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愁前路无知己(二十七)

作者:青青园中葵

也许是对赴汤蹈火、粉身碎骨却连名字都不能刻在阿丽卡塔军事基地英烈堂空白金属砖上的补偿,也许是缔造者——首任执政官游北晨的一丝袍泽之情,特别行动队的工资和福利待遇比奥丁联邦其他部队都高、都好。
继报到时发现领取的个人终端上自动绑定的工资帐户里有本周的薪水——以全星际通用的硬通货币阿尔帝国币支付的一千五百元之后,抱着高高一摞训练服、床单、被罩、枕头、被褥,用新领的个人终端扫码打开宿舍门的少年再次两眼发直。门里显然不是来的路上他从星网上查到的那种有四张上下铺、带一间共用卫生间的新兵宿舍,而是他的终极理想——中尉以上的军官才能申请的包含客厅、饭厅、厨房、卧室、卫生间、健身室,有家具和基本生活用品,随时可以拎包入住的单身宿舍。
身子圆滚滚的大熊当场蒙了,圆滚滚的眼睛转成了蚊香,身体都要发热时,终于运算出了解决方案,仰头看向主人,等待他的指示。殷南昭迈步走进宿舍,把房间挨个看了一遍,踱进卧室,冲宽大的双人床挑了挑两道漂亮的卧蚕眉,把被褥什么的往上一放,转身去厨房打开茶炉烧水。一脸懵圈表情的机器人总算回过神来,转动着身下的轮子滚进卧室挂衣服、铺被褥去了。
特别行动队的训练千奇百怪,不但要学制毒、射击、杀人,还要学口技、易容、表演,不过以前在泰蓝星上学的东西也千奇百怪,少年适应得很好。报到次日的清晨,艰苦的体能训练拉开了大幕。失重、跃迁、翻转、加速、撞击……每一次超出身体承受极限、要晕过去时,训练服就会自动释放电流,于是,少年便会在身体半麻半痛的感觉中清醒过来,继续这常人无法忍受的训练,直到计时器归零。虽然每天都吐得一塌糊涂,但身体的痛苦缓解了少年内心的痛苦,他渐渐喜欢上了这种身体疲惫到极致后连大脑都空白的感觉。
寒风凛冽、大雪纷飞,天地之间一片白茫茫。射击训练室里的温度比滴水成冰的室外还要低,重力值被调到了零。殷南昭双手持枪,身体漂浮在地板上方一米处,左手右手按照智脑随机生成的指令举枪射击。重力突然恢复正常,殷南昭双腿一伸稳稳站到地上,抬头看向通讯器。队长“火狐”的声音传了出来:“小子,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殷南昭卸下枪体上的能量块随手揣进训练服胸口的暗袋,将空枪抛给辅训机器人,迈开两条长腿直奔队长办公室。
朴素的木门被“叩叩”敲了两下,变声期少年古怪的嗓音随即响起:“报告!”,“进来!”。殷南昭拧动把手推门而入,转身关上房门,迈着军人特有的步伐走到办公桌前立正敬礼。站在桌子后面的“火狐”抬手回敬军礼,“坐!”,“是!”。
深邃的灰眸直视着少年缓缓说道:“队里接到一项紧急任务,需要一个少年假扮酒吧侍者,想办法接近目标人物,盗取她的生物特征传递出去,以便做成生物钥匙打开保险柜,取出里面的一份文件。你是全队所有未成年新兵里各科目训练成绩最好的一个,也是长相最俊的一个,我想不出比你更合适的人选,愿意执行这项任务吗?”。殷南昭起身朗声答道:“愿意!”。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疾风召雪  发表时间:2019-05-03 16:06:16
小姐姐,有书名吗
[投诉]
[2楼] 网友:青青园中葵  发表时间:2019-05-03 17:15:25
没有,是散落的书评。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