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主角月见性格的一些思考

作者:Mr.M

看到了本文一开始一些读友的疑惑,来第一章长评分析一下主角的性格。
读前几章时,很多人有主角性格过于温柔虚假,总为朋友付出,似有白莲圣父嫌疑。这种表现的原因是几个方面吧,主角也并不是圣父系爱奉献。
首先,对于不相干的人,月见温和宽容的态度源于良好的教养和温柔的性格,但其实是保有一定的疏离感,有着恰到好处的距离。主角从小是在关爱与善意中长大的,虽然很坚强能在父母双双意外去世后负担起责任,但他在与他人感情方面被长辈发小cp保护的很好,从没有受到过伤害。所以即使并非没有见过人性丑恶知晓人心复杂,但一个幸福的人是不会吝啬于自己的善意的,特别是在他有足够的世俗力量和强大心灵的时候。
另一方面,月见他从小培养的视野和能力都是顶尖的,身边所承认吸引的友人自然而然的都是足够优秀的人,又有许多保护者暗地里排查交友范围。所以虽然他本身并无高人一等的认知,但他的视角却和普通人并不一样,文章后面也有讲到,月见是一个具有神性之人。包括之后引起一些读者争议的,月见对待酒厂组织和琴酒的态度,都表明主角的心态中的包容更似大空属性一样的性格,而非无底线的圣父白莲婊。详细的我在这里就不做赘述,以防剧透。
而对于承认的友人从不吝于付出这种习惯。我个人认为是有多方面原因。如之前所讲,月见他从小在感情和物质上从来都是一个十分富裕的人,自己的直觉智慧和他人的保护也使他从未亲身受到过情感付出上的伤害,所以他拥有宝贵的信任所承认之人的能力。不是不谙世事不知自己可能受到伤害,而是他的富足的情感资产所培养出的强大心灵不惧可能到来的伤害。所以他可以无所畏惧的为友人付出,而不会思考这是否与友人待我的情谊相等值,而与此同时他所承认的和付出的友人也都有足够的资格,即他们都不是坐视友人付出而无视或肆无忌惮的人。会这样的人我想应该也不会得到具有敏锐的天然属性的月见的承认和付出。另一方面,我想父母的早逝应该对于他还是有一定影响的,虽然有琴爷的陪伴,但是那种最重要的人逝去的感觉应该还是影响到了年幼的月见,使他非常重视所有对自己重要之人,像巨龙一样守护自己的所有感情资产,从而习惯于在能力范围内(恰恰他的能力又很强)为朋友家人付出。
第三,还没有人提到过,但是我思考过的一个问题,即,在文中几乎看不到月见有产生过发自内心的想要什么或想要做什么的欲望,使人设乍一看似乎有些苍白单薄,毕竟一个完整的人都应该有欲望,而非为他人活着。这个问题可能一开始大大并没有考虑到,但是到了后面,己经有了一些弥补。使人设丰满鲜活起来,具体内容不做剧透。这种童年至青春期前的看似无欲无求的奇怪状态其实也并非不好理解。在这个年龄段是一个人形成人格的重要阶段。此时的月见在物质上己经属于顶尖,而对于喜欢的事物后文原话描写:“在你的面前,他保持着一个非常完美的形象。关心你,保护你,无论你想要什么,即使你不说出口,过一段时间,都会在你的桌子上出现。”月见眨了眨眼,他的房间里,床头边、书桌上,摆放着式样不一的、从世界各地带回来的不同纪念品。可爱的、有趣的、漂亮的。”,琴爷从不亏待自家小孩。而月见这种从父母处得来的良好教养使这种物质欲望被充分满足的生活没有培养出骄奢的性格,反而使月见在物欲上变得更淡薄。另一方面在精神上,受到精英教育和在社会地位上被他人足够尊重的主角也不会产生强烈的权利欲。八岁之后就一切自己做主,而长辈也足够尊重他的决定。使月见基本上没有“向权威的长辈挑战从而证明自己”的叛逆期。
优秀的资质和最顶尖的教育资源使月见知道自己能在几乎所有想要的领域取得足够成就,这又使他不会产生强烈的“胜利欲”。纵观主角一生,也只有自八岁后父母之爱的缺失使他产生了对于他人情感上的需求,所以他用自己的方式来维护自己拥有的情感,哪怕违反自己一惯的道德标准(后文对于琴酒的情感与选择)。而这种欲望,才是驱使主角能坚持严苛的精英继承人教育、选择背起家族重任、选择承担组织一切的最有力的动力,其一切皆源于潜意识中对“失去”的恐惧。所以,以爱为根本欲望的月见,在对待重要之人的态度外,其姿态具有不低的神性。即,公正,冷静,从容,博爱,包容,超脱于普世道德的善意。
以上,就是我分析的关于月见的性格成因,以及其有别于圣父白莲的证据。望能给其它读者解惑排雷,让更多读者喜欢上主角。
(晋江似乎抽了,再发一遍)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镜溪  发表时间:2019-06-20 01:14:25
好棒啊,说的真的太棒了!
[投诉]
[2楼] 网友:绿洲中的领主  发表时间:2019-06-24 12:07:21
+1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