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安星性转番外——盛安馨的场合(3)

作者:狂想的塞西莉亚

【阅读提示】:全员性转版盛安星番外之三。承接性转番外中篇。
一直想从大大那里知道盛彦禾的情报,因为目前信息有限胡乱揣测写的,和大大的小说无关。
美好的人物剧情全是江溯大大的,为大大献上掌声赞美。一直觉得小盛的感情沉重有他父亲的锅,所以给盛彦禾加了额外的戏。如有ooc,全是我的锅。本文与江溯大大的小说的无关。侵权立删。

【姓名对照】:
盛安星-盛安馨(女)
锦林-锦林(男)
陆肖铭-陆肖茗(女)





这样不好。……她根本无法控制。

盛安馨看着锦林侧躺在床上,耳边的红痣若隐若现。他稍稍一偏头,那颗红痣就完完全全地裸露出来,在阳光下透明的耳廓处显得那样可爱。让她想吻上去。

于是她就这么做了。

锦林睁大眼睛看着她——哪怕这样也可爱极了——一副受到了惊吓的样子。她简直快被这个人的这副表情逗笑了,于是脸凑得和他更近,恶作剧般地想看他露出更多表情。

陆肖茗事件发生之后,她少有的如此放松。锦林在她身边,没有乱七八糟的人来打扰难得的清净,而且这个人还呆呆地不知道讨价还价,平白让她得了不少便宜。比起之前那些在学校只能擦肩而过的日子,现在的朝夕相处简直像偷来的运气。只是她近日俗事缠身,为了准备感恩日不得不经常离开锦林身边,工作的时候心情都忍不住浮躁起来。好不容易人乖乖地待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她一边处理工作,又一边忍不住分神,有时开始觉得学生会长的职责前所未有的令人厌烦。

好神奇。她想。父亲在母亲身边时也是这种心情吗?

以前举足轻重的事情,现在好像都不大重要了。这个人的存在仿佛漩涡一样,只要靠近一点心神就被吸引。然后,什么都不太重要了。只要他在自己眼前就足够了。

仿佛之前赖以生存的东西都可以弃之不顾。仿佛……从此就依附这个人而活一样。

她不讨厌这种感觉,反而因为这种一厢情愿的联系而更加沉迷。但这还不够。她渴望的远比锦林渴望的要多。现在从锦林身上得到的不过是杯水车薪。她想拥有他,也想被他拥有。想近一点,再贴近一点,直到近到共享体温和呼吸。仿佛只有时刻听到他的声音,感受到他的身体,才会让她真正安心下来。

只是锦林对这样的亲密有些无法适应。她也察觉到了,但她不想再忍耐。

在陆肖茗事件发生的当晚,她的愤怒和恐惧到达巅峰。但锦林不在身边,她只能一个人强迫自己冷静。她不断地思考不断地琢磨,最后把所有错误都归咎于自己。

我为什么会让锦林有机会接触到陆肖茗?如果他接触不到那些碍事的人,那他就不会上陆肖茗的车。

我为什么会让锦林有机会做出选择?如果他从头到尾就没有选择,那他自然不会决定保住陆肖茗、让我离开。

锦林没有错。

是我大意了。我做的还不够多。

她想通了之后,觉得总算找到了对的方向。于是自然而然地表现得更加主动强硬,特意在自己本来就繁忙的日程里把关于锦林的事情提上顶端。MO上被她追着锦林跑的势头搅得一片血雨腥风,其中属圣帕里斯的男性群体反响最为热烈——被校园里最受欢迎的PA如此倒追,求问锦林到底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还是真实身份是皇室私生子? 也有别有用心的人讥讽盛安馨感情用事下自降身份:一个普通暴发户家的儿子,哪里值得万人之上的盛安馨拼上自己的世家身份为他铺路?但这些评头论足大部分都随着时间流逝而渐渐消散。最后,很多人也只能叹服盛安馨的坚持不懈,感慨一句 “盛家出情种”罢了。

这些插曲对盛安馨没什么影响。她的时间精力有限,大部分都投资到锦林身上。那天在二人独处的时候,锦林问她想要什么生日礼物。她就对他说了。她没想到自己会这么明显地、简直迫不及待地暗示出来。在交往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提出这样轻浮的要求,锦林会怎么看自己?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反常地根本没有想过后果。结果这个人好像比自己还要害羞,一句完整的话都支支吾吾地说不出,又让她想要叹息着吻他。

固执又单纯,这样的性格究竟是怎么养出来的?她忍不住要纵容他的天真,却又带点报复性质地想:是你选择了陆肖茗,你让我受到这样的折磨。锦林,我怎么会让你独善其身?

但现在,她还不想逼迫他。

好像面前有一条看不见的线,一旦跨过,就会永无止境地跌落下去。



感恩日这样的校园活动,父亲盛彦禾不会出席。但她知道父亲很快就会知道锦林的事情,事实上她已经计划好如何在父亲面前介绍锦林。她并不担心父亲日后会为难他——盛家家主不会失礼到暗地对自己继承人选中的伴侣恶意攻击。而且,能让现在的家主情绪波动的事已然很少了。盛安馨有时觉得,他每天除了陪陪那些形似母亲的玩具之外,对待任何事都好像隔岸观火一般平静得可怕。此间的火烧得再旺再烈,都与盛彦禾无关——哪怕燃尽芸芸众生,烧空盛家和他自己,都无法再给他的生活带来任何悸动了。

但是在盛彦禾回到九川之后,她还是想试探一下他的态度。于是在一个放学回来与锦林道别后的下午,她来到父亲的房间。盛彦禾听见她的声音,在落地窗前转过身。他背后残阳如血,把室内照成仿佛灼烧一般的暗红色。

她第一次在家人面前说起锦林,装作不经意地提到他是一个优秀可靠的同龄人。听到锦林的名字,盛彦禾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或许他早已经知道她和锦林的事情了。她莫名觉得这段时间十分难熬,于是加快了语速,汇报公事一样草草结束,然后等待父亲的回应。

暗红的光线粘稠而沉重,打到人身上带着落日的余热。

父女之间安静了一会儿。有一段时间,盛彦禾好像在长久地出神。直到他总算把视线落到她身上,慢慢地说:“安馨。”

她盯着她父亲。盛彦禾还是平静的,只不过这时他看上去更真实了一些。

“你要小心。”盛彦禾说。

她等待了一会儿,才发现这就是父亲要说的全部内容了。盛彦禾垂下眼睛,又回到之前那种安静的状态里。他整个人看起来极舒缓极放松,盛安馨却觉得这个房间、连带着自己的父亲都让她有些不适。她从房间里走出来,不自觉地思索着他的话。父亲想让她小心什么?他莫非已经知道陆肖茗的事了?还是提醒她注意谢家,或者要加倍谨慎地对待锦林?

她穿过玻璃的走廊。窗外正是黄昏时刻,整座山林都披上淡红的余晖。四周安静得可怕。偶尔听见远处某种鸟雀的空旷的啼鸣。明明是见惯了的景色,如今她却觉得难以忍受。她又想起锦林。如果他在,她不会觉得现在的一切都索然无味。他在,她就可以安慰自己不像父亲一样活得死气沉沉。

——我渴望的,我想要的,只有你。

这时,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有哪里出了问题。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绿苏  发表时间:2019-08-06 13:26:02
啊啊啊啊啊 我有抢到沙发了吗 太太你太棒了 给你打电话
[投诉]
[2楼] 网友:绿苏  发表时间:2019-08-06 13:26:19
啊啊啊啊啊 我有抢到沙发了吗 太太你太棒了 给你打电话
[投诉]
[3楼] 网友:狂想的塞西莉亚  发表时间:2019-08-06 14:03:44
!!谢谢绿苏亲;)
[投诉]
[4楼] 网友:目标变成欧皇  发表时间:2019-08-06 14:44:43
我天!厉害厉害~
[投诉]
[5楼] 网友:落摇  发表时间:2019-08-06 21:50:29
小心?小心自己的心么?
ps,写得太太太好啦,笔芯
[投诉]
[6楼] 网友:狂想的塞西莉亚  发表时间:2019-08-06 22:18:16
谢谢!
笔力不好没写出来。这里暗示的是盛彦禾觉得盛安星在走自己的老路,警告他小心吸锦林吸上瘾:)
就像他自己吸左教授吸上瘾,结果一朝人没了自己也死了一半……的感觉
[投诉]
[7楼] 网友:表面笑嘻嘻  发表时间:2019-08-07 11:50:19
希望多更
[投诉]
[8楼] 网友:灵犀  发表时间:2019-08-07 20:59:55
盛宴和那里看懂了!写的很棒啊!!!
[投诉]
[9楼] 网友:改名专业户  发表时间:2019-08-07 21:09:05
天呐好棒啊!!!!神仙!!!
[投诉]
[10楼] 网友:WTF  发表时间:2019-08-08 05:26:41
给大大献上膝盖!!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