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安星性转番外——盛安馨的场合(2)

作者:狂想的塞西莉亚

【阅读提示】:全员性转版盛安星番外之二。此为续作,承接性转番外上篇。深觉盛股可能不保,为盛安星拉票保平安。
美好的人物剧情全是江溯大大的,ooc全是我的。本文与江溯大大的小说的未来走向无关,纯属读者yy之作,部分直接引用了江溯大大原文,求大大原谅。侵权立删。
【姓名对照】:
盛安星-盛安馨(女)
锦林-锦林(男)
陆肖铭-陆肖茗(女)
谢昱-谢毓(女)
舒望-舒望(男)
周沛嘉-周沛嘉(男)
顾洋-顾洋(女)
盛安馨的担忧不是空穴来风。自从开始和锦林交往后,她一直觉得心神不安。狂喜后的不真实感和思虑过度的疲惫在此时放大,反而让她在本应最紧张的时刻懈怠了一些。
然后,她的恐惧应验了。
盛安馨拉开车门的时候瞥到反光玻璃里的自己面无表情。她一向擅长做表面功夫,完美无缺的笑容是默认表情,现在看到自己在镜中的神情,连自己也觉得陌生。
十分钟能发生什么?
很多了,她想。陆肖茗是个什么样个性的人,她再清楚不过。她不是没有因为过去的情谊犹豫过,也不是没有想过昭告她和锦林的关系后陆肖茗会有所收敛,但自从看见那次从食堂匆匆离去的陆肖茗的神情,她对她的戒备就提到了令自己都惊讶的高度。当听闻锦林被骗进了陆家的车被迫和陆肖茗独处的时候,她居然不合时宜地产生了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盛安馨想得很多,也很远。这是她一贯的优势。而陆肖茗的优势是不择手段,而且一旦卯上对手就像条疯狗一样毫无顾忌。家庭背景和成长过程导致二人在面对压力时处理问题的方式天差地别。在盛安馨的计划里,她和陆肖茗的对峙本不该发生在她和锦林公布关系后这么短的时间内。甚至只要计划得当,她更希望能一点点把陆肖茗从锦林的视野里清除,像把石子投入大海一样把一个人的存在埋葬得悄无声息、不留痕迹。这是她解决问题的方式。而陆肖茗不一样。她幼稚得令人发笑,但却足够疯狂。盛安馨没有预料到这件事对陆肖茗产生了多大的刺激,更没有亲身体会过陆肖茗发疯时的狠劲,转眼就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听到消息时她头脑一片空白。她甚至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在愤怒。等她真正回过神的时候,她已经要直直撞上陆肖茗的车了。
她从车上下来。
她勒令陆家的司机打开车锁。
她拉开车门。
锦林和陆肖茗纠缠在一起。她一眼也不想多看,脑子里空白得更加厉害。那片空白几乎漫进眼睛里,让她眼前都雾蒙蒙得看不清东西。她把那个人拉出车子,把他拽到路灯下检查他的状况。那人非常狼狈,领子松松垮垮,纽扣被拽掉了两颗。她的视线停留在他的嘴唇上,然后她伸出手,粗暴地刮去他唇边的口红印。接下来她看到那个人锁骨下的痕迹。
陆肖茗。她的脑中无意识地重复这个名字。陆肖茗。
他是我的。
明明是我的。
陆肖茗,你怎么敢——!!
思绪停滞,然后一切理智被爆发的怒火吞噬得一干二净。陆肖茗真厉害,她真是小瞧她了。她根本不应该自作聪明地认为陆肖茗会从她下手,更不应该觉得自己有时间慢慢部署把陆肖茗从锦林的眼前抹去。她回忆起陆肖茗的神情,回忆起她看向锦林的眼神,悲伤的、哀痛的——以及那些更加真实、不加掩盖的阴沉、炙热、和歇斯底里。……让毫无防备的锦林面对陆肖茗?她为什么会犯这样的错误?她怎么可能犯这样的错误?她分明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摆脱父亲的阴影——
算了。盛安馨本能地制止自己想下去。这些都无所谓。
——既然陆肖茗敢做她想做的,那她为什么不能做她想做的?!
愤怒撕开平静的表皮,露出狰狞的内里。盛安馨长相漂亮、气质温和,是圣帕里斯公认的外交门面,言行举止间的进退有度和从容不迫仿佛坚不可摧。但此刻她的谦和被膨胀的怒火撕裂,恶意滚烫得令人尖叫颤抖,让她连保持面无表情都觉得无比困难。
对方还在叫嚣着什么,她根本不在乎。陆肖茗不会说话做事,是因为陆冰惯着她,皇室惯着她,但总得有人让她学会闭嘴低头。陆肖茗模样凄惨,背上沾着血,迎上来一副绝不还手的架势。她看在眼里,觉得对方这些惺惺作态简直像从她父亲的那些女人身上学来的,几乎要冷笑出声——你在谁面前装无辜可怜?
但这套对锦林管用,锦林抱着她让她停下来。她死盯着陆肖茗,不去看锦林,感觉像被人用玻璃生生捅进了胸口,痛得让她连声音都颤抖起来。她想转身质问锦林,却又可悲地发现她不想让之前付出的努力因为这一次失控而付诸东流。
最后她被锦林劝走,情绪却比来时更加暴躁狠戾。因为迁怒,她无法控制不对锦林摆脸色。直到回到自己家里,锦林笨拙地试图哄她,她才勉强平静下来。但是今夜实在太长了。锦林接了顾洋的电话,顾洋催他回家。又有人要把锦林从自己身边带走。她根本无法装出云淡风轻的样子,索性直言不讳:“能不能留下来陪我?”
自从母亲死后,她已经很少说出这样示弱的话了。
锦林拒绝了她。
她不想再听到更多的推辞和解释,于是她沉默下来,静静看着锦林换好校服和大衣。在车上她提起感恩日的话题,刻意说到要见他的家长,就看到那人的表情变得忧虑沉重。一时间,压抑下来的怒火又要翻涌上来。
——锦林,你把我当成什么?
她到底忍住了,把人送回家里。然后落荒而逃。
这一个晚上她没有合过眼。只要在黑暗里闭上眼,她就会想起陆肖茗的放肆叫嚣和那人的排斥拒绝。管家来到她面前,询问她发生了什么事,用不用和家主联系。她厌烦得只想一个人待着。偌大的宅子关了灯,漆黑一片。盛安馨把窗帘打开,月光从飘窗外洒进寂静的屋子。她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只觉得房间里安静得令人发疯。几小时前锦林就坐在这里,她只要合上门,说不定他就走不了了。现在就会在这里陪她。
还不到时候。
现在还不到时候。
她深呼吸平静下来,尝试露出平时的微笑。这次她没有让自己失望。这一晚上彻夜难眠,她想着陆肖茗,想着谢毓,想着舒望、周沛嘉,甚至想起姜秋池。所有和锦林有关的人,看似无关的人。她一个个仔细想了一遍。
第二天,她早早地去锦林教室门口候着,看到他从屋内出来,见到她时明显怔了一下。但是看着她排练出来的微笑,他好似松了一口气,如她所愿地来到她身边。
她看在眼里,内心冰冷,笑容明亮。
“当然是怕你假装看不到信息偷偷溜掉。”她的视线锁定在他身上,思量着语气,最后半开玩笑地说。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绿苏  发表时间:2019-07-30 12:19:34
书到用时方恨少!也只能词穷的喊666了
[投诉]
[2楼] 网友:poq  发表时间:2019-07-30 12:32:47
厉害
[投诉]
[3楼] 网友:改名专业户  发表时间:2019-07-30 12:41:42
天呐!!!!!!6666666
[投诉]
[4楼] 网友:东京巨蛋尖晶石  发表时间:2019-07-30 12:47:42
其实这不是性转的问题呀。。。。。。是站在谁的角度,不性转 站盛的角度,那也是委屈的呀,性转了 站锦林的角度,锦林也是同样有顾虑的。面对难以捉摸让人透不过气的伴侣,不管她是男的还是女的,都会下意识逃避
[投诉]
[5楼] 网友:狂想的塞西莉亚  发表时间:2019-07-30 13:36:52
是的,确实是这样。之前我是在写这篇番外的时候才觉得小盛是真的委屈,第一遍看作者大大的原文主要是被小盛的暴怒和冷淡吓着了…
[投诉]
[6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9-07-30 14:41:22
写的太好了,从小盛角度来说真的是这种感觉
[投诉]
[7楼] 网友:皎辽  发表时间:2019-07-30 15:58:07
贴切啊!
[投诉]
[8楼] 网友:candy  发表时间:2019-07-30 16:42:36
我的妈诶,只能献上膝盖
[投诉]
[9楼] 网友:cassie  发表时间:2019-07-30 17:30:40
太可了!
[投诉]
[10楼] 网友:目标变成欧皇  发表时间:2019-07-30 18:35:41
妈耶写的太好了,小盛本来就患得患失,锦林还总是不解释只一味地让人相信,换了谁都要多想,而且锦林不怎么主动,感觉这个恋爱她从一开始就不抱能he的想法,而且叫恋人间沟通最重要,不让恋人误会比让他嘴上的一味的放心难道不是更应该做的吗,心疼小盛
[投诉]
[11楼] 网友:狂想的塞西莉亚  发表时间:2019-07-30 21:33:50
真的是这样。而且私心觉得只要锦林拿出对待学习一半的态度对待盛安星,就不会有这么多糟心事了(果然学习才是最大的情敌吗
[投诉]
[12楼] 网友:狂想的塞西莉亚  发表时间:2019-07-30 22:57:58
求大大看在两个孩子还是初恋的份儿上手下留情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