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作者:流水载落花(大棉被)

何为思念
日月、星辰、旷野雨落
可否具体
山川、河流、烟袅湖泊
可否再具体
万物是你无可躲
——摘自网络

【死了的东西,不能复活。】
手指,这是一直以来都让我尤为关注的一个点。当我第一次完整知道整个过程后,时常会试着去想那个“重生”的过程。可是,每一次我都无法想象,它们是如何从血肉模糊的样子变成如今这样的,我无法想象那过去的每一天,每一秒,你是如何熬过的。我们都说十指连心,平时就是手指被夹的稍微严重一点都会感觉痛不欲生,可一想到每时每刻都如针扎般的日子,你会有多痛,我就难过的说不出一句话。当你再次提到双手无法温暖的时候,那种感觉更甚。从早上看完更新到中午窝在被窝,一直在想这句话,尤其当我手脚冰凉躲在被窝却怎么也暖不热它们时,我就感觉血液也在变冷,心也在变冷,这句话就被我一笔一划刻在脑子里,反反复复,一遍又一遍,直到闹钟响起,打开手机,看见公众号上的消息,情不自禁又哭了几遍。一个半小时前,我还刚刚道了安。所以,看到消息的那一刻,完全就懵了,晋江的更新已让我整个人都掉进了某个角落,这个消息的到来更是把我再往里推了推,要不是要生活,我很有可能就这样抱着手机躲在被窝里哭的昏天黑地。

【杀我该杀,救我想救,毁我欲毁,护我能护。】
杀、救、毁、护,每一个决策说起来多简单,可这背后所隐藏的东西,我又能理解多少?
面对守护自己所珍惜的东西,如果不够强大,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它们被人剥夺,多么残酷的事实。弱肉强食,这本就是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之一。因为上天是不会怜悯你的善良,念你不争不抢,安守本分就让你幸福美满的过一辈子的。
那句让很多东西活下去了,也让我感动的不行。我们常说医生救死扶伤,可在成为医生之前呢?亲手结束过多少生命?凡事都有太多面,只是我们很多时候都没有完完全全去客观的分析。我们习惯了用自己的惯性思维,主观意识去判断一切,定义一切,自以为是的走完短暂又漫长的一生。生来愚笨不是我的错,生来软弱不是我的错,可是,我不能以此为理由要求所有的人都与我一样,我更不能看见有人在为大家指引方向的时候去批判那道光芒太闪耀。我只需要明白是否该追随这道光就足够了。既然不是强者,那就做个为他鼓掌的人,不是很好?说这么多,只是想要表达一点,那就是无论爷做什么决策,我都只会说好。因为,既然认定你了,无条件服从和跟随绝不是随便说说的。曾经在七月的时候发生一些事情,当时还开玩笑对自己说,我爷这么强,要是知道我出了什么意外,应该会救我的吧。此刻,我知道了,你一定会,无论他(她)对你而言是否重要,只要这个人是你的追随者,是你王国的臣民就够了。

【谁知道下一个承受者会是谁?】
这段关于历史,关于统治,其实有许多想说的,可又觉得不够准确,一来是因为我自上学起就不喜欢学习历史,喜欢政治只是因为政治老师唯一一个重视我的老师。(多可笑的理由,可这就是事实。)二来是因为我一点都不怎么关注时事,我的心思只花在我想要注意的地方。举个简单例子就是我连重庆有几个区可能都说不清,什么领导人就更不用提了。可晚上我跟同学说到一个话题时就想到了这句话。事情引发是她同学的同学出车祸去世了,她就提到如果意外去世也要给父母留下一笔钱财,我便想到意外去世就算了,怕的就是还要给父母招来钱财祸灾。这个世界每天都有那么多不公平发生,谁能预料下一刻发生在谁的身上?如果是自己该如何?没能力自保,无靠山可依靠,最后的结局不言而喻。
看到爷提到弱势和边缘群体,便想到了容姨,想到那些追随你的人,此类的人一定必不可少,如果他们不曾遇见你,他们是否已经见不到此刻升起的太阳了?
所以,爷的存在就是他们生命里的朝阳。
【我在,我便救;我亡,亦以我魂护我信徒。】
那些句式的我,每一个都包含了多少不为人知?
那些每一个找到你的人又经历了多少是非曲折?
当今这个时代,能有爷这样的信仰何其有幸?
今天的第一节,我已经没有准确的言语表达我的喜欢、沉迷、波动……它们是那么的可贵,那么让我爱不释手,那么让人疯狂。

【邪、教、诋毁】
关于这第二节提到的这些内容,我因为关注的少,知道的也不多,但此刻知道这么详细,除了气愤更多的是庆幸你还在。我见过许多被人中伤却无力强势反击的,除了心疼,却也没有办法。幸好,爷你足够强大。因为你自身的强大,让这些诋毁显得低俗不堪;因为你的强大,你清楚的看清这一切的本质。你把这一切明明白白的摆在我们面前,让它们自动选择消失,你用着你的方法守护着你的精灵,不被这些闲言碎语中伤。每次看到你护短的时候,心里都有种非常难以言表的情绪。
对于爷的讽刺小故事,真是白便宜那些人了。我爷这么宝贵的时间,还要分点来点醒那些苍蝇,也不求它们感恩戴德了,好好做人就够了,老做苍蝇,也不知道这辈子是不是投错胎了。
对于那些肆意中伤别人的键盘侠,我只想说,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有朝一日,当初自己种下的恶果也将由自己品尝,甚至也该多体会体会被人中伤的苦,每日活在良心的谴责里,或许良心这个东西也怕是没有的。那就你所说的每一句恶言都应验在自己身上吧,曾经说的有多毒,这个诅咒就有多灵验。

最后我要说,就算我爷说不足,那也绝对甩那些人几条银河了。
本来还有很多想说的,比如唱歌萌死它们呀,某爷指导论文呀,等等。就简化为一句话吧,我爷这样的人呀,是全世界最温柔的人,是帅炸银河的人。
晚上看了一篇文章,看的时候脑袋里都是爷。
知世故而不世故,谢谢你经历那么多后选择给我们光明护我们一路前行,让我们不被这个世界蒙蔽,被这个世界同化。
你让我们变得更强大,让我们懂得用身心去守护自身的柔软。
日常问安以及想你。
尽管你在北美,还是要忍不住提醒你,多穿点衣服。
柏林周三,多云,7-3℃
傻狗喊你不要贪杯啦!
熬夜只是合理的夜生活,不过,我也不建议某爷这么做。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