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评长评长评长评啊啊啊啊啊啊

作者:阿寻

【给叶孤城的
长评】
叶孤城:
高处尚有清影可舞,但,白衣人身边还有什么,除了那陪他一生一世的剑,还有什么?
刹那间,我泪眼模糊。
在潮起潮落间,在潋滟晴空下,我仿佛能够看到一袭白衣立于树下,玉松般笔直的站着。
他的语声如琴在瑟,如水在涧。
“我姓叶,叶孤城”
你说,世间什么最难熬?徒手摘星,爱而不得。
面对阿裙,他那颗冷静自持的心都软了下去,一根线牵在了他们之间,此后魂牵梦绕,神魂不复。
是一厢情愿,也是心甘情愿。
声色犬马,几近水月花,声声入梦来,可往事并不如烟。
忘不得,爱不得,碰不得,认真的人最可怜。天南海北,百转千回,就在方寸刹那间,滔天的浊浪,裂得粉碎。
然而 一生太短,圆满太少。
“我把山海填平,才发现她在云端。”
“我曾想过,如果我走过她走过的路,看她看过的世界,是不是就能离她近一点。”
“我心里有个坎,一直过不去。我总觉得我和她还没彻底结束,说不定哪一天,她还会回来。但我也知,越是甘愿越是不得始终。”
苦尽甘来,苦不会尽,她也不会来。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一人,一剑,一孤城。
至始,至终。
【世不遇你,生无可喜】
【命不如你意,我如你意】
海外,飞仙岛,白云城,正值秋意浓,街道两旁伫立的梨花簌簌而落。
白云府中,清晨氤氲的雾气还没散尽。叶孤城正在练剑,剑气凛冽,招式中带着霜冷的寒意,收剑,一片花瓣滑落至肩上。
未执剑的手轻柔的夹住那片花,寒星般的双眸泛起波澜,嘴角弯起,微风拂过,叶孤城的人影已走出很远。
房门从外推开时,阿裙已经醒了过来。望着那如松的白色身影渐行渐近,脸上泛起笑意。
皎容如月,肤色如雪,朱唇轻启:“阿城。”
话语刚落,叶孤城已走到床榻旁,伸手抚上阿裙的脸,弯腰薄唇缓缓贴了上去。
吻毕,轻搂着她,低低的轻吟了一声,嗯。阿裙回抱住他,埋头于叶孤城怀里。
怀抱很暖,带着清冷的香,眼角不禁泛起艳色,面容明媚娇美。
此时离他们成亲已过去半年多。
叶孤城成亲前曾许诺过她,待到秋天便带她去看万山红叶,此刻出发,到时便能看尽枫红。“阿裙,该出发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听到叶孤城的话,阿裙没有回答,嘴唇嘟起,娇嗔着搂住他的脖子道,“你抱我去洗漱。”娇哼的语气一看就是被宠溺惯后的证据。
叶孤城轻笑了两声,俯下身轻柔有力的抱了她起来。
叶孤城的脚步很轻,很安稳。细碎的阳光从窗外撒了进来,满室温馨。
落叶纷纷,行人稀少,两人相携向山上走去。
枫林似火,层林尽染。
阿裙从未试过在山颠看万山红叶,欣喜不已。
阿裙真的很喜欢枫叶。
相比起来,叶孤城的反应便有些平平了,他的注意力全放在身边的人身上。
阿裙极少穿素色的衣服,但这次她特意带了一件雪白的长斗篷,满山嫣红,叶孤城眼中只有她这抹亮色。
枫叶飞舞,细风拂过。
叶孤城附上那双柔夷,用内力温暖了她有些冰凉的指尖。从后环住她,淡淡道“风大,不要伸手出来。”
阿裙眉眼皆是缱绻:“夫君待我真好。”
叶孤城轻吻了她的发丝,无声的笑了,心里默默摇头,不够的,天长地久,山穷水尽,一辈子都嫌不够。
END。
【T^T再见,叶孤城】
  [回复]
[1楼] 网友:阿寻  发表时间:2018-01-13 22:46:11
吞我好几次评论,辣椒晋江T^T
[2楼] 网友:天外飞仙  发表时间:2018-01-14 02:04:30
只能在评论里找he也是醉醉哒,写的超棒了
[3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8-01-14 21:30:09
天使长无疑!吧唧一口阿寻#^_^#
[4楼] 网友:白鬼姬  发表时间:2018-02-15 22:36:00
感谢乃的糖,安抚我被玻璃渣戳得碎碎的心(??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