后,蓄意做出的事情。
冒着自己的性命跑去只是蠢而已,但冒着师门需要大受损伤将他捞出来的险则是忘恩负义了。陆尧对他好是自己的选择,但这不是如此任性、愚不可奈、自私的借口。
这是我第一次发现宋时不配做昆仑派的大弟子。
  [回复][投诉]
[1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9-01-05 15:49:38
我想我们三观不太一样。我并不觉得父母疼孩子是应该。甚至我不觉得这世上任何一件事是应该。应该这两个字,在我看来,是不能这么用的。
①我承认子女的抚育和教养是父母的义务和责任。义务与责任这两个字看起来似乎就是应该的意思。但在我看来是有区别的。责任与义务是一种要求和担当。而应该是理所当然。对于父母为我们做的一切,我们是不是可以试着用感恩的心去体会,而不是以应该的姿态去享受?
②如果父母为子女所做的成为了应该,那么子女对父母的赡养也就同样是应该。如此,套上你的逻辑。宋时对宋玉宁有赡养的应该义务。哦,这时你会说宋玉宁后来对不起他,所以就不需要了是吗?这应该就不存在了,是吗?
这里我要强调一点,我并不是说,宋玉宁这样对宋时,宋时还需要对她尽到完美的赡养义务。我只是想表达,恩是恩,怨是怨。如果要割裂,那至少要还了那十几年,才算彻底。
凭什么父母对子女是应该,一旦父母偏心或者脑子坏了一下,子女的应该就完全不存在了。于是父母平白付出了十几年的应该,子女连一分钟的应该都不需要了。这并不公平不是吗?
宋时和宋玉宁的事情是小说中,取的是极端,没太大共鸣性,我们换种情况说。
现在社会一些非独生子女家庭吧。父女养两兄弟到大。从小该给的也都给了。到成家立业的时候。父母偏心,用存款给其中一个买了房,基本等于家业都给了其中一个。另一个觉得不公平了,什么都得自己努力,是不是就可以不具备赡养义务了?比说,这类人现在很多,觉得,反正我没拿你们的钱,谁拿了你的,让谁给你们养老去?是不是忘了父母也养了你这么大?
看过一个新闻,父亲将儿子养到十六岁,然后父母感情不和,十六岁这年父母离婚了。十八岁这年父亲娶了后妈。十九岁的时候,后妈给父亲生了个小儿子。父亲把房子都给了小儿子。他长大后,自己有能力了。从没再去看过父亲,也没寄过一分钱。他觉得那不是他爸爸了。但后来,父亲死后,他提出诉讼,要分房子的遗产。
你们是不是觉得很应该?他本身具有继承权,是吗?可如果应该,你是不是先把十八年的教养之恩给还了?至少那十八年没亏待过你一分吧!再娶的时候,你都满十八岁已经成年了。从法律义务上来说,父母都没有抚养你的义务了。
说的有点多,可能有点偏题了。我只是觉得现在社会很多爆出来的新闻和观念,让我有点怀疑人生。我不喜欢尤其特别讨厌在这种事情上套上“应该”两个字。所以说实话,之所以回这么多,是因为你这两个字刺激到我。
因为我从来不觉得父女对子女的付出是应该,而子女的回报也是应该。他们都不是。更准确的说,我讨厌父母或者子女双方把对方的付出都看成是应该,带着应该的态度去接受。
我比较能接受的是,我怀着感恩的心去看待父母对我的付出,而父母也同样怀着欣慰的态度来接受我的回报。
父母一直疼爱我,我会一直敬爱父母。父母若是疼爱我,十五年,后来变了。我也不会觉得我一分也不需要还了。我觉得那你们疼爱了我多少年,我以等价的方式还多少年。之后才能真正做到两不相欠。
所以,对于褚彦,他从未付出,宋时对他也全然不需要回报。可宋玉宁付出了十几年,后来变了算后来的。前面的十几年,依旧还是要等价回报吧。如果说这是应该,那么应该是相互的。不能说,父女对子女是应该,子女对父母就不是。
我更倡导恩等价,怨等价。恩是恩,怨是怨。恩不抵怨,怨不抵恩。
当然,每个人的三观不同,我并不是要大家接受我的价值观的意思,只是阐述我个人的见解。
③最重要的一点。即便我们旁观者可以把恩怨算得清楚。可当事人要如何割舍掉所有的感情去应该对?因此,说什么宋玉宁脑子有毛病拧不清,宋时不应该为了她赴险什么的,道理都对。也说都明白。但如果放在自己身上,放在千千万万人身上,有几人能真做得到呢?宋时是有血有肉的人,不是机器。
④我不知道你从哪里看出宋时就是仗着有昆仑做后盾才这么做。我觉得我完全没写出来这个。宋时提出想去褚家看看,他坦白与陆尧说,是提出自己的意愿,和陆尧商量,征询陆尧的意见。陆尧同意了,他才去的。
[投诉]
[2楼] 网友:救命书  发表时间:2019-01-05 18:40:34
脑残的愚孝和理所当然享受父母恩,都是两个极端。
如果世界上少一些应该,可能会少很多戾气。
楼主后半段的分析听起来很有道理,前提是是不是已经到了这么严重的情况,毕竟人家去之前还是问过师傅的。
[投诉]
[3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9-01-05 19:05:11
我不同意楼主的是“应该”这两个字,以及觉得宋时对宋玉宁只需要愿意为其收尸就好了这两点。这两点恰恰让我觉得,如果宋时真是这样的,那才是真让人寒心。
其一,我始终觉得,不论是亲情也好,爱情也好,友情也好,又或者放在其他任何地方都好。一旦冠上了“应该”两个字,就是对付出方的一种不公平。
其二,我一直觉得父母如果后期对你做过什么,你可以恨,可以怨,可以怪。甚至可以用同样的手法还回去。但这并不表示,父母在此之前对你真心的付出和疼爱,就变得微不足道,可以一笔勾销。
[投诉]
[4楼] 网友:天天在等作者更新  发表时间:2019-01-05 20:15:01
我和大大的观点是一样的。我感觉楼主可能不大,比较嫉恶如仇。人是复杂的,宋玉宁不能说不爱宋玉,她只是更爱褚彦,为了褚彦,放弃了宋时而已。她爱了宋玉十五年,这个感情不是假的呀。宋时也是爱着他的妈妈十五年,虽然后来他的妈妈伤了他,想让他死,但那十五年的感情不是假的呀。他对自己的妈妈不可能只有恨,而完全没有感情的。如果大大把宋时写的完全对自己的妈妈一点感情都没有,在自己的妈妈死后都完全无动于衷,虽然看着很爽,但不符合人的实际感情。
[投诉]
[5楼] 网友:天天在等作者更新  发表时间:2019-01-05 20:18:46
而且,宋时去之前,是问过他的师父的。他的师父同意他去的。说明他还是比较理智的。没觉得大大这么写有什么问题
[投诉]
[6楼] 网友:不用有印象  发表时间:2019-01-06 07:05:29
写得不够清楚是我的失误。
1)关于义务和责任:
我写的‘应该’是指从家长的角度看,生下就应该好好养(哪怕依然会有做错的地方,但起码尽力了);从孩子的角度看,的确没有什么绝对的‘应该’,更没有什么理所当然。
2)关于感恩:
个人认为孩子既不需要对家长感恩戴德,也不必要轻易恨之入骨,而是把自己当一个能独立思考的个体,根据具体情况定夺。如果家长对孩子好,天性正常并没有被养歪的孩子自然而然就会对家长有深厚的感情。感情和感恩只差一字,但区别甚大。
3)关于具体例子:
作者举出的例子就不一一回复了,但每项里面的孩子当然很有问题,甚至错得离谱。父母只有义务将孩子抚养成人;换句话说,过了18岁以后直接被踢出家门都没什么好怪罪的。家长一般的偏心(不包括家暴、冷暴力、逼迫、等)也许会使双方关系不如意,但少来往就够了;绝交之后还妄想遗产,脸多大?真的不满于偏袒,就自己闯出一片天;一边嫌弃一边指望着对方的钱、权、人脉,情感支撑、等等,很光荣吗?
如果家长真的偏心(例:包庇小三了大女儿的幺女)、偏执、或虐待(例:褚家对宋时)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彻底断绝关系,甚至告上法庭使其坐牢都是合理的。
4)关于家长:
做家长很难,近乎不可能面面俱到;即使做到了自己的极限,依然会有不周的地方。我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家长虽然有一大堆缺点,在我成长的过程中做错过数不清的事情,但起码尽到了赡养的义务,并且爱我尊重我,所以我在乎,对其有感情。没有任何感情是单凭血缘关系就能产生或维系的,主要看人。
5)关于主楼:
当时写得比较极端是因为褚家太极品,让我想到了那些恶心的家长。社会上固然有对子女尽心尽力却下场凄惨的父母,但实际上不称职(甚至恶劣)却仗着所谓‘孝道’逼迫子女的却是前者的数倍。孩子一出生就从头到尾被挑剔、被批判,稍有不慎就被标榜为‘坏孩子’,而家长往往无论如何对待孩子都不会付出什么代价。
别看大部分家长都很爱孩子,但因法律和社会对他们的制约远少于对孩子的,所以即使只有少数败类,也是可观的数目,更不提那些没到丧心病狂的程度而只是不称职的了。在权力悬殊的前提下,对家长的督促(包括但不仅限于律法)自然比对孩子的更重要。医生和律师都需要执照,而做家长却是想生就生。家长能决定孩子的基因、生死、去留,但孩子能决定什么?
6)关于宋玉宁:
之前另一章里我回复过,她的问题并非出在更在乎丈夫(很多人有了孩子后都忽略了伴侣,或将其在心目中的位置放到孩子之下;其实这很有问题,因为伴侣才是理论上伴随自己一生的人),而是恋爱脑。她在知道真相之前只是作践自己,对一个把自己当作充气娃娃+生子机器的人有所期待。她真心疼爱宋时,哪怕有时会觉得他若是哪天倒下反倒轻松也很正常,毕竟人都会有累的时候。
问题是她当初就让他处于一个极其恶劣的环境,随时无缘无故地挨打挨骂、备受同辈欺凌、承受生父带来的冷酷/嫌弃/暴力、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母亲毫无自尊地对着渣男摇尾乞怜、等等。宋玉宁本就不是个称职的母亲。
当知道了丈夫及其一家对自己、对宋时做过且毫无悔意的事情后,她依然选择投奔人渣的怀抱、抛弃孩子、斥责孩子对生父太狠、等等……她脑有残疾的事实没什么好争论的吧?知晓真相时,宋时只有十四、五岁,虽然不小了,但离十八岁有明显的距离。如果在古代,恐怕即使这样也必须赡养母亲。可是此文虽然有世家有玄门,却是与现代相似的背景。宋时可以根据法院的判决给她赡养费,但是其他方面的‘义务’则要看个人选择了(主楼里提到过的‘不必要的关系’)。
7)关于恩怨:
作者认为宋玉宁近期的所作所为不能抹灭她当初十余年的关心,我认为能。
她当初那点心疼并没有使她成为一位称职的家长(见第6点第二段),本就对宋时的生活没有尽责。对别人好,不是光靠说、靠自己表示一下心疼就够,而是要做。她在宋时出生后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是对宋时不利的,谈何‘疼爱’?虽然依然有感情,但论‘恩’,还真没有,除非算上‘不杀之恩’(但正如在主楼说过的,生下是她的决定,不是恩惠)。
知道褚家从他出生前就把他当成阻拦孽障的挡箭牌后,她可以替自己原谅,但没有任何资格替他原谅。她选择了伤害和抛弃孩子,宁可他死(字面上的意思,因为褚家从一开始就打算让他死)也不悔改。既然成为了那群人的帮凶、那就不该指望他会依然把自己当作亲人。如果不是因为陆尧有其他打算,即使宋时选择报警,让褚家(包括宋玉宁)入狱,她也没有立场责怪。
我赞同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不将两者混为正负极相互抵消。可是比起恩怨抵消,他们的情况实际上是怨上加仇。她连18年的母亲都没有做满,做到的也不及格,还结了仇,哪儿来的‘恩’?赡养费另说,但感情上面,宋时不欠她的。
8)关于宋时:
我之前从未指责过他,因为对宋玉宁心软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她有千错万错也改变不了他对亲情的渴望。感情不是单靠分析就能决定的东西。他是个有血有肉的少年,自然会冲动。听到褚家出事,他第一反应就是要去看看也很合理。那么问题来了:他不是一时冲动跑去的。
他向师父倾诉后,陆尧直接给他分析清楚了。不提其他的重点(因为那些不会阻止他对宋玉宁残留的感情),光是他很容易丧命这点就该让他改变主意了。他是褚家血脉,所以可能会被曾经身处他体内十几年的孽障干掉;褚家恨他,所以他一去就可能回不来。
如果他是孤身一人,那么虽然我依然会觉得他蠢,但起码他的决定不会波及他人,所以是他自己的选择。可是这么多年都没有放弃他、真心爱他疼他并付诸于行动的外公(陆尧的爷爷若有宋校长的十分之一,他们也不至于决裂)呢?帮他除了孽障、收他为徒、赐他木心武器与其他宝物、诚心诚意替他铺路、对他恩重于山的师父呢?他考虑过他们吗?不提他若死伤他们会受到的打击,他难道不知道他们会竭尽一切救他?进了褚家后,他放的话,哪一句不是充满了对师父会保住自己的自信?
是,陆尧看出无论说什么他都会去,所以准许了。但那是出于一种‘比起你自己偷偷跑去送死,不如我安排好一切以便善后’的无奈心理。他的松口,不是宋时思考清楚后不顾自己性命、爷爷、师门,为了宋玉宁涉险的借口。如果她还活着,褚家不会对她动手;如果她已死去,他更可以准备好防备,待孽障解决后再去。他不是一时头脑发热冲出门,而是明知这一切,却为了对他不怎么样的人不管不顾珍惜他的人。感情往往不理智,但人不能因为感情就完全丧失理智(有多少出轨的人拿感情不可控做借口?)。
不愧是宋玉宁的孩子,如此相像。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