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愁前路无知己(二十九)

作者:青青园中葵

殷南昭冲出包厢,像只没头苍蝇般撞进了男洗手间,跑进最里边的隔间。刚一锁上门,少年侍者脸上惶然无措的表情便消散得干干净净。他探手入怀,取出礼服内袋中乍看上去是块半新不旧的亚麻手帕的样本收集器,迅速提取了目标人物留在自己手上的微量物质,点击个人终端扫描后,用事先约定的通讯渠道将加密信息传递了出去。做完这些,他松了口气,静候着酒吧老板让他回包厢去“服侍”贵客。
没过多久,酒吧老板就找了来,他觉得这种用短暂的肉体交欢讨得权贵欢心,从人家的指头缝里得点好处的事不算什么,有的异种还很乐意,实在想不通这个漂亮得近乎妖孽的穷酸小鬼干嘛要跑。酒吧老板猫着腰看了看,走到殷南昭“躲藏”的隔间前,伸手敲了敲门板,“臭小子,我知道你在里边,你给我听好了,赶紧滚回包厢去,好好服侍夫人。要是能让她满意,你小子从今往后就再也不用苦哈哈地打工挣学费了!”。
个人终端上设置的三分钟计时归零,殷南昭调出虚拟镜子检查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打开锁推门走了出去,盯着自己的脚尖嗫嚅着说:“老板,我……”。酒吧老板生怕让贵客久等,粗暴地打断了少年侍者的话,“我什么我!夫人看上你是你的福气!还不立刻给我滚回去好生伺候!”。
少年侍者不情不愿地被酒吧老板“护送”到了包厢门口,抬手敲门。听到一声“请进”,他仿佛是下意识地摸了摸礼服上锃亮的铜扣,打开门迈步走了进去。目标人物慵懒地靠在沙发扶手椅的椅背上,看了一眼面色苍白、惴惴不安,像是一只待宰羔羊的少年侍者,示意他开启小圆桌上那瓶价格不菲的酒,丝毫也没有察觉到无色无味的致幻性气溶胶正在包厢中弥漫开来。“年轻人,坐下陪我喝一杯。”,“夫人,我不会喝酒。”。目标人物拿起酒瓶倒了小半杯酒起身递给少年侍者,“会喝水吧?”,边说,边把一只手伸进了少年侍者的衣服里,贴着脊柱游走。
少年侍者的身体瞬间绷紧,目标人物仿佛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咯咯咯”地笑起来,手掌穿过裤腰向下摸去。殷南昭的脸上挂着六神无主的表情,心里却在想:“老妖婆,等着瞧!”。目标人物含住一口酒把嘴唇凑到了少年侍者唇边,正要嘴对嘴地喂酒,眼神突然迷离起来,致幻性气溶胶起效了。已经提前给自己注射了解药的殷南昭甩抹布似的摆脱了目标人物,好整以暇地坐在小圆桌旁柔软舒适的沙发扶手椅上,一边欣赏着陷入幻觉的目标人物一口一口给空气喂酒、解空气的腰带、脱空气的裤子、对着空气把身体扭得活像一条水蛇,一边等着自家队长的收工令。
暗藏在侍者礼服金黄色铜纽扣里的致幻性气溶胶是殷南昭亲手配制的,里边加了料——脑垂体兴奋剂。目标人物吸入后不久,体内肾上腺素的水平开始一路飙升,十分钟以后,在激素的作用下血脉贲张、气喘吁吁、大汗淋漓的老女人筋疲力尽,带着一脸的得意和满足晃晃悠悠地扑倒在厚厚的手工编织的提花地毯上,睡了个昏天黑地。
殷南昭看了眼轻震了一下的个人终端,分分钟把自己“捯饬”成一副被强暴过后衣不蔽体的模样,惨白着他那张易了容的脸,在众目睽睽之下跌跌撞撞地跑出酒吧,消失在街角。
  [回复][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