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愁前路无知己(五十二)

作者:青青园中葵

英仙穆华带头脱掉了正装外套,纯手工制作的真丝领带也被他扯了下来,周身上下令人情不自禁想要仰视的皇者之气尽褪,看起来就像个气质斯文儒雅的邻家青年。殷南昭上楼到自己的房间换下军装回到大厅顿时两眼发直:平日里风纪扣总是系得一丝不苟的总指挥官阁下,不但解开了脖子上的扣子,就连脖子下的扣子都解开了两颗,熨烫得一丝褶皱都没有的精纺亚麻衬衫之下,性感迷人的锁骨若隐若现。自家温文尔雅、光风霁月的先生,虽然只解开了领扣和袖扣,气质却与平素大相径庭,周身上下尽是狂放不羁,说不出的风流倜傥、艳丽无双。
听到自家宝贝学生的脚步声,英仙明睿端起两杯白兰地,潇洒地冲他甩了甩头,露齿一笑:“大昭,快来!怎么?不认识了?!”。需要收惊的可怜小少尉同手同脚地走了过去,接过自家先生递来的酒杯,下意识地抿了一小口。英仙明睿淡淡一笑,挑眉问:“要去露台上吹吹风吗?”。殷南昭连忙点头。师生二人一前一后走上露台,凭栏远眺。英仙明睿喝了口酒,轻声问:“被我吓到了?”,“嗯”。把玩着晶莹剔透的酒杯,英仙明睿缓缓开口:“无论是举止优雅、言谈风趣、博学多才的亲王,还是讲究衣着饮食、精通吃喝玩乐,风流倜傥、游戏花丛的浪荡公子哥,或者,长剑出鞘必见血的杀手,般若诸相,皆是我。”。殷南昭似懂非懂,低声询问道:“先生,您身份尊贵,怎么会有这许多截然不同的面貌?”。“说来话长,想听吗?”。殷南昭满眼星星,“想!”。
修长白皙、长着薄茧的手指轻轻划过杯肚,英仙明睿娓娓道来:“我父亲是阿尔帝国的五星上将。他肩膀上扛的那些金星,全都是大大小小的战功、成百上千次的出生入死换来的,没有一颗靠得是‘英仙’这个姓氏,或者皇帝同胞弟弟的身份。记得有一次,大概是我三四岁吧,那时候,我怕黑、怕一个人睡,所以,母亲把我的小床搬到了她和父亲的卧室,和大床隔着一道纱帘。有一天半夜里,我迷迷糊糊地起来上厕所,却发现纱帘上映着一个男人的身影。于是,我抽出枕头底下父亲亲手为我做的玩具小□□,打开保险栓,挥开帘子,照着正在床边脱衣服的男人就是一梭子。结果,男人大手一张,把塑料子弹悉数抓在了掌中。我冲过去咬他,他却抱起了我,称赞道:‘好儿子!知道保护妈妈了!’。说这句话的时候,父亲明明是笑着的,可眼睛里却有一丝落寞。十七岁那年,父亲在阿尔帝国、奥丁联邦争夺G2299星域的战役中阵亡。噩耗传回奥米尼斯星时,我正在期末考试。答完卷一出教室,就看到身上罕见地穿着军服的三伯父,以及实验服都没来得及脱下来的七哥。三伯父满头的黑发白了一大半,一声不响,拉起我的手就走。英仙号星际太空母舰上、父亲的棺椁边,三伯父当着几位肩膀上扛着金星的将军的面,把一块白玉璧郑重地交给了我。母亲和视我为己出的三伯母当场晕了过去,七哥示意我把白玉璧还回去,我却在得知那就是曾经由父亲掌管的苍龙玉璧后,抬手敬了一圈不很标准的军礼。父亲的葬礼过后,我开始接受五花八门的训练,觉得有用的就认真学,觉得没用的就糊弄,还跟教我□□的教官打了一架。后来执行任务的时候,那些有用的、没用的科目,陆陆续续都派上了用场,而我,也渐渐成了如今的我。大昭,我和你说这些,是想让你明白,世间事,不是非白即黑;世间人,也不是非善即恶。”。
  [回复][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