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愁前路无知己(四十一)

作者:青青园中葵

月朗星稀,夜深人静。英仙穆华独自坐在海边一块大礁石的阴影里。别墅里人多眼杂,辛枫一直等到连3A级体能的辰垣都睡熟了,这才拿了自己的一件外套,轻手轻脚地离开房间,去海滩上找心上人。“夜里凉,披上吧。”,英仙穆华抬起头来,眼中隐有泪光,接过半旧的外套穿在身上。辛枫轻叹了一声,弯腰拾起心上人脚边几只随着穿过礁石的细小海浪飘来荡去的空酒瓶。
清冷的月光下,英仙穆华的声音有些缥缈,“小时候听家庭教师义愤填膺地嚷嚷消灭异种、收复阿丽卡塔星,我是不以为然的。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何况是长久以来被歧视、被剥削、被压迫、被奴役的那些和我们这些所谓的人上人同祖同源的携带异种基因的人类?头戴皇冠、左手握权杖、右手握皇印站在御座前的时候,我想,就让以阿尔帝国为首的人类星国与奥丁联邦之间彼此仇恨、相互敌对的关系,在我的手中终结吧!整个英仙皇室,只有自幼一同长大、亲过手足的小十七知道我心里的真实想法,也只有小十七跟我想的一样。一百二十二年了,以小十七的资质,无论是从事理论物理学、古地球文化方面的研究,还是出任元帅,率军收复阿丽卡塔,都早已功成名就。可是,连辰垣都庆幸过志不在摧毁奥丁联邦的小十七,却将他那不世出的军事天才,尽数用在了指挥着阿尔帝国最精锐的部队满星际截杀各方势力运送异种奴隶的战舰上面。这些年,无论是枪林弹雨还是散尽家财,甚或阿尔帝国百分之一的财政收入如同泥牛入海,我和小十七都从未怀疑过当初选择的道路。”。
辛枫轻轻拍了拍爱人的肩膀,“那孩子的话,不过是一家之言,不必放在心上。”。英仙穆华的唇边露出一抹苦笑,仰头一气喝干了手中酒瓶里剩下的小半瓶酒,把空瓶放进心上人手里拎着的垃圾袋。“靳门岛上那些人,无论是笼子里体貌异常的,还是笼子外体貌正常的,竟然都认为这活该受诅咒的奴隶市场正常得不能再正常。”。辛枫扎紧垃圾袋抛到沙子干燥的地方,把英仙穆华拽进怀里,紧紧搂住。“小枫,我和小十七,还有辰垣、安蓉,我们都错了。世间事不塞不流、不止不行、不破不立。和平,从来都只在大炮的射程之内。”。辛枫清晰地感受到英仙穆华内心的痛苦,吻了吻爱人的头顶,斩钉截铁般说道:“华子,这条路,我陪你走。”。
晚霞如同洒落的胭脂般晕染在天际。微风轻轻吹拂着树叶,发出沙沙簌簌的细微声音。淡金的夕阳掠过树梢,从玻璃大窗射入室内,给桌椅墙壁都镀上一层薄薄的橙色暖光。辛夷愁眉苦脸地看着摊开在膝盖上的那本十六开大小、厚得能砸死人的《皇室成员行为规范》,蜜月旅行归来看到丈夫送的结婚礼物——配备了全星际最最顶尖的仪器设备的实验室时的惊喜荡然无存。她的手指在薄薄的书页上画了几个圈,抬起头像只饱受惊吓的小仓鼠般看向陪着礼仪教师坐在对面沙发上的老管家周太太。“周奶奶,这么多宫廷礼仪,我都要学会吗?”。老管家露出慈祥的笑容,“按照规定是要全部学会练熟的,但亲王殿下已经跟您的礼仪教师交待过了,教会您出席皇室重大社交活动时的相关礼仪即可。”。辛夷大大地松了口气,捏起茶几上卖相极佳的蝴蝶酥咬了一口,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吓死我了!不用都学就好!”。
  [回复][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