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的第一章

作者:我见青山多妩媚

一开始的时候,我是想用三到五章写霍凌成为太子的过程,但是小伙伴告诉我这样显得太拖沓了,所以我就一章搞定了√
  说一章让霍澧死,就不会拖过第二章2333333333
  以下是最初版本的第一章——
  大燕开元三十一年,向来健康的太子偶感风寒。
  一开始,谁都没当回事。
  然而入秋以后,太子的风寒却越来越严重,甚至昏迷的日子比清醒的日子还要多。
  直到这个时候,太医院才发现是——误诊。
  太子得的风寒不是外感风寒,而是外感风热,明明是风热的太子却一直吃着治疗风寒的药,以至于病情非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直到卧床不起、病重垂危之际,才被发现是误诊。
  为什么直到太子病重垂危,太医院才有人发现是误诊?
  为什么意识到是误诊并且将其说出来的不是院使①,而是一个给院使打下手的吏目?
  太医院在“太子病重”这件事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后宫,朝堂,又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不敢想,不敢猜。
  这件事里面藏着的猫腻,谁都不敢擅自去触碰。
  因为发现误诊的时候已经错失了最佳的治疗时机,加上天气的变化,即使被大发雷霆的皇帝彻彻底底的清理了一番的太医院给太子开了对症的药,太子事实上也处在了“能活一天算一天”的状态。
  但是这一点,谁都不敢禀报,哪怕是当初那个直言说出误诊这个事实的愣头青吏目也一样。
  上有战功赫赫的大哥,下有在清流间风评良好的三弟,排行第二的太子能够坐稳太子之位,自然不是因为他是皇后唯一的嫡子。
  只可惜,千算万算没有想到,堂堂太子居然会被一场“风寒”打败。
  无论是阴谋还是意外,整个京都都在等待着,等待着太子咽下最后一口气。
  因为太子病重,原本由于万寿节将至而逐渐热闹起来的都城突然变得冷清,往日以各种名目出现的宴会尽皆消失在了众人默契的观望中,不少府邸都取消了宴请,一些人甚至选择了闭府,免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卷进了能牵连满门的大麻烦之中。
  一片风声鹤唳之中,就连冬天都来得比以往更晚一些。
  太子数着日子过的时候,金銮殿上的皇帝陛下也在一个平凡无奇的日子里,在众目睽睽之下犯了咳疾。
  虽然皇帝陛下极力掩饰,但还是有人发现皇帝陛下咳了血。
  平静的水面下,波涛骤起。
  风起云涌之间,唯有燕王府像往常一样,就连府中养的公鸡都像往常一样,在不变的时间以及不变的地方——打鸣。
  除了太子,皇子成年以后都要封王出宫、另建府邸,待得太子登基后再去封地就藩。
  排行第五的霍凌是皇帝最小的儿子,然而却没有得到“小儿子,大孙子”该有的待遇,在皇宫中的存在感还比不上他那三天两头和皇后撕一顿的母妃——叶贵妃。
  作为小儿子的霍凌,完全不受皇帝陛下待见。
  霍凌对此非常的满意——不受宠爱好啊,不受宠爱就代表他不容易被注意,那么自然也不会有人对他混吃等死的梦想指手画脚。
  贵妃母亲,国公外公,御史岳父,都指挥使表哥……既然拿了一手好牌,那自然是——当一个吃喝玩乐样样精通、日/天/日/地无所畏惧的纨绔。
  怀揣着当一个能在都城“横行霸道”的纨绔的梦想,只想混吃等死的霍凌是风声鹤唳的局势中最处之泰然的那一个。
  进宫给皇后和母妃问了安,在去给父皇请安的路上顺便去东宫看望了太子一眼——字面意思上的一眼。
  霍凌向来记仇,曾经欺负他的人,他基本上都一一报复回去了。
  除了太子。
  不是没本事报复回去,只是不能报复而已。
  基于这曾经与太子不得不说的二三事,加上他母妃同皇后之间的纠葛,霍凌同太子之间一直都维持着不咸不淡的交情,而这交情也再次体现在了霍凌来看望太子的方式上。
  说看望一眼,就真的只是一眼。
  看了太子一眼,霍凌转身就走,去乾清宫给父皇请安。
  请完安,自觉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后,霍凌不待最近不知发什么疯,仿佛突然发现了他存在的皇帝陛下开口留他,霍凌先一步以府中还有事要忙为由,阻断了皇帝陛下所有的话头。
  端坐在龙椅下,压下嗓间突然泛起的咳意,皇帝扭头看向始终安静的守在他身边的太监安得,“安得,你说小五是真的无心,还是‘以退为进’?”
  注视着霍凌离开的背影,皇帝忍不住眯了眯眼睛。
  他的这些儿子,一个二个的心都大了起来,伪装也越来越到位,让人完全分不清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
  坐在这空旷的大殿内,皇帝突地感受到了“孤家寡人”到底是何意思。
  称孤道寡,孤家寡人。
  哈。
  不等被皇帝点名的总管安得就他刚刚问的问题回应他,皇帝先一步摆了摆手,“罢了。”压下喉间涌上的铁锈味,皇帝慢慢的站起了身,“走吧,去看看太子。”
  “诺。”
  …
  赶着回府的霍凌并不知道,他那偶尔会忘记自己有个小儿子的父皇对其产生了怀疑。
  当然,就算霍凌知道了,他也不会在意。
  拎着回府时路过得月楼时买的烤鸡,霍凌回府后就直接往王妃所在的院子大跨步往前走,手中拎着的东西随着他的动作一晃一晃,身边跟着霍凌的下人都快追不上他的脚步,又不敢出声提醒,只能微喘着的跟着霍凌,并派人提前通知王妃。
  “小柳,小柳,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接到消息而特意回房等着的燕王妃听到霍凌那仿佛能穿透整个院落的声音,不免有些有些无奈的抿了抿唇。
  理了理自己没有一丝褶皱的袖子,在霍凌进来的时候,收拾好无奈情绪的燕王妃柳氏眉眼带笑的迎上了霍凌,接过了对方递过来的烤鸡并让人拿下去处理的同时,燕王妃还嗔怪的瞪了霍林一眼,“王爷,不是跟您说了别叫我‘小柳’,您怎么又犯老毛病了?”
  被瞪了一眼的霍林摸了摸鼻子,一边让人晚膳的时候上他带回来的烤鸡,一边带着燕王妃在窗边坐下,并有些无辜的表示,“可是你也不让我在外人面前叫你玥玥呀。”
  燕王妃姓柳,名玥。
  被皇帝随意指给五皇子霍凌的时候,柳玥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这样了,结果没想到成为了霍凌的妻子以后,她却发现自己掉进了福窝。
  虽然燕王有点不着调,不是喜欢叫她“小柳”,就是喜欢叫她“玥玥”,可是燕王给了她所想要的一切,就是……
  想到成亲三年肚子却还没有半点消息,燕王妃不免有些黯然,下意识的摸了摸肚子。
  霍凌的政治敏感性经常不在线,但对妻子的情绪变化却反应得很快,在燕王妃垂下睫羽的瞬间,霍凌先一步搂住了对方的腰肢,并将头靠在对方肩窝处蹭了蹭,“孩子的事情,我们顺其自然就好。”
  “再者,能不能生还是一回事呢。”
  “恩?”
  三年的相处,燕王妃完全不会因为霍林的这番话而生出误会,却不免有些疑惑,“王爷,您这是何意?”
  “没什么意思。”掩嘴打了个哈欠,霍凌再次蹭了蹭柳玥的肩窝,直蹭得对方双颊晕红却又舍不得推开他,“我那二哥,没几天好活了。”
  霍凌话音落下,柳玥顾不上自己生出的羞意,连忙肃着一张脸的表示,“王爷,慎言。”
  “……哦。”
  被燕王妃严厉的瞪了一眼,霍凌从善如流的改了口,“反正就是那么回事,你懂的。现在并不是一个怀孕的好时机。”
  基于太子病重而将要引来的一系列问题,霍凌并不觉得近期内让他王妃怀孕是一件好事。
  再者,两个人的世界他还没有过够,为什么还要应付不知什么时候会来的“讨债鬼”?
  撇了撇嘴,身为一个没有多少存在感却因为最近的风波而被人找上门来的皇子,想着最近“神仙打架”的局势,霍凌决定最近暂时低调一点。
  而他低调的方式,就是带着王妃去别庄钓鱼。
  不知话题为什么突然跳到“明日去别庄钓鱼好不好”,燕王妃忍不住下意识的轻眨了下眼,“王爷,您说什么?”在太子病重,都城局势紧张的时候,带我去钓鱼?
  “别庄钓鱼,去吗?”
  燕王妃问得严肃,霍凌回得坦然,明显完全不觉得自己去别庄有什么问题。
  “王爷,”抿了抿唇,打了好几番腹稿后,燕王妃有些艰难的出声提示她这想一出是一出的丈夫,“太子病重,父皇还犯了咳疾,您……这样,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霍凌掩嘴打了个哈欠,满脸无所谓的表示,“正因为太子病重,所以我才是去别庄钓鱼,而不是去斗鸡。”
  作为斗鸡场的常客,自从太子病重以后,霍凌就再也没有踏进过斗鸡场。就连他特意养的小红都因此变得有些无精打采,甚至养成了在不变的时间站在燕王府内最高的建筑屋顶上,仰天打鸣彰显自己存在感的习惯。
  在他看来,给太子送点东西,在皇帝眼皮子底下表示关心的看望太子一眼,并且不去做那些需要呼朋引伴的事情,就已经很给太子面子了。
  不然,还要他怎样?
  总觉得霍凌说得好有道理,差点觉得跟着自家王爷明天去别庄钓鱼也没什么的燕王妃:“……”
  [回复][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