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第25、26、27章

作者:千绥

第二十五章 不能拒绝
对于未来男友视奸前男友空间这回事,文易寒其实不怎么慌。
她这人有偶像包袱,在一切社交媒体上的动态都很讲究,更新频率要低,文案要足够精炼,内容要尽量高端,力求装逼于无形,同时又能撩到想撩的人。
她从来不允许前男友们盲目秀恩爱。即使要秀,文案图片都是要先交由她过目的。
文易寒并不担心陆廷会在前男友空间里找到有损自己形象的信息,但是,他怎么会找过去呢?
文易寒猛然想到一点,她打开自己的空间留言板。
这里面的内容就自由多了,前男友们各显神通,每逢节日必定送上问候,每年两个情人节,这里成了前男友们怀念往昔的阵地,还有人因此掐起来。以前,这里就是文易寒的快乐源泉,供她享受被人争抢的快感,现在,大概成了陆廷的指向标了。
文易寒顺着前男友们留言的顺序一个个点过去,果不其然,只要是对外开放空间的,文易寒总能在最新的访客里看到陆廷的影子。
真是的,也不隐藏下足迹,全被她发现了啦!
刘乐乐奇怪地看着文易寒抱着她两米长的熊熊在床上偷笑。
“寒寒,你中彩票啦?”
文易寒从大熊身后露出一张满是笑意的小脸:“你猜。”
“猜不出来。”刘乐乐递给她一包果蔬干,“给你。”
“不要。我要减肥呢!要不然男朋友会嫌弃的!”文易寒说完,忽然想到了什么,赶紧发微信问她们班班花黄樱:“亲爱的,你那天推荐的酵素,快发链接给我呢!”
刘乐乐开始咋呼,“你交男朋友啦?谁啊?”
方雯正吹头发,闻言停下来道:“寒寒男朋友多着呢,大惊小怪。是不是,芸芸?”
杨芸正在看剧,隐约听见有人叫她,摘下耳机探出床帘:“什么?”
方雯翻了个白眼,重新打开吹风机。
“嘘——”文易寒竖起一根手指头,“快啦,别声张。”
正说着,“男朋友”本人来电话了。
“陆廷~”文易寒接起电话,把人家的名字生生叫出了九曲十八弯的感觉。
刘乐乐抖掉一身鸡皮疙瘩,埋头吃零食去了。
每当文易寒讲电话的时候,其他人都恨不得把耳朵捂上。真的太勾魂了。
方雯对此有个精湛的比喻:“她讲电话,无论跟谁,都是十八禁。而咱们,整个一新闻联播。”
“上次你要的笔我已经拿到了,正好路过你楼下,要不要下来取?”陆廷的声音带着笑意。
“要!你等我哦!”
文易寒慌慌张张地下床,然后对着穿衣镜开始试衣服。
穿哪套都觉得不满意,大晚上的呆在宿舍,衣着整齐的话也太刻意了,所以她重新换上自己的恐龙连体睡衣。
刚下过一场蒙蒙雨,陆廷拿着把长柄伞站在楼前。一只秀气的小恐龙矜持地朝自己走过来,眼睛亮晶晶的,还有点不好意思。
陆廷又觉得自己心上遭受了甜蜜一击。原本打算圣诞节告白,但他好像撑不到那个时候了。
文易寒接过袋子,打开来看,镀金的笔身差点闪瞎她眼。
“好喜欢,我给你转账哦!”文易寒囊中羞涩,只能分期付款了。其实她并不怎么想买,只是为了搭讪而已,没想到男神真记在心上了。
陆廷轻轻从她手中抽走手机,“送你的,不用付钱。”
“那怎么行,这支笔又不是白菜,咱们的关系没那么近吧?”文易寒说完,咬着嘴唇看着陆廷。
陆廷迎着她的目光,微微低下头,“那么请问文易寒小姐,愿不愿意让咱们的关系近到可以让你爽快收下我的礼物呢?”
虽然陆廷脸上带着笑,但僵硬的唇角还是微微泄露了他的紧张。
文易寒笑得眯起了眼睛,这一天,来得比想象中快嘛!
“如果我没听错,你这是在跟我……”
文易寒话还没说完,就被陆廷打断,“是。”
看陆廷既羞涩又理直气壮的样子,文易寒觉得他应该是省略了半句话,原话应该是:“是,怎么滴吧?”
文易寒被自己的脑补逗笑了。
陆廷一下就觉得没那么紧张了。“所以,我可以做你男朋友吗?”
文易寒还没说话,陆廷赶紧又说:“你不能拒绝我,咱们都一张床上睡过了。”
哈哈,好幼稚的陆廷!
文易寒假装思考了一下下,然后一本正经地说:“没办法呢,我是个很负责任的人。”
她扬起笑容,学着电影里某花心男主的口吻道:“You win!”
陆廷的眉毛高高扬起,一把将文易寒抱进怀里。
是日思夜想的香气,文易寒深吸一口气,心想,这要是在电视剧中,煽情的背景音肯定要响起了。
太好了,她又有正经男朋友了,大学生活将在这一刻步入正轨。
陆廷刚一上岗,就迫不及待想吻她。
文易寒欲拒还迎地推着他,“这里人太多了呀!”
大学女生宿舍楼底,向来是男女幽会的绝佳场所,许多被男朋友送回来的女生恋恋不舍,势必要耳鬓厮磨好一会才分开的。文易寒他们周围,就有好几对情侣在那腻歪。
陆廷勾起唇角,打开他手中的黑伞,瞬间营造出了一个小小的私密空间。
文易寒任由他将自己困在墙角,双手勾上他的脖子。
陆廷向着朝思暮想的红唇,做出了一直想做的事情。
第一次就伸舌头?文易寒惊讶地张开眼眼睛,看到陆廷一脸陶醉的样子。本想矜持一下再张开牙关,可是陆廷的技术实在太好了……
她没出息地嘤咛了一声,将陆廷的手从后背的拉链处扯开。
陆廷倔强地又放上了上去。
不知过了多久,文易寒觉得舌头都有些麻了,陆廷才微有些气喘地放开她。
“你把那个扣子……帮我扣好呀!”她又急又羞地道。陆廷绝对是老司机,单手解bra什么的不要太熟练。
陆廷轻轻笑了声,“一只手不太方便,你帮我拿下伞。”
文易寒照做了,陆廷这才替她整理好衣服,完了还调戏她:“披着恐龙皮的小妖精。”
文易寒捏着小拳头,说出了恋爱中的女孩子都会说的那一句:“你好坏!”小拳拳捶你胸口!
陆廷假装吃痛,碰瓷道:“不好,内伤了,要亲亲才好。”
文易寒果断拒绝,示意他看了看时间:“门禁到了,我要回去了。”才不会对你百依百顺,万一你腻了怎么办?
文易寒可是十分注重策略的妹子。
陆廷几乎想捶死之前那个一直强调门禁的自己,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那好吧,回去后我给你打电话。”陆廷恋恋不舍地道。
“不要,我回去洗个澡就要睡了,困呢。”文易寒刚把人勾到手,就开始了饥饿营销。
陆廷可怜巴巴地看着她,看得她心都软了。
“好嘛好嘛,等我洗完澡给你打就好了。”
文易寒站在台阶上跟陆廷挥手,陆廷走得特别不干脆,几乎到了一步三回首的地步。
宿管姐姐笑:“你们真是越来越黏糊了。”
文易寒昂着头,再次得意地道:“那当然。”她之前立下过flag的嘛,这叫言出必行,多亏了炮王的神助攻啊!
当然,文易寒更愿意承认是自己魅力太大。
文易寒美滋滋地爬上楼,和黄樱不期而遇。
黄樱即使贴着面膜,文易寒也能认出她来。她实在是太美了,刚上大学就已经成了小有名气的平面模特,还上过某果台的王牌综艺。
黄樱问:“刚看到你和陆学长在楼下,你们……有情况?”
文易寒十分大方地宣布:“以后他就是我的人了!我罩他!”
“可以啊文易寒!”黄樱拉着文易寒的手,“既然陆学长已经是自己人了,那请他帮我们班个忙呗!”
文易寒却不敢贸然答应。不论怎样,她的男朋与还没捂热呢,万一被她作跑了怎么办?
不过,文易寒还蛮想结交黄樱的,毕竟她的名气说不定能给自己带来好处。“你先说说看,我问问我男朋友行不行。”
“其实很简单的,我们班十佳班级评选总决赛的节目定下来了,里面有个书法展示环节,写的是班级口号,我想陆学长人长得帅,字也好看,由他去演肯定为我们加分不少。”而且陆廷是学生会的骨干,有望评会长的,学生会的人看他面子上,肯定会为她们广告班投票。
文易寒一听,瞬间就放了心。但还是谨慎地没有松口,如果答应得太轻易,黄樱就不把这个人情当人情了。
“好的,我回去问他。”
“辛苦你啦!”黄樱拉着她的手高兴地道。
文易寒难得一见地哼着歌儿洗澡。她怕漏过陆廷给她发的消息,专门把手机装进防水袋带进浴室。
果然,正洗着澡,手机微信就发来一个好友申请,备注就开始宣誓主权:男友陆廷。头像是一只萌萌的手绘卡通小恐龙。
这个老古董,终于有微信了诶!文易寒擦了擦手,喜滋滋地通过了。
“睡了吗?”
“没,还在洗澡。”文易寒发完,生怕他不信,打开花洒,录了段语音发过去。
陆廷听着手机里传来的水声,浮想联翩地放下铅笔。
又开始撩他了。
方世浩被陆廷脸上的笑刺到了,心想:呸,大浪蹄子。
第二十六章 见朋友
恋爱的作用是什么?
对文易寒来说,就是给全世界都蒙上一层美好的滤镜。
她觉得不仅空气新鲜了,连自己都变得善良了,看舍友那是一天比一天顺眼。
“真的,求求你们都去谈恋爱吧!”文易寒蜘蛛精一样盘在瑜伽垫上,在阳台的袅袅熏香中幽幽地道。
“谈恋爱有什么好处啊?”刘乐乐明知故问。这几天文易寒的荡漾她们可都是看在眼里的,整个人都像是闪闪发光的圣母,不断把爱和希望播撒到人间。
文易寒换了个姿势,高深莫测地道:“由内而外地散发出女性魅力。今天去上课的路上被搭讪,去图书馆被要联系方式,在食堂被小哥哥请喝奶茶,路过留学生宿舍,一大群热情似火的白人帅哥邀我去派对。”还好她不是那种easy girl。
文易寒觉得,自从恋爱后,自己的桃花运更旺了,不想撩汉的时候汉子都上赶着往上扑。
可惜他们扑错时候了,她现在心里只有帅气又多金的陆廷大宝贝。
真是要命,“大宝贝”是陆廷强行指定的昵称,文易寒都没有反驳余地的。不过那个“大”喊出来是在太羞耻了,极容易让人联想到陆廷天赋异禀的某处,文易寒只好简称“宝贝”。
“这个称呼太普通了……”陆廷每每抱怨。
“真烦死了,谈个恋爱比我还磨叽。”文易寒嘟起小嘴,甜蜜地抱怨。
然后就被人用嘴巴制服了。
文易寒就很想去某乎提问:“男朋友吻技太好怎么办?”每次都是她丢盔卸甲,这样真的很丢脸。
刘乐乐向往地道:“我也想谈恋爱啊,可是我长得又不好看。”这倒是实话,整个宿舍,刘乐乐算是颜值垫底的了。
“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要说几遍你才能记住!”文易寒瑜伽也不做了,恨铁不成钢地将刘乐乐拉到自己桌前坐下,打开自己分门别类整理好的美妆视频,指着堆了整面书架的护肤品和化妆品道:“一边看一边动手学,不懂的问我,颜值不够技术来凑,加油!”
刘乐乐从桌面上的亚克力梳妆台里小心地拿起一瓶香水,“这应该很贵的吧?”
还好吧,反正文易寒自己没钱买,都是柳青给她寄的。
两人正说着话,“大宝贝”又来电话了。
宿舍内心理承受能力弱的自动塞上耳塞。
“宝贝~”
“不是啦~”
“我当然也想你呀~”
“嗯~~~(婉转悠扬表拒绝)不想让见其他人,就想和你两个人呆着~”
“那好吧,我准备好了给你打电话哦~”
“不许那么早就下来等我,我会心疼的~”
“拜拜~mua!”
文易寒挂断电话,脸上娇娇嗲嗲的笑还没来得及收回去,方雯难以理解地皱着眉:“非得这样肉麻吗?”
文易寒神秘一笑:“等你谈恋爱的时候就知道了!”
她也是把陆廷弄到手之后才明白,这人表面上老成持重,心里其实住了个小公举,有时候撒起娇来,文易寒都自愧弗如。
文易寒用洗脸巾擦去脸上的水珠,好为人师地叫刘乐乐过来学习:“我现在要化的是以橘红色为主色调的落日妆,乐乐你看啊,先戴美瞳……”
刘乐乐全程看脸,根本没在意文易寒在说什么。为什么文易寒的皮肤这么好,光滑细腻到上了粉底之后反而掩盖了那种瓷白的光泽感,而她的睫毛又长又翘,跟假的似的,戴上美瞳后的眼睛里,就像落了星辰大海一样,刘乐乐无可避免地被吸进去。
化完妆,吹好头发,文易寒喜滋滋地穿上新买的砖红色针织吊带长裙,这条裙子最为特别的地方是两腿中间开了条缝,一直到大腿中部,走起路来半遮半掩,十分带感。
不过上身就不那么令人满意了,大胸妹子,穿吊带总容易有一种夜店风。
她找了件短皮衣罩上,这样看起来就好多了,配上她刚剪的眉上刘海和大红唇,复古又俏皮。
方雯都有点想给文易寒鼓掌了,如果没追到手就罢了,追到手了还每天这么认真地捯饬自己,她可真不嫌麻烦啊!
“亲爱的们,今天去和男朋友的朋友一起吃饭,晚上回来晚的话,请帮我跟宿管说一声呀!”
刘乐乐很大方地表示:“没事,不回来也行。”省得她们还要被迫吃狗粮。
不回来怎么行?文易寒现在矜持得不得了,天天拿乔。她可是个对自己有要求的人,一定等马甲线初具规模后再实现推倒计划,让自己的成人礼完美无缺,让陆廷对此终生难忘。
倒是陆廷似乎有点急不可耐,每次出去都想方设法拖延时间,伺机将她往酒店带。
达不到目的就开始装可怜。
“困了,开间房睡觉去吧。”前几天他们在某知名大学的植物园里拍花,青天白日的,陆廷就明目张胆地“困了”。
文易寒心里偷笑,面上却十分贴心地道:“酒店太远了,我带你找个地方睡觉。”
陆廷一脸期待地看着她。
她拉着陆廷的手,进了人家的教师休息室,指了指沙发:“睡吧,我在这里玩手机陪你。”
文易寒到现在都忘不了陆廷那时候的表情,真是太精彩了。
下了楼,文易寒看见陆廷身长玉立地在楼下等着,表情淡淡的,但一看到她,霎时就有了神采。
然后例行赞美:“我们寒寒真美。”
“腿不冷吗?”陆廷自觉地接过文易寒肩上的包,看到文易寒露在外面的长腿,皱起了眉。
“不冷呀。”文易寒歪着头岔开话题,“你的朋友们都是什么人呀?”
说实话,见朋友的正式程度仅次于见家长,文易寒心里挺忐忑的,但也非常高兴,这说明陆廷对她是认真的,所以愿意让她参与到自己的朋友圈中。
“年纪差不多,不过长得没我帅。”陆廷一本正经地道。
文易寒掐了掐他的掌心,“也不害臊。”
陆廷为她打开车门,笑得一脸灿烂:“害臊是什么?能当女朋友宠吗?”
陆廷原本没有把车开到学校,现在为了和文易寒约会方便,他就直接停在了宿舍楼后的停车场。
文易寒懒得很,安全带都是陆廷帮她系。
系完后,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文易寒心领神会,但不愿配合:“我刚擦的口红。”
陆廷没有说话,仍旧看着她。
好吧,文易寒被男色所惑,认命地拿出卸妆巾,一点点将口红擦去。大少爷不喜欢吃唇膏,待会再补就好了。
陆廷侧身吻上去之前,文易寒撑着他的胸膛,竭力保持距离,“你手老实点哦,裙子是针织的,容易被扯变形,我待会是要见人的。”
“知道了。”陆廷微蹙着眉头,不自觉就用了撒娇的语气。
瞧你这点出息。文易寒对陆廷的猴急嗤之以鼻。
等一吻结束后,就变成陆廷嘲笑她了。
文易寒满面酡红地将肩带拉上去,气得转过头去不愿说话。
“我错了。”陆廷满足地亲亲她的手。
“哼”。文易寒矫情地把手抽回来,“开车吧你,小心迟到了。”
一下车,文易寒就自动切换成小鸟依人的状态,柔弱无骨地挽着陆廷的手臂。
文易寒全身进入戒备状态,提醒自己一定要百依百顺,通情达理,给足男朋友面子,让陆廷的朋友们觉得自己无可挑剔。
市中心最繁华的购物广场人流涌动,霓虹辉映下,男男女女脸上都带着奇异的光彩。
陆廷察觉到文易寒的沉默,以为她紧张了,于是揉了揉她的头发:“我朋友都很有礼貌,不用担心。”
文易寒沉吟了片刻,打开粉底盒照了照,然后对陆廷说:“道理我都懂。但你下次能不能别揉我头发了,我好不容易弄的发型。”天知道她举着卷发棒和吹风机的时候胳膊有多累。
陆廷坏笑着点了点她的鼻子,“好的,我下次注意。”
女朋友心态真好。
文易寒不紧张,这有什么好紧张的。她扬起微笑,随陆廷进到这家古风餐厅最大的包厢,然后笑容凝固在脸上。
满屋子的人,目测至少有二十个,男生居多。
她用眼神询问陆廷:“你朋友这么多的哇?”
房间里原本在聊天的众人看到陆廷他们进来,瞬间就止了话题,纷纷跟陆廷打招呼。
房间里站着侍应的服务员拉开主位上的椅子。
“大寿星,姗姗来迟啊!”旁边一个长着桃花眼的帅气男生亲热地道。
而文易寒则是一脸不解地看着陆廷。
“大寿星?你生日不是在5月吗?”她一边微笑,一边小声问。
陆廷解释:“资料乱写的,我下周二生日,他们很多人没空,所以提前过来一起吃个饭。”
文易寒深吸一口气,这么重要的日子竟然还有三天就到了,她可是毫无准备。
“身旁的漂亮妹子不介绍下?”有人问。
“文易寒,我女朋友。”陆廷笑着拉文易寒坐下。
“大家好。”文易寒乖巧地打招呼,目光从众人脸上一一掠过,文雅又不失热情。
房间里响起和善的回应,有男生过来捶了捶陆廷的肩,“行啊,干得漂亮!”
“哪里哪里。”陆廷态度十分谦虚,但嘴角的笑确实怎么都掩藏不住。
文易寒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听他们寒暄。
不得不说,陆廷的朋友们衣着气质都很精致,除少数几个有些纨绔,看文易寒的眼神极有内涵,其他的都很内敛,看着就教养非凡,那么大一间屋子,一点乌烟瘴气都不见。
文易寒被陆廷和他的朋友们照顾得非常好,话里话外都捧着她,让她这个新人一点都没有不合群的感觉。
“行了,把这些都收了,上菜吧。”一旁长着桃花眼的冯卓然显然是组织者,指着桌上的干果盘之类跟一旁的服务员吩咐道。他要过菜单,递给文易寒:“妹妹看还有什么想吃的,再点几个。”
“谢谢”,文易寒接过来,装模做样翻了翻,然后惊喜地道:“这上面点的都是我特别喜欢的,品类又全,我真想不出还要点些什么了,要不再请其他人看看吧?”
冯卓然赞许地笑:“不用,我们都点好了。”
然后他趁着文易寒和别的女生说话的时候,轻声对陆廷说:“妹子比赵青青讨喜。”
陆廷没接话。他不需要通过踩前女友来表示对现女友的维护。
冯卓然看他八风不动的样子,忽然坏笑:“可是怎么办呢?赵青青不知道你已经有了新女友,特意从国外飞回来给你过生日。半个小时前到的机场,现在差不多快到楼下了。”
陆廷的表情有些绷不住了,“你故意的吧?”
冯卓然故意惊讶道:“哇,好厉害,被你猜中了。”
如果不是文易寒在场,陆廷真想挽了袖子,捶死这个智障。
第二十七章 前女友
饭吃到一半,冯卓然才接到电话,一身疲惫的赵青青在楼下等他,手边两个大行李箱,站在灯火辉煌的大厅中,显得人更纤弱了。
看到冯卓然,她苍白的脸上总算有了点表情。
“你家人没来接?”冯卓然惊讶地看着她风尘仆仆的样子。
“突然决定的,没跟他们说。”赵青青推着箱子到服务台,“我先寄存下行李,马上跟你上去。”
冯卓然接手箱子,又问:“带这么多东西回来,是礼物,还是打算长住?”
赵青青低头,过了一会才道:“我退学了,暂且准备在家呆着。”
冯卓然手里的寄存牌没拿稳,差点掉下去,好一会才冲她竖起大拇指:“牛!”当时她爸为了能让她进耶鲁可费了不少力,现在她说退就退,也没通知家人,真一点也不考虑后果。幸亏冯卓然和她分手了,这样任性的女生,他确实无福消受。
也不知道陆廷是怎么做到的,竟然生生忍了六年。
“走吧,待会有惊喜给你。”冯卓然下意识牵起赵青青的手,被对方毫不留情地甩开。
哦,冯卓然想起来了,这趟人家是来挽回陆廷的。
他一路沉着脸,但到了包厢里,脸上重新挂了骚气的笑:“朋友们,咱们的青青女王回来了,快快接驾!”
饭桌上有一瞬间的寂静。
赵青青笑了笑,眼睛却是看向陆廷:“怎么,不欢迎我啊?”
“那哪儿能呐!快坐快坐!”
“青青姐,想死我们了,缺了你这个贝斯手,咱们乐队许久都没登过台了。”
“卓然,点些青青爱吃的,出国一趟都饿瘦了。”
大家七嘴八舌地表达再见的喜悦,唯有陆廷抿着嘴没说话,只是叫了服务员加座。
服务员特实诚,人是谁带来的,就坐在谁身边,于是陆廷和冯卓然中间,坐下了个赵青青。
可真有眼力见,冯卓然慷慨地给小费。
文易寒眯起眼睛,敏锐地察觉到了房间里不同寻常的气息。
似乎在这个女生进来以后,大家都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目光在陆廷、她和自己身上逡巡,意味深长。
这个叫赵青青的女生,看起来苍白纤细,身上穿得也很随意,普通的黑t牛仔裤,脚上一双板鞋,但配着她那张水原希子类型的厌世脸,就很有味道了。她脸上没化妆,显得精神恹恹,看谁都像是那人欠了她两百块,唯有对陆廷,不一样。
察觉到文易寒探究的眼神,赵青青回以冷淡的一瞥。
确认过眼神,是不好惹的人。这人家境得优越成什么样才能这么不讨喜。文易寒礼貌地笑了一下,移开眼。
冯卓然在一旁热心地牵线搭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哈。青青,这位漂亮妹妹是陆廷新鲜出炉的女朋友,文易寒。”
赵青青猛地转头看向身旁的陆廷。
冯卓然依旧笑得可亲:“寒寒,这是我们发小,赵青青。”
文易寒十分官方地点头微笑:“你好。”还发小,前女友吧。若是普通发小,陆廷的状态能这么紧绷?
文易寒看了眼陆廷,陆廷马上转头冲她笑了一下。
瞧这心虚劲儿。
赵青青似乎这才正式发现文易寒的存在,眼睛如同雷达将文易寒周身上下扫了个遍,然后低低地问陆廷:“你审美异变,喜欢这种类型的了?”
全身上下都弥漫着一股矫揉造作,即使装乖,也藏不住眼里的野心,一看就不是善茬。但赵青青不得不承认,似乎男人都抗拒不了这款,又甜又灵,又温顺又会来事儿,能极大限度地满足他们男人那可笑的虚荣心。
“我的品味不需要你操心。”陆廷不悦,低低地回了赵青青,就接着关照身旁的文易寒。
“说好的只许挖三勺。”他温柔地夺下文易寒挖冰淇淋的勺子,将一碗甜汤推给她:“喝这个吧,都是甜的。”
文易寒小声嘀咕:“多吃几口又不会怎么样。”她最近减肥已经很辛苦了好伐?遇到喜欢的口味,当然是要对自己好一点。
陆廷无奈:“你忘了前几天是谁胃不舒服?”当时她疼得小脸都皱了起来,可怜兮兮地歪在他身上,吓得他差点就打了120,还好只是虚惊一场,普通着凉而已。
文易寒对自己的身体向来照顾精心,有一丢丢不舒服都要去挂专家号的。她故意夸大,只是想测试一下陆廷对自己的紧张程度而已,测试结果令她很满意。
文易寒这属于变着法地撒娇示弱,不断压榨陆廷的关心。当付出到一定程度,她在陆廷心目中的地位就无可撼动了。文易寒对历任前男友,几乎都这么干过,效果不错。
她乖乖拿起汤勺,舀了一口送入嘴里,桌子下却是不满地踢了陆廷一脚。
陆廷没奈何地笑着看她。
赵青青“蹭”地站起来:“这里洗手间在哪?陆廷,你带我去找一下吧。”她有些话要单独跟他说。
陆廷还没说话,文易寒就乐于助人地站了起来:“青青姐,我知道在哪,走,我带着你。”说着就把手伸给赵青青。
好像还是一个喜欢跟女生结伴上厕所的初中女生。在场男生都快被她甜化了。
赵青青纹丝未动,空气仿佛凝滞一般,场面十分尴尬。
文易寒毫不在意,爽朗一笑,重新回位子上坐下,对陆廷道:“那你陪青青姐去吧,注意把人家女生照顾好哦!”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样子,细心叮嘱男主人照顾好在场的女宾。
别看小妹妹娇娇柔柔,一脸天真,其实段位高着呢,一句话就将赵青青脸色气变了。
不少人在心里给文易寒竖起大拇指,对她的勇气表示敬佩,同时也对她的处境表示担忧。赵青青彪起来的时候有多彪,他们可是一清二楚。
正当众人期待一场精彩的撕逼大战时,身为当事人的赵青青似乎转了个性子,毫不在意地跟着陆廷走了出去,云淡风轻得很。
然而一出包厢就出其不意地将高大的男生压在墙上。
走廊里经过的服务员一下子背过身去。
陆廷猛地推开赵青青,抹了抹刺痛的下唇,果然,大拇指上沾了血。
“你疯了!”他不敢置信地望着赵青青,压低声音骂道,“Shit!”
赵青青吞下口中的血沫,抱着手臂冷笑:“床都上了那么多次,就亲你一下,至于吗?你是害羞啊还是怕你那女朋友生气啊?”
陆廷冷冷地扯着她快步走进楼梯间,关了门,这才一把甩开她,不耐烦地道:“我们都分手一年多了,你到底想怎样!”
方才还是一脸跋扈的赵青青瞬间就哭了出来:“我不是说得很清楚吗?我想你了,想重新跟你在一起,真的,我知道错了,以前都是我不好,以后……”
“没什么以后!”陆廷暴躁地打断她的话。
赵青青下意识瑟缩了下。她从来没见过陆廷这个样子,大多数时候,他都像绅士一样包容她的一切。
陆廷也觉得自己语气太硬,缓了缓,道:“青青,如果刚分手的时候你跟我说复合,我绝对二话不说飞去美国找你。可你呢?”
赵青青痛苦地闭上眼睛,“我只是想借冯卓然气一气你。”
陆廷忽然笑出了声,但眼里却更加冰冷,还有几丝被羞辱的愤怒:“你怎么不找个靠谱的呢?冯卓然从小到大就喜欢跟我扛,你们去哪个洲度假了,在哪个酒店开的房,一晚上用了几个套子,他可是全程跟我直播的。”
赵青青慌了,上前拉着陆廷的手,“是我做得不对,我有原因的,你可以听我解释吗?”
陆廷这次没有甩开她,只不过轻轻说了句话,就让赵青青连连退后。
他说的是:“你怎么这么贱呢?”
这一年多时间里,他在每一个不眠之夜里积攒的怨气,终于在这句话说出后,烟消云散了。
真的,他现在心平气和,也没有什么报复得逞的快感,就觉得,他们得快点进去了,不然文易寒脸上不好看。
其实对赵青青,他可以做得更过分,但毕竟有六年的时光在,他情愿善始善终。
赵青青背过身去,无声地一下又一下抹着脸上的泪。
陆廷叹了口气,良久才道:“去洗手间整理一下吧。”
赵青青没动,只是哽咽着问了句:“我还有机会吗?”
“对不起,我现在有女朋友了,感情很好,我很喜欢她。”陆廷为了让赵青青死心,最后补了一刀,“再过几天,等她期末考完试,我想带她回家见爸爸妈妈。”
赵青青身形一僵,忽然转过身,从包里找出一个U盘,塞到陆廷手上,“你的生日礼物。看看吧,看看再做决定,好吗?”
她昂着头,脸上是陆廷从未见过的哀求。
曾经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啊……
他只能收下。
陆廷盯着镜子里嘴唇上的伤口,头疼不已。
果然,他进去后,文易寒的目光在他嘴唇上久久停留。
然后,带着微笑在他耳边轻声说:“人姑娘呢?被你强吻,然后吓跑了?”
赵青青确实没跟进来。
按照常理推算,也差不多是文易寒口中说的那样了。陆廷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但他现在也没心情解释,只好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等结束了我再跟你解释。”
哼。文易寒冷笑。
过了一会,赵青青居然又回来了。虽然用了粉底遮掩,但明眼人一下就能发现,她刚才哭过,而且哭得很厉害。
文易寒装没看见,犹自和身旁的女生讨论着新出的化妆品。
陆廷几次想跟她说话,都被她不着痕迹地躲开了。
饭后,冯卓然提议晚上没事的去楼上的ktv续场,文易寒第一个表示同意。
陆廷显然想早点回去,不赞同地看着她。
“你累了的话早点回去吧,不用管我,待会我自己打车。”文易寒站起来,很懂事地表示对男朋友的理解。心里却像的是:你要是敢走,咱们当场分手。
陆廷只好跟着站起来。
没想到,赵青青也不走,反而挽上了冯卓然的手臂,“咱们几个许久没聚了。”
冯卓然却借着给她递包的动作把手抽出来。
文易寒自然是将这个情景收入眼中,撒娇似地环着陆廷的腰:“就玩一会会,一会会我们就回去。”
“嗯。”陆廷应了句。
文易寒“吧唧”一口亲在他脸上。
  [回复]
[1楼] 网友:嘻嘻-3-  发表时间:2018-09-12 21:00:25
补完惹,好棒~!
[2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8-09-13 00:16:56
么么哒哒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