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线就该这样玩

作者:不及格

1
“施家庄一别,虽然有所进步,但要适应这江湖之险恶,恐怕还远远不够。”褐色浅纹的袍子用金边勾勒,来人一头白发披肩,左脸被衣袍挡住,剩下右脸上隐约有暗金色的面具从眼睛到下巴挡住了小半张脸。你沉默的看着他半裸的胸膛,心想这袍子再开一点怕是要引人犯罪了。
“你……”沉默了一下刚想开口,却发现阳光不知何时洒进了街巷,眼前的人站在那里,似明似暗,你一时语塞呆愣在那里竟不知道说什么。
“江湖上最近名声大盛的少侠,竟是这般痴傻模样。”神秘人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你看着他的背影,想起第一次见到他时是在树上,入江湖以来从没见过这么惊艳的人,激动的把全身的家当都拿出来给他,表示想跟他交个朋友。他眼神斜了一下你给的便宜酒,又拿起那碧光流转的萃玉,“哦这是?…多谢。”嘴角没有挑起,和你道谢时放柔的嗓音却让你觉得头晕目眩。
“情报打探的怎么样了?”楚留香摇着白色的扇子打断你的回忆。
“香帅……”你回过神来仔细禀报着白天所见所闻,一旁的苏蓉蓉时不时点头附和几句。
2
麻衣圣教,你们将张洁洁送了回来,你看着她被村里的人簇拥着,眼神冷了下来,不自觉的摸上了腰间的匕首。
“圣女……呵”
苏蓉蓉拉了一下你的手,轻柔的对你说“张洁洁看来想要借楚留香的名望,但在这里楚留香也派不上用场,她也是因麻风病和这些人,且先看看再说吧。”
你不解的问她:“蓉蓉姐,她欺骗了我们。你为何要向着她说话。”
苏蓉蓉看向一侧的楚留香,眼神中流淌出些许悲伤:“你现在或许不懂,等你遇到喜欢的人,经历许多之后就会明白了。”
你虽不理解,但这些时日苏蓉蓉对你的照顾,让你心有不忍,于是你去问了香帅。
“香帅,你可是喜欢上了张洁洁?”
楚留香背起一只手,一袭白衣摇着扇子,发丝随风轻轻浮动,他想了想对你说: “她对我来说是一团谜,我看不透那副哀婉的艳丽面容下藏着怎样的秘密,”楚留香眯了眯眼,“她既冷漠,又有一颗多情的心。真是、太有趣了。”
你听着言语之中对张洁洁毫不遮掩的赞赏之意,翻了个白眼。替苏蓉蓉不值,人生第一次对香帅产生了动摇,对眼前这位盗帅的仰慕之情有些变淡。
所以楚留香向你询问的时候,你竟然一时冲动说出了“希望香帅能看清自己的真心。”这种话。
没想到不久后你听到楚留香与张洁洁的对话发现情况似乎有些变化。
而当苏蓉蓉对你说要离开楚留香,去跟着故人四海云游的时候,不知为何你内心竟有点暗爽。两位女子竟都离开了楚留香!
苏蓉蓉临走前担心的看着你:“你可要小心前不久出现的那神秘人,他虽没有伤害之意,但难保有什么目的,你最好离他远些。”
你摇了摇头说:“他不是那样的人,放心吧,蓉蓉姐。”
3
“如果我是万圣阁的少主,你会不会杀了我?”方思明侧了侧头,看向自己手指。
你愣了愣,发现无论如何都提不起对这人的厌恶,说不上来为什么你有些心疼他。
“不会。”你看着他的眼睛“我当你是朋友。”
“你,居然会这样想。”他笑了笑,与初见时无二样“你是第一个这样说的。”
你也笑了,夕阳下景物被衬托的格外柔和,这些时日的经历让你已早不同于以前刚入江湖的时候,你纵身一跃,肆意的落在屋顶上。
方思明站在下面愣愣的看着你,只听见,远远的有声音传来:
“知己便是知己,我不在乎其他的事情。”
江湖本就是这样地方,善恶正邪谁又能分辨的清清楚楚,能做的不过是随心而行罢了。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