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劫

作者:无何

《劫数》
卷一
楔子:梦
  “海……?”
  好冷……
  “这是哪儿?”
  好痛……
  
  
  阿归最后的记忆画面定格在海中,冰冷的海水带着侵入骨髓的寒冷无声息地将她包围,窒息的痛感裹挟着绝望在她的身上漫延。阿归想要挣扎想要呼喊,却只能感受着力气和意识一起慢慢消散。
  
  
阿归不甘的闭上了眼睛,却在最后的时候看见了一位闯入平静海面的模糊身影。
那身影带着无法抗拒的温柔将自己拥入怀中。
  是谁?
  ……
  …… 
对不起。
 
卷二
第一章;镜
  命运之域。
  
  “我哭了?”  
  
阿归脱离睡梦睁开眼睛,入目的便是铺天盖地的紫色星光。
缓慢地旋转着,迤逦成令人赞叹的美景。
  
感受到脸上冰凉一片,阿归抬手轻触脸颊,回忆着自己刚才的梦境。
  冰冷的海,窒息的感觉,还有,温柔的拥抱……
  他是来救我的吗?阿归皱着眉,伸手幻化出一张绣着淡紫色缠枝花的手帕擦去脸上的泪痕,在心里分析着。
  
记不清面容,但好像是红眸白发?我不记得我认识这样的人呀。
  阿归慢慢站起,轻轻挥开在身旁调皮地飞来飞去的星光。
  
  身为三千世界的最高创造神天命于虚空中亲手创造出的无我相族中的一员。
  拥有着幻化之力,维持着命运录秩序的无我相族,在一般情况是不会做梦的。因为梦,对她们而言,是一个不能轻易涉足世界。
  所以,每个无我相族的梦,都有它们出现的理由。或是预知,或是警醒。  
  我为什么会出现在海里?
  为什么他会来救我?
  阿归抬头望着远方的萦绕着神秘气息的命运仪,想了半天都没得出什么结果。
  只能收回目光,微转手腕,让手帕变成星光散去,然后叫醒了在旁边酣睡的胖橘色团子半半。  
  
半半是一个与无我相族一起被天命创造出的书灵,拥有着圆滚滚毛茸茸的可爱形象,掌管着记载三千世界命数的神谕。而每一个书灵都会有一个自己辅助或监视的无我相族人。
  阿归和半半就是一起维持《命运录》运转的搭档。
  
  “啊咧,大人今天醒的比半半还早呢。”刚被叫醒的半半很有精神地抖了抖自己绒绒的长耳朵,黑色的豆豆眼里表达出惊讶。
  “废话少说,还不快去去干活!”阿归佯装生气的叉腰。
  
  “好的大人( *ˉ ?ˉ*)!”半半眯起豆豆眼 ,踩着祥云漂浮在空中的胖橘色身子卖萌的扭了扭,脖子上系着的铃铛也跟着发出清脆响声。然后转身开始了对命运之域的巡逻。
  

所谓命运之域,便是天命控制三千世界的中心枢纽,《命运录》的安放处,无我相族同书灵也生活在此处。  
  不
同的无我相族人负责不同的区域,互不打扰,互不干涉。
因此阿归在记忆中,很少见到其他族人。
  
  在命运之域里,不存在春夏之分,但有晨暮之变。而黎明之际的命运之域虽不如夜晚的神秘,但天空却是浅紫色的,如同透亮的紫水晶,泛着没有温度的无机光泽。在夜晚之际才会出现的浩瀚银河星海还未消退,点点星光飞舞于周围,美丽炫目。在命运之域还散布
着象征着一个个小世界的有着金色光环的命运仪,因为是不同世界的缩影,命运仪之间长得并不相同。
  命运之域很大,并不是看上去无垠无边,而是在此之中,永远走不到边界。
  “大~人~,你今天怎么醒的这么早?”半半飞在前面,耳朵一晃一晃得回头问阿归。
  “因为我做了一个梦。”
阿归话音刚落,便感觉心口倏忽生出了些疼。
  “啊?梦,大人做了什么样子的梦?”
半半的豆豆眼里写满了吃惊。
  “什么样子……
  我梦见我一个人飘在一片冰冷的海中,不能呼吸。
  我想要呼救,可却无法发出声音。
  我很冷,很痛。我觉得我那时似乎是快要死掉了。
  但是有一个人忽然出现,一个银发红眸的男人。他抱住了我,然后应该是救了我……”随着对梦境的描述,心口的疼痛慢慢褪去,阿归的声音却开始有些缥缈。
  
“为什么说是应该呢大人?”半半又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因为他刚抱住我的时候,我就醒了。”阿归皱眉道:“半半,你觉得这个梦是想告诉我些什么呢?”
  “嗯……半半也不是很清楚。”半半的耳朵动的更厉害了。
  “难不成是在提醒我以后离海远一点?”所以刚才的疼痛是在警示我吗?阿归想到一个可能。
  “嗯?怎么了半半?”
  阿归看着走在前面的半半突然停住,将背在身后发光的神谕拿出展开,然后慌张开口:
  “大人,神谕响起警报了,看来是有很紧急的新指示!
  有一个名叫九重星天的世界,似乎命运线偏转的很厉害!糟了,这个世界的情况好危险!”半半的耳朵停止了晃动,连豆豆眼都大了几分。
  “那我们先去解决这个世界的问题,回头再分析这个梦。”阿归低头,右手放在下巴处,想了一下,决定先不管这个奇怪的梦。
  但半半似乎有些抗拒去九重星天:
  “九重星天这个世界位于星宿云端之上,那里是身份高贵的星君居住之所,听起来就很威严,让人害怕……”
  “职责所在,在怕也得去啊。”阿归脸上写满了坚毅,“为了不露出破绽,我们先练习一下扮成星君吧。”
  “嗯!”半半点头。
  
  阿归微微低头,开始运转体内由天命大人赋予无我相族的特殊能力。这能力可以使阿归幻化成不同的样子,同时会拥有所幻化之人的能力,十分强大。
  阿归身上慢慢浮现出紫色的光芒,这光芒带给人的感觉和命运之域很像,神秘且令人不敢触碰。
  在半半的指导下,阿归幻化出一身星光袭身的蓝色长裙,上面还隐约有星力出现。  “这个世界的命运之子叫紫微帝君,乃九重星天之主,权倾三界,是极为尊贵的人物。”半半看着阿归说道。
  紫微帝君?阿归心下闪过几个念头,却没有抓住,只能皱眉催促道:“事不宜迟,我们尽快去找到这位命运之子。”
  半半闻言立刻通过神谕开始去往九重星天的通道,然后一个散发着庄严气息的金色环形光幕便出现在了阿归眼前。
  阿归整理了一下衣摆,准备进去。
  而半半看着眼前这个与往常无二的光幕,眯起了豆豆眼,忽然出声阻拦:“等等,不太对劲!”
  阿归的脚步一顿,还未出声,便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力从光幕中突然涌出。阿归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强行吸进了光幕,只听见耳畔隐约传来一声来自半半的仓皇呼喊:  
  
“大人!”
  
  
第二章:中
  山海界。
  
  “唔……”阿归皱着眉,用手轻柔了一下额头,从失重感中清醒过来。
  
“怎么回事?这里看起来像是原始深林之类的地方……奇怪了,神谕应该把我们传送到九重星天世界才对啊……”
  阿归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于命运之域完全的地方。入目的是一泓清澈美丽、弥漫着浓郁灵气的湖泊,湖畔生长着大片晶莹清亮的花草。阿归看见无数精致的精灵在半空中飞舞,还有几个灵鹿在慢悠悠的啃食植物,抬头看了一眼这位闯入者,抖了一
下右耳,又重新低下头继续吃草。
  “难道是神谕出错了?半半?”阿归迷茫地起身向前方走了走,同往常一样侧身向半半询问,却并没有看见半半的身影,只有轻柔的风声和沙沙的啃食声传入耳中。
  
“咦半半?半半你在哪?”阿归惊慌地转了一圈,发现周围并没有半半的身影,只有一只可爱的熊猫团子笨拙地向自己靠近,阿归连忙运转灵力,尝试感知半半的位置,却一无所获。
  
书灵一向是会与无我相族人在一起的,这是第一次,半半没有与阿归传送到一起,甚至连位置都无法感知。
  阿归心下顿时了许多生出不好的念头,但这种情况下不能自乱阵脚,阿归微微抿了一下唇,让自己冷静下来。
  “不管怎样,先找到半半,弄清楚是什么情况再说。”
  
  平静下来的阿归瞅那只傻乎乎的熊猫团子爬到自己脚边,小脑袋冲着眼前的漂亮小姐姐一晃一晃,好像是在表达什么。  
“嗯?你找我有事吗?
  “可我现在很忙 ,没有空来陪你玩。”阿归看着小熊猫可爱蠢萌的样子心下一痒,蹲下身满足的揉了揉这只小可爱毛茸茸的脑袋。
  “我要先去找我的同伴,等下再来陪你玩。”阿归遗憾地把手收回,暗自比较了一下手感,嗯,果然还是半半的更软。  
阿归起身,正准备离开时却眼睁睁看着这只蠢兮兮的熊猫团子迈着自己的小短腿像是要去什么地方样,然后左腿绊住自己的右脚,一个打滚跌入了旁边的灵湖。
  熊猫:∑(°口°?) 
阿归:∑(°口°?)
 
 “……”
  阿归一时间囧得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只能无奈的跳入灵湖之中,将这只一脸QAQ的蠢熊猫团子捞出来,带到离湖远些的地方。  
  阿归宠溺的安抚着这只一个劲往自己怀里钻的受到惊吓的傻熊猫团子,感慨还好半半没这么蠢。
  
  但此时异象突生。
阿归警觉地抬起头,望向灵湖中央,察觉到那里的灵气运转突然紊乱,目光一暗,在心中迅速思索着,灵气居然减少这么快,这不正常,就像是……
  阿归看见一道散发着毁灭与混乱气息的裂缝慢慢地出现在灵湖正上空,感受着这股熟悉的气息,阿归心道一声果然。
  费力把熊猫团子从自己身上弄下来,阿归快步走近湖边,看着那道裂缝,面色凝重。
  “居然如此严重的裂隙产生,看来这个世界恐怕已经开始崩坏了。
 
 “我来到这个世界果然是有原因的,也不知我一个人能不能修复好,只能先试试了,总不能放任不管。”
  阿归轻抬起右手,萦绕着深奥光符的深紫色光芒从手心慢慢亮起,不同于幻化时冷漠冰凉的命运之力,阿归此刻手心中的修复之力蕴含着磅礴的不息生机与庄严的法则气息。
  “!”阿归迅速收回修复之力,向后猛退,抬头看着面前这个突然出现的红发黑衣英俊男子。
  “这个裂隙,是你弄的?”
   突然出现的红发男子漫不经心地开口,磁性的声音里带着甜腻的气息,嘴里就像是含了颗浓浓的牛奶糖,配上故意拉长的尾音,无比撩人。
  “当然不是我!你又是谁!”阿归警惕地看着这个头上长角,乱处散发荷尔蒙的陌生男子,心中充满了警惕。
  “我你都不知道?我是山海界的守护麒麟,玄麒。”红发男子诧异的挑了一下眉,忽然靠近阿归,低头嗅了嗅。
  “这个味道,我好像在哪里闻到过?”玄麒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语气又像是在怀念,“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认识我?”阿归顾不上对这个陌生男子的出格行为气恼,奇怪地问道“可我是第一次来这里呀,我不记得我认识你。”
   玄麒深深的看了一眼阿归,没说话,只是转身走向那个危险裂隙,长长的衣摆在身后甩出一道凌厉的痕迹。
  “你当然不认识我,你只需要知道我认识你就好了,这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不过既然是你的话,这个裂隙就不可能是你弄的了。”玄麒没有看向阿归,只是轻描淡写的转移了话题,还抬起手摸了一下自己头上白玉般的左角。
  “这怎么就不是重要的问题了?”阿归觉得自己好像想起了什么,但又觉得什么都是模糊的,只能隐约感受到对玄麒的一丝熟悉 ,“你说你见过我,那你是在哪里见到我的?”阿归心中充满了疑惑,连忙跟上玄麒。
  玄麒还是没有回答阿归的疑惑,只是看向那只不知什么时候又扒住阿归大腿哼哼唧唧蠢熊猫团子。
  “团子?你说她救了你?”  
  团子:(*σ′?`)σ嗯~嗯~  
  “啊?它还真叫团子。”阿归没想到这只傻不拉几的熊猫团子还真叫团子,伸手捏了捏团子毛绒绒的耳朵,“你倒是回答我呀!”
  “既然你救了团子,那我就欠你一个人情。”玄麒轻笑了一下,“你不用再追问了,既然你都忘了,那就说明那些事对你并不重要,不是吗?。”
  
  “是吗?并不重要……”阿归有些迟疑,陷入沉默。身为无我相族人,阿归已经历了数百个小世界,修复了无数偏离的命运线,有些不重要的事,阿归早已忘记。
  
“你知道这些裂隙是什么吗?其实我刚才就是在修补它,你一来,就打断了我。”阿归将自己的迟疑先放在一边,问向走到湖边已停下脚步正抬头看这裂隙沉思,抬手轻抚玉角的玄麒。
  “你还会补天之术?”
这下轮到玄麒惊讶了,“那你能把它修好吗?”
  “可以一试。”阿归点头,“但我的灵力不一定够用。”
  “缺灵力?”玄麒挑眉,潇洒地甩了一下身后的血黑色披风,冲着阿归自信一笑,“不用担心,我能助你。”
  “那好,我现在就修复裂隙。”看着玄麒充满自信的微笑,阿归心中也放心许多,再次使出了修复之力。
  一时间,灵湖之上的灵气开始翻滚,久久不能停息。
  
  “多谢。”
  终于将裂隙修补完成的阿归平复了一下因灵气消耗过多而紊乱的气息,向玄麒道谢。
  “该说谢谢应该是我才对。”玄麒一反常态,收起浑身的慵懒傲气,对阿归温柔一笑。
  阿归愣了一下,就在玄麒的微笑瞬间,阿归感觉整个山海界对她温柔了许多,就像是接纳了她一样。
  “对了,我还没有问你来山海界是干什么呢。”玄麒像是看出了什么一样,伸手揉了揉阿归的头发。
  “我其实是误入这里的,我原本是打算前往九重星天,但没想到和同伴失散了。我准备去先找它。”阿归觉得半半应该就在九重星天,不然自己不会感知不到它的位置。
  “九重星天啊……”玄麒眯起眼睛看着阿归。
  “有,有哪里不对吗?”阿归被玄麒看的发怵,感觉自己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不,没什么。我刚好能送你去九重星天。我有一个朋友就在那里,不过他现在正在寻找异界女子。”玄麒收回视线,恢复到以前的慵懒模样,伸手变出了一个温润清凉的白玉佩。将它放在了阿归的手里。
  “你可以让他帮你找人,他会帮你的。不过他并不是什么好人,你注意当心些。这是可以联系我信物,你要是遇上了什么麻烦,只要敲它三下,我就知道在你找我了。放心,只要我愿意,这三界之内没有谁能打过我。”语气里是藏不住的骄傲和自信。
  
  “嗯,谢谢你。”阿归收下了玉佩,心想这个玄麒还挺细心的嘛,真是个好人。
  
  “你今天灵力消耗过多,先休息一晚,我明天再送你去九重星天。”
  
  “好。”阿归微微一笑,在月色之下,美不胜收。  
  
也不知这一夜,有几人,能够入眠。
  
  
第三章:花
  
九重星天。
  
  “大人!”
  阿归一睁眼,看见的就是半半用豆豆眼可怜兮兮瞅着自己,恨不得马上向自家大人一叙相思之苦。
  不过,阿归的眼神有些微妙,这才几天不见,半半 ,你怎么好像又胖了?
  
半半:QAQ大人的眼神怎么这么可怕。
  
  这边阿归还躺在地上打趣半半,那边玄麒已上前与前方的蓝衣男子交谈。
  
“这就是你要找的人。”
  
“是吗,待她将事完成,本君定不会伤害于她。”
  “哼,你若是算计她,我定不会轻饶了你。”
  因为不适应玄麒的传送阵,刚到达九重星天时阿归并没有完全清醒,所以阿归并没有听清玄麒与蓝衣男子在交谈什么,只是隐约有字词穿入耳中。
  待她……
  算计……
  饶……
  
  阿归看着玄麒说完话径直离开,没有开口,她相信玄麒定不会害自己,所以阿归只是暗自将此事记下。
  待晕眩感消退,阿归才抚额起身,看向前方那位蓝衣男子,而他也正抚扇轻笑,回望阿归。
  二人都未曾开口。
  但二人心中都已掀起波澜。
  阿归心想,这个世界我以前定是来过,不然为何见了玄麒跟此人都感觉很熟悉,尤其是眼前此人……
  
  如上好锦缎般的黑发未曾束起,几缕柔顺的发丝垂在胸前,他的眉眼带笑,蓝色温润的眸子里浸满了温柔,仿佛正在诉说着缠绵爱意。他手持以独生于山海
界禁地迷踪林万年紫玉木制成的檀香扇,身着绣着象征星君的雅致花纹的蓝衣,与银丝镶边的云冠上垂下的蓝色发带相映,似与这九重星天的美景相比,都更胜一筹。
  
猗嗟昌兮,颀而长兮。抑若扬兮,美目扬兮。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阿归心叹,可惜了。  
  天渊此刻心中亦是波澜四起,平生第一次觉得待在这孤寂无聊的九重星天百年也是有意义的,若不然,也不会遇见了她。
  白衣星眸,眉如墨画。一头青丝如般流云般倾泻而下,散落腰间。发间点缀着精致花饰,额前轻垂着晶莹宝石,轻纱白衣迤逦成画,恰似梨花如雪,月光如华。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不成施及粉黛,却已乱了人心。
  
有美一人,婉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天渊心叹,可惜了。
  
  到底是阿归先开了口:
  “这就是九重星天吗?你是……”
  “想必玄麒已经和你说过本君的名字了,本君便是天渊星君。”天渊微微一笑,声音温柔入骨,似清泉叮咚,似雨敲青石,“有没有人说过你睡着的样子很可爱?”
  阿归没想到这位天渊星君说话这么直接,本就是少女怀春,又如何受得了如此撩人之音,面上瞬间飘起了一片绯红。
  “你……”
  
“不过你一直睡着可就麻烦了,方才本君还打算若你再不醒来,就不得不想些办法让你起床了。”天渊将折扇合起,声音依旧温柔,可语气里的那股恶劣意味,一点都不是像在开玩笑。
  咦咦咦?阿归脸上的绯红瞬间变为涨红,气的鼓起了腮帮子。
  “天渊星君你这人……”
你这人怎么能这样!
  “大人,你终于出现了!”待在一旁的半半看情况不对,立刻出声转移阿归的注意力。
  可天渊却不领情,又故意开口刺激:
  “这只小胖墩原来是你的宠物啊,它可真够能吃的,你再不来,本君就只能弃养它了。”天渊还耸了耸肩。
  “你……,你能看见半半?”阿归原想反驳挥去,却发现天渊好像能看见半半。  半半想了想,扭着圆滚滚身躯开口道:“大人可是身体不适?大人若是灵力不足,半半的隐身术法也会失效的。”
  原来如此,看来是在补天之际耗费了太多灵力,阿归心下了然。  天渊星君面上挂着的笑意深了几分,刚想开口,却忽然感知到司命星君往这边走来,笑容骤冷,开口对阿归说:“快,躲起来,有人来了。”
  
  阿归一愣,看天渊的面色不似作假,连忙寻找隐蔽物,可找了一圈,没有什么可以让自己藏起来的大型物件。
  天渊见状无奈道:“那就先躲在我的身后吧。”
  
  ————————————————
  在半半告诉阿归神谕上说紫微帝君在三百年前就已陨落时,阿归慌得不行。只能死马当活马医,跟在自称是紫微帝君的一半魂魄的天渊星君身后跑来跑去。
  不料自己过得如此郁闷。
  
  怎么说也是认识天渊几天了,阿归感觉自己还是看不透天渊星君,她觉得天渊对自己应该是有几分好感的,可他为什么老是戏耍自己,惹自己生气很好玩吗?
  还总会平白无故的让自己换衣服、 跑来跑去,幻化也是会消耗精力跟钱财的好吗╰_╯?还故意用紫微帝君的消息吊着我,啊呀,越想越气,之前觉得他好看的我一定是傻了。
  什么?!
  他居然真的就是紫微帝君的一半魂魄,被这样的人统治九重星天真的不会出事吗?
  
天渊看着又一次被自己气成河豚炸毛的阿归,脸上的微笑又多添了些温度。
  哦呀,真可爱呀^_^

  就像是一个张牙舞爪的小野猫,一点就炸不能碰,却一直收起着自己的利爪,只用软乎乎的肉垫脑挠人。
  就是因为这中不自知的反应我才会更想逗你的呀,天渊的笑意慢慢加深。
  不过……
  嘴角习惯性勾起,原本还有些温度的微笑突然变得冰冷。
  
  望着正和半半打闹嬉戏的阿归,听着耳畔想起的悦耳笑声,看着阿归脸上洋溢着不知情的微笑,天渊攥着折扇的手越发用力。
  
  好想染她染上自己的颜色。
  好想让她陪自己堕入深渊。
  好想让她……
  
  不行!
  天渊猛地闭上双眼,平复着自己内心越发滚烫翻滚嚣张的念头,把那些出格不能见好人的想法封存。
  这是禁忌。
  不能触碰。
  
  自己绝对不能喜欢上她。
  
天渊整理好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再次变回那个初见时带着内心冰冷却戴着虚伪面具的天渊星君。
  “阿归,过来。”
他听见自己温柔开口。
  “你不是要找另一半紫微帝君的魂魄吗?”他听见自己将她哄骗。
  “我可以给你一个玉佩,这里面装着一片碎魂,跟着它,你就能找到你要找的人,那人也会有感应。”他知道自己从来就是如此无情。
  
他就这样微笑着。
  
看着阿归怀疑,看着阿归惊喜,看着阿归远去。
   这是正确的。
  
天渊再次闭上了眼睛。
  
可为什么,心会这么痛呢。
  
  
  
第四章:水
  
忘川河畔
  
  跟随着漂浮的玉佩,阿归和半半穿过了忘川河,来到了九幽冥府。  
  一如阿归所想,在九幽冥府之中,除去冤魂鬼怪,无其他活物生机。
  
  但在此之地,竟有蝴蝶存在?阿归凝重地看着眼前飞过的蝴蝶,察觉到上面有灵气的存在,心中生疑。
  想必这定是哪位九幽冥府中大人的灵兽。
  ————————————————
  “这位大人。”  两名俏丽身上却充斥着冷寂亡灵气息的女子突然出现在阿归面前,一黑一白,开口便是邀约。
  “我们大人有请。”
  
“你们的大人是谁?”阿归心生警惕。
  其中身穿黑衣的那名女子开口道:
 “是孟婆大人相约,她说您去了,就知道了?”
  “大人,你要去吗?”半半抬头询问阿归。
  阿归心想,既然见了便知,那肯定就又是故人了。不过为何我还是没有印象?而且天渊先前告诉我以前未曾见过我,那我对他熟悉的感觉从何而来?就连半半也说它不清楚是什么情况。
  
  罢了,谜团太多,先走一步是一步吧。  
  “好,我去。”
  …………………………
  “到了。”
黑无常说。
  跟随着这两个鬼差,阿归来到了一座桥边,抬头,便看见了一位紫衣女子坐在桥上一袭白发倾泻而下,幽紫色的瞳眸不带任何感情的注视着来人。
 
 
  “好久不见。”空灵的声音在阿归耳畔响起,孟婆的脸上却依旧是毫无表情。阿归从这声音里没有听出一丝一毫故人相见应有的欢喜感情,反而像是被朔风腊月掉进冰玄洞,被冰凉的河水包围,彻骨寒冷。
  “你认识我吗?”阿归运转力量抵抗这寒冷,想要从孟婆这里得到答案。
  
  “当然。”孟婆回答,“你不记得我很正常。”声音依旧缥缈寒冷,孟婆的神情却变得温柔许多。
  “好温暖,你留下陪我好吗。”感受到从阿归身上传来的暖意,孟婆的语气也掺杂了些许怀念,“你答应过我的。”
  “这到底是什么回事,我答应过你什么?”阿归觉得自己触碰到了答案,连忙向着孟婆追问,却忽略了半半从刚才开始就异常安静的反常情况。
  
  “你留下来陪我,我就告诉你,发生了什么。”孟婆微笑,“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生魂了,你让我重新感受到了温暖。”
  “这……”阿归想要拒绝,可又想知道答案,“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没有。”孟婆的声音寒冷刺骨,就如同这九幽冥府一般,没有丝毫温度可言。
  “倘若你不能留下,那你得到记忆又有什么用呢?”孟婆问着阿归,又像是问着自己。
  “饮下这一碗孟婆汤,你就能忘却千般往事,斩断万般柔情,没有忧愁,没有烦恨。”孟婆取出一碗清澈的水,递给阿归。
  “喝了它,陪在我身边吧。”
  “请容我拒绝。”看来不能在孟婆这里问出答案了,阿归有些丧气。
  孟婆微微一笑,没有因为被拒绝而生气,反而伸手递给阿归两只引梦蝶。
  “不必纠结,不过是忘记了些不重要的记忆罢了。”
  
  真的是不重要的记忆吗?阿归迷茫的问自己。感受着心口生出的细密疼痛,阿归心想,我选择忘记的时候,心一定很痛吧。
  
  ——————————————
  阿归没有问孟婆是如何知道她到九幽冥府是来找人的,就像孟婆明明寂寞,却没有继续逼迫阿归一样。  
  半半的沉默真的很反常,阿归看了一眼半半,却没有开口询问。或许半半知道些什么,但是阿归相信半半,没有告诉自己,一定是有它自己的理由。
  随着蝴蝶的指引,阿归看着背对自己,站在远处的红衣女子,心想,终于找到你了。  
  
  
第五章:中
  九幽冥府。
  
  一眼万年是什么概念呢?阿归并不清楚,但阿归清楚的知道,在她梦里出现的,让她日日夜夜魂牵梦萦的那个人,就是眼前的这个人。
  
  原来,她是位女子吗……
  
  感受到了陌生的炽热目光,地劫转了下身子,警惕地望向阿归,没有开口。
  
阿归忽然觉得口很渴,手很热。连在九幽冥府这种幽冷之地,都热出k了汗。
  
阿归觉得自己应该是病了。
  不然怎么解释当这位红边黑衣姐姐看向自己时,自己那突然开始猛烈加速跳动的心脏,忽然变得滚烫的血液?
  
阿归觉得自己应该是醉了。
  被自己眼前这个帅气姐姐的魅力灌醉。红色的眼睛,白色的发,漂亮的长戟,黑色的靴,她的每一分存在都让阿归觉得完美,让阿归惊叹。
 
  阿归觉得自己应该是疯了。
  明明只是第一次见到她,明明一句话都还没有说,明明什么都不知道不清楚,可自己就是能感受到炽热的爱意在自己胸腔弥漫,单单是她看着自己,都让阿归觉得好生欢喜。
  
阿归捂着自己的心口,心想:
  这就是,一见钟情吗?
  
  沉默了许久,阿归终于声音喑哑的开口:
  “你愿意,和我一起去个地方吗?”
  ————————————————
  地劫小姐姐当然不可能二话不说直接答应了阿归这突然脑抽发出的相约,
事实上在阿归说完那句话后,地劫小姐姐直接冷酷无情一点都不含蓄的拒绝了她。 
  至于阿归在那一瞬间有多心痛多心碎,围观全程什么都知道的孟婆小姐姐表示活该,并代表广大群众发来贺电。
  
  但在了解前因后果,想要保护九幽冥府的地劫小姐姐在取得了秦广王殿下的许可后,还是答应了阿归一同前往九重星天的要求。
  
  那么之后只要把天渊与地劫的魂魄相融,让紫微帝君苏醒,我的任务就可以完成了吧。阿归在心里默默一算,发现自己完成任务的日子指日可待,心情瞬间完美。
  只不过……
  阿归偷偷看了一眼身侧的地劫,悲伤地哀悼了一下自己逝去的初恋。但相比坚持一场单箭头的暗恋,果然还是完成自己的任务更重要。
  
  毕竟这可是,无我相族存在的理由。
  
  
第六章:月
  九重星天。
  
  阿归现在很生气。
  气到爆炸。
  自己居然又被天渊给骗了!不仅自己被锁住,还连累了地劫小姐姐 !一定要去找他报仇,一血前耻!气到变成河豚的阿归在心里拼命问候天渊。
  “对不起,我真是太蠢了。还连累了你”阿归十分内疚地向地劫道歉。
  “没关系,总会有办法的。”地劫反而温柔地安慰了阿归。  在苦苦思索之后,阿归终于想到了法子。
  “啊,有办法了。我可以用幻化之术脱身,还可以叫上玄麒!”自己还有玄麒给的玉佩呢。阿归一边唾弃着现在才想到办法的自己,一边利索地脱身。
  幻化成掌控光与影的星君脱身之后,阿归拿出之前玄麒给自己的白玉佩。屈指轻敲了三下,然后就听见玄麒的懒散的声音从中传出:
  “九重星天是吧?我马上就到。”
  阿归心道果然还是玄麒靠谱,转身对地劫解释说:“这是山海灵主给我的玉佩,他说他马上就到。它实力很强的!”
  “嗯。”地劫微笑点头。
  片刻之后,玄麒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阿归面前。
  “这什么情况?”玄麒看着被锁链缚住的地劫问到。
  阿归带着气愤的情绪将玄麒先前离开之后的情况全部告诉了玄麒,其中不乏对天渊添油加醋的诋毁和对地劫自以为不着痕迹的赞美。
  “所以,天渊也是紫微帝君的另一半魂魄?你想让他们融合?”玄麒的目光严肃,收起懒散的他全身都是锋利的气息,直直盯着阿归
  “怎么了?又这样看着我?”阿归觉得好委屈,自己没说错什么呀。
  “……你先把天渊带过来。”玄麒移开了视线,慢慢开口道。
  哼,又是这样。一个个都不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阿归委屈地幻化成司命的样子,找到天渊。
  虽然意外的知道了天渊并没有害自己的想法,但阿归依然冷漠,表示算计地劫就是算计自己。然后冷酷无情地把天渊带到了玄麒面前。
  天渊依旧风轻云淡的带着微笑,展开折扇,解开束缚地劫的链锁,向玄麒示意请开始你的表演。
  玄麒没有理会天渊,直接看着阿归,问:“你想知道你以前在这里经历过什么吗?”
  “当然!”阿归惊讶无比,“可你之前不是一直不告诉我的吗?”
  “因为我那时并不知道你要干什么,单纯认为你是个过客,没有必要记起以前忘记的东西”玄麒也表示出乎意料。
  “不管了,你确定要知道吗?”玄麒伸手取出一张破碎的命运残页,向阿归确认。
  阿归没有说话,直接伸手触碰残页,用行动表示她寻求记忆的决心。
  不过残页终究是残页。
  不能让阿归直接回想起自己的记忆,只能让阿归看到残页中记载的他人记忆,而这张残页的主人,便是紫微帝君。
  
  
这是一个很老套的故事。
  唯一的优点就是记录的时间够长,人物感情足够热烈真挚。只可惜阿归是以观众的角度看待这故事,哪怕她是主人公之一,能唤醒的情感,也着实太少。
  
  在正确的命运录记载里,紫渊星君是九天星界的帝君。
  是这个山海九天之界最强大的存在。
  但在他成为帝君之前,没人知道他的存在。
  他就像是突然出现,被谁推着强大一般。
  
紫微其实是这个世界的命运之子,注定要成为最高的存在。
  但一个意外出现了,他的人生轨迹与命运录上记载的命数出现偏差。在他早开始修仙的时间里,他依旧默默无闻。
  为了修正命运的轨道,一位无我相族女子来到这个世界,找到了他。
  那时他还只是与山海界相邻的一个村庄中的普通少年,最大的梦想就是有许多钱。
  但在有一天,一位突然出现的少女告诉他,他的身份其实无比尊贵,而且他必须在三百年内成为帝君,否则这个世界就会毁灭。
  少年其实并不在乎这个世界会不会毁灭,也不想成为最强大的存在。他之所以努力修炼,只是为了让女子开心。
  在少年一无所有的时候,少女突然出现。教他识字,教他武功,护着他,陪着他。和他一去看沙漠的长河落日,同他一起去赏江南的烟雨蒙蒙。
在落入深海之际,他舍命相救。
  他们一起去过九幽冥府,向孟婆讲述外面的世界。他们一起到山海界冒险,遇见了灵兽玄麒。
  在少年的世界里,所有的颜色都由少女涂抹,所有的幸福都因有少女陪伴,所有的努力都是为少女付出。
  三界之中,他是唯一的帝君。
  在他心中,她是唯一的神明。
  
  可她终究要离开。
  无论他如何恳求,无论他如何祈祷。
  她终究是选择饮下孟婆汤,斩断百年情。留他一人,在这孤独的九重星天。
  谁能想到,权倾三界的帝君会在睡梦中惊醒,在每个无她的夜晚里饮鸩止渴。
  这三百年,
  对她只是一场可遗忘的梦,
  对他却是一生熬不过的劫。  
  遇见她,便是遇见了劫。
  
  
  ————————————
  从残页中脱离的阿归精神仍有些恍惚,目光无意识的落在了地劫关切的神情上,白发红眸,与残页幻境中的紫微帝君一模一样。所以,自己的一见钟情不过是一场错觉吗?
  阿归勾起一个微笑,对着天渊与地劫说:“为了保证世界不被毁灭,你们必须魂魄融合,让紫微帝君苏醒。你们,要接受记忆吗?。”
  地劫没有丝毫犹豫:
  “我不需要,,无论是否拥有记忆,我都会守护九幽冥府,守护这个世界。”
  天渊却陷入了沉默,许久才开口问到:“我能选择不融合吗?”
  阿归看着天渊,反问:“你觉得呢?”
  “那好吧,我选择接受,至少让我死的明白些吧。”天渊合上折扇,回以微笑。
  ……
  ……
  接受了紫微帝君记忆的天渊脸色并不是很好,也许是因为对同一个人动心,也许是因为是同一个人,天渊完完全全的接收了紫微帝君对阿归的所有感情。
  一直都有的喜欢。
  想要她留下的虚妄。
  选择放手的满腔爱意。
  被抛弃后想要将她囚禁。
  
  所有歇斯底里的爱,欢喜,悲痛,绝望,孤寂。天渊一点一点的尝遍了紫微在阿归上学到的所有情感。
  
  紫微看着阿归,一字一句的开口,原本清澈悦耳的声音沙哑得吓人:
  “所以,你还是选择抛弃我吗?”
  阿归抬头注视着紫微,看着他眼中翻滚着的阴暗挣扎着的情绪,慢慢地点头。
  “是。”
  紫微下意识地勾起了一个微笑,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思念了千年的少女,轻声开口:
  “我爱你。”
  千年已过
  少年早已垂暮,
  你却仍是当年的少女
  
  阿归手中亮起光芒,慢慢回应到:
  “嗯,我也爱你。”
  当年的相遇终究是一场镜花水月,
  梦醒时分,我还是会忘了你。
  
卷三
番外
  阿归在很久之前并不叫阿归。
  她其实有一个正经的名字,记录在无我相族的族谱上。
  她早已经忘了当初是为谁改的名字。只记得那是在盛夏,透过树隙的斑驳阳光洒在地上。
  那个人说:你就像是风,永远不会为谁停留。
  自己生气地反驳:我现在不是在为你停留吗?
  那人轻笑,声音就像是清风吹过风铃,丁丁铃铃的,就带着青春的气息。
  那人说:不如我就叫你阿归吧。
  为什么?
  因为你是风啊,虽然不能一直留在我身边,我还是希望你在离去后可以归来。
  那人的样子早已模糊不清,可这个名字却从那时起一直叫到了现在。
  式微,式微,胡不归? 
 
 “半半,去巡逻吧。”
  
  全文完。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