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愁前路无知己(四十)

作者:青青园中葵

英仙明睿听了好友这番话,暗暗责怪自己粗心大意,把镊子放到砧板上,洗净了手,让别墅的厨师接手午餐的准备工作,大步流星直奔海滩。炎炎烈日下独自出神的少年寂寥的背影看得英仙明睿一整颗心都拧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走上浪花层叠的沙滩,坐到少年身边,轻声问道:“大昭,有心事?”。殷南昭听到声音,有些木然地转过头,只觉得面前这个总是让他想要亲近的男人眼中关切的目光十分的辣眼睛,顿时,眼泪扑簌簌涌了出来。
英仙明睿伸出手臂,将宛若受伤小兽的宝贝学生揽到自己胸前,轻轻摩挲着他脑后的头发。殷南昭贪婪地从自家先生那里汲取着温暖,抽抽噎噎地开了口:“先生,我在这座岛上住了六年。去年第一次……第一次接客的时候杀死了客人和□□老师,被主人送到了角斗场。快要被野兽撕成碎块时,大安——安达将军花重金买下了我,把我带回了阿丽卡塔星……我最早的记忆是在罗萨星上一所由政府资助的孤儿院里。虽然孤儿院里的孩子都没有父母,可我知道自己和他们不同。分玩具时,我的玩具总是最旧、最破的;吃水果时,我的果盒总是最小、最不新鲜的;做游戏时,我总是一个人一组。我曾经为这种不公平哭过、闹过、抗议过,但只会引来老师的惩罚。我渐渐学会了不哭闹、不抗争,默默接受。毕竟,一出生就被抛弃在孤儿院外的我,是个连孕育了我生命的父母都不想要的异种,别人对我不好应该很合理。七岁那年,孤儿院来了一个新老师,他对我很好,说话和颜悦色,时不时会给我糖果吃,还送了我一个太空飞船的模型。我很开心,因为每年新年分玩具时,我都会在心愿卡上写下想要太空飞船,可别的老师从来不理会。突然之间,我的生活好像就改变了,每天都充满了希望。有一天,老师对我说要和我玩一个军事游戏,要我保密,我兴奋地答应了。按照老师的教导,我摘掉了自己的身份环,等其他孩子都睡熟后,偷偷溜出了孤儿院,抱着我的飞船模型,坐上了另一个男人的飞车。直到我被塞进一艘真的飞船,离开了罗萨星,我才知道我被老师卖掉了。此后两年多的时间里,我随着奴隶贩子在星际间辗转流浪。我不想做奴隶,一次次逃跑,一次次被抓回去毒打。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已经在我身上花了钱,不能做亏本买卖,肯定早已经被打死了……来到奥丁联邦以后,我过上了自己从小到大一直渴望的生活,有了名字,有了自己的房间,有了穿不完的新衣服,每顿饭好吃的都能吃到饱。不仅如此,我还有了意外的收获——去学校读书。可是,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英仙明睿觉得仿佛有一把小锯在自己的心窝里来来回回地拉着。他想开口和这个孩子说些什么,却突然意识到,任何的话语都苍白无力、于事无补。只好仿照年幼时老管家周太太哄自己入睡的方式,轻轻拍打殷南昭的后背安抚他。
英仙穆华刚把自己在啤梨多星上救下的小萝莉托付给安蓉,就被宝贝堂弟领到了靳门岛。九十多年过去,泰蓝星上规模最大的奴隶市场依然人头攒动、热闹非凡。英仙明睿觉得,自己这些年改变泰蓝星现状的种种努力就像是个笑话。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逛完一圈,英仙穆华觉得自己对“百闻不如一见”这个词有了深刻的认识。
  [回复][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