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一篇,送给女神柿饼~~~

作者:游游

前言:隔壁长评催更成功,尝到甜头的我,决定给柿饼大大也来个长评!!!女神请收下我的膝盖~~~~~根据君妹和云寒道长两篇文写了个民国风诡异故事,饼大不要嫌弃哦!
《仙门诡话》
【缘起:云海小镇】
游毛毛刚从英国回来,便从乳娘口中得知,父亲有意和北洋系攀交,之前一直不得其法,后来北洋系一位大人物应邀前来府中做客,不知怎的看到了自己的照片,有些意动。
父亲得他暗示,似乎有些想法,这便火急火燎电报连篇将她从英国哄骗回来。
先说祖母该过寿,天天念叨孙女——后又改口称母亲身体抱恙情况不好,谎话一套又一套,枉她自诩新时代女性智慧理性不受人摆布,也中了圈套。
如今回到家中,以父亲的个性是决计不会让她有机会脱逃了——在她上头还有三位姐姐,都是姨太太所出,早些年已被父亲许的许,送的送,个个都成了升官发财的工具。
……只没想到如今连她这个正房的女儿也要卖!
这该如何是好?
若真去嫁了个流氓出身的兵痞老头子,她宁愿自尽。
父亲约莫也看出她得了消息想要逃,明里暗里敲打警告她的丫鬟乳娘,看管十分严厉。
游毛毛可真着急了。
正急着呢,平日时常出入府上的一位名媛——据说原是卖艺不卖身的青楼女子,后竟发大运怀上青帮圆公子的孩子,便赎身脱了泥淖,摇身一变成了威风八面的圆太太——这位太太倒是与母亲有旧,闻讯很是同情,在母亲帮助下,觑了空子钻到她的卧室。
“游小妹不要急,也不可乱……我有位贵人,许能帮你,”圆太太神神秘秘从袖中掏出一块玉佩,细声细气地交代:“明天,或者后天,我先生会约你们一家去乡下度假。你父亲也允了,不过他提议让刘大帅也跟着一起……大概是想制造机会让你和刘大帅……总之,你到了那个地方,就把这玉佩交给管家……他晓得该怎样帮你。”
因时间紧急,圆太太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游毛毛捏着那块玉佩,半信半疑地和衣睡下,却怎么也不能入梦。
过了三日,果然父亲带着一张笑脸来了她房间,假模假样地问她回国归家吃住可都还习惯,然后话题一转,让她收拾行李,去乡下住一段时间,散心,度假。
游毛毛面上应承着,心底止不住冷笑。
呵,亲爹!
果然想卖女求荣!
怒归怒,想到圆太太所说的“贵人”,她还是按捺着性子,收拾东西,与父亲一道乘车前往目的地——云海镇。
那位刘大帅,果然也来了,与父亲寒暄一番后,色眯眯的眼睛就像黏在她身上一般不肯移开。
一行人选了镇上大户君家入住。
君家世代在此定居,人才济济,听闻本代的少爷君奉天曾经做到北洋政府的大法官,后厌弃了政坛,这才辞官回乡。
住在这样的人家,自然放心,也符合身份。
游毛毛不知圆太太怎会有如此了不得的人脉,但心里却莫名多了几分底气,走入君家老宅之后,趁父亲和刘大帅不注意,悄悄将那玉佩塞给了带路的管家。
管家心领神会,当晚主家宴请贵客之时,特意将她安排在君家大小姐身边。
君家子息繁盛,老太爷九天玄尊虽已瘫痪,但分毫不影响君家的势力;君大少爷不在家,便由玄尊的大弟子玉逍遥主持,君小姐生得极美,看起来十分亲切,更惊艳的是她的丈夫,有欧洲血统的瑟斯先生,游毛毛活这么大从未见过男人能有这般相貌,连好色的刘大帅都忍不住看了他许久。
至于其他人,二房的太爷和夫人都没有出席宴会,只派女婿倚情天作代表。
游毛毛看着这一大家人,男的俊,女的美,简直目不转睛,以往认为国内的乡下大概没什么能看的人物,现在这想法可以改改了。
尤其是君小姐,虽然有老太爷在场,玉先生主持宴席,但她明显感觉到一家子似乎都隐隐以君小姐为中心。
这感觉可真奇怪,但她就是笃定——大约是女性的第六感吧。
君小姐握着她的手,亲切地同她谈了许多话,天南地北,艺术科学,东方西方,游毛毛越听越惊讶,简直快要五体投地了。
啊,君小姐可真是学识渊博!
之后,君小姐又特别邀请她去自己的院子共叙,十分爱怜地表达了对她的同情,并表示一定助她脱离父亲和刘大帅的魔爪,让她不要担心——只是住在君府或许有些小状况,要她放心。
游毛毛一心想要脱困,哪里会介意对方口中的“小状况”,谈叙一番之后,容光焕发地离开了君小姐的院子。
啊,君小姐可真是人美心善!
她这一夜睡得酣甜,丝毫不知父亲和刘大帅已经开始陷入一个可怖的噩梦。
【一、梦游】
刘大帅是个白手起家的军阀,发家之前他也不过是十里巷的地痞流氓,自参加革命,一路走了狗屎运,竟混成一方豪霸,后又投靠北洋系,授予上将,如今正是春风得意之时,有钱有势,自然就不缺女人。
不过这游家小妹嘛……留洋女大学生,想必滋味不一样。
瞧着她那清高不屑、强忍不耐的神色,刘大帅忍不住幻想她被自己征服的样子,想着想着便如火焚身。
毕竟在别人家中做客,又是君奉天的家,不好携女人同来,刘大帅只好披衣起身,叼着烟斗开窗透气。
君家宅院大而深,回廊曲曲折折,深夜只亮了几盏稀稀拉拉的路灯,一眼望出去,什么景致都朦朦胧胧的。
刘大帅喷出一串烟气,觉得自己简直疯了,为个不知世事的女学生跑到这无聊的乡下来……他想念自己的姨太太们。
回味着几个姨太太曼妙的身子和嗲声嗲气的喊叫,刘大帅愈发平静不下来,正激动之时,忽然看见院子里似乎飘来一条人影。
走南闯北,上过战场杀过人,刘大帅可不信什么鬼神,掐了烟便走出房门。
定睛一看,却是玄尊的大徒弟玉逍遥,晚间宴席上已混熟了的。
这玉逍遥大半夜不睡觉往花园里钻什么钻?
刘大帅一时好奇,放轻了脚步悄悄跟过去,见那玉逍遥神色木然,脚步迟钝,像是梦游,却越走越偏,径直走到花园最深处。
那地方,平地上凸起一块土堆,好似,好似……坟包?
刘大帅心里咯噔一下。
玉逍遥走到之后,脚步就定住不动了,那疑似坟包的土堆,竟然颤动起来,颤了片刻,忽然从里站起一道人影。
刘大帅眼珠暴瞪,吓得缩到了树丛中。
土堆里的人影无声无息朝玉逍遥走去,随后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那人影竟然钻进了玉逍遥的体内,玉逍遥再一转身,形貌已经变化,浑身噗嗤噗嗤冒着绿气,顺手拿过花园的铁锹,朝刘大帅的方向走来。
刘大帅大气不敢出,更不敢暴露行踪,只得继续旁观,“玉逍遥”手持铁锹,在花园中挖来挖去,看着像是在种花。
如此折腾了大半个小时,“玉逍遥”回到土堆之前,体内钻出一道人影,跳进土堆中,玉逍遥又慢吞吞将那土堆恢复原状,慢吞吞往回走。
等他走远了,刘大帅才颤手颤脚从树丛里挪出,先是一步一步挪,后渐渐加快步子,最后变成了狂奔。
……
第二日早饭之时,君家小姐体贴地问:“大帅,昨夜休息得可好?”
刘大帅面色铁青,干笑了一下。
君小姐掩口轻笑一声:“哎呀,其实逍遥哥哥有梦游的习惯,若是惊扰到大帅,我们可就惶恐了。”
……梦游?
那场面能叫梦游?
刘大帅惊疑不定,然而视线接触到君随心的笑容,脑子仿佛不管用了。
……这位君小姐,可比游家小妹漂亮成熟多了!
色令智昏,刘大帅放弃了离开的打算,反而给壮了壮胆子——我刘某人什么没见过,这点儿妖魔鬼怪小手段可对付不了我!!!
【二、鬼胎】
游先生今年五十有二,按照传统说法,也是知天命的年纪了。
但他还不想服老,总巴望着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到省里任个要职。
如今北洋政府风头正健,却不得民心,很是需要像他这样出身文化界的人士来粉饰宣传,他自然要把握机会。
那刘大帅虽是个土鳖,可手上有兵有权,这年头这两样物什最管用,想要通过他搭上北洋系,该割爱还是得割爱。
想起女儿不配合的态度,游先生皱了皱眉。
再怎么不乐意,他养她成年,送她出国学习,她总该回报恩情……希望此番能促成她和刘大帅之事,以免夜长梦多。
心中有事,游先生拿着一本黑格尔的著作,却是看不进去,便到回廊处看雨。
这云海镇地势极高,下起雨来有些生寒,他坐在回廊的美人靠上,远看得君家太太抱着一只小狗走近。
君家太太体态风流,美艳逼人,游先生虽年过半百,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怎料那君太太仿佛察觉了他的视线似的,竟就直接走了过来,同他攀谈。
“游先生在君家住得可还好?”
君太太语调婉转又略带一丝上挑的高昂,听起来风情万种,游先生顿时心一颤,赶紧定了定神,客客气气答到:“一切都好,真是烦扰贵府了。”
“哦?”君太太凤目微挑,似笑非笑:“那便好。”
就在此时,她怀中小狗委屈地呜咽了两声,她便用那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给小狗梳毛:“宝宝乖,再过几日你生崽了就舒服了。”
游先生依旧坐在美人靠上看她揉弄小狗,没有再开口,君太太揉弄一番后,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我告辞了,游先生自便,有什么需要,让随心安排就是。”
“好的,好的。”
游先生寒暄两句,待到君太太走远,忽然整个人僵住。
那狗……好像是公的啊?
公狗……怀胎?!
游先生以为是自己看错,但心中总有些莫名介意。
到晚上入梦之后,感到浑身燥热难耐,掀开被子纳凉,瞠目结舌地看见自己的肚子鼓了起来,越鼓越大。
纱窗上透着一道婀娜身影,君太太风流含笑的嗓音传了过来:“这怀胎一事嘛,同男人打天下一般。男人能,女人也能;女人能,男人也该能。哈哈哈……”
游先生惊恐地瞪大双眼,以为这是个噩梦,但见眼前一切无比真实,又想起白日所见那只怀胎的公狗,愈发恐怖,发出一声惨叫。
“啊——!!!”
第二日,游先生大汗淋漓地醒来,窗外晨光正好,君家的仆人轻轻敲门:“游先生?游先生?您起了吗?”
“起……起了……”
游先生颤着手揭开被子,看见一切如常,松了一口气。
果然是梦啊。
但当他洗漱完毕前去用早点时,又在半路上与君太太不期而遇。
君太太仍抱着自己的爱犬,神色淡淡地与他问好。
这回游先生长了心眼,特意观察了她怀中那只狗——真,真的是公狗啊!!!
游先生如堕冰窟,不记得自己怎么走进前厅,悄然回头,却见君太太抱着有孕的公狗,正好转身朝他看来,艳丽的脸上,笑容意味深长。
【第三夜:王先生】
这一日,君家来了别的客人。
作为小镇大户,接待外来贵客稀疏平常,刘大帅和游先生并未注意,只听仆人说,新来的客人姓王,名字不知。
晚餐之时,刘大帅和那位王先生打了个照面。
因双方都不熟,只是出于对主人家的礼貌,彼此简单示意。
但刘大帅总觉得王先生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就像是……有种淡淡的嘲笑。
过去他还在十里胡同做流氓之时,那些有身份的公子哥都是这般看他。
这让刘大帅有些不愉快,而这种不愉快,在听闻王先生风流多情的名声之后,愈发强烈。
王先生无疑生得极为俊美,谈吐优雅,且受过西洋教育,常摆出西方人绅士的做派,来不过两日,已将府内丫鬟们逗得顾盼频频。
刘大帅心底生出一种忿恨嫉妒——大概应该表述为泥腿子对高富帅的仇视。
他开始观察王先生的举动。
这一观察,就察觉出问题来了。
——王先生并不是一个人来的君府。
从他的房间经过,时常可以听到女人的笑闹声。
刘大帅压抑不住牙痒痒,动不动就找借口与游先生一边聊天一边从他房外路过,某一次正在路过时,正逢王先生携两名女伴跨出房门。
刘大帅的眼珠子顿时瞪得差点脱了框。
那两个女人,竟是他的姨太太!!!
——怒火中烧!
好两个贱|人,居然大摇大摆给他戴绿帽子!
刘大帅脑子里的理智早已经飞到九霄云外,一把推开试图阻止自己的游先生,不待两个花容失色的姨太太开口辩解,已经掏出配|枪,上膛开|枪,一口气打完了所有子|弹。
“啊……!”
王先生倒在了血泊中。
两个姨太太吓得面无人色。
刘大帅理智回笼,阴沉着脸,掏出手绢擦拭配|枪,思索该如何善后。
就算是君家,收留这个王先生在家做客,也不能轻饶——刘大帅正这般想着,那倒在血泊里的王先生竟然就施施然地站了起来!
“啊……啊……”
早已瘫软的姨太太们抱作一团,刘大帅拿枪的手剧烈颤抖起来。
王先生转过身,仿佛没事一般拍了拍袖子上的灰,温柔地对两个女人说:“别怕,我没事啊。”
“啊——!!!”
叱咤风云的刘大帅,狂吼着,惊叫着,慌不择路跑出了君家大门。
随后,游先生也屁滚尿流手脚发软地跟着跑出去。
【四、全家福】
张副官接回惊魂未定的刘大帅之时,怎么也不肯相信大帅所说的怪事。
他也是个胆子贼大的主儿,听大帅说完,不以为意的在心里耸耸肩,然后跟大帅建言,估计是君家搞鬼,不如去查探一番。
“怎么查?君奉天虽然没任职,君家可还有势力!”
刘大帅像是被吓破了胆。
张副官冷冷一笑:“明查不行,可以暗查啊。”
随后,他便找了圆公子要来一封亲笔信,假称自己是圆公子的远方亲戚,喜欢摄影,想去乡下采风,请君家收容几日。
圆公子虽是地头蛇,也不敢得罪这帮兵痞,配合地照做。
于是第二日,张副官就穿着便服,背着相机去了云海镇君家大宅。
他这次来得赶巧,之前外出的君家大少君奉天回来了。
依照君奉天在外的名声,是个正派人士,估计能镇得住家里人不作妖。
张副官在君家住下,连住几天,确实没经历什么奇闻怪谈,心里愈发肯定之前大帅和游先生的遭遇要么是犯癔症,要么就是君家人搞鬼。
他个人比较倾向第二种,但他没有证据。
住满一周之时,君家小姐前来拜访,羞涩地表示,张先生,既然您爱好摄影,可否为我们一家人拍个全家福?难得大哥回来,家里人齐整。
张副官本就对君家人好奇,自然从善如流。
那一天,君家所有成员到场,包括坐着轮椅的九天玄尊也来了,就是看着精神不太好,而且看他的眼神也不太对……莫名怜悯。
张副官甩甩头,架着相机开始调试,又让管家帮忙布置物件。
“三、二、一!”
连续拍了数张之后,拍摄这一环节结束,君家人各自散去。
张副官礼貌地向君随心表示,洗照片需得回城才能进行,待洗好后自己会邮寄上门,便在君小姐的道谢声中返回城内。
当夜,张副官去照相馆与照相师一同洗照片,洗了第一张,便顺便又洗了第二张。
但这第二张洗出来,当即让照相师吓破胆。
同样的底片,洗出来却是不同的面孔!
——君家小姐君随心、女婿瑟斯、二太爷君轩辕,在两张照片上已经变了模样!
张副官一向胆大,忍着恐惧,逼着照相师继续洗,一连洗了六七张,每一张上的人脸都有变化。
……到最后,张副官是用爬的爬出了相馆。
【尾声:收惊】
赫赫有名威霸一方的刘大帅,忽然拉着部队浩浩荡荡去了郊外香火最旺最有名的太上府。
刘大帅面色苍白,在两名警卫员簇拥下,带着游先生和张副官气势汹汹冲入三清殿。
“快,把你们最厉害的师傅请出来!”
这年头最可怕的就是兵,看守三清殿的两个小道士吓得魂飞魄散,赶紧依照吩咐去请来最有名的云寒师傅。
涉及鬼神之事,刘大帅丢不起人,半是胁迫半是威胁地让云寒道长去内殿详谈。
云寒道长面无表情的带着三人进内殿,面无表情的听他们诉说了各自的遭遇,心情如同哔了狗。
……太上府又不是茅山派的,找我干什么呢?!
云寒道长不言不语,但她的态度却让刘大帅紧张起来:“仙长,这事儿……您能收不能收啊?”
“……”云寒道长默默喝了口茶,不太情愿地开口问:“大帅是在云海镇遇到事儿的?”
“对对,就在那个君家。”
“君家?”云寒诧异地抬了抬眼,陷入沉思。
君家她有所耳闻,君家大宅的风水在业内是很有名气的。
简单来说,所有风水堪舆里能用上的风水宝地的要素,君家大宅都占全了。
如此宝地,怎会闹起邪祟来?
她这厢沉思着,另一边刘大帅三人却越来越恐慌。
完了完了,早听说太上府的道长法力高强,这云寒道长定是最最高强的了,看她这眉头紧锁的样子,难不成也没辙?
君家那么邪门儿吗?!
那怎得了啊,自君家回来,他们个个都觉得有恶魔缠身,若太上府也收不了,那岂不是……岂不是……
“这件事,我认为……”
云寒思考了半天,打算再捋一捋来龙去脉,怎料她刚开口,就看见牛逼轰轰的刘大帅面色青紫,颤抖不停;张副官抖抖索索,念念有词,至于游先生……已经精神崩溃,抱着脑袋发出土拨鼠般的尖叫。
云寒:“……”
搞啥啊?!
我特么什么都没说呢!!!
太上府老君殿里,鹤白丁一边拿着酒葫芦痛饮一边安慰剑非道:“你别担心了,太上府不会有事的。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刘大帅居然找云寒给他收惊,好好活着不好吗?会越收越惊吧!”
第二日,报纸上刊登了一则轰动的消息。
叱咤风云刘大帅,因饮酒大|烟过度,疯了。
【全文完】
【本文别称《君家玩死你》】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慕芽  发表时间:2019-01-10 12:31:28
赞一个
[投诉]
[2楼] 网友:19284387  发表时间:2019-01-10 14:01:04
这么多字O_O?不如你自己开篇文?
[投诉]
[3楼] 网友:原地等待  发表时间:2019-01-11 00:21:39
不愧是云寒233333333
[投诉]
[4楼] 网友:酥酥  发表时间:2019-01-11 18:39:45
厉害了云寒真人!
[投诉]
[5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9-01-15 19:29:06
君妹:啊,他看我的心肝儿看太久了→v→
[投诉]
  • 评论文章:[霹雳]天赐
  • 所评章节:244
  • 文章作者:最爱柿饼
  • 所打分数:0
  • 发表时间:2019-01-10 00:2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