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了再次拥抱你!一次就好

作者:静紫

【“你可下定决心了?成为我无我相族之人,将抛弃前世种种,忘却凡尘,成为“无我”之人,将永世不可投胎转世为人,并将反复经历前世所历之痛,还将穿梭于各界,修补《命运录》裂隙,劳劳碌碌,永世不得改变。”
“嗯,我明白”。为了不经那轮回,为了再见那人一面,苦又何妨?痛又何惧?】
“你明天一早就要前往九重星天了,今晚还是早些歇息,路途艰险,注意防范,安全抵达后记得给我写信,让我放心。庄内还有一些琐事需要我前去处理,今日就到这里吧。”
看到这句话,白萌萌不禁失望的低下了头,她在内心愤怒的狂喊“啊,好你个叶英,居然就这样结束话题了!”。
她每次都很认真地寻找话题,就是为了能和他多联系联系,结果每次这木瓜男人都很快地就结束对话,难道是因为和她通信太无趣了?或许是他太忙了吧,她这样自我安慰着。
第二天。
山海界灵主玄麒带她来到了一个通往九重星天的法阵前,法阵建立于三百年前,有些古老了,为了保证她的安全,玄麒一路护送她。
突然,一阵白光出现,白萌萌感到一阵眩晕袭来,在失去意识前,她被一股猛烈的吸力拽到了时空缝隙里。
再次醒来之后,白萌萌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一颗海棠树下,她扶着头疑惑地四处张望了一下,这里不是藏剑山庄吗?她回到剑侠江湖的世界了?
她心中止不住地高兴,上次因为事发突然,不告而别,连少庄主的湖宴之约都没有去,一直是心中一大憾事,如今这算不算是《命运录》对上次不辞而别的补偿呢?
她利落的收拾好自己的行头,换上最华丽的衣服,刚好收拾妥帖之后,遇到了一位藏剑山庄的弟子经过,她立马出声打算喊住她,询问少庄主的去处,结果她发现她伸出的手径直穿过了她的身体,而那弟子也听不到她的声音,毫无所觉地前行着。
白萌萌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为什么会这样?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了?
她不信邪地一连试了好几次,都是一样的效果。她颤抖地看着自己的双手,怎么办?半半也不知道去哪里了,神谕也不在她身上,她该怎么办?
虽然内心还是很害怕,但是她强自振作起来,准备自己去寻找叶英。既然别人都察觉不到她的存在的话,那她在山庄内自由穿梭也无妨。
她找遍了山庄内他可能待过的地方,也寻过了他们一起走过的各个角落,可是都没有他的身影。
而且她发现这个地方很奇怪,虽说大致看上去差别不大,但是还是能发现不论是人的装束还是屋舍瓦檐都有差异,具体是怎样的她又说不清楚,就好像缺了点什么的样子,但又很熟悉。
这天,天空下着蒙蒙细雨,她又来到了西子湖畔,湖面上升起了朦胧的轻雾,景很美,可是她却无心欣赏,因为身边的那人不在…
从西湖回来之后,她听到庄内的弟子在喊:“少庄主和少夫人回来了!”。
白萌萌听到大少爷的时候本来还很开心,随后她就笑不出来了,他…他竟然娶…娶亲了?我不过就离开了两年时间…他在信中也从未提及娶亲一事啊…况且我一直以为他所爱之人是…我…
白萌萌眼中蓄满了泪水,虽然没人能看见她的眼泪,也没人能听到她的哭声,但她就是倔强的不愿意让眼泪掉下来,不愿意呜咽声泄露出来,她狠狠掐着自己的手心,咬紧嘴唇,疾跑过去,她要看看那人的妻子究竟是何人!
就在海棠树下,叶英和一位衣着华丽背对着她的女子坐在一起,叶英浅笑着为她撵下飘落在头上的海棠花瓣,神情温柔眷恋。曾几何时,他也是这般对待我的,白萌萌想。
她下意识捏紧拳头,走到了女子的正面,“什么?”
“怎么会这样?她怎么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白萌萌吓得后退了几步,撞到了海棠树上,海棠树就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花瓣簌簌地掉落下来。
女子巧笑着对“叶英”说:“哇,今天的海棠花特别美呢,好漂亮~”
“叶英”笑了笑说:“萌萌喜欢就好,看你这么喜欢海棠花,来年我让下人们多种几颗。”
“叶重你最好了!”女子轻轻靠在叶重怀中。
什么?他不是叶英?他叫叶重?可是为什么两人长得如此相像,女子的容貌也和我一模一样。
白萌萌感觉脑袋快炸了一样发出剧痛,她痛苦地在地上翻滚着,最后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的时候,半半和玄麒都来到了你的身边,看你醒了,半半焦急地跑过来,小胖手摸着你的脸“大人,你可算醒了,可把我们急坏了。”
白萌萌想到晕过去之前看到的一幕,她立刻坐了起来,“半半,我给你说我…”
半半打断她的话,“大人,你不要着急,半半知道你发生了什么,这是你上辈子的经历,半半也没有想到你的前世之事会这么快到来,每个无我相族的人,前世都是普通的凡人,但是却也是犯过大错之人,为了弥补犯下的过错,一部份人会被选中成为修补《命运录》的无我相族之人,无我无我,即为忘却自我,抛弃前尘。”
半半接着说道,“每个成为无我相族之人的人,都不用过奈何桥,不用喝孟婆汤…”
不等说完,白萌萌接道“为何我没有以前的记忆?”
“大人别急,这是因为为了更好的完成你们的使命,天君会抽走你们的这一部分记忆,但是当你们遇到那个人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把这部分记忆归还于你们,让你们再次经历同样的苦楚…这就是无我相族的另一个意义,反复经历前世之所痛,无终无止…”
“所以叶英就是…叶重?”
半半点点头,“可以这么说,准确来讲是他的来世。”
白萌萌抱着自己的腿缩在床上,玄麒不忍心的摸了摸她的头,半半什么也没说地转身,然后拉着玄麒消失了。
白萌萌的记忆还没有回来,但是她知道叶重就是叶英,他的温柔,他的爱意,他的情谊都给了一个名叫白萌萌的人。
不论是她看到的叶重对待他的妻子,还是叶英对待她都是一样的细心呵护,她这几天都一直跟在他们的身边,既怀念,又羡慕,既紧张,又害怕,种种情绪在她的心里疯长、煎熬。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她没日没夜的看着他们,就仿佛能透过岁月感同身受,或者说那的确就是她。
“不好了!不好了!”寂静的黑夜被打破,庄内乱成一团。
叶重安抚住妻子 ,开门呵斥,“何事慌张?”
“禀告少庄主,红衣教已经攻进山庄内了,庄内人员损失惨重,庄主大人身受重伤,接下来如何应对,请少庄主定夺!”
叶重紧皱眉头,沉吟片刻,“召精英弟子到练武场,我随后就到!”
叶重关上门,无奈叹气,“我原以为我真心待你,你也是真心待我,便必不会迫害藏剑山庄,我原以为我能抹去你内心的仇恨!如此看来是叶某自作多情了”。
白萌萌看到原本躺在床上的“白萌萌”坐起身来,“我还以为我伪装得很好,藏剑山庄少庄主果然聪慧过人,什么都瞒不过你啊,不过,你既然明白居然到现在才来拆穿我,是否为时过…”话未说完,突然意识到,“叶重!你早有防备?”
叶重还是看着挚爱的眼光看着她,“对付他们还不需我大费周章,萌萌,我只是禁了你的武功,我不会伤害你的,我现在必须得出去一趟,你安生呆着,我会尽快回来的。”
“白萌萌”愤怒地掀了桌子,不管不顾地冲了出去。
白萌萌看着眼前混乱的藏剑山庄,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她什么也做不了,毕竟这是已经发生过的事实,她无法扭转,没人看得到满脸是泪的她在庄内狂奔,她脑子里面闪现了一个画面:暗中有个人的弓箭正对着叶重的心脏,她不停地跑。
“叶重!!!!”白萌萌大喊着扑了上去,另一个身影,和她一模一样的女子也朝着同样的方向扑了上去,白萌萌发现自己居然抱得到叶重了,“噗嗤!”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经历曾经所历之痛啊,呵,这算什么痛,最痛的我已经通过了,没让他受伤,值得!不痛!
“萌萌!!!!!”叶重一把抱住她,他想捂住她的伤口,可是伤口实在太深,血止不住地往外流。
白萌萌缓缓伸出手,一口血卡在嗓子里,一半咽了下去,一半顺着嘴角流了出来,染红了大片衣襟,“叶…叶重,我…我终于又…又能抱住你…你了…”她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那么的幸福。
白萌萌再次醒来之后,身边还是只有半半和玄麒,她伸手抹掉脸上的泪水,可是怎么也抹不完,她什么都想起来了,是她出卖了藏剑山庄,是她出卖了叶重,是她辜负了叶重啊,她索性放声大哭了起来。
半半默默地陪着她。
突然灵鸟飞了进来,半半摇了摇哭泣的人,“大人,有你的信!不会是叶英叶少庄主吧?”
白萌萌睁开肿痛的眼睛,打开信件,原来是她没有给叶英报平安,他担心了!
白萌萌认认真真地看着信上的每一个字,就像是要刻进脑海中一样,最后她抱着信哭了。
谢谢,谢谢你的温柔以待,尽管是痛,我也愿意承受着,只为了能再次拥抱你!一次就好!
藏剑山庄内,“叶英叶少庄主,你的夫人又出远门了?”
叶英无奈笑道,“内人喜欢云游,只要她喜欢就好!我在家等她!”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