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女与蘑菇男

作者:雪衣女

看到文中有人提到云南人爱吃蘑菇,真是搞笑。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小秋同学是爱吃蘑菇的,一口咬定王沥川这只单腿蘑菇男。
匆匆扫过定柔的另几篇文,发现作者大人对于修理男主真是很在行啊。较之慕容无风同学的双腿残废,沥川同学只失去一条腿还是很幸运的。当然,他另有血液病。在传统爱情故事中,白血病少女题材是仅次于灰姑娘题材的大热门。而到了坚定的女权主义者定柔大人手里,王沥川同学被迫担纲病弱的角色,压榨读者的眼泪,接受众人的同情。
红楼梦里贾宝玉男生女相,史湘云女生男相,相映成趣。而在《沥川往事》中,沥川同学几乎具备了所有言情小说中女主人公的特点:容貌出众,倾倒众生;温柔体贴,痴情专一;敏感忧郁,清高自许;体弱多病,楚楚可怜;为了成全恋人的完美人生,甘愿委屈自己。从体魄上讲,男人比女人强壮是不争的事实,但定柔显然是受够了女人的名字是弱者的论调,不遗余力地在假想世界里削弱男主人公的体魄,让女主彻底地高大起来。
看到LOCKHEART姐姐的评论,关于“make love to me”和“make love with me”,我想我是站在“make love with me”一边的。
想起大学时看过的一本小说,讲二战结束后,战败国德国的一个少女为生活所迫,来到一个法国人家里做女仆。法国主人爱上了少女,和她结婚,生下了一个儿子。他们的生活表面上幸福美满,但少女似乎并不珍惜,和别的男人偷情。丈夫发觉之后,以为儿子也非自己亲生,亲手杀了儿子,酿成惨剧。
似乎少女是一切不幸的肇事者,但出乎意料的,作者却给予她相当的同情。因为二人之间的婚姻完全源于法国丈夫的意愿,少女只是被动地接受,她并不爱这法国男人。文中提及他们之间的□□,总是丈夫making love to妻子(对妻子□□),而不是making love with妻子(和妻子□□)。两个微妙的字眼“对”和“和”传达了女子在夫妻□□中的地位。“对”字显然是男子主动,女子被动承受。
所以,我深深理解定柔会让小秋喊“make love with me”,而不是“make love to me”。“With”意味着平等。幸好,小秋喊的不是“let me make love to you!”哈哈哈哈。
我喜欢坚强的女主,但不是彪悍的女主。小秋同学正在我的承受范围之内。她爱得主动,却并不卑微。当然,在爱情中,女孩子要保持自己的尊严。但什么恋爱中的女孩子的尊严呢?勇气,不害怕年龄,相貌,地位,身份上的差距;
自信,我是最好的,最适合他的女孩;
自强,他是我的宠物,不是我的摇钱树和雨伞;
自主,听从自己内心的召唤,不拒绝自己内心的渴望。
看到有些读者质疑小秋和只见过几次面的男人上床,未免太随便。我却赞成作者大人的看法,兴之所至,水到渠成。为什么不能像享受美食一样自由地享受□□呢?谁说初夜宝贵?那不过是猥琐男人为之定的价码。你可以珍惜你的每一次□□,选择与最爱的男人分享,但没必要将之看作一个类似于献祭处女的仪式。沥川同学难道不是一个最佳的□□对象吗?
当然,有人会说,既然你这么看得开,是不是以后也要效仿女主,和只见过几次面的男人一度春风呢?不不不,我读此文唯一的收获是,下次见到钟情的男人,我会毫不犹豫地大声说出:“我爱你。”作者回复:
极赞一个。我觉得MM一定是文科的吧,怎么分析得那么到位咧。感觉我们的批评话语体系不谋而合啊。你所说的自信、自强和自主的观点正是我力图在小说中坚持的。也就是female agency。当然这篇的写作有点差强人意,但值得骄傲的是,我写了一个女人在□□和激情的支撑下发挥了自己的道德潜力。如果大家觉得小秋和沥川的爱情很美,是因为这里面没有钱也没有交换。就是一个人对爱的信念,以及她坚持自己的判断的能力和勇气。感谢你的分析,雪衣女。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123  发表时间:2010-10-24 09:33:53
沥川身体孱弱,但灵魂上绝对是个MAN.
[投诉]
  • 评论文章:沥川往事
  • 所评章节:19
  • 文章作者:玄隐
  • 所打分数:2
  • 发表时间:2009-05-15 13:1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