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者

作者:肖天琪

女人是弱者,但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是弱者,这就说明弱者之间也就是女人之间也存在着欺辱与被欺辱。
如果被男人欺辱,那感受也许是魂耗魄丧般身不由己的痛苦;但出于弱者的本能,事后在精神上存在着巨大创伤与痛苦的女人,也能够有理由的忍气吞声的活着,亦或者选择放弃活着,我想这都能够被理解。因为男人是强者,恃强凌弱是这个世界的惯例。可如果欺辱的人是同类,就是被同为女人的人欺辱,这我曾经百思不得其解。虽魂耗魄丧般身不由己的痛苦一样存在,却含混地想着:你为何?你怎会?你怎会对我有这般的狠毒?我们同为女人,有着完全一样的器官;有着一样屈居于男人之下的柔弱;更有着命中注定的不易。想来那时你是不会想到这些的。
五年的囚禁,五年的□□与迫害,我想这是我一辈子都挥散不去的阴影。我想即便我真的是第三者,你都不该对我如此狠毒。后来我明白了,你心中的恨,那满腔的恨,有大部分是对那男人的。其实都不算是男人,在那个年纪,怎么算得上是男人,男生而已吧。可你只因那男性与生俱来的强大,使得你对其下不了手,所以你就变本加厉地将怒火倾注在我的身上。五年的岁月!五年的岁月我错在哪里!错在我不该接受他?错在我不该答应和你见面?还是错在,在你第一天绑架我的时候,我就该咬舌自尽?我真该在那个时候咬舌自尽,让你心中的怒火无处喷射,最后不得不燃烧你自己,吞噬你自己!
我该复仇!她依然安然无恙!
可我是女人中最软弱的那个,因为我想,我永远不会把别人带给我的伤害再转赠给同为女人的她,只因那句: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可换言之,我是那懦弱的,因为我连复仇的刚强和勇气都没有,即便她囚禁□□我五年之久,我曾经梦一样的五年。
也许男人更可恨。他们总是矛盾的缘由,激化矛盾的催化剂。他们仗着自己的强壮,不去做守卫和平的事情,却处处制造混乱。他无法保护他被嫉妒的爱人,他无法熄灭那爱他的人的怒火,他们只配孑然一身的活着。
耻辱慢慢撕咬着我的每一寸肌肤,甚至被强硬的指甲盖住的部分它们也不放过。我真的好痛苦。可我没有办法自杀,我真的没有办法。为什么?谁在问为什么?因为欺辱我的是和我同为女人的人。
谁能理解我的感受?
难道你不知道么?她在欺辱我的时候,她的心一样是痛的,虽不是为我。所以我说被男人欺辱是有理由自杀的,可是被女人欺辱却连自杀的理由都没有。
每每我纠徘徊于此的时候,我只能想他。这世界我已本无牵挂,唯有我在地狱里获得的那道曙光是我的牵挂。那救赎之光,是我心之所望。
当那道门开启,从闻声而来的脚步,从力度,甚至从慢慢逼近的气息,我都知道,我的救赎来了。我如犬类般蹲在地上,□□,可在他面前却没有一丝的耻辱感,因为我知道他是来救我的。他闪亮的眼睛,他说话的双唇,还有他为我披盖的那件衣服,上面的味道,我仍然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我不奢望我能再见他,我只奢望时间不会退化我的记忆,让我永远记着这些。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