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使相逢应不识(六十一)

作者:青青园中葵

明眸皓齿、身形袅娜、眉目如画、楚楚动人的年轻姑娘挽着满头银发的父亲,脚步轻快地走进寻昭帝国皇家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就要同父亲一起做研究了,女孩十分兴奋,去往父亲私人实验室的路上,一直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端粒长度控制的研究工作,因为一直没有研制出能够调节端粒酶活性的药剂停滞不前。虽然明白衰老、死亡是宇宙亘古不变的客观规律,但在主观上,英仙洛兰却不甘心眼睁睁看着已是风烛残年的丈夫离开人世。
茶水间里,殷旭一边喝茶、吃点心,一边观赏着落地窗外随风摇曳的迷思花。突然,他的脑海中灵光一闪,转头看向母亲,询问道:“妈妈,迷思花开出截然不同的两种花朵的分子层面上的机制是什么?”。英仙洛兰愣了一下,放下茶杯,风风火火冲进花圃,摘了一大把她和丈夫的爱情花,马不停蹄跑回实验室研究起来。看着虚拟屏幕上一行行密密麻麻的分析数据,英仙洛兰喜极而泣。踏破铁鞋无觅处,却原来,阿丽卡塔星上、依拉尔山脉生态圈里情起之时,上苍已将破解奥秘的钥匙交付。
注射端粒酶调控剂一个月后,殷南昭全身细胞完成新老替换,身体各项指标稳定在二十五岁心肌细胞发育成熟时的状态。殷寻围着父亲转了几圈,啧啧赞叹道:“原来爸爸年轻的时候颜值这么高大上啊!”。她冲哥哥做了个鬼脸,“哥,被比下去了哦!”。殷旭回敬了妹妹一个鬼脸,“别得意,六个月之后,你也会被比下去。”。殷寻对母亲年轻时的模样好奇起来,向父亲询问道:“爸,妈妈年轻的时候什么样?”。“美若天仙、倾国倾城。”。英仙洛兰不好意思起来,“我哪有!”。殷南昭含情脉脉地凝视着妻子,柔声说道:“怎么没有?星云7678年7月21日早上,我们在阿丽卡塔生命研究院我的病房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看你、和你说话占去了我全部的心神,以至于当时已经连续六十七年不让人近身的我,在你问我借手的时候,当场破功。”。英仙洛兰回忆起当时的情景,露出幸福的微笑,殷旭、殷寻交换了一下眼色,手拉手向外走去,把这一小方天地留给父母。
殷南昭低头索吻,英仙洛兰抬手捂住丈夫的嘴,“孩子们……”,殷南昭拉下妻子的手,极具诱惑力的薄唇包裹住她的樱唇,含含糊糊地说了声“早走了”,舌头长驱直入,热烈纠缠。激烈的拥吻中,殷南昭的身体渐渐有了变化,他打横抱起妻子,直奔卧室。英仙洛兰想到自己皮肤松弛、老态毕现的躯体,一下子忐忑起来,躲进被子里,嗫嚅着说:“南昭,等六个月以后我们再同房吧!”。殷南昭眨眼间把自己脱了个精光,赤条条钻进被窝,手脚麻利地褪去妻子的衣物,覆上她衰老的娇躯,喘着粗气笑骂道:“小妖精,你打算憋死我呀!”。“南昭,我老了,身体丑死了!还是等……”。殷南昭撑起身子,手掌贴着妻子的腰侧轻轻抚摸,“哪里丑了?和以前一样好看!”。“睁着眼睛说瞎话!”。殷南昭立刻闭上双眼,手掌缓缓下移,“嗯,一点儿都没变,还是从前的样子。”。丈夫的宽慰和爱抚,让英仙洛兰紧绷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殷南昭察觉到妻子的变化,温柔的抚摸变成了攻城略地,两具火热的、颤栗的身体紧紧地纠缠在一起。
  [回复][投诉]