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风玉露相逢-苏软CP

作者:自在燕

等阿紫的日子,反复看山河,看评论,好多之前未留意的细节回看的时候才回过味来,可恨自己文笔太差,好多想法都写不出来,咬笔头苦恼中~~~~~~
苏苏和软软现在是我的心头大爱。前半部软软出场太少,看不够啊,希望后半部能章章出场。在相思里就对她充满了好奇,一个家世,容貌,品性,才情每一样都是传奇的贵女,为何能平等待阿落,又如何与剑侠有白首之约,十年不嫁且得知爱人未死已疯后绝然追随。别说是在等级分明的古代,搁在开明的现代,也惊世骇俗。公主招附马常有,公主随游侠流浪江湖,太平盛世,从未听闻。
阿紫给软软取名静妍,百度了下,真正人如其名。静:不受外在滋扰而坚守初生本色、秉持初心,曰静;虽绚烂之极,而无淟涊不鲜,是曰静;人心宷度得宐。一言一事必求理义之必然,则虽緐劳之极而无纷乱。亦曰静。妍:巧慧,美丽,美好
在两人的感情中,软软更早动心,主动表白,大胆倾诉,终于拿下了我们的钢铁直男,耿直BOY苏苏,这也没办法,谁让女孩懂事早,软软又情商高呢。对于一个从小长在道观里,不通世情,心无旁骛的愣头青,指望他自己开窍,难啊。 幸运的是直男愣归愣,但人品好,性格好,本能敏锐,随心而行,结果就把我们软软迷得不要不要的,我们这帮姨妈们在边上心都操碎了。
回看发现了很多有意思的小细节,苏苏第一次注意软软,知道她是个世家千金,觉得像糖人,救下后看着软软笑了,欣慰放松。第二次见软软,正好对阵池小染,打斗中分神受伤,痛悔自己前功尽弃,没护周全,后来明知前路凶险,仍追了上去。救出来以后更是倾力相护,悉心照料,对着娇滴滴的美少女,十六岁直男慢慢体悟到男女有别,偶尔也会为美分神。
一晃四年,二十岁英秀青年再遇十七岁绝色少女,苏苏拉轰登场,软软如坠梦里,芙蓉宴上偶遇,一簇凌霄花,昨日重现,长聊一番,被师兄召回,意犹未尽。真好奇这两只聊了什么啊~~~~接下来是紫金山三救软软,生死与共,软软以为了无生机,绝望表白,苏苏呢,咋见软软又遭劫,差点当场拔剑了,思来想去,还是置师兄叮嘱不顾,救软软去也。在王陵里更是呵护备至,见不得软软受一点伤,流一点血,这就是直男的好处,行动全凭本能,动作比脑子快,所以说软软能表白,也是苏苏创造的机会嘛。这里提醒未婚的妹子,直男好处多,情趣少点人实在,千万不要被口惠实不至的花花肠子蒙了哟。
脱困以后,直男心事暴露无遗,师兄当头一盆冷水,世家江湖鸿沟之别,你就别想了,趁早放手,保软软平安,不伤郡主清誉。师兄反复洗脑,纵然苏苏心里也明白,然情愫已生,忍耐良多仍不能忘,时时想起心中牵挂。 一晃又过了两年多,七夕佳节苏苏忍不住偷见再度露面的软软,隐忍不敢靠近,心中苦涩,在琴声里孑然拭剑,直男也伤情啊。
看书友们都在鄙视傻白甜阮哥,我可是特感激他的昏作伐,多好的机会啊,苏苏软软正大光明的见面,还是经许可的哟,现在大家都知道啦,英雄为美人折腰,阮哥你干得太好了。阮哥后来那么气,很大一部分是气自己给苏苏创造了良机吧。接下来软软光明正大去道观见苏苏,苏苏之前忍了两年,道观里见了银杏树下的软软,估计也是踌躇良久,但终是忍不住。远看你都忍不住,近了更别想忍住了,软软真情流露,无一不动人,苏苏如何抗拒得了嘛。 此时此刻,佳人在怀,豪情顿生。这时苏苏二十三岁,软软近二十,很快阮哥知悉两人□□,苏苏提亲被拒,言及待软软孝期满后迎娶。
一晃苏苏二十六,软软守孝两年里,两人偶有见面,回山时与师兄喝茶提及犀明茶,提亲以及婚后安排诸事,可见苏苏软软是如何期待未来。苏苏说:“我以前别无杂念,一心精进剑法,以为会像你一般入道守山,却意外对她动了心。她有那么多王孙公子追逐,唯独属意我,我怎么能辜负。我知道你一番好意,也知她身份特殊,实在无法,我就带她隐姓化名去往山海之边,天大地大,终有相守之处。”苏苏首次毒发。想起后来十年分离,我都忍不住哭了。杀千刀的薄小人,小左下手太轻了,阿紫你一定要让他痛苦的活着看到苏苏软软幸福。
有书友觉得软软很弱,我觉得远非如此。世家小姐,第一次落入食人屠户之手,隐忍逃出,后落入花间梼手中,受尽折挫。十三岁从未经历苦难的娇小姐没崩溃,不扯后腿,不颐指气使,尽心照顾苏苏,怎么看怎么难得,对比温白羽,高下立现。 厉王陵里种种可怖,怕到极处也只是抓紧苏苏,不添乱还帮忙。苏苏昏迷,生死不明,黑暗中独自守候,与死人为伍,这份坚毅男儿莫敌。与疯子相处一月,自己装疯卖傻两年,身边危机四处,能全身而退,试问几人能做到。更别说与追魂琴斗曲,以软软之聪慧,王府如临大敌,她焉能不察,却毫不退缩,从容应对,这份定力,无人能及。 除了不会武功,软软那一样不是顶尖,她要是出生在江湖,一样成就不凡。写到这里,突然觉得苏苏在心智上还没达到软软的高度呢。
最后是十年空待,真的是长长的孤寂的岁月。世人不理解,家人不支持,无人可倾诉,无人可分担,我都不知道她是怎么挺过来的,除了眉间的淡郁,世人眼中的软软仍是清冷高华的琅琊郡主,不损家声,不伤亲慈,只因她早已学会静默的深埋,孤独的等待。
我等凡人常常受世情所迫或性格所致,行事反复,软弱屈服,违背本心。设身处地想想,有多少人迫于压力做自己不喜欢的工作,凑合结婚,委屈生子,如是种种。而阮阮出身尊荣,得家族庇佑,也承载家族期待,需有所回报,不成婚压力得有多大。从长成起,所求者众,是无人不可嫁,无人不可选,十多年来,该有多少人软硬兼施的蛊惑,便尽手段的逼迫,软软能矢志不移,太难得了。 相比苏苏的十年一梦,软软清醒的坚守更艰辛。
  [回复]
[1楼] 网友:玲珑果  发表时间:2018-07-09 14:08:27
写的真好,复更前又重温了一遍
[2楼] 网友:等你烟火清凉  发表时间:2018-07-09 14:20:09
大赞。写得超好(。・ω・。)ノ♡
[3楼] 网友:沼跃鱼  发表时间:2018-07-12 15:18:31
写的真好
  • 评论文章:一枕山河
  • 所评章节:2
  • 文章作者:紫微流年
  • 所打分数:2
  • 发表时间:2018-06-29 12:5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