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萌萌哒小剧场

作者:小逐水要Xing福

首先在这里感谢JJ吞了霸霸的长评,让我有了二次发同一条长评的机会,有可能还有第三次,我已经麻木了......这是读者本人不负责任天马行空、脑洞开出天际的与小说原文没有实质联系的同人小剧场,人物可能(大概是必然)ooc哦,主要作卖萌调剂心态用。本来想到了三个萌萌哒小剧场,结果两个就已经要4000字了,于是第三则作为压轴且内容最多的情况下,下次再贴。--------------------------------------------------------我是开幕分隔线--------------------------------------------------------
PART 1
在某个春和景明的清晨,两个对华逐水恨得咬牙切齿的少年躲在矮小的灌木丛中窃窃私语筹划着某个不可告人的阴谋。说起二人的初识,大抵应了那句俗语“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长期被披着人皮的女魔头(瑶光小哥心里某逐水坚 挺的形象)压迫欺负的瑶光少年一方面苦于君上对少女的纵容,另一方面暗恨自己的渣战力,于是只能万般哀怨地跑去酒吧借酒浇愁。在人声鼎沸、灯光交错的吧台举杯消愁愁更愁的少年愤愤地推开酒杯,谁说“何以解忧,唯有杜康”的,古人真是一点儿也靠不住。带着七分醉意,脚步虚晃着就要离开的少年不意外的撞到了人,满腹怒火的少年开口就要教训来人,一抬头看见的确是同样醉醺醺的夜帝大人的远亲第五家的小公子第五离,然后已经醉得脑袋短路的瑶光少年忘了怎么就和第五离一起坐回吧台继续灌酒了。人在酒醉时极为脆弱敏感,也不管对酒的对象是谁、熟与不熟,便开始滔滔不绝地哭诉自己被女魔头欺压的血泪史,当说到某妖女迷惑君上时愤愤地举起酒杯刚要仰头再灌一杯,就被另一个少年两手紧紧握住了拿酒杯的手,泪眼汪汪的坚定地望着他说“我明白的!!!”然后就开始将自家阿叔是如何被妖女迷惑的故事添油加醋地夸大其词一番后两人忽然诡异地衍生出一种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惺惺相惜感,到后来更是醉到连节操都掉光了,二人抱头痛哭“那个可恨的妖女!”。那画面太美真是让人没脸看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在演“老乡见老乡”的戏码呢。
然后拥有共同敌人的两位少年就成立了“除妖同盟会”,抱着“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决心开始了长期抗战(作死)之路。大概他们不太明白团队的智商取决于团队里智商最高的人的智商而不是所有人智商的简单相加,即使在1000次的抗战(作死)行动失败后依然坚定不移的计划着第1001次的作战计划,有这样的决心和行动力做点别的不好吗?然而每败每战的少年们已经被愤怒和屈辱感蒙蔽了双眼,执意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于是,在这天清晨,阿离拿着不知名的药粉神秘兮兮地在瑶光少年的耳边低语“这是一包喝了会让人只会回答真话的药剂,你懂得。”瑶光满脸狐疑地接过抱着药粉的纸包“哪来的?可信吗?”阿离摇摇头“是一个自称小逐水要Xing福的商人非要送给我的,不过死马当活马医吧,若不管用就当请她吃茶了也无甚大患。”瑶光赞同地点点头,便开始与阿离计划怎么骗少女喝下去。
未时三刻,正在树下舞剑的少女远远看见端着一壶茶走近的少年,想起近日该少年各种翻着花样地出幺蛾子,忽地勾唇轻笑,手中的剑陡然调转了方向,伶俐地在空中旋出一个剑花,周围的树无风而动,树叶沙沙作响继而欢快的飞向少女手中的剑,落叶环绕着剑盘旋了一圈后尽数冲向了拖着茶盘的瑶光少年,少年一惊,一个闪身堪堪稳住身形,慌张地看了一下手中的托盘,幸好没洒了,气急败坏地就吼道:“华逐水!!!”少女看着少年身后一地散乱的落叶遗憾的摇了摇头,然后朝他挑了挑眉,一脸得意地望向他。
向来脾气骄纵的少年就要跳脚,然而想到了今日的目的,于是强行咽下这口恶气,做了个深呼吸后皮笑肉不笑地走到一边的凉亭里,将手中的托盘放在石桌上,专心地斟着茶,头也不回地怼少女:“要不是君上非要让我来给你送茶,你以为我愿意看见你吗?”少女拿剑的手轻轻翻转,将剑背在手臂后,走进凉亭,用那只空着的手端起茶杯放到鼻下轻轻嗅了一下“放了白术、川芎、生地黄、云茯苓、炙甘草这些的药材,那滋味一定很销魂,某无福消受,你自己品吧。”瑶光小哥跳脚:“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家君上的一片好意,怜你练剑劳累,特意嘱咐下来的。”闻言,某少女依然耍着无赖,拖某个傲娇的少年下水,“不若瑶光小哥陪我共酌一杯啊,否则某也不吃这茶。”少年握拳,心里默念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体肤.......最终坐了下来,少女拿起空的杯子帮他斟一杯茶递上,执意让他先饮,瑶光小哥被苦茶呛得整张脸都皱成了一朵菊花,放下茶杯,摇了摇头,似乎这样可以将苦味摇散似的。一回头,自己的茶杯竟然又被满上了,瑶光说什么也不肯喝了,少女强行将茶杯塞到他手里,并拿起另一杯轻轻与他的茶杯碰了一下,而后仰头一饮而尽,放下茶杯的时候眉目含笑,似是轻讽少年的娇气,感觉被轻视的傲娇少年心头升起熊熊怒火举杯鲸吞,而后慢慢放下茶杯。
就这样在小逐水的再三劝茶下,两人饮尽了壶中苦茶,瑶光想起自己的大计,竟已忘了茶苦,他开口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你一直赖着我们家君上,到底有没有真心喜欢过我们家君上?”
“有啊。”
想不到这妖女还有几分真心,“那你最喜欢我们家君上哪点?”
小逐水偏了一下头,似乎在思考,然后说“活 好。”
瑶光小哥被这个答案噎住了,隔了半晌,不知道问什么了,想到少女靠近夜帝大人总是有各种各样的计划,“那你最近有什么想要实现的心愿?”
“唔,世家比武大会优胜,江家人哭着求我回去,父母恩爱不曾离,赚很多的钱包下夜帝.......”
明明前面还是正经的计划,后面为什么会乱入奇怪的东西啊,少年被噎住X2,想想最近少女貌似和鞫宝伽蓝走得很近,再想到自己的盟友托付的事情,问了一句:“你最爱的人是谁?”
少女回答得毫不犹豫:“Brahma!”
少年万万没想到竟然不是君上也不是那个鞫宝伽蓝,甚至不是狼厉,一下子从石凳上站起,活像是自家女朋友的红杏枝儿伸出墙外一般,质问少女:“那是谁?那你为甚还纠缠我家君上不放?”
“他啊,”少女眸光忽然幽邃起来,良久仿佛尝了蜜似的甜甜一笑,“为什么我要告诉你?”
少年一惊,为什么不按剧本来,确是老老实实回答:“因为我给你喝了诚实药剂。”少年惊讶地瞪大双眼,下意识地就想要逃跑,却被少女扣住了手腕,巧笑倩兮地睨着他,“别急啊,瑶光小哥哥,我们还没聊完呢。不知道小哥哥三围是多少呢?”
“谁那么无聊量那个啊!!!”唔,这倒是实话,少女狡黠地一笑,眼波流转,凑近少年耳边,仿若说悄悄话般呢喃,“那不知道瑶光小哥哥的第一个女人是谁?”
这个问题,死也不想回答,咬着牙的少年扭过头去还是控制不了自己,“没有抱过女人。”说完少年的脸庞浮上两抹粉色,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少女听了这个答案忍俊不禁,眼泪都笑出来了,很没诚意的道了歉,却问了更多节操下限都喂了狗的问题,比如什么时候第一次用五指姑娘,做过最尴尬的事情,平时都看谁的爱情动作电影......对瑶光小哥来说关于问答的十几分钟漫长的像经历了几个世纪的业火煎熬,在瑶光小哥哥羞愤地快要哭出来的时候,某个笑得人畜无害的少女终于停止了发问,并劝慰地拍了拍少年的肩膀,似是忠告,似是揶揄,“以后给别人下药时记得不要轻易扭头闭眼哦,亲。”少年泪目,似乎都看见少女头上长着的恶魔小角,尖尖的尾巴嘚瑟地左右摆动着了,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嘤嘤嘤。
瑶光小哥以为这场噩梦很快就能过去,然而这却只是一个开端,每当小逐水笑着睨他一眼,下一句就是“你们知道吗?其实瑶光少年他啊是......”,“华小姐,你渴不渴,喝茶。”,少女接过茶盅但笑不语,接着说:“他...”“华小姐,你累不累,我帮你捶肩膀。”,生生把少女那句“是童子又鸟”捂在肚子里。这样的诡异相处模式引得那位高高在上的上宰大人都侧目了,夜里叫了少女到跟前为自己的下属说情,少女笑着扑进自己喜爱的怀抱,说“我心里有数的。”彼时忐忑不安的瑶光小哥默默发誓再也不要去招惹那个妖女了,他怎么就活得这么艰难,宽面条泪T-T
PART 2
在世家比武大会尘埃落定后过了很久很久,夜帝天重大人始终未能求婚成功,难不成第一次求婚失败奠定了之后的N次求婚失败的基础?恋爱中的人智商都会直线下降的,即便夜帝大人修炼得百毒不侵了,依然没躲过被下“一恋爱智商就掉”这样的降头,就连第一次求婚失败和之后的失败没有任何因果联系都想不清了。
夜帝天重大人总结第一次求婚失败经验,觉得文艺浪漫这条路大抵是走不通了,于是实施利诱,像是四大家族都是我的马仔啦,只要你做我的梵夫人,别说江家了,哪一家都对你恭恭敬敬啊,像是我的人脉很广啊,你想继续去哪里读书都行啊这类的,少女当时看向夜帝大人的眼神满满都是惊悚,伸手探了一下他的额头,又上上下下摸了一遍,仔细打量,喃喃自语“也不像被妖怪上身了呀!”然后少女扶着某石化的大人坐到床上,笑着嘱咐:“梵是不是最近没休息好,好梦。”转身就出来门,这显然是一次失败的求婚。
夜帝天重大人仔细思量了一番,少女向来是心软的,为了抱得美人归,脸皮神马的都是浮云,夜帝大人辗转良久慷慨就义:“小逐水你睡了我不打算对我负责吗?”小逐水这次看他的表情更加震惊了,她愣了几秒后没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和我在一起你不快乐吗?”
“快乐啊。”
“那和我做一些爱 做的事不愉悦吗?”
“愉悦啊。”夜帝大人看着眼前这个眸中忽然升腾上点点妖气的少女,有些讶然。
少女眸中妖气大盛,甜甜一笑,“那你还要什么名分呢?”
少女摸摸被噎住的上宰大人柔软的头发,噙着笑走开了,显然这又是一次失败的求婚。
可是夜帝天重大人向来是一个不达目的誓不休的主儿,于是就有了“十动然拒”“叔叔,我们不约”等各种拒婚的戏码,高龄未婚剩男夜帝天重大人的那点儿可怜的耐心终于被消磨光了,于是他把小逐水绑到榻上,抵死缠绵,执意要挑起少女的欲 念,却总是在少女快要到达天堂时停手,来回往复地折磨着少女,手段极其残忍,生生要逼疯某个嘤嘤啜泣的小动物,无论少女如何哭泣求饶就是狠了心继续欺负。
原以为少女会松口就此妥协的,少女却突然嚎啕大哭起来,这一哭好歹把自己的欲 念冲散了部分的少女哀伤地埋怨起来,“对夜帝大人来说,我就是个有趣且不容易坏的玩偶,大人对女子都温柔宽容,唯独对逐水只有征服摧折,华逐水是人,即使表面装作云淡风轻,一颗心早已破碎,如果夜帝大人怜惜,请给逐水一点尊重,一点体面...”夜帝大人看着面前哭得肝肠寸断的人儿,终是长叹了一口气,轻轻将少女揽入怀中用另一只手轻轻地不带情 欲的抚着少女光 洁的后背,轻声细语地哄着“莫要哭了,是我不好,我不会再逼你了。”哽咽难鸣的少女一惊,幻听了吧,夜帝大人才不会道歉。少女继续呜呜咽咽地哭着,还不时吸一下鼻子,无不委屈地将头埋在梵天重怀里,某上宰大人带着浓浓地自责于是理所当然的没看到呜咽不止的少女嘴角上扬,弯出得意的形状。少女内心嘚瑟:得亏最近拜读多本某本女主白莲花的言情小说呢,早知随便啼哭两声背个台词就被释放何苦以前遭那么多折腾......
哎,小夜太在意这点明显会吃亏啊,于是夜帝大人的求婚之路路漫漫其修远兮.......--------------------------------我是读者瞎说八道的分割线------------------------------------------------上宰大人好可怜,被我写得好像就只剩人形晴趣玩具(有错别字都是怕被河蟹的结果,哭)的价值了,我内心惶恐不已,可是好爽,少女发奋反 攻计划上线ing。下一个小剧场打算写我最爱的微三大人,上宰大人的醋坛我帮他买好了,下个剧场让他自己打翻。比心大大,撒朗嗨呦 ,大大更得慢我就不用勤快赶长评了
  [回复]
[1楼] 网友:小逐水要Xing福  发表时间:2018-01-09 08:45:51
至于为什么会欺负瑶光小哥哥自然是因为小逐水长期被某大魔王压 着欺负啊,长此以往会有心理阴影的好伐?总得找一个排挤压力的办法,于是乎,瑶光小哥哥就杯具啦,我对把傲娇 受欺负哭这件事乐此不疲哦(?>ω<*?)
[2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8-01-10 12:41:11
油菜花送一捆给你!万分期待接下来的小剧场,以及一定要会好好虐小夜的,大家请放心!
[3楼] 网友:26940359  发表时间:2018-01-10 12:48:45
这是在帮a大……写番外么?
[4楼] 网友:小逐水要Xing福  发表时间:2018-01-10 14:48:29
呃,不敢当,不敢当。不是写番外,是我一个人脑补得好开心,就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如果你们看得欢乐我就更欢乐,如果你们不喜欢千万别让我知道!!我自带屏蔽差评的神奇功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