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补一下。

作者:望疏潮

因为第三章一直过不了,所以先在评论里放一下。
  马糯:“……”
  马糯颤颤巍巍:“你不要讽刺我……”
  
  周亦渔仰脸,睁大了水漉漉的眼睛,露出纯良无害的表情来。她脸小,显得年纪也小:“没有,我说真的,小马姐多考虑考虑,一本万利啊。”
  
  马糯:“……”
  马糯:“你就是在讽刺我。”
  马糯捂脸:“我就转发着玩玩儿嘛,又不当真……”
  
  周亦渔说:“别捂脸了,你能脸红才见鬼,快点吃面,吃完去洗碗。”
  
  马糯把手放下,抱着面碗:“为什么我洗?”
  
  周亦渔:“因为面是我下的,公平起见,我们两个人分担工作。你不洗碗我就把你丢出去。”
  
  马糯:“……”
  
  周亦渔:“你爸妈现在正在新加坡,没人能救你,你考虑清楚洗不洗碗。”
  
  马糯:“……”
  
  马糯用活见鬼的表情去看自己的亲亲表姐。
  她很久没跟表姐周亦渔一起共住,险些把周亦渔以前大杀四方虐杀无数熊孩子的事迹忘记。
  
  ……
  
  对不起!是她的错!
  
  表姐根本不是什么小天使!完完全全就是大魔王二号啊!
  
  马糯戚戚然心想,渔姐以前虐杀熊孩子的时候,曾经也是一手一个塞垃圾桶里的王者。
一手拎小孩,一手垃圾桶。
  
  好久之前有一回吃喜酒,她亲眼见过渔渔姐哄熊孩子睡觉,按在床上直接盖被子,抽走手机关电视,把房门一关说——现在只有你一个人,你最好给我现在就睡。
  
  强势得根本不给反抗机会……
  
  完了人家家长后来来接孩子,还夸渔渔姐会带孩子,竟然能让他们家小祖宗睡午觉。
  
  那时候渔渔姐说什么了呢?马糯记得,渔渔姐对人家家长乖乖巧巧地笑,说:是宝宝自己很乖,我还怕他不喜欢我呢。
  
  完了再对熊孩子说,多来玩呀。
  
  那个熊孩子往爸妈身后缩了缩。
  说实话,马糯当时看着还挺爽的。
  
  —
  
  马糯洗完碗之后,怂怂地、顺带把吃饭前转发的锦鲤说说全部删除了,不然……不然在周亦渔面前,好像总觉得有点丢脸。
  
  但她又有点儿不甘心。
  
  周亦渔洗完澡坐过来,大大方方地与她一袋山药片,马糯趁机凑过去。
  
  她的表姐,周亦渔。
  眼下刚洗完澡,穿着睡裙荡出来,踩着毛茸茸的拖鞋,正在往脸上抹护肤品。
  她长得好看,一双杏眼,总是水漉漉的,看起来纯良又无害。睫毛乌黑,雪肤花貌,大概就是……
  
  是马糯的童年阴影,别人家的标准范本。
  
  现在好像在当会计,马糯想着。具体在哪里好像没有听妈妈聊起过。
  
  她越凑越近,周亦渔终于忍无可忍:“怎么了?”
  马糯说:“有个问题。”
  周亦渔屈尊降贵地答应了:“问。”
  
  马糯:“姐姐你上学的时候真的不转发锦鲤的吗??”
  
  说实话,马糯不太信。
  怎么可能!
  15岁的少女盯紧了自己的表姐,等待答案。
  
  周亦渔沉吟:“没有吧,我忽略的锦鲤说说加起来够我负几千分了,我能考上大学还、挺对不起那些看见不转要死全家的。”
  
  马糯不死心:“一次也没有?”
  
  周亦渔:“……”
  周亦渔往她嘴里塞了一片山药片堵她。
  
  看着小表妹不甘心、特别想把她一起拉入凡尘的样子,周亦渔起了坏心思。
  
  她忽而就展眉笑了,笑意在眉眼间流转,眸光潋滟。马糯屏住呼吸,凑近自己的表姐。
  
  周亦渔笑着说:“我是不转发锦鲤啊。”
  
  她理直气壮地咬耳朵:“但是我高中的时候有男朋友啊。他说了,转发锦鲤还不如让他抱着原地转两圈有用。”
  
  马糯:“……”
  马糯:“……”
  马糯:“……”
  
  马糯一脸遭到背叛的表情:“你有男朋友?!!”
  
  周亦渔默:“以前的,不懂事儿。”
  
  马糯:“你真让他抱了?!”
  
  周亦渔:“啊。”
  
  马糯:“……那你考好没?”
  
  周亦渔一脸沉痛往事休要再提:“没,那次满分一百六我考了一百零九。”
  
  马糯:“……”
  马糯总结:“这是哪个傻逼啊这么狂。”
  
  周亦渔:“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马糯迅速改口:“这是哪个大可爱啊这么狂。”
  
  周亦渔叹气:“我的数学课代表。”
  
  马糯:“……”
  马糯试探:“你好像回来的路上才说过学数学使人变丑?”
  
  是不是打脸!是不是打脸!
  姐姐!你到底有没有感觉脸上火辣辣的!
  
  周亦渔理直气壮地敷衍马糯,没有半点脸疼的意思:“啊,对,是我说的。所以分手了啊,毕竟他学数学学得越来越丑了。”
  
  马糯:“……”
  马糯狐疑:“你蒙我的吧?”
  
  周亦渔:“哪有,不信算了。”
  
  马糯感觉自己被摆了一道,然而在她的表姐面前……她确实没有哪一次是坚持过半个小时不败的。
  
  她抓起手机说:“吃□□?吃鸡好不好?我们不聊数学这种这么沉重的话题。”
  
  周亦渔批评:“堕落。”
  然后也拿起自己的手机,问:“我干嘛,先注册?”
  
  马糯:“……”
  
  小马姐开始手把手教周亦渔开始她的吃鸡之旅。
  
  周亦渔走了一下神。
  
  她喜欢蒙人。一蒙一个准。
  刚刚说的数学课代表是真的,男朋友是假的。抱了是真的,抱着转两圈是假的。周小姐骗人通常三分真七分假,然后就把自己也骗了过去。
  
  马糯替她创建好了角色,又门熟路轻地帮她加上自己的好友,点击组队。
  马糯摆出很有经验的游戏老手模样:“先来一局,你感受一下,然后我们再努力吃鸡。”
  
马糯:“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周亦渔把被子刨出一个坑,自己钻进去,捧着手机乖乖等马糯的指点。
  马糯爬到她身旁也半躺着,一边拉她进游戏,一边絮絮叨叨的解释:
  
  “手游,也差不多。吃鸡简单说就是一个统共100人空投跳伞,开局什么都没有自己去抢,就是装备啦巴拉巴拉,再简单一点姐你只要搜房子,打死别人不被别人打死。”
  
  马糯一口气说了一长段,问:“姐,你能理解吗?”
  
  周亦渔点点头:“理论上能够。”
虽然她没有玩过吃鸡,但她看过以吃鸡为背景的电竞绝美爱情网络小说呀。
  
  ……?
  马糯快要昏古奇。理论上??什么叫理论上!!
  
  “那,实践上?”
  
  周亦渔“唔”了一声,模棱两可:“先试试看吧。”
  
  跳伞前有几十秒的准备时间,马糯争分夺秒地指点周亦渔:“你可以试试操纵人物,不难的,跟其他游戏差别也没有很大。等会儿我们跳伞……算了,物资丰富的地方人多,我怕你落地成盒,第一次我们可以去个人少点的地方,给你适应一下。”
  
  周亦渔:“……哦好。”
  
  马糯:“等会儿我圈个地方啊,你就照着那儿跳。我们一起走。”
  
  周亦渔:“啊,好。”
  
  周亦渔应答地十分配合,马糯忽然涌起一股不是很好的预感…………
  
  游戏开始,飞机的巨大引擎声响起。
  
  马糯还是不放心:“我说跳你就跳,跟着我,知道吗?”
  
  周亦渔:“知道。”
  
  马糯:“说起来姐,你到底有没有玩过什么游戏?”
  
  周亦渔:“啊有啊……废狗,梦一百,碧蓝幻想,梦间集,恋与等等等等。”
  
  马糯:“……”
  马糯:“我是说考验技术的。”
  
  周亦渔反问:“这些游戏还不够考验我的肝吗?”
  
  马糯心想:我完了,我给自己揽了一个坑。
  她喊:“跳,跳!姐你快跳!”
  
  周亦渔手忙脚乱紧随其后跟着马糯下去了。
  
  马糯:“往我圈的那个地方!我圈的那个地方!你看见了吗!!!”
  
  周亦渔:“等等等等。”
  
  马糯:“……你能稍微控制一下你的方向吗?”
  
  周亦渔:“等等等等。”
  
  周亦渔实践出真知了一番,得出结论回答:“不能。”
  
  马糯惊恐,但她又旋即安慰周亦渔:
  
  “没事没事,掉哪儿都没关系,你下去了之后找房子找找东西,注意别被人打死,我一下去就去找你啊。”
  
  周亦渔忽然说:“马糯。”
  
  马糯下意识:“诶。”
  
  周亦渔问:“我不会跳伞你还爱我吗?”
  
  马糯:“…………”
  
  周亦渔语气平板:“嘤嘤嘤你不爱姐姐了。”
  
  马糯一抖,迅速回答:“爱爱爱,当然爱!”
  
  周亦渔收起造作的表情,“恩”了一声:“我也爱你鸭。”
  
  马糯:“……别作了,搜物资,求你了。”
  
  马糯是个话很多的人,天天很跳,曾经被英语老师语重心长地教导说——你要稳重一点。
  眼下她觉得自己很稳重,尤其是在游戏中的表姐面前。
  
  马糯颤颤巍巍地想:为什么搞起她来,一会儿嘤嘤嘤一会儿凶巴巴,戏精转世真的不累吗?
  你们戏精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复读机吗?
  复制了一长串嘤嘤嘤关键时刻只要单曲循环???
  
  我感觉大魔王性格都比嘤嘤怪可爱……
  
  房子很好找,操作也不是很难。周亦渔适应了一下,立刻尝试着操纵她的彪形大汉往最近的一个二楼洋房冲了进去。
  
  上楼梯的时候遇到一点困难,她有点对不准门口,老是撞墙。左冲右突了一阵才成功上到二楼。
  正如马糯所说,这是一个需要自己搜索物资的游戏,周亦渔进门之后就看到地上明晃晃地摆着所谓物资。
  
  “这是什么?散弹?有用吗?”周亦渔念叨。
  
  马糯:“呃,我感觉不太好用……”
  
  周亦渔:“那不捡了。”
  
  马糯:“你先捡着吧,有个武器再说。”
  
  周亦渔:“哦。”
  
  ……
  
  周亦渔:“子弹?”
  
  马糯:“你有枪吗?”
  
  周亦渔:“……有散弹枪?”
  
  马糯:“……你想捡就捡吧。”
  
  ……
  
  周亦渔:“绷带?”
  
  马糯:“捡捡捡,你都捡!实践出真知,发现没用的你再扔吧。”
  
  周亦渔羞涩:“不行,我有点操作不熟练,扔来捡去好麻烦。”
  
  马糯:“……”
  马糯:“姐,人活着就是麻烦的。”
  
  周亦渔:“你快找到我了吗?”
  
  马糯:“……”
  马糯:“快了,还一千米,你少动弹,我就来了。”
  
  周亦渔继续不知所谓地捡着一些不知道到底有用没用的东西,而且从开始到现在也并没有遇到过别人……
  
  马糯的女性角色冲上来的时候,马糯敏锐地听到一声枪响。听声音距离应该不太远,就在附近。
  
  马糯立刻警觉,表现出了十二万分的可靠:“有声音,有人,姐你猫好,我去把他找出来!”
  
  周亦渔:“是我不小心开了一枪。”
  马糯:“……”
  
  开局十分钟,马糯已经头晕目眩不知道多少次了。
  她挣扎着,突然喊一声:“等等,我们快点跑。”
  
  周亦渔仍然处于茫然地状态:“啊?”
  
  马糯:“毒气圈要来了!我们两个要被毒死了!”
  
  周亦渔:“??毒气圈,什么东西?”
  
  马糯:“……对不起,我气疯了,一开始忘记给您介绍了。”
  [回复][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