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愁前路无知己(二十五)

作者:青青园中葵

宾客们风卷残云般吃光了餐台上的食物,还在意犹未尽,辰垣坐在了钢琴前。清冽空灵的优美琴声响起,英仙明睿走向未婚妻,轻轻拥着她步入舞池。不擅交际应酬的辛夷放松下来,绽放出温馨甜蜜的笑容,低声哼唱起他们的定情曲——泰蓝星上未婚夫帮她躲过追杀时的那首舞曲:是否当最后一朵玫瑰凋零,你才会停止追逐远方,发现已经错过最美的花期。是否当最后一片雪花消逝,你才会停止抱怨寒冷,发现已经错过冬日的美丽。是否只有流着泪离开后,才会想起岁月褪色的记忆。是否只有在永远失去后,才会想起还没有好好珍惜……
辛夷一向不耐烦应付生人,安蓉深知这一点,早就想好了冠冕堂皇的借口,挚友和她未婚夫开舞过后,她就当众宣布了。辛夷松了口气,挽着未婚夫的手臂离开大厅上楼去了,殷南昭拔腿跟在他们身后。
朦胧的柔光透过琉璃灯罩洒在半圆形的露台上,大理石护栏边的小圆桌上摆放着造型典雅的插花、精致可口的点心、醇厚甘甜的热茶。辛夷掀起小竹笼的盖子,一脸惊喜:“虾仁肠粉!”。英仙明睿往精美的小瓷碟里倒了些蘸食肠粉的酱油放到她面前,抽出一双筷子递了过去,“下面一屉是豉汁蒸排骨,再下面是口蘑馅的素烧卖。”。辛夷欢呼了一声,夹起一只肠粉蘸了些酱油咬了一大口,口齿不清地说:“太好了!晚餐要装淑女,我都没吃饱!”。她扫了眼跟过来的殷南昭,大大方方地说:“小鬼,别发呆了,过来吃!”。
月光如水、微风轻拂,把自己的肚皮吃得圆滚滚的少年慵懒地“瘫”在扶手椅里,心满意足地打着饱嗝儿,十分惬意。英仙明睿提议跳几支舞作为餐后运动,未婚妻理直气壮的声音和少年腼腆不安的声音同时响起:“不会!”。英仙明睿冲少年露齿一笑:“这么俊朗帅气的小伙子,不会跳舞怎么行,我来教你!”。华尔兹、狐步、探戈、伦巴、恰恰、斗牛舞……身体掌控能力颇佳的少年在舞场高手的悉心指导下很快领悟了诀窍,越跳越娴熟。辛夷坐没坐相地“躺”在扶手椅里,懒洋洋地欣赏着未婚夫和小鬼帅气的舞姿,不时给他们鼓掌。
阿丽卡塔星太空港。英仙明睿掏出一把小巧精美的□□递给前来送行的少年,“我来得仓促,身上只有这把枪勉强拿得出手,送给你,权当是见面礼。”。辰垣着实被好友的慷慨大方惊到了:“死神的流星雨!阿睿,这也太贵重了!”。英仙明睿拉过少年的手,把枪塞进了他的掌心,“这枪我也是刚拿到不久,只做了几个简单的测试,发现枪体里的特殊物质吞噬了蛋白质、脂肪以后向外辐射能量时,会短暂地扰动时空,形成一个天然微型虫洞,感兴趣的话,可以仔细研究一下。”。
殷南昭珍而重之地将死神之枪贴身收好,暗下决心要为了英仙明睿的善待融入人群做正常人。可是,少年低估了同龄人心中的残忍与冷漠。被羞辱、被孤立、体育课上被同学恶意弄伤的滋味并不好受,为了能做正常人,殷南昭咬着牙忍了,可他的隐忍只换来了变本加厉的蓄意欺凌。忍无可忍的少年把踩到他底线的几个男生狠狠揍了一顿之后开始旷课。安文想了不少办法,可少年依然不肯回学校上课,无奈之下,他只好把少年硬塞给了准备去依拉尔山旅游的安蓉、辰垣。
  [回复][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