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关禁闭的小2和小13章

作者:八千

-
不知道为啥老高审看不见章节,暂时放这里,方便重温的和追文的客官~~~~合掌~~~
————————————————————————
第二章 前任
这个城市很大,出租车穿行于无数个红绿灯间,计价器跳了许多次,也不过是从一个繁华区到了另一个繁华区。
到地方下车时,司机大叔忍不住对秦橙说了一句话,他说:“小姑娘你挺好看的,就是脸色太差,不要再廋了,健康最重要啊!”
他却不知道,如果可以的话,这姑娘宁愿付出任何代价以换取身上健康长肉,而不是什么都难以吞咽,还动辄腹痛腹泻,甚至腹积水。
然而这句话是出于善意,所以秦橙并没有解释什么,甚至还感激地笑了一笑。下车之后她果然就去附近便利店买了几盒糕点和一杯热咖啡,又到书报亭买了份报纸,然后找了个干净的能晒到阳光的花坛,在绿叶花丛边铺上报纸从容坐下,再拆开一盒糕点,慢悠悠吃起来。
这么做的秦橙,就和所有逛街累了的年轻人没什么两样了,仿佛她大老远特意打车过来,就只是为了这么晒晒太阳吃吃喝喝而已。
但每一分钱都精打细算过日子的秦橙当然不可能大老远来晒太阳,她看似漫不经心地慢悠悠吃喝,眼睛却始终瞬也不瞬地盯着某个地方,目光中带着某种期待。
在她不远处有一栋高层商务写字楼,高大的主体建筑旁是一栋半独立的裙楼,玻璃幕墙的三层建筑体造型优雅大气,和周遭的绿化树木相互呼应着,既保障了私密安全,又有一种朝气蓬勃的生机感。
除了秦橙,其实附近还有不少年轻人对这栋建筑表现出了或多或少的兴趣,甚至有一些手持摄像器材的人反复在周遭鬼鬼祟祟徘徊着,却都被尽职尽责的安保人员阻隔在了建筑物外。
他们专注它,是因为里面的熠熠星光娱乐话题,而秦橙关注它,却是为了一个人。
是这个人几乎一手缔造出了其中的熠熠星光。
只用了,区区四年。
然而这样的人物显然不是你想看就能看得到,哪怕秦橙已摸索出了最佳的观测位置,哪怕她能耐心无比地等待上四五个小时,依旧是一无所获。当疼痛开始降临时,她不得不在咽下大把药物后偷偷叫车返回了家,以避免引发任何不必要的关注和关心。
这样的小挫折似乎对秦橙没什么影响,因为第二天她又去了,甚至去得更早。对那附近的环境她显然是比较熟悉的,至少知道哪里有洗手间,哪里有便利店,哪里比较隐蔽,哪里又适合观察,如果不是身体拖累,恐怕埋伏个一整天都没什么问题,堪比最尽职尽责的狗仔记者。
不过运气这次依旧不在秦橙这边,即使第二天她去得更早,更耐心更专注,等不到就是等不到,待到夜深回来后,她原本就不好的脸色也变得更糟糕了些。
第三天秦橙没再去,不是她不想,而是她不能,她甚至连房门都没办法出——大约是连续两天消耗精力的缘故,当天夜里她的睡眠很差,一个晚上醒来数次,几乎每隔半个小时就会醒一次。更糟糕是后半夜开始持续腹痛,疼痛感甚至一度放射到了腰背部,大把嗑止痛药也无法立即见效,一直折腾到早上天光大亮,才一点点缓和下来。
这么折腾的后果是接下来秦橙只得陷入到断断续续的昏睡中,几乎整天都没下过床,连饭也没吃,全靠房东大妈好心给的两个水果填肚子。
即便都搞成这样了,到第四天时秦橙依旧强撑起身,慢慢收拾好自己后打车来到了老地方。这一次下车之后,她甚至还特意去附近的西点屋,买了两个小小的草莓蛋糕。
这天仍然风和日丽,秦橙抱着小蛋糕,在花坛边一直坐到下午,终于在三点多的时候,看到了一辆熟悉的商务车从前面道路缓缓拐过,不紧不慢地停在了那一栋三层建筑前面。
大门口的保安立即迎了上去,而秦橙则缩了缩身子,将自己蜷在花草灌木之后更不起眼的地方。
车门打开,下了来一男一女。男人大约三四十来岁的模样,身材颇高大,外貌也不错,可称得上西装革履风度翩翩。而女子则相对年轻,一身剪裁典雅的女装配上精致漠然的五官,哪怕走在男人身边,气势也半点不减。
两人下了车后,一边旁若无人地交谈着,一边不疾不徐往建筑物内走去。虽然不知道具体在说些什么,但看起来气氛融洽自然,男人时不时会做几个夸张的肢体动作,每当此时,女人的唇边便会挂上几分笑意。
斜对面的花坛阴影里,秦橙毫不在意地扫了一眼那男人,之后目光就一直死死锁定在女人身上,她原本暗沉沉的双眸中此刻却明亮有神,眸底明显翻涌着各种复杂的情绪,那些情绪如此浓烈,以至于在她眼角逼出了一丝水气。
可惜,从下车到进门,满打满算也并不需要多少时间,当定定目送那道身影消失之后,秦橙收回视线站起身,接着打开了一个蛋糕盒,捧着它低着头,轻轻哼唱起了一首轻快的歌。
这是一首下至三岁孩童,上至耄耋老人都会唱的一首歌,旋律很简单,歌词更简单,从始至终就六个字——祝你生日快乐。
秦橙低着头小声哼唱了好几遍,终于再次将目光投向那大楼,低声喃喃道:“二十九岁生日快乐,楚芹意。”
然后她将蛋糕放在花坛上,转过身,蹒跚地,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分掉了一个蛋糕,其实还剩下一个。回到住所后,秦橙将这个小蛋糕切分成了三块,一块送去了二楼小夫妻那里,以感谢他们之前借出的热水,另一块则送给了房东大妈,以感谢她昨天送来的水果。
“这是我朋友的生日蛋糕,有多的,就带回来给大家分享一下,福气越分享越大嘛。”她这么解释道。
然而秦橙自己清楚,所谓的感谢只是个借口,她只是希望借由这样的分享,假装自己真的给对方过了生日一般。
“啊哟,小姑娘就是客气,谢谢啊。”房东大妈笑眯眯接过蛋糕时,不忘挤眉弄眼问一句:“什么朋友?男朋友?”
某意义上,房东大妈比小夫妻难缠得多,也八卦得多。平时秦橙都是打太极的,但这天不知怎么,她突然也想有个人交流几句,于是犹豫了一下,就如实答道:“不是男朋友,不过……算是前任吧。”
房东大妈闻言笑容一僵,旋即扬起了一个更大的笑,安慰道:“前任?好啊,做得好!你生病那么久都没见他来照顾你,可见不是好东西,早该把这种人踹掉了!等以后你身体好了,阿姨帮你介绍更好!放心,阿姨路子广得很!”
她并不知道秦橙的真实病因,只晓得小姑娘有慢性病三天两头得跑医院,有时候还会住一段时间院,却并不知道是绝症,所以才有此一言。
秦橙黯然笑了一笑,交流的欲望突然间又如退潮般荡然无存,于是寒暄了几句,便告辞回到了自己房中。
或许自己真是做恶毒小人的料,辜负了别人,伤害了别人,结果有人还帮着自己向着自己,唾骂对方不是好东西。
黯然回到房间后,秦橙什么也没做,只是坐在桌边,一口一口吃掉了最后剩下的一块蛋糕。草莓很红,蛋糕很香,可吃在秦橙的嘴里却什么都是苦的,大约吃了太多药,她的味觉不知何时渐渐麻木了,大部分时间都品不出多少滋味,只能机械性地咀嚼下咽,运气不好的话吃完后还会恶心想吐。
这次也是如此,一块蛋糕下肚,恶心感很快袭来,秦橙弯腰抱腹蹲下了身,努力控制自己试图不要吐出来,却到底没法敌过本能的生理反应。
看着垃圾桶里的狼藉,女子闭了闭眼,最终还是勾起了一个自嘲的笑。
“确实,我是没资格吃你生日蛋糕的啊……”她低声道。
对不起,辜负了你。对不起,伤害了你。对不起,把我们的心,当做了贩售的交易品。
对不起,即使到现在这一步,其实我也并不感觉后悔。
曾几何时开始,只有当浴室中热气缭绕最盛时,秦橙才有勇气看一看镜子中的自己。那是自己,也已不再是自己。镜中人瘦弱,干瘪,过分消瘦的身躯上一条条肋骨痕迹清晰可见,原本顺滑乌黑的头发因为缺乏营养,变得如杂草般干枯,而某人当年最爱的白皙肌肤,则泛着一层不健康的蜡黄,那是黄疸并发症留下的痕迹……
这还不是最糟糕,最糟糕的时候,因为腹腔积水,小腹会肿胀凸起,配合干瘦的身体就宛如地狱中的饿死鬼般可怖,任何家属第一次看到这种状况时,眼神里都会无可避免地带上发怵与畏怯。
哪儿有什么优雅的病患?哪里有什么美丽的死亡?再姣好鲜艳的花朵凋谢后也是焦黄枯槁的,大多数人将死未死时的模样,甚至可以说是一种丑态。
秦橙并不打算经历那种丑态,她希望更安静一点,更平静一点,甚至于,更主动一点。
至此,诸事已了。
当夜,在底楼浴室里舒舒服服洗完澡后,秦橙一身轻松地回到了屋中,她烘干头发,换上自己最喜欢最舒适的睡衣睡裤,然后拉上大灯,只留下床头柜边的一盏小台灯照明,于是整个房间内,就充斥了满满的暖黄色。
借着温馨的照明,秦橙先调整了一下电子闹钟,明天一早,这个闹钟会以十分钟一次的频率响起,老房子的隔音并不算好,相信吵闹个几次,房东大妈就会来敲门,进而掏备用钥匙开门查看。
调好时间,她便将两个信封放置到了闹钟旁。其中一个信封很厚,署名是给房东大妈的,毫无疑问,她的任性选择会带给这位老阿姨很大的困扰乃至惊吓,所以信封里除了致歉信外,还留下了万余现钞,相信这会好好补偿到老阿姨备受惊吓的心灵。
而另一个偏薄的信封,是留给自己父母的,里面话不多,再多的话也安慰不了失去独女的双亲。虽然这几年在她的刻意而为下,和父母的关系一直比较疏远,但她知道他们是爱自己的,犹如自己爱他们。所以唯一能做的,也仅仅是尽量降低他们得知真相后的懊恼和后悔,毕竟那和悲痛一样,太伤身。
安排好这些事后,秦橙给自己倒了杯温水,将药瓶里的全部药物分批灌下肚,其中就包括一瓶她偷偷积攒许久的安眠药。
然后她关掉台灯,合衣躺到了柔软的床上,在闭上双眼之前,还顺手将衣服的每一道皱褶都抹了抹平。
到头了,真是太累了……这个模模糊糊的念头过后,意识便开始渐渐涣散。
真正体验才知道,意识的涣散并非瞬间完成,这有一个过程,而迷糊中的秦橙甚至有些享受这个过程。或者是服下的药物中有大量止痛片的缘故,如今意识模糊的她仿佛飘在云端,只觉得放松又舒适,饱经病痛的躯体也轻飘飘化作了云朵的一部分,再也不会折磨她一丝一毫。
轻盈,舒畅,宁静,安心……久违的感受纷纷回来了,被它们所环绕着,似已置身天堂,且将永远如此……
已没了时间概念,然而,不知何时,竟有一丝丝声响遥遥穿透云层而来,沉闷微弱,却固执地回响着,打破了白色天堂的安谧……
什么声响?尚未散尽的意识微微聚拢,为什么如此熟悉又怀念?太令人介意了,朦胧的意识因此越聚越多,终于再次凝结成了一丝清醒的神智——那是,手机铃声。
是手机铃声,一道特殊设置的手机铃声,代表着一个特殊的人,数年不曾再响起的清扬旋律,是曾经的她亲手弹奏的!
一念至此,天堂骤然消失,蓦地睁开眼,回归了现实的黑暗!
为什么这个旋律会响?为什么是在今天?电话那头真的是她吗?她来做最后的告别了吗?药性已然发作,虽有一丝清醒,但更多是混乱,脑子里仿佛煮了一锅粥,身体更是瘫痪了般没有知觉,几乎难以挪动半分。
但秦橙依旧勉强找回了一点身体控制权,伸出颤抖的胳膊去摸索,手机铃声一直执拗回响着,和当初分开时一样执拗,那时候秦橙可以强忍着不接,但这一刻,生命只残余最后一丝的时刻,她再无力考虑后果,一心只想再听听那声音,哪怕只是呼吸声!
再一点,还差一点,快了……手机在平时的小背包里,而背包就放在床头柜边,平日伸手可及的距离,如今却似翻越千山万水,好不容易摸索到了,却连拿包的力气也没有,只得将手探进包里去摸索。
在哪里?明明都感受到了铃声的震动,在哪里?容量不大的背包此刻竟成了个仓库,指尖反复摸索却触不到真正想要的东西,秦橙视线不清□□,原本聚拢的意识竟又开始模糊,连铃声都渐渐有些缥缈不定起来……
绝望之中,她做了最后一次努力,倏地奋力撑起身,将手探出更多摸索更深,有那么一秒,她也似乎真的感觉触握到了震动。
然而下一瞬变故陡生!太过用力之下,不协调的肢体猛地碰翻了柜上背包,黑暗中只听得一阵噼里啪啦的东西落地声,紧随其后的,是咚的一声巨响!
之后,一切就都安静了下来。铃声没有了,喘息没有了,乱七八糟的动静都没有了。一片昏黑中,只有撒了一地板的背包杂物,以及从床上摔落,倒伏在杂物上的一具瘦弱躯体。
不多时,有殷红的液体缓缓从那身躯下渗出,蔓延,一点点汇成了黏黏稠稠的蜿蜒小溪。
真可惜……并没多少痛觉,所以秦橙并不在意倒地时刺入身体的尖锐物是什么,此刻满满充斥她胸中的,只有无尽遗憾。
而后,那眼眸中最后一丝隐约的光亮,也完全熄灭了。
——————————————————————————————————————
第十三章 果香
-
虽然没见到开花的过程,但眼看着垂满果实的枝头,秦橙依然感到一阵由衷的喜悦。
其实童年在乡下的外公外婆那里,她也曾见过挂满果的果树,但或是因为亲手培植出来的关系,总觉得这一棵颇为不同。
即使枝头上的累累硕果明显发青尚未成熟,却已散发出了诱人果香,一个个圆乎乎沉甸甸地躲藏于茂密的绿叶间,瞧着就令人颇想尝一尝。
不过,在果树底下顺时针绕了几圈后,发现自己只能抬头干瞪眼的秦橙很快放弃了这一不切实际的想法。
面对不知不觉间已长得颇高大粗壮的树木,身为抱病在身的弱女子,即使有爬上去的心,也没有爬上去的能力了。
还是疏忽了啊……只能等回头再网购一些采摘类的工具再说了……唔,应该有这类工具的吧?实在不行买个梯子也凑合。
初次试图摘果子失败,秦橙略感尴尬地揉了揉眉心,旋即将注意力放在另一个新事物上,那就是隔壁处处盛开的火龙果花。
其实若论抢眼程度,一朵朵绽放的美丽大花要比苹果树吸引人得多。火龙果的花朵要比普通花大,蝉翼般单薄的洁白花瓣层层叠叠展开,露出里面细密柔软的淡黄花蕊,再衬着绿中微黄同样似花瓣绽放的花萼,开得灿烂,却与艳丽无关,而是有一种如幽昙般的圣洁。
这花显然开得极好,大学时也曾养过花草的秦橙赞叹地欣赏了好一阵子,才考虑起是不是该给这些花授个粉。
因为查过相关的知识,她当然知道红肉红龙果据说自花不亲,是需要靠人工辅助的,甚至于怎么弄,也看了个七七八八。
但瞧着眼前这六大株植物,每一株上都有几十朵花,真一朵朵授粉也颇麻烦,而且那苹果树不也结果了么?别说帮忙授粉,连花都没看到。
犹豫片刻,秦橙还是决定弄个对照组。她在杂物箱里翻找了一组刷牙用具,先轻抖花朵,用小盒接住扑扑簌簌落下的花粉,再用牙刷蘸上粉,细细刷在下一株花的雌蕊上。好在这花够大,花蕊自然也大,雌蕊雄蕊很容易分辨,相对也没那么娇弱,倒很适合入门级别的菜鸟。
饶是如此,一朵朵逐一授粉也是个体力和细心并重的活儿,尤其需要时不时蹲下或踮脚……好在需要处理的花朵减半,所以体力方面还算相对轻松。
不错,秦橙只给其中一半花朵辅助授了粉,却留下一半不人工干预,自然便知道差异有多少,以后该如何对待了。
而在亲身体验了授粉过程后,她是真诚地盼着最好两者没什么大差异,否则这样一次次辅助也是个折磨,迟早会累断老腰。
更不幸的是,这天需要立即处理完的活儿,还不仅仅是这么一点而已。
在相对不怎么起眼的一片绿油油中,新种的作物其实都纷纷破土而出冒出了嫩苗,而其中最麻烦的,是需要搭攀爬架的大番茄。
想要番茄长势好,一定得给它搭架子让它攀援而上,这是秦橙在小时候在外公外婆菜园里学到的知识,所以这次购买园艺工具时她也没忘了购买相关物品。
实际上,相关物品买得已经太迟了些……整理着网购的包塑铁管和各种小零件,女子就不免心有戚戚地又望了隔壁火龙果树一眼。
所谓火龙果树,其实并不是树,只是几株长长地围绕主体支撑物攀上去的肥厚仙人掌,看起来很像树罢了。
没错,火龙果其实也是攀援类灌木。知识盲点秦橙早补充了,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地里植物生长太快,网购的攀爬架还在路上就到了需要搭架子的时期,最后还是她急中生智,去杂货店买了十几根金属晾衣杆和两捆塑料扎带,这才勉强搭成了主架,有了现在的仙人掌“树”。
往事不堪回首……如今有了专业用具,两三下便给幼苗期的大番茄植株做好了未来的家,因为种得少,做得更是一个轻松加愉快。
至于数量更多的圣女果幼苗,那是不用忙的,早知其中麻烦的秦橙一开始就买了矮种,虽说每株结果少些,但不必费手脚。
好不容易忙完后,还剩下几根包塑铁管,秦橙原本想将它们放回快递箱中去,但歇息时瞧着这些长长的管子,又看了看那株高高大大的苹果树,突然眉心一动就计上心头。
两根连接在一起的铁管足有两米,而最低垂处的挂果树枝目测高度也不过如此,还是很有希望的嘛……
“乖乖掉几个下来就好……听话……”或者是觉得上次说话有点效,这次举起铁管时,秦橙也不由得下意识喃喃了一句。
随后,才刚瞄准好细树枝敲打了一两下,便有三四个偌大的果实噼里啪啦掉下来,不偏不倚全砸在了她的头上!
幸亏再怎么大个儿,掉下来的到底是苹果不是椰子,所以被袭击的秦橙只揉了揉脑袋便恢复了过来。
恢复后的她也不恼火,笑眯眯地放下管子拍了拍树干,就俯身捡起了地上的劳动成果,当看到上面沾了点泥土时,索性抱着这几个青苹果伸手一攥簪子,闪身回到了屋中。
换了一个空间后,苹果上的泥土也就消失了。无论沾染在什么东西上,那片小天地里的水和土都是无法带出来的,这一点细节秦橙很早就已经留意到了,有时候也乐得利用一下这种便利。
变干净了的苹果滚圆光亮,偏硬,表皮青碧润泽,带着一种尚未成熟时才有的青涩香味,好闻,却似乎不是太好吃的样子。
但存心尝试的秦橙并不以为意,只稍稍冲洗了一下,就整个拿起来咔嚓咬下去了一大口。
脆,且酸!第一感觉果然如此,只是酸却不涩,反而有浓郁的果香伴随酸味腾地充盈满口,甚至透过口鼻影响了嗅觉!秦橙皱了一下眉,被刺激到说不清是香更多还是酸更多,却并不反感,又再多咀嚼几下,就从果酸中品出了隐藏其后的甜。
渐渐地甜味愈发明显,两种味道相互综合作用,到底是变得酸酸甜甜起来,酸主甜辅,脆爽生津,嚼久了腮帮也稍有点酸,却是舍不得停下来。
好吃!秦橙一连啃完了两个才歇气,只觉得有一股果汁的凉意伴随着酸甜气息直通体内,一时间神清气爽,连呼吸都畅通了几分。
若不是腮帮酸软,说不定她还真会将盘中四个大苹果一气吃完才善罢甘休。
大快朵颐的畅快感平息下来之后,摸摸有了饱足感的小腹,秦橙才有点诧异。她很久没这般痛快淋漓地大吃一通了,之前葱蒜等作物做成的菜哪怕觉得好吃,但出于久病者的自觉,她也总会下意识地少吃几口,不敢太放肆。
后知后觉想想,这青苹果的味道固然不错,但也谈不上多么惊艳,尤其酸味还蛮重的,偏偏吃起来就是无比畅快,尤其是那股属于水果的幽幽甜凉,不由得就勾得人欲罢不能。
难道是营养价值不一样的关系?秦橙百思不得其解后索性不再多想,而是把剩余的青苹果切块,端去了隔壁房东大妈家。
是只对自己胃口的偶然现象,还是确实有所不同,看看另一个人的反应就差不多明白了。
随着往来的日益频繁,尤其是经常一起吃饭后,去大妈那串门也就成了一件很随意的事。所以象征性地轻轻敲了两下门,确认了里头有人后,秦橙便径直推门而入,看到了窗边正摆弄绿植的目标。
看到这姑娘是预料中的事,因为她几乎不会离开屋子,所以秦橙也没表现得太惊讶,只微笑着端起水果一示意,道:“来吃点苹果吧,我新买的,有点酸,不过挺新鲜的。”说罢就将果盘放在了茶几上。
毕竟相处这些天了,小姑娘已不再像最初那般躲避人,不过话依旧不多,闻言也不做声,只用行动回答。
但见她很快蹬蹬噔小步跑过来,将手中的东西逐一摆放好,再脱下工作用的手套整整齐齐码在旁边,然后抽湿巾细细擦了一遍手,这才规规矩矩坐下,对秦橙点点头,用牙签叉起一小块果肉放进了嘴里,斯斯文文地品尝起来。
不过再怎么斯文有礼,嚼了几下后她也无法再保持平静,看着平时没什么表情的小脸被酸得皱成一团,秦橙不禁失笑,这才不紧不慢关心道:“是不是太酸了?要是不喜欢别勉强。”
说罢她伸手作势要端开果盘,却被小姑娘拦了下来,她眼中噙着被酸出的泪,却没有吐掉果肉,而是认认真真吃完咽下去,然后叉起了第二块放入口中。
这次那表情没有再变化,咀嚼频率却快了些许,在进食上一直观察对方的秦橙便知道,她与自己一样,是真的喜欢上这味道了。
测试成功,秦橙自己也暗暗长出了一口气,如果水果确实比蔬菜更有效用,那么以后可选择范畴就更自由了,她也不用为种菜伤脑筋。
得出观测结果后屋中便很是安静了一阵子。小姑娘认真吃着盘中水果,秦橙也没再多话,就含笑看着她吃,过了一会儿觉得老盯着人家看不太好,才稍稍移开视线,落在了一旁被摆放得整整齐齐的小物品上。
之前进门时看到对方正在摆弄窗前绿植,如今再看这些物品果然也全与此相关,除了一双沾染了些许泥土的手套外,还有小花铲、小剪刀、喷壶等物品,小巧的工具旁还有几个小塑封袋,其中两个看起来似乎是肥料之类的,而另外一袋……
“那个……里面的蚯蚓都是活的?一般女孩都不太敢碰这种东西,你胆子倒挺大的。”秦橙指了指塑封袋,开了个话头。
小姑娘这时候正好咽下果肉,闻言犹豫了一下,小声嗫喏道:“不……不咬人,是益虫,松土,对植物有帮助……”
说罢她低下头,又赶紧塞了块水果进口中,一副不想多言的模样,但相比最初已算是可以正常交流的状态了。
好歹也是在自己眼皮底下一点点好转起来的,秦橙心中升起微妙的欣慰感,却没忘记刚刚的想法,便开门见山道:“那可不可给我一点?只要几条就好,我屋里也有种一盆草,想给它松松土。”
这次小姑娘嘴里塞着食物,自然不方便再回答什么,不过她连连点了好几下头,显然并没有舍不得的意思。
于是秦橙成功用两个苹果换得几条活蚯蚓,一会儿后就装在袋子里拎回了自己屋中。
虽说只是巧合促成的灵机一动,但趁现在还是独自一人,她决定实施一个设想很久的计划——试着带植物以外的生物去那片天地。
没错,秦橙很早就想过能不能带别的动物去那片湖畔,虽然她并不考虑把那里搞成闹哄哄臭烘烘的农场,但适当弄些能帮助植物生长的小动物还是可以考虑的,其中就包括蚯蚓。没准还可以养养小猫小狗之类的解解闷,毕竟以后会警察待在那里面。
秦橙想得是很好,不过一直没机会尝试,母亲来了后她能独自行动的时间就急剧减少,而最近的花鸟市场离这里也相当远,就算有点空,她也舍不得浪费。
如今无意中得了几条小蚯蚓,倒是一个很好的尝试机会,女子拿着袋子攥紧银簪,念头一转,已消失了身影。
空无一人的房间沐浴在下午的阳光安静了几秒,然后光线一扭曲,人影又闪现了出来。
睁开眼的女子先愣了几秒,然后蹲下去仔细一寻,就在地板上寻到了几条扭来扭去的小家伙。
看看手里完整密封但空空如也的袋子,再看看这几条扭得欢实的蚯蚓,秦橙无奈地将之捉起来,还给了小姑娘。
第一次活物携带试验正式宣告失败,至于其余的小动物能不能带进去……被失败打击了的秦橙表示,等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毕竟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忙,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能不能成也无所谓,反正,也寂寞惯了。
当日余下的时间,花费在网购物品上。还别说,摘果器之类的工具不但有,而且选择还挺多,秦橙一来二去挑花了眼,索性每款都买了,决定实践出真知。
就算当天下了订单,事实上也晚了好几步,因为第二天再来到湖畔时,满树的青苹果就赫然已全部成熟,换上了鲜红透亮的外衣。
站在树下,原本就芬芳的果香变得异常浓烈,呼吸之间仿佛都能品到那流淌的甘美,但面对满枝桠红彤彤的诱惑,秦橙却只能望树兴叹,然后……无奈地举起了手中的包塑铁管。
冒着被砸头的危险也要先采集些苹果,一来是因为好奇口味,二来也是因为不清楚这些果实的变化规律。万一采摘工具还没寄到果子就出现了什么不好的变化,那就简直太亏了不是?所以好歹也先弄些下来保险。
事实证明秦橙的顾虑是对的。树上的苹果在这天里变红,次日红透,却在第三天就出现了坏果的迹象,并不会像地里小葱那般长青不败。
到了工具寄到第四天,秦橙遗憾的发现整棵苹果树恢复了绿意,繁茂枝叶间的累累红果一夜间消失无踪,仿佛原本就不存在般。
颇为惋惜地放下晚到一步的工具,如今她只庆幸自己抢先一步收集了些苹果,搁在这片天地里保鲜着,应该能吃上一阵子。
另一方面,仿佛商量好了,苹果消失后,隔壁火龙果却吹气般成长起来,紫红紫红的果实瞧着竟比普通菠萝还大。
已经渐渐适应了丰收的秦橙这次没着急去采收果实,而是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玻璃小瓶,拿起园艺锄,沿着湖畔缓缓漫步起来。
即使这里面出产的东西再好吃,这几天里她主要负责消灭的水果,却是母亲从老家带来的那点苹果和血橙。
如今苹果已在这里扎根,余下的另一种水果,秦橙却迟迟犹豫着,想种而没动手种。
说起来,这血橙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品种,应该不是国外的。因为打儿时有记忆开始,秦橙就知道在外公外婆的菜园中有这么一株树木,年年会结果,数量并不多,却是鲜甜多汁,宝石般的果肉殷红如血。
因为好吃,乡里有人曾试图引种它,可这种橙的籽很少,往往几个果肉里才能寻到一两粒籽,而无论是播种还是更有技术含量的扦插嫁接什么的,结果无一例外全都失败了。
但秦橙却并不是因难以栽种而迟疑,毕竟她对这小天地还是有信心的,否则也不会特地收集了几颗籽小心保存着。
让女子迟迟犹豫不决的,是这水果上寄托了太多回忆……太多太沉重,尤其是近几年来,几乎让她有一点避之唯恐不及。
“因为出生当天老家的血橙树结果了,就给你起了这么个名字?唔……还真是简单粗暴的命名方式。”
“家里寄来的?就是那棵树的果实?这么说也算你兄弟姐妹吧……果然,和你一样好吃。”
“想吃血橙了……嘘,今年老家还没寄来也无所谓,这里有现成的……”
曾经的美好记忆不敢轻易碰触,曾经美好的果实也不敢轻易栽种,若不是母亲从老家辛辛苦苦带过来,秦橙甚至是不愿意再去吃这种水果的。
然而有多害怕碰触,就有多少舍不得丢弃,说是物如故情不存,其实俱藏在心底从未死去。
所以看着满目的苍翠繁茂,秦橙到底还是忍不住将种子取出,郑重其事地选了一处泥地,认认真真将之栽种入土。
希望……希望有朝一日,还有机会让你尝到,这曾经最喜欢的果实。
若真如此,于愿足矣。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紫菜精与她的公主  发表时间:2019-08-12 04:15:10
小八,你半夜三更不睡觉,被我抓到了哦!
[投诉]
[2楼] 网友:还没想好叫什么  发表时间:2019-08-12 11:08:54
咳,熬熬夜什么的不是一次两次了,毕竟大周末 可能白天睡太多
[投诉]
[3楼] 网友:紫菜精与她的公主  发表时间:2019-08-12 11:28:49
噗,诶诶,是小八吗?哈哈哈果然小八也喜欢赖床,周末使人慵懒。
[投诉]
[4楼] 网友:紫菜精与她的公主  发表时间:2019-08-12 11:29:18
噗,不过你之后还要上班!好好休息啊!作息不规律对身体不好!
[投诉]
[5楼] 网友:荒川  发表时间:2019-08-12 20:58:25
piu 捕捉八千一只 话说霾杀被锁的是不是也可以放到长评呢( ????? )
[投诉]
[6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9-08-12 22:23:00
紫菜君你头上不是小八……虽然话说的没错……
霾杀的话,好像重温的人不多,所以……
[投诉]
[7楼] 网友:紫菜精与她的公主  发表时间:2019-08-12 23:32:22
还不小坑爹!!!←_←谁敢重温啊?越重温越煎熬!哼。
[投诉]
[8楼] 网友:还没想好叫什么  发表时间:2019-08-13 07:25:35
呃哈哈哈哈哈哈哈先笑一笑
[投诉]
[9楼] 网友:uliao  发表时间:2019-08-14 09:20:40
认真的八千啊!
且容自不量力的读者 自抬身价一次。。。 "长评"。。。呃。。。加精
[投诉]
  • 评论文章:食补(gl)
  • 所评章节:3
  • 文章作者:八千岁
  • 所打分数:0
  • 发表时间:2019-08-12 02:5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