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愁前路无知己(四十五)

作者:青青园中葵

用来固定脖颈、手腕、脚踝的合金束带缓缓缩回了凹槽,“孤狼”被两个身穿龙血兵团军服的男人从金属刑台上拎起来,拖出了刑讯室。辛燊打了个响指,一直默不作声站在他身后的竖瞳男子风一般掠出,拦住目送着自家队长的身影消失在门口以后抬腿朝刑台走的殷南昭,从裤袋中掏出一只皮项圈套在他的脖子上,紧了紧扣,把拴在项圈上的绳子递到辛燊手中,躬身退到一旁。
黑色的豪华型防弹飞车降落在楼顶停车坪,辛燊牵着自己的新猎物迫不及待地下了车,乘坐升降梯来到三楼,径直走进卧室。长期持拿枪械磨出了厚厚硬茧的手粗鲁地抚摸着青年男子那光滑细腻、洁白如玉的脸庞,关节粗大的拇指在紧抿的薄唇上暧昧地抚弄了几下,锉刀一样的手掌沿着微微凸起的喉结一路向下,伴随着金属扣子崩落在厚厚的手工编织纯羊毛地毯上的闷响,抚上了肌肉紧实的宽阔胸膛。年轻人知道自己在劫难逃,静静等待着逃跑良机,没有做无谓的反抗。
青筋凸起的粗粝大手几下便将民用飞船驾驶员制服扯得粉碎,弧度美丽的锁骨、肌肉平实的小腹、向内收拢的腰线、修长笔直的大腿一览无余。辛燊锐利的双目之中跳动着野兽般的光芒,啧啧叹道:“真是个尤物!小美人儿,还是雏儿吧?爷好好疼疼你!”。说完,拉起皮项圈上的绳子用力一甩,将猎物背朝上抡到宽大的双人床上,一把扯掉裤子压了上去。粗大的下体狠狠顶入,殷南昭的瞳孔猛地一缩,十指紧紧抓住织着暗纹的真丝床单,死死咬着嘴唇,将痛呼生生咽了回去。鲜红的血,随着一下又一下狂暴的抽动汩汩而出,顺着大腿根部蜿蜒流淌,在湖蓝色床单的晕染下显得格外触目惊心。
血的腥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辛燊愈加兴奋,探手拉开床头柜的抽屉,随手拿出一根半尺长的小皮鞭,喘着粗气笑道:“美人儿,咱们来点刺激的!”。被罗萨星上孤儿院的老师卖掉以后,殷南昭挨过不下十次鞭打,眼角余光瞥见鞭梢,便依着以往的经验绷紧了背部的肌肉。“啪!”,辛燊手腕微抖,照着猎物的脊椎就是一鞭,顿时,鲜血飞溅,皮开肉绽。殷南昭的肩胛一震,已经抓破了床单蜷缩成拳的手指猛然收紧,指甲扎破了手心。
辛燊一边随心所欲地鞭打着猎物,一边纵声大笑,十分惬意。殷南昭的肌肉因为绷得过紧开始痉挛,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辛燊停下手来,俯身在猎物背部纵横交错的鞭痕上连连亲吻。舔净嘴唇上沾染的鲜血后,他贴在殷南昭耳边,笑吟吟地问:“宝贝儿,爽吗?”……花样百出、不分昼夜的肉体上、精神上的折磨,令殷南昭精神恍惚,昏昏沉沉。辛燊偶尔会掰开他的嘴,喂些材料可疑的饭菜,或者,灌些味道古怪的营养剂。无论是什么,年轻的中校都会努力咽下去,“活下来、逃出去”几乎成了他心中的执念。
富丽堂皇的办公室里,辛燊嘴角噙笑看着趴在自己脚边一动不动的猎物,慢条斯理地说:“小美人儿,逃跑可是要受罚的哟!”。放下晶莹剔透的水晶镂花酒杯,他蹲到殷南昭身边,动作麻利地扯开衣服,撕下已经和伤口长在一起的绷带。剧痛灭顶而来,殷南昭蜷缩着身体昏了过去。辛燊起身按了按呼唤铃,指着地上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的猎物对应声而入的警卫说:“拖出去埋了。”。
  [回复][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